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元素之神》

作者:落情泪    更新时间:2009-08-03 15:27:26    状态:已完结
  第一章小镇

  清晨的阳光照耀在大地上,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在一个小镇上,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手里拿着一把木棍,在街道上寻望着,木棍在他的手中不停的挥动,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少年的身后站着两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紧紧的跟着,身上的衣服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的飘荡。

  三人穿着破旧的衣服,衣服上打了很多补丁,一看就知道是穷人家的孩子。衣服已经洗的发白,不知道穿了多少个春秋。更明显的,他们的衣服很不合身,有的大,有的小。少年身后的两个小孩,他们的衣服,一个身上看起来像似裙子,另一个,却像似短衣,甚至连肚皮都露出来了。还好,此刻已经快到了夏季,并不觉得寒冷。

  三人在街道上缓缓的走着,都没有说话。忽地,少年身后的一个孩子,带着稚嫩的声音说道:“大哥哥,我们出来这么早,你看,街道上的店铺还没有开门。”说着,他用小手指着旁边关着门的店铺。

  少年头也不会,凝声的说道:“不用着急,等会他们就开门了。”说着,他的嘴角勾勒出一丝笑容,笑容很甜蜜,好像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即将发生一样。

  刚才说话的孩子轻声的嗯了一下,不再说话。

  清晨的街道上看不到多少行人,熙熙攘攘的人匆忙的走动着,忙碌着自己的事情,根本没有人理会他们,即使有人从他们身边经过,也匆匆的走开了,脸上都带着怪异的表情。

  三人走到街道的尽头,少年转过身,刚想说话,只听见吱的一声,旁边一家店铺的门打开了,门开了以后,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伸出头,向门外看了看,当他看见少年带着诡谲的笑容看向自己时,身体蓦地颤抖了一下,连忙把刚刚打开的门关上。

  就在门即将关闭的瞬间,少年身影一动,快速的向门口跑去,而后不明的语气,微笑着问道:“李大伯,怎么开了店又要关上呢。”说着,还做出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

  李大伯尴尬的一笑,把门再次打开,让少年进店。任谁都可以看出,他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当少年和两个孩子走进店铺以后,李大伯轻声的说道:“小兄弟,你看能不能宽限几天。”

  少年微微一笑,说道:“宽限,上个月的保护费都没有交,这个月还要我宽限。”

  “可是……”李大伯有些为难的说道:“你也知道,我们这个小镇人很少,这几个月的生意又不景气,一下让我拿出这么多钱,我真的拿不出来。”

  少年把手中的木棍轻轻的拍打着,不以为意的说道:“拿不出来是你的事,如果你不给钱,我们这些兄弟吃什么。”说着,他用手中的木棍指了指身边的两个小孩,脸上的表情极为滑稽。

  左边的一个小孩,有些同情的说道:“李大伯,我们知道你家困难,要不这样,下个月再给我们吧!”

  少年听见以后,不满的在他头上轻轻的敲了一下,有些愤懑的说道:“下个月,这个月我们都没钱吃饭了。”

  李大伯听见少年的话后,明显的不信,但没有说出来,只是说道:“要不,我这个月给你们一半,怎么样。”说完,他看着少年,等待着少年说话。

  少年想了一下,而后坚定的说道:“不行,你一定要把这个月的保护费全部都给我。”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眉头轻轻一皱,又笑着说道:“并且把上个月的钱也一并给我。”

  “什么?”李大伯有些惊讶的说道:“小兄弟,我们真的没钱,你就宽限些时日吧!”

  少年看着店铺之外,沉声的说道:“不能再宽限了,我说现在给,就必须现在给。”说完,他的脸色一变,带着几分怒意。

  李大伯恳求道:“小兄弟,我们家里真的没钱。”

  少年不屑的看着他一眼,说道:“你到底给不给。”说着,把手中的木棍再次晃动起来。

  李大伯知道,自己说什么,少年也不会改变注意,脸色同样一变,冷声的说道:“既然你们执意要钱,那我也没办法,我和你说,就算我有钱也不会给你的。”

  少年听见李大伯的话以后,并没有生气,诡谲的一笑道:“是吗?你忘了爷爷死前说的话了吗?别人可以不给,但是你答应过爷爷,没每个月都要给我们一部分生活费的。”

  李大伯说道:“你爷爷已经死这么多年了,你们也能自立了,当初我也没有说要供养你们一辈子吧!”

  少年接道:“我们现在还小,怎么去挣钱,再说,我们也没有能力去挣钱。”

  李大伯听见以后,没好气的说道:“没有能力,据我所知,你们在三年前就开始向这条街的所有店铺收保护费了,怎么能说没能力呢!”

  少年刚想说话,旁边一名小孩愤愤的说道:“你知道什么,大哥哥收保护费的钱从来都没有花过,他全部都……”

  少年打断了小孩的话,对李大伯说道:“你到底给不给。”

  李大伯沉声的说道:“别问了,我是不会给你们钱的。”

  “真的吗?”少年脸色一变,把手中的木滚横立在胸前,冷声的说道:“今天无论你说什么,都要把欠我们的保护费交出来。”

  李大伯原本不怕这些孩子,但是看见少年挥动木棍的架势,不知道为什么,却惊悸的后退两步,而后说道:“你,你想干什么。”说着,就要大声叫出来。

  少年眼疾手快,蓦地用一只手捂着李大伯的嘴,另一只手卡出他的咽喉。由于少年的速度太快,李大伯并没有反应过来。此刻,只要李大伯动一下,少年就会把卡在喉咙之中的手用力按下去,李大伯便会死于当场。

  少年看了一眼李大伯,而后沉声的说道:“既然你不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说着,对旁边的两个小孩说道:“你们把绳子拿出来,把他绑起来。”

  两个小孩看了一下少年,又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小孩轻声的说道:“大哥哥,这样做不好吧!”

  少年肃然的说道:“小凌,你忘了大家这些天是怎么过来的吗?”

  小孩眼中出现了犹豫的神色,但一闪而过,而后从怀里掏出一个手指粗的麻绳,来到李大伯的身前,刚要捆绑,李大伯的嘴里发出一声轻响,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少年示意小孩先不要捆绑,对李大伯警告道:“让我松开手也可以,但是你不许乱叫,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李大伯轻快的点了一下头,等少年松开手以后,说道:“既然你们急需要钱,我可以给你,但是给了你们以后,以后不许再来问我要了。”他的声音很小,带着一种无奈。

  少年想了一下,而后接道:“可以,不过你必须多给我们一点。”

  李大伯问道:“你想要多少。”他的眉头微微皱起,已经想到了什么。

  少年说道:“一个金币。”声音异常的坚定,带着不可反驳的味道。

  “什么?”李大伯惊讶的说道:“不行,这么多我拿不出来。”

  少年虽然松开了手,但是另一只手仍然卡在他的喉咙上,他手上微微加了点力量,而后凝声的问道:“你真的不给吗?”

  李大伯已经感觉到疼痛,或者说,那是一种窒息的感觉,少年这些年在街道上收保护费的手段,他知道一些,只要不交保护费的,第二天,店铺就会被砸烂。可惜,小镇里面年轻的人,大凡都去外地谋生去了,只剩下一些老人和孩子,有些人想抓住少年,可是怎么抓也抓不到,少年的藏身之处又十分的偏僻,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甚至找到杀手来杀他们,但是那些杀手都不愿意接下这比交易,原因很简单,这些人的年龄太小,他们觉得杀死他们,等于污辱自己的行业。

  终于,李大伯妥协了,他叹了一口气,而后说道:“好吧!我现在就给你们拿钱,不过你们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

  少年回答道:“放心,你给了我们钱以后,我们决不会再来找你。”说话,他微微一笑,但是放在李大伯喉咙上的手,依然没有松开。

  李大伯提醒似的说道:“你手是不是应该拿开,要不我怎么去给你们拿钱。”

  少年沉声的说道:“不用,我知道你身上有钱。”说着,凝视着李大伯,那眼神,好像早就把对方看透了一般。

  李大伯又叹息了一声,从口袋里面拿一枚金币,金币在阳光的反射下,闪闪发光。

  少年快速的从李大伯的手中拿过金币,而后对身边两个小孩说道:“你们先走。”

  两个小孩点点头,快速的向门外走去,等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少年视线中以后,少年迅速的松开手,而后身影一动,向门外跑去。李大伯看着少年离开的方向并没有去追,摇摇头,叹息了一声,缓缓的向房间里走去。

  三人的身影出现在街道的一角,一名小孩问道:“大哥哥,我们现在回去吗?”

  少年摇摇头说道:“你们先回去,我去买点东西,然后回去找你。”

  两个小孩离开了以后,少年紧紧的把金币握着手中,向一家刚刚开门的店铺走去。店铺里面卖的是刚出锅的馒头,他买了一些馒头,用布袋装好,背在肩头上。而后,在街道上转了几圈,最后来到一家首饰店里。

  首饰店的老板还以为有客人来了,带着微笑走向门前,当他看见来的人是谁时,脸上的笑容蓦然停止。显然,他认出了少年。首饰店老板停下脚步,连忙说道:“这个月的保护费我已经交了。”

  少年微微一笑,而后说道:“我不是来收保护费,是来买东西的。”

  “卖东西。”首饰店的老板带着疑惑的声音说道:“你想买什么?”他很好奇,好奇一个靠收取保护费过日子的孩子,来到如此奢华地方,能买些什么,难道他现在变的富有了,可是,少年身上破旧的衣服告诉他,自己只不过多想罢了。

  第二章伤痕

  少年在店铺里面转了几圈,眼中不时出现异样的光芒,但是光芒只是一闪,随后出现的眼神充满了无奈。他看中了很多漂亮的首饰,只是口袋里面的钱,让他无法买下这些价格昂贵的首饰。最终,他来到一个戒指旁边,戒指天蓝的色,小巧而又精致,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戴的。

  少年把戒指拿着手里,仔细的观看着,并且用小手轻轻的按了几下,想看看戒指的质量怎么样。

  首饰店老板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和一些店铺的老板之所以在少年收保护费的时候,不去为难,只用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比较同情这些孩子。

  少年把戒指拿着手中,对首饰店老板问道:“这个多少钱。”

  首饰店老板回答道:“五个银币。”

  “什么。”少年大声的说道:“怎么这么贵。”

  首饰店老板微微一笑,而后把少年手中的戒指拿着手中,沉声的说道:“你看这个戒指,是经过特殊处理的,里面不但含有世界上最稀少的金属,而后还被高级魔法师加持过,可以保证戒指上面的光泽永远不掉色。”

  少年看看手中的戒指,又看看首饰店老板,而后问道:“真的吗?”他的话中带着疑惑的口气,显然不相信首饰店老板说的话。

  首饰店老板把戒指放在阳光下,在阳光的反射下发出天蓝色的光芒,十分绚丽。他又是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这个戒指可是经过魔法师……”

  少年打断首饰店老板的话,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不关心这个,你和我说说价格。”

  首饰店老板说道:“价格我不是说过了吗?五个银币。”

  少年摆摆手,凝声的说道:“我不是问你刚才的价格,我是为最便宜的价格。”

  “最便宜?”首饰店老板先是一愣,而后笑着说道:“这已经是最便宜的价格了。”

  “真的吗?”少年不以为意的说道:“我看这个戒指最多值五个铜币。”

  首饰店老板在听见少年的话以后,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定格,而后沉声的说道:“小兄弟,这个价格已经是最低的了,不能再少了。”

  少年快速的把戒指抢在手里,肃然的问道:“五个铜币卖不卖?”

  首饰店老板说道:“不卖?”

  少年想了一下,而后说道:“真的要五个银币?”

  首饰店老板说道:“是的,少一铜币也不卖。”

  少年微微一笑,从手里拿出钱,说道:“给。”说着,把钱放进首饰店老板的手中。

  首饰店老板接过钱,惊讶的说道:“你怎么就给五个铜币?”

  少年肃然的说道:“我现在只有五个铜币,我们的关系这么好,剩下的钱先欠着,以后再给你吧!”说完,向门外跑去。任凭首饰店老板大声的叫喊,都没有回头。

  少年穿过几条街道,而后经过一片树林,树林不是很大,片刻就走到了尽头,走出树林,是一望无际的草地,不远处隐约可以看见一个矮小的草房,草屋前依稀可以看见几个小孩,其中有两个是早晨跟在少年后面的孩子,其余的孩子比他们的年龄还要小,他们都看着树林的方向,久久的看着,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当他们看见少年出现的时候,都争先恐后的向少年的方向跑来,其中一个六岁左右的女孩跑在了最前面,她来到少年的面前,欣喜的说道:“大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少年把小孩子抱着怀里,轻声的问道:“欣欣,有没有听小凌哥哥的话?”

  欣欣乖巧的点点头,说道:“有啊,我一直都没听话。”

  其余的孩子也来到少年的面前,但都没有说话。少年把身上的布袋拿着下,递给小凌,而后说道:“大家都饿了吧!”

  欣欣微微一笑道:“我们早都饿了。”

  少年把欣欣放在地上,说道:“你们先吃吧!我还有点事。”

  小凌一边把口袋里面的馒头一边分给大家,一边问道:“大哥哥,你不吃点吗?”

  少年摇摇头,说道:“我不吃了,你们先吃吧!”说完,向树林外面走去。一群孩子见少年离开了,也放下了手中的食物,怔怔的看着少年离开的方向,良久,良久。

  少年经过树林,并没有向小镇的方向走去,而是来到一个湖泊前,湖泊很小,旁边有许多开放的鲜花,少年拿出戒指,看了有看,而后收起来,凝望着通往这里的道路。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一个红色的身影向少年的方向走来。

  少年看见红色的身影,眼中出现了欣喜的神色。红色的身影是一个女孩,大概十六岁左右,女孩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裙,乌黑的披肩法在微风冲轻轻的摇曳。高佻的身材,灵动的双眼,长长的睫毛,挺直的秀鼻,红润的嘴唇,这一切,勾勒出一副惊艳的容颜。

  与此同时,女孩也在看着少年,她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笑容很美,美的如路边的鲜花。不知道为什么,女孩绝美的微笑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笑容中似乎掩饰着一股淡淡的忧伤。忧伤在他的双眸中只是一闪而过,即使一直看着女孩的少年,也没有看出。

  当两人走在一起,都没有说话,凝视着对方,片刻,少年轻声的说道:“泠月……。”心里有和多话想要说,可是看到女孩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却说不出来,脸蛋在一瞬间红的像熟透的苹果。

  被少年称为泠月的女孩,名叫汪泠月,是少年相爱多年的恋人,她轻轻的点点头,凝视着少年,低声说道:“你什么时候来的。”她的声音宛如九天的仙子一般,让人听起来异常的舒服。

  少年摸摸脑袋,露出一脸憨态,而后说道:“我也刚来。”说完,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面掏出那枚刚买的戒指,递给汪泠月,继续说道:“生日快乐,这个给你。”说完,低下头。

  汪泠月看着少年手中的戒指,脸上出现了犹豫的表情。表情一闪而过,而后说道:“我不能要。”

  少年一听,惊慌的问道:“怎么了,泠月?”

  汪泠月淡然一笑道:“没什么,这个戒指我不能要。”

  少年不明白的问道:“为什么不能要,你以前不是说过,等到你十六岁的时候,我送给你一个戒指,你就嫁给我吗?”

  汪泠月收起脸上的笑容,肃然的说道:“落天,你还是那么傻,别人说的话,你永远都那么相信。”

  少年的名字叫落天,是被一个被遗弃的孤儿,当年在襁褓中的时候,被一个老人捡回来的。老人在捡到他的时候,看见他从天而落,所有取名为落天。落天的眼中出现了一丝不解,而后不明白的问道:“难道相信一个人有错吗?还有,你是别人吗?”

  汪泠月轻轻的摇着头,而后说道:“落天,你太善良了,我真的有些担心你。”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把头转向一边,继续说道:“这个世界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并不是答应别人的事就一定要做到。”说着,她看着落天手中的戒指,又说道:“我已经不在是当年的我,你也不是当年的你,爷爷还在的时候,我是答应过以后嫁给你,可是我变了,在我被收养的时候就变了。本来,我以为你会慢慢忘记了曾经的诺言,忘记我,想不到你还记得。”

  落天凝视着汪泠月,眼眶中一滴晶莹的泪水正在悄然的滑落,他不相信眼前女孩说的话,带着哽咽的声音说道:“不,我不信。”

  汪泠月不屑的一笑,淡然的说道:“你不信也要相信,你能给我什么,难道让我和你一起受苦吗?”说着,把头转向一边,不在看落天。

  汪泠月刚才的话仿佛把落天打到了现实,看着眼前女孩一脸不屑的表情,落天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完了,在世俗之下,被摧毁的体无完肤。但是,他依然不相信事实,想让女孩亲口把那两个字说出来,他后退了两步,沉声的说道:“难道我们就这么完了?”

  汪泠月没有转过头,只是冷声的说道:“是的,我们已经分手了,我这次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因为我已经爱上别人了。”说着,她又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对了,以后我们没有必要再去找我,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单独见面了。”

  落天轻轻的笑了起来,越笑越大,笑声中带着不解和迷茫,甚至还有心碎的声音。片刻,他把双手按着汪泠月的肩膀上,歇斯底里的喊道:“好,既然是最后一次见面,那你应该付出一些吧!”说着,他的嘴角勾勒出恶魔一般的笑容。

  汪泠月和落天之间是那种很单纯的感情,落天甚至都没有牵过她的手。如今,蓦地被落天按住肩头,身体一颤,有些惊恐的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落天的眼神变的邪恶,声音也变的诡异,只听他说道:“干什么,你知道,我要你把欠我的东西都还给我。”

  汪泠月听见以后,身体又是一颤,凝声的问道:“你疯了吗?”

  落天冷冷一笑,大声的说道:“是的,我是疯了,从你说出分手两个字的时候我就疯了。”说完,他手上一用力,汪泠月肩膀上的衣服被撕到一块,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汪泠月大惊,一边挣扎,一边说道:“你弄痛我了。”可是她的话明显没有起到作用,落天还在继续,肩膀上的衣服又撕下来一块。

  就在这个时候,急速的风声传来,接着,落天感觉自己的右边肩膀一痛,血缓缓的从肩膀上流了出来。两个青年男子出现在落天的视线里,他们穿着宽大的法袍,手上拿着一跟黑色的法杖,衣袖上绣着白色的六芒星,六芒星的上面还绣着三个绿色的小星星,这种星星曾经在爷爷的衣服上看过,那是魔法师的标志。

  第三章重伤

  落天看着自己受伤的右肩膀,肩膀上的血泊中出现两个手掌大的风刃,可以看出,刚才攻击的两人,都是风属性的魔法师。两人快速的来到汪泠月的身前,想打开落天的手,可是怎么打也打不掉,其中一人扶着汪泠月,另一人沉声的对落天狠狠的说道:“小子,快放开汪小姐的手。”

  落天不屑的看了一眼偷袭自己的两名魔法师,而后冷笑着说道:“放开?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你们是不是有点多管闲事。”

  那名魔法师说道:“如果你再不放开,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说着,把手中法杖横在胸前,准备吟唱魔法。

  落天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这两名魔法师的对手,对方身上三个小星星,证明他们已经到了初级魔法师的级别,和他们对战,无非是自找死路。

  落天生活的这个大陆,名叫澜光大陆,大陆上一共有三个国家,分别是以魔法修炼为主的融宇国,以武术修炼为主的华光国,另一个国家名叫黑清国,据说,黑清国修炼法术的也是魔法,只是他们的魔法大多以黑暗魔法为主。

  大陆上魔法分为九种,五种基本魔法和四种特殊魔法。最基本的魔法为风、火、水、电、土。其它四种特殊魔法很强大,也比较难修炼,分别是光明、黑暗、空间、精神。尤其是精神魔法,不是一般人可以修炼的,修炼这种魔法的人,必须有着强大的精神力,但是又无法控制空气中的魔法元素,所以才利用本身的精神力,修炼奇特的法术。

  精神魔法修炼起来十分艰难,但是释放出来的法术却强大的难以想象,不过,会精神魔法的魔法师少的可怜,即使有,也难以修炼到很高的级别,没有人知道其中的原因。

  修炼魔法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魔法印记,每一个初学魔法的人,在第一次感受空气中的魔法元素时,都会产生一种印记,或是风元素印记,或是水元素印记,而这种印记,也就代表着修炼的人一生中只能修炼这一种魔法。

  精神力的强若和感受到的魔法印记,没有太大的关系,大多数的人所感受的魔法印记,都是基本魔法,而感受到特殊魔法的人,便是魔法师中的幸运儿,不过,凡是感受到光明魔法的人,都必须有一颗善良的心,否则光明元素不可能在他的身上留下魔法印记。所以说,光明魔法和精神魔法一样,在这个世界上,少之又少。

  落天居住的国家是融宇国,融宇国中有很多魔法师,只是他所在的这个小镇,十分偏远,固然没有多少魔法师,此刻,突然出现两名初级魔法师,又怎么能不奇怪。在这个大陆上,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修炼魔法的,修炼魔法除了要高额的费用以外,还需要自身的体质。

  因为这个世界上运用的魔法,都是用自己强大的精神力把周围的魔法元素聚拢起来,然后吸收在身体内,用特殊的魔法咒语释放出来。体内的魔法元素越强,知道魔法咒语越多,释放的法术就越强大。但是,澜光大陆修炼魔法的历史仅仅只有几千年,真正达到高级别的魔法师,屈指可数。

  不能修炼魔法的人,原因只有一种,就是修炼者的精神力太若,无法控制空气中的魔法元素。当然,后天的修炼也可以增加精神力,但是太浪费时间,很多人修炼几年,甚至十几年,都增加不了多少精神力,固然放弃了。所以,能成为魔法师,先天的因素极为重要。

  魔法师一共分为十个级别,初步修炼,可以控制空气中的少量魔法元素的人被称为魔法学徒,其次是见习魔法师、初级魔法师、中级魔法师、高级魔法师、大魔法师、魔导士、魔导师、元素法师,最后是元素之神。

  据说,只要修炼到元素之神的境界,就可以释放出超出想象的禁咒。可是世间,还没有一个人修炼到元素之神的境界,最高的也不过是魔导师,并且十分稀少。大部分魔导师都在皇宫或者军队里,维护着自己的国家。当然,也有一些魔导师隐居在世间,不参与世上的纷争。

  落天怕两名魔法师吗?不,他从小就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又怎么会惧怕眼前的两个人,嘴巴轻轻的动了一下,刚想吟唱魔法,就汪泠月说道:“落天,你走吧!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

  落天呵呵一笑,看了一眼两名魔法师,手缓缓的手开,而后歇斯底里的问道:“没有关系了,呵呵!你说的真简单,难道我们十多年的爱情,就因为你一句话?难道在你的心中爱情就是这样的吗?”说到这里,他冷冷一笑,举起左手,指着汪泠月,继续说道:“真的想不到,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世俗的一个人,我真的看错你了。”说完,他忿忿的看了一眼这个曾经爱过的女孩,从他的身边,径直走过。

  落天的身体刚走几步,一名魔法师的声音传来:“小子,你别走。”

  落天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冷声的说道:“还有什么事吗?我已经和她没有关系了。”

  魔法师说道:“你必须和汪小姐道歉。”说着,向落天走去。

  落天淡然的一笑,说道:“道歉?我为什么要和她道歉?”

  “就是因为你刚才说的那句话。”魔法师说道。

  落天说道:“是吗?我刚才那句话又不是对你说的。”

  对方两名魔法师快速的来到落天的身前,把手中的法杖指向落天,而后说道:“现在你必须道歉。”

  落天不以为意的说道:“我要是不道歉呢!”

  那名魔法师说道:“如果你不道歉,就别想离开这里。”

  汪泠月来到两名魔法师的旁边,轻声的说道:“算了,我们走吧!”

  其中一名魔法师看了落天一眼,而后对汪泠月说道:“小姐,我们来的时候少爷吩咐过,一定要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点颜色看看。”

  汪泠月凝重的看了落天一眼,而后对刚才说话的那名魔法师说道:“不要打伤他了。”说完,向来的方向走去。

  落天并没有走,他知道,即使现在想离开,两名魔法师也不会给自己机会。刚想到这里,两名魔法师举起手中的法杖,低声的说道:“流动在空气中的元素,请听从我的召唤,释放吧!风刃。”法术刚一吟唱完,空气中的风元素瞬间从两名魔法师的身上释放出来,一道绿色的风刃,从两人手中的魔法杖上出现,快速的向落天攻击而来,速度快的惊人,如果没有修炼过魔法,根本无法看清楚风刃移动的轨迹。

  落天是一名魔法师,在很小的时候,收养他的爷爷就叫他一些简单的魔法,落天从小就对空气中的魔法元素有些特殊的感应,好像很熟悉,只要意识一动,就可以自由控制他们。当爷爷知道这件的时候,也很惊讶,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没有教过落天魔法,并且警告过他,不到生死的关头,千万不要使用魔法。

  此刻,落天本来想使用自己学会的魔法,但是却想到爷爷生前说的话,看着即将到达身前的风刃,身体快速的向旁边一移,想要躲开。可是,风刃移动的速度实在太快,没有学习过武术的他,又怎么可能躲开。两道风刃在一瞬间落在他的胸口,胸口一痛,出现一个血洞,接着,鲜血如激泉一般从血洞中狂喷而出。

  落天看了一眼胸前的伤口,又抬起头看看两名魔法师,刚想说话,两人快速的来到他的身前,举起手中的魔法杖,重重的向鲜血狂喷的伤口处砸去。面对这样的情况,已经是重伤的落天,根本无法做出反应,只听见澎的一声,他的身体倒飞了出去。

  落天身体重重的落在地面上,扬起一阵灰尘,血流的速度又快了一些,脑海中出现嗡嗡的声音。只感觉喉咙口一热,一股鲜血从口中径直喷出,洒在空气中,空气中在一瞬间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两名魔法师走到落天的身前,其中一人不屑的说道:“小子,告诉你,以后不许在纠缠汪小姐,否则就不是重伤,而是要你的命。”说完,在落天的身上踢了一下,而后向汪泠月的方向走去。

  汪泠月同情的向落天的方向看了一眼,嘴巴动了一下,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她叹息了一声,在两名魔法师的保护下,向来的方向走去。

  落天轻轻的擦干嘴角的鲜血,苦笑了一下,向天空看去。

  空气中有云朵飘过,缓缓的飘向远方。

  地面上流出的血液已经凝固,落天胸口处的鲜血还在继续流着,覆盖了已经凝固的血液。胸口的衣服已经完全被鲜血染成了腥红色,看上去,触目惊心。落天用左手吃力的按着地面,想要站起来,当他的身体起到一半的时候,由于失血过多,没有多少力气,整个身体重重的落在地面上。

  落地的瞬间,伤口在剧烈碰撞的情况下,张开了一些。落天只感觉胸口一痛,接着,就晕了过去。

  第四章醒来

  落天觉得自己的的头很痛,昏沉沉的,头脑一片混乱,他艰难的睁开双眼,看着周围。周围的环境在熟悉不过了,正是自己居住多年的小屋,自己躺在床上,床铺的旁边站着一群孩子,欣欣等人都在周围。

  欣欣见落天醒来,欣喜的说道:“大哥哥,你终于醒来了。”说着,眼中一滴泪水缓缓的滑落。

  落天轻轻的抚摸着欣欣的头,想起自己被打伤的事,于是轻声的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说完,他停顿一下,又继续说道:“我睡了很长时间吗?”

  小凌接道:“大哥哥,那天你离开以后,有人把我们引到小湖边,我们在小湖旁边看见你全身是血的躺在地上,于是就和大家把你抬了回来,当时,你的呼吸很微弱,我们请了镇里最好的大夫来救你,他却说你活不了了,我们不信,一直守在你的旁边,终于等到你醒来了。”他把一切说的仿佛是那么的简单,但是落天知道,其中一定发生了很多事情。

  落天微微一笑,说道:“我没事。”说完,只感觉胸口一痛,嘴中一甜,一口鲜血又流了出来。

  欣欣担心的说道:“大哥哥,你没事吧!”

  落天摇摇头,说道:“我没事。”说完,微微一笑。他的笑容是那么的无力,苍白的脸上带着淡淡悲伤。心莫名的痛了起来,和汪泠月分手前的一幕幕出现在的脑海,仿佛刻在心里一般,挥之不去,想让自己不在去想,可是怎么也做不到。

  就在这个时候,欣欣说道:“大哥哥,你和泠月姐姐怎么了。”

  落天听见以后,心里一颤,而后轻声的问道:“你怎么会说她?”说着,凝视着欣欣,脸上出现淡淡的忧伤。

  欣欣没有听出落天话中的语气,继续说道:“大哥哥,在你昏迷的时候,泠月姐姐来看过你,并且把这个给你。”说完,她拿出一枚蓝色的戒指。

  看到这枚戒指,落天的心蓦地一痛,歇斯底里的说道:“给我仍了,我不到看到这枚戒指。”

  众人不知道的落天这么了,都疑惑的看着,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不解。

  落天叹息了一声,知道自己说话的语气有点重了,抬起头,看向门外,缓缓的说道:“我没事。”他的话中充满了无奈,还有些有些不明,为什么自己和汪泠月相爱这么多年,说分手就分手呢!只觉得自己的眼皮很重很重,有种想睡觉的感觉。困了,累了,如果一觉醒来,什么都忘记,那该多好啊!可是落天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落天看了一眼身边的孩子,轻声的说道:“我想睡一会了。”

  众孩子看着落天,欣欣想说什么,嘴巴动了一下,可是却没有说出来,而后离开了房间,其余的孩子也相继离开了。

  落天躺在床上,怎么睡也睡不着,脑海里面全是汪泠月的身影,身上的痛让他的思维清醒了很多。原本,他想把一切事情都忘记,当做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是心里一次又一次撕心裂肺的痛,把他的思绪拉到现实。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天色逐渐黯淡下来,当天空中最后一道光线被黑暗吞噬的时候,一个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旁边的小桌上放着一盏灯,而后,身影来到灯的旁边,点亮了灯,灯光微弱,模糊的照亮了房间。

  来的人正是小凌,他手上拿着一个碗,碗里面盛着汤,正冒着热气,他来到落天的身前,说道:“大哥哥,我弄了点汤来,你喝一点吧!”

  落天看了一眼小凌手中的汤,又看看门外,以及那漆黑的夜晚,而后才说道:“我不想吃。”心里面充斥了一段段伤心的往事,饭,又怎么能吃的下去呢!

  小凌看着手里的汤,说道:“大哥哥,你就吃一点吧!这些天以来,你都没吃过一次饭了,你多多少少吃一点吧!”

  落天摇摇头,轻声的重复着刚才的话:“我不想吃。”声音比刚才小了很多,话中带着无奈的味道。

  小凌知道,落天是一个执着的人,只要把一句话连续说过两遍,就代表他内心的想法。可是现在,他明知道落天不想吃饭,看着落天那苍白的脸,还是小声的问道:“大哥哥,你还吃一点吧!”说完,他低着头,不在说话。

  落天看着小凌带着渴望的眼神,刚想说出的话又收了回来,自从爷爷去世以来,这么孩子都是自己照管,他们和自己一样,都是爷爷生前收留的孤儿,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自己对他们,就想对待自己的弟弟妹妹一样。

  于今,自己躺着床上,又怎么忍心拒绝小凌的一片好意呢!落天轻轻的拿起小凌手中的碗,而后说道:“那好吧!我吃一点。”说完,那着勺子,轻轻的喝着。

  小凌见落天吃饭了,微微一笑,说道:“大哥哥,你慢慢吃,又怎么事,记得叫我们。”说完,欣喜的向门外走去。

  落天吃完了汤,感觉自己的身体除了痛以外,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对着门外,喊道:“小凌,你们都进来休息吧!”因为他知道,大家一直生活在一个小屋里,或者说,除了一个简单而又破旧的厨房以外,在也没有栖身的地方,夜渐渐的深了,小凌等人还在外面,虽然快到了夏天,但是夜里,依旧能感觉丝丝寒意。

  片刻,小凌走了进来,不明的问道:“大哥哥,有什么事情吗?”

  落天说道:“已经这么晚了,你们让大家都进来休息吧!”

  小凌说道:“大哥哥,你现在伤还没有好,我们不进来打扰你休息了。”

  落天听了,一股暖流涌进心里,而后说道:“没事的,我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们就进来吗?”

  灯光实在微弱,远远看去,小凌单薄的身体,在夜风的吹拂下,微微有些发抖,只是房间里的灯光实在太弱了,让人无法看清。小凌想了一下,但还是说道:“大哥哥,我们在厨房里面睡就好了。”

  厨房的空间有多大,落天在熟悉不过了,只是用一些干枯的树木堆起来的房间,如果刮起大风,很有可能会倒塌。小凌等人,都是孩子,他又怎么忍心让大家受苦呢!于是带着命令般的声音说道:“小凌,听大哥哥的话,你们都进来睡觉吧!”

  房间里面,虽然只有一张床,但是床旁边地面上却放着很多破旧的被子,以前,他们都让爷爷睡在床上,自己带着一众孩子睡在地上。爷爷死去了以后,这个唯一的床从来没有人睡过,于今,自己睡着床上,想到门外的孩子没有地方栖身,心里固然不是滋味。

  小凌看了看落天,而后回答道:“好吧!我让大家都进来。”

  不到片刻,小凌到着一众孩子都走了进来,落天说道:“你们不要担心了,我没事的。”说着,指着旁边的床铺,又接着说道:“你们都睡吧!”

  欣欣来到落天的身边,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大哥哥,你真的没事吗?”

  落天微微一笑,回答道:“我真的没事。”说完,他看着门外,说道:“你们也都睡吧!”说着,闭上双眼,静静着睡了。

  小凌等人见落天睡了,也相继睡下,这个房间本来就很小,蓦地十多个孩子睡在一起,更小了,房间里面甚至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桌子上的灯被吹灭了,房间里面又恢复着安静,只听见轻微的呼吸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夜深了,房间里面的被子动了一下,落天睁开双眼,缓缓的掀开被子,走下了床,他凝视着一眼地上熟睡的孩子,而后向门外走去。动作很轻很慢,没有发出一点声响,熟睡的孩子依旧在熟睡,他们没有发现落天依旧离开了房间。

  落天走出房间,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张破旧的字,而后拿出一个笔头,在纸上写道:小凌,你们不要担心,大哥哥有些事情要办,先离开一几天,等事情处理好了,就会回来,这里有点钱,你们记得去买点东西来吃。

  落天写好以后,就口袋里面把剩余的几个铜币全部掏了出来,可惜只有五枚,他自己留下一枚,把四枚铜币都放在纸条的中,而后从地面拾起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把石头压在纸下面,转身,向树林的深处走去。走的时候,没有回头,眼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情愫,在黑夜中消失不见。

  天亮了,太阳缓缓的从东方升起,一夜的奔波让落天感到又累又饿,这个时候,他来到附近最大的一个城市——云风城。

  落天站在城墙外的道路上,看着路上来往的行人,停下了脚步。汪泠月就住在这座城里,这次来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见汪泠月最后一面,把心里不明白的事情全部都问清楚,如果汪泠月依旧拒绝自己,那么,他也会决然的离开。

  天空之上,白云飘动,风轻轻的吹拂着,吹起落天破旧的衣服,落天凝视着高大的城墙,快速的向城内走去。

  第五章冰冷

  经过高大的城门,城门前的士兵并没有阻拦,只是那些士兵在看落天的时候,眼神有些轻蔑,因为他穿着一身破烂的衣服,任谁看起来,都像是一个没有修养的叫花子。这种眼神,落天早已经司空见惯,并没有放在心上。

  径直向城内走去,穿过几条巷子,便来到一座府邸前,府邸的门上,只写了一个字——风。

  风字,宛如铁钩银划一般,苍劲有力。

  对于这个风字,落天并不知道什么意思。几日前,他曾经被府邸里面两名风系魔法师攻击,心里隐约觉得,这个风字,很有可能是风系魔法师家族有关。

  对于魔法师家族,落天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只是当年爷爷在世的时,简单的和自己介绍过一些。那时候,爷爷告诉自己,在融宇国,有很多魔法师家族,这些家族,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天生就可以感觉到同一种魔法元素的存在,并且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掌握并使用家族中一些低级的魔法。

  拥有家族魔法的血缘,在修炼魔法的时候,明显比后天修炼的魔法师快很多,并且可以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使用魔法。但是,这种家族的魔法师,必须拥有很纯正的血缘,否则,在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情况下吟唱魔法咒语,很有可能在咒语还没有念完,就被强大的魔法能量反噬。

  看着府邸,看着大门上苍劲有力的风字,心里充斥着莫名的压抑。这里,在熟悉不过了,曾经一个人多少次偷偷的来找过汪泠月,可是如今,爱自己的那个女孩已经不爱了,一切都觉得是那么的陌生。

  落天在门前短暂的停留,已经让门前两名年轻的魔法师注意了,他们用一种很不友好的眼光看着落天,落天也发现了的两名魔法师的眼神,心里产生了厌恶。

  落天知道,两名魔法师之所以如此看自己,还不是因为自己身上的衣服,难道,评断一个人,就只能从服装上断定吗?

  两名魔法师,级别很低,虽然他们穿着魔法袍,但是衣袖上仅仅只绣着一颗绿色的小星星,也就是说,他们还是最低级的魔法学徒。魔法学徒,虽然从魔法师的级别上来说,是最低的,但是世界上还是有很多普通的人,所以魔法师就显得高贵了许多。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魔法师对着落天的方向大声的喊道:“小子,你在这里看什么,快点离开。”

  落天并没有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也没有一丝惧怕,他把头转向一面,一边看着街道上来往的行人,一边向府邸的门前走去,他的表情,他走路的动作,是那么的漫不经心。

  “小子,你再不走,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对方被落天的表情弄怒了,说话的声音比刚才大了几分,声音中明显带着愤怒的味道。

  此刻,落天也来到离大门还有十多米的距离,他凝视着刚才说话的那名魔法师,淡然的说道:“你在和我说话吗?”

  对方那名魔法师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刚想发作,却看见路旁的行人都在好奇的看向自己,脸上因为愤怒而变化的表情,在一瞬间收敛起来,或许他认为,和叫花子说话,没有必要让自己动怒。

  只见那名魔法师走到落天的面前,警告似的说道:“小子,这里不是你随便看的地方,你快点离开。”

  落天在心里冷冷一笑,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他疑惑的问道:“我只是被这个豪华的建筑感染了,一时间忘记了一切,只想看看,所以……”

  落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那名魔法师自豪的说道:“小子,看你穿的不怎么样,还挺有眼光的吗?你要知道,我们府邸的建筑,可是融宇国六大建筑之一,是当年皇……”说到这里,他的声音突然停止,话声一变,说道:“你想看可以到一边看,不要站在我们府邸的正门前的路上?”

  落天淡然一笑,没有说话,他的笑声,让两名魔法师的表情一变在变,处于愤怒的边缘。或许落天还小,对什么事都不会惧怕,更不会去想,又怎么知道这一笑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一直说话的那名魔法师,压抑住内心的愤怒,不明的问道:“你笑什么?”

  落天回答道:“这里的路只是你们家的吗?我只不过站在这里看一会,难道不可以吗?”他的话说的很大,路上围观的行人听见以后,也轻轻的点着头,好像在认同落天的话。

  那名魔法师一听,讥讽的说道:“你是刚来的吧!难道你不知道,在我们风元素府邸前是不能停留的吗?”

  风元素府邸?虽然落天来这里很多次了,但是他还是第一次听见府邸的真正名字,以前来的时候,大凡都是傍晚进城,早上在离开,从来没有打听过这个府邸中主人的身份,甚至连这个府邸都没有真正的看过一次。

  那时候,他和汪泠月的见面,就好像是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一般,每一次都显得极度的谨慎,很怕被别很看见。为此,他努力的修炼魔法,控制着魔法元素的吸收和释放,虽然几年来,体内的魔法元素并没有凝集多少,但是吸收和释放的速度却快的惊人,甚至用常人听不见的声音吟唱魔法咒语,都能快速的释放出自己掌握的法术。

  落天,这个对世事一无所知的孩子,又怎么会被风元素府邸吓到,只听他说道:“那又怎么样,就算你们府邸再厉害,也不能不让我们在这里看吧!”

  落天不知道风元素府邸的意思,可是周围的行人都知道一点,他们听见以后,脸色骤然变的惊慌,而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很怕牵连到自己。众人离开的时候,对向落天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是那么的复杂,有的担心,有的同情,还有的带着淡淡的笑意,好像看好戏一般。

  落天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突然离开,也没有多想。那名魔法师这个时候对落天说道:“小子,你很有勇气,如果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你再不离开,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完,他还对着小落天冷冷的笑了一下。

  落天并没有动,他听见那名魔法师的话以后,就想离开了。就在落天想转声离开的瞬间,一个熟悉的红色身影从门里走来,看到那个身影,他忘记了一切,甚至忘记了周围发生了事情。

  那名魔法师见落天并没有因为自己说的话而感到害怕,先是惊讶,而后是愤怒,举起手中的法杖横立在胸前,而后轻声的吟唱道:“流动在空间的元素,请听从我的召唤,释放吧!风球。”

  只见一个拳头般大小的绿色风球快速的向落天的身上飞来,由于风球的速度很快,两人离的又太近,处于石化状态的落天,根本就没法躲避。

  风球瞬间落在落天的胸口上,只听见嘭的一声,胸口的衣服被风球击破。风球攻击牵动了以前的伤口,伤口处鲜红一片,血缓缓的流了出来。

  身体上的疼痛,让落天蓦地从石化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他用手摸了一下胸前,看了一眼手上的鲜血,冷冷一笑,没有放在心上,双眸依然凝视着门里的那个身影。红色的身影走的很轻很慢,当她走到门前,看到落天被攻击的时候,眉头微微皱起,对刚才出手的那名魔法师问道:“你在干什么。”他的声音虽然说的很严厉,但是却听不出责备的语调。

  红色的身影正是汪泠月,落天听见她的话以后,心里一阵阵失望,刚才那名魔法师的攻击,他原本可以躲避开的,但是他没有。他想看看,自己被人攻击以后,汪泠月是什么样的表情,此刻,看见汪泠月不以为意的表情以后,心蓦地痛了起来。

  当心里的痛压住了胸口的时候,心死了,身上的疼痛又算的了什么呢!

  两名魔法师在听见汪泠月的声音以后,同时转过头恭敬的问道:“小姐,你怎么来了。”

  汪泠月看了一眼落天,而后问道:“你们两个怎么随便出手伤人。”

  刚才出手的那名魔法师解释道:“小姐,这个叫花子一直在府邸前徘徊,我怀疑他又怎么企图,赶也赶不走,一时气愤,就出手了。”他的声音虽然说的很小,但是从说话的声音中可以听出,他所做的一切,好像是理所当然一般。

  汪泠月听见以后,抬起头,看向远方,而后淡然的说道:“我知道了。”说完,又看着落天问道:“你走吧!不要在这里了。”说完,转身,向门里走去。她说话的声音,是那么的陌生,听在落天的心里,极为难受。

  落天仰望着天空,冷冷的大笑起来,他的笑声,让门前的两名魔法师莫名其妙,甚至认为这名叫花子被自己打疯了。就在那名魔法师想说话的时候,落天停止着笑声,对着汪泠月缓缓离开的身影,大声的问道:“泠月,想不到我来这里找你,你居然当做不认识,难道你真的不想和我说话,还是你早就不爱我了,无论这样,我只想听你亲口说出来。”他的声音说的是那么的苍凉,带着一股淡淡的忧伤。



温馨提示:
星破虚空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星破虚空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星破虚空全文阅读和星破虚空txt全集下载。星破虚空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星破虚空 《元素之神》 第一章小镇 清晨的阳光照耀在大地上,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在一个小镇上,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手里拿着一把木棍,在街道上寻望着,木棍在他的手中不停的挥动,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少年的身后站着 2009-08-28 19:24:5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