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二十七,填饱肚子最重要

作者:似水    更新时间:2009-09-05 18:53:34    状态:连载中
  丑儿辞别了袁居士,一路向着太阳走去。一心只想回到自己的家乡重新去过安静的生活。

  家乡虽然穷苦,打渔射猎也能填饱肚子。

  丑儿决心忘了在这里发生的事情。但是来的时候无挂无牵,走的时候心里装满了沉甸甸的心事,至少石灵儿只死总是让丑儿不能忘怀。

  如果是有人行走的大道,丑儿就会慢慢行走;如果是人烟寂寂的小道,丑儿就隐身奔跑。

  袁居士把丑儿送到了大道上,所以行走的时候居多,而且丑儿并不象以前那样低头畏惧人看,反而是昂道挺胸大步行走。

  如果石灵儿重生看到丑儿的话,也会认不出来他的。此时的丑儿面貌改变,五官端正。这是昨天夜里丑儿在泉水边洗脸照出来的。

  睡到半夜里,觉得脸上痒痒的,用手一搔,皮肤随手一块一块地掉下来,并不觉得痛。最近一段时间,见惯了怪异的事情,丑儿并不惊慌,找到月亮照着的泉水边,痛痛快快地洗了个脸。

  洗完了再一照,丑儿心里格登一声:自己的新面容看起来倒有点象魔王仙境的那颗人头。

  丑儿不知道,袁居士用手在他脸上抚摩良久,把丑儿的面容俱改过来。

  至少丑儿心里高兴,谁也不喜欢长着一张让人一看就惊叫连连的面孔。丑儿心里坚信自己不是什么魔王转世,在风烈山中每日里惊奇不断,只让丑儿更思念自己以前的生活。

  丑儿甚至想过:如果早一点和石灵儿离开风烈山,石灵儿就不会死。

  想着想着,肚子突然叫了一声。这是离开风烈山后的几天里,,丑儿第一次觉得肚子饿。看来不老仙草也只能让自己的五脏庙多挺两天。

  前面有一座城廓,丑儿决定到城里去看能不能找点活干,先填饱自己的肚子再说。

  进了城后找到一家茶馆,门前卖的是吊炉烧饼,香喷喷的烧饼让丑儿再也走不动路了。

  咽了一口馋涎,丑儿走进去。店小二殷勤地走过来,问道:“客官,喝什么茶?”

  丑儿不好意思地放低了声音道:“小二哥,我是来找事情做的。”

  店小二收起了笑脸,吊起眼睛打量着丑儿,甩袖道:“我们这里不缺人手。”

  丑儿只得走出了店门,眼睛看着门前的吃食,肚子就更咕咕叫了。

  店内有一个喝茶的人道:“小二,看他象是饿得狠了。你拿两个烧饼给他,我来请他。”

  丑儿看着说话的人,是个半百老者,身上衣衫普通,旁边放着一个扁担,象是一个赶场的人。

  店小二笑道:“这小子今天有福气。”从老者手上接了钱,走到门口取了两个烧饼递给丑儿。

  丑儿接过来两口就吃了一个。看得店小二只是想笑道:“这么大的人了,有手有脚,沿门乞讨丢不丢人。”

  拿着手里的烧饼,丑儿红了脸。忙先走到老者面前去道谢:“多谢老丈,我远路到此,花光了盘缠。一时之间找不到活干,实在是饿得很了。”

  老者忙站起来道:“两个烧饼小哥倒不用客气。行路人不比在家。不知道小哥你要去哪里,现在没有了盘缠如何还能去呢?”

  丑儿听老者言语循循,十分关切,忙回答道:“我有力气可以找事情做。”

  老者看了看眼前的少年人,虽不是魁梧健壮,也是个结实小伙子,笑道:“不瞒小哥说,老汉以砍柴为生,今天卖完了柴临时就在这茶馆里喝茶吃点心休息再回去。你若是肯出力气,城外山里有的是干柴,你可以跟随着我。积攒了盘缠再上路吧。”

  丑儿高兴地弯腰行了个大礼道:“多谢老丈。”

  店小二一旁提醒道:“田家老伯,这人不知底细,你老人家救人危难,也要盘问清楚点。”

  田老汉呵呵笑道:“多谢了。看到这少年人,想起了我年青的时候,也是这般地到处游荡,也是受到过好心人周济。唉,现在老了就安生了。”

  见田老汉不听劝,店小二道:“当我没说。”

  田老汉会了茶钱,带了丑儿出店来。丑儿十分勤快,把田老汉的扁担早就拿在手里,跟在田老汉身后又出了城。

  就这样丑儿在这里又暂时安下了身,田老汉住在城外三十里的山脚下,家里只有一个女儿秀姑。三间草屋,几亩薄田就是老汉的全部家当。

  草屋不远处还有一间旧草房,久已经无人居住。丑儿就住了过去,每天跟着田老汉上山打柴,回来秀姑已经做好了饭,吃过后再回到自己的旧草屋去,日子一下子变得安乐起来。

  这天卖完了柴,田老汉又去坐小茶馆,丑儿说要买东西走了出来。在这里一个月左右攒了不少铜钱,算算除去给田老汉饭钱还有余得多。

  低头看身上的衣服,是秀姑新近给做的。丑儿决定给秀姑买点什么做为回敬。

  晚上回到家去,丑儿把给秀姑买的花布拿出来,又给田老汉买了一瓶酒。田老汉和秀姑都很开心。

  田老汉灯下看着丑儿点头,心想:我老了,秀姑年纪大了。家里是要有一个壮劳力才行。不知道这小伙子愿不愿意留下来。

  这样想着就问丑儿道:“阿丑,以后不要破费了。你还要攒钱做盘缠呢。”

  秀姑嗔怪地喊了一声:“爹。”手里端着刚做好的饭菜过来笑道:“你这不是赶人走吗?”

  田老汉呵呵一笑道:“看我女儿,都不想让你走了。”

  丑儿帮着秀姑端饭,一面笑道:“我也不想走了呢。”

  田老汉笑道:“我倒是还没有问过你,你到底是想去哪里呢?”

  丑儿早就编好了一番话,见问不慌不忙地道:“家里连年遭灾,我家里没有什么人了。我就一个人走出来找条活路。”

  饭菜摆好了,三个人围在桌前坐下来吃饭,秀姑给丑儿挟菜笑道:“丑儿哥,那你不用再走了。这里山好水好地好,很少有洪水干旱。是个好地方。”

  丑儿笑着道:“哎。”一边笑着看田老汉。

  田老汉笑笑不语。吃完了饭,秀姑去洗刷,丑儿照例坐在灯下闲话一会儿再走。

  田老汉闲话中道:“阿丑,你也不小了,既然打算在这里安家落户,要有一门亲事才算是户人家。”

  丑儿黯然了,摇摇头。在炉灶前的秀姑听汉父亲在谈这个,变得沉默不语。听不到丑儿的回话,回过头来见丑儿一脸的悲伤,心里若有所悟,低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田老汉岔开了话题谈了些别的事情。

  丑儿回到自己的草屋后,心情还是不能恢复。田老汉的话让丑儿想起来了石灵儿,这一夜难以安眠。

  半夜里躺在床上的丑儿心潮起伏,只是微闭着眼躺着。突然一股舒适感从脐下发出,丑儿睁开眼,见淡淡的白色淡烟从自己鼻子里冒了出来,越来越多,渐渐把自己罩了起来。

  然后在自己身体上下拂拭移动,拂拭到哪里,哪里的骨节就发出轻微的啪啪声,这轻轻的啪啪声听起来好似摇篮小曲。

  丑儿整个人象在云里雾里晕晕乎乎的,就这样过了半个时辰,白色淡烟依然从自己鼻子里进了去。

  直到白色淡烟消失已尽,丑儿迷迷乎乎地睡了过去。早晨起来想起了昨夜的事情犹如梦境,从普慧大师到自称是火德大王叔父的袁居士,都说自己有氤氲真气。

  难道这就是氤氲真气?现在回想起来,自己身轻体健,力气无穷,也的确是从见过那位人头大哥开始的

  正在思索间,秀姑奔了过来敲门,语气急促道:“丑儿哥,我爹他病了。”

  丑儿跟着秀姑过来看,田老汉脸色通红睡在床上对丑儿道:“今天你自己上山吧,我不能去了。”

  丑儿答应着,却把秀姑叫到屋外,让她不要着急,说自己去请医生。

  请来了医生诊治,原来只是偶感风寒。送走了医生,看天色还早,丑儿忙着去打了一担柴进城去卖,回来把钱全数给了秀姑道:“我又不走了,以后打柴的钱我都交给你了。”

  秀姑感激地接过来,看父亲吃过药睡在床上已经睡稳。脸红红地悄声问道:“丑儿哥,你心里的那位姑娘一定很漂亮吧?”

  丑儿一愣,然后嗯了一声道:“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子。”

  秀姑心里泛起一阵难言的滋味,又酸又苦,低下头道:“那去你把我未来的嫂嫂接过来吧。”

  丑儿叹了一口气,在这个家里生活了多时,早已经把秀姑当成是自己的亲妹妹,丑儿轻声道:“她死了。”

  秀姑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但是又庆幸自己说错了话。心里的酸苦本来淤结在心,现在一丝丝化去。虽然对那位姑娘有好奇心,但是秀姑决定以后再也不问了。

  秀姑心里想:难怪村里有不少的姑娘都很喜欢丑儿哥,又能干,又和气,人长得又端正,丑儿哥却从来不正眼看别的姑娘们一眼。

  在丑儿和秀姑的照料下,田老汉很快就好了起来。好了的田老汉很感激心疼两个孩子在自己病中忙里忙外。

  这一天是鬼王节,田老汉一早就对丑儿和秀姑道:“一年只有一次鬼王节,秀姑以前也没有去看这,丑儿又是刚来这里。你们去城里玩一天吧。”

  鬼王节?丑儿心想还给鬼王过生日?田老汉对他道:“我们这里是南方迦南古国,这里鬼王非常灵验。上到国王下至百姓都只拜鬼王不拜别的神魔精怪。”

  丑儿这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是没有走向东方。



温馨提示:
异世魔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异世魔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异世魔王全文阅读和异世魔王txt全集下载。异世魔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异世魔王 二十七,填饱肚子最重要 丑儿辞别了袁居士,一路向着太阳走去。一心只想回到自己的家乡重新去过安静的生活。 家乡虽然穷苦,打渔射猎也能填饱肚子。 丑儿决心忘了在这里发生的事情。但是来的时候无挂无牵,走的时候心里装 2009-09-05 18:53:3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