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二十八,此美人也?彼美人也?

作者:似水    更新时间:2009-09-06 19:19:42    状态:连载中
  在田老汉的一再坚持下,丑儿和秀姑两个人高高兴兴地出了门,秀姑打扮得非常的漂亮,穿一件崭新的红袄绿裤,头发也用水梳理得油光水滑,衬得白净的脸上双眼乌黑又亮,红唇娇嫩诱人。

  丑儿也穿着秀姑新为自己做的白色土布小褂,黑布裤子。与秀姑走出门去,才看到村里有不少人都结队去看鬼王节。

  进了城更是人山人海,秀姑难得出门,看见什么都新奇。丑儿陪着她一路闲逛,听到人声喊:“来了,来了。”

  秀姑已经是轻盈地往人堆里奔去,丑儿好笑地跟着她,这么多的人要么挤得厉害,要么挤不上去,还能看到什么。

  还没到大道上,果然路都不通了。秀姑急得不得了,丑儿看路旁丢了一辆破旧的车架,破烂不堪,想来是没有人要的了。

  走过去擦了车架上的土,把车架竖了起来,叫秀姑站上去。秀姑看车架分量极重,再加上自己不知道丑儿哥是不是还能扶得动,就摇了摇头。

  丑儿笑道:“傻丫头,你站上来吧,我不会摔着你的。”

  秀姑被他一声傻丫头叫得心里甜甜的,又急着看鬼王节的仪式,攀着丑儿的脖项登上竖起来的车架。

  登的时候,嘴唇无意中碰到丑儿的脸。丑儿只笑了笑不在意,秀姑却是红了脸,觉得红唇酥麻半天没有过来。

  站上去果然看得清楚,秀姑站在上面讲给丑儿听,丑儿本来就对什么鬼王节等玩乐不感兴趣,只是为了陪秀姑出来散心,在下面有一句没一句地嗯着。

  秀姑站着觉得看得非常清楚,低下头来看丑儿,一只手扶着车驾,另一只手扶着自己,脸上还若无其事,见秀姑低头忙笑问道:“累了?”秀姑摇摇头。

  丑儿又笑道:“渴了?还是饿了?中午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秀姑又摇摇头。丑儿看秀姑看着自己笑得古怪,又笑问道:“那是怎么了,倒是说话啊,只是笑。”

  秀姑道:“丑儿哥,你一辈子都在我家里不走多好啊。”

  丑儿笑道:“真是傻丫头,我已经决定不走了难道还会变,难道你不想要我这个哥哥了?”

  秀姑甜甜地一笑,又摇摇头,继续转过头去街上行走的鬼王仪仗。

  这半年里丑儿又长高了不少,身材高大象个成人,虽然远远站着人群后还是能看得大概。又有秀姑讲说,也能欣赏到仪仗。

  鬼王仪仗过后紧接是国王的车驾,国王掀起了车帘,神态威严接受子民们的欢呼并挥手示意。

  国王车驾后紧跟着一辆七宝香车,驾车的是两对通体雪白的白马,透过车窗上的珠帘隐约可见里面人的轮廓。

  丑儿心里一荡,他眼目比别人聪敏,看到里面坐的那个人侧面看上去象极了石灵儿。听路边人欢呼:“双阳公主。”知道这车里坐的是国王的独生爱女双阳公主。

  秀姑无意中看到丑儿对着双阳公主的车驾发呆,心里不乐意了:还以为丑儿哥为了那位死去的姑娘如何如何,这会儿看到了公主,隔着车帘看得眼睛都直了。嘴巴噘了几下。

  接下来的半天,丑儿心里空荡荡的,魂不守舍。秀姑在身边又要勉强打起精神陪她。秀姑兴高采列地倒玩了一天。

  晚上回去了旧草屋,丑儿睡在床上心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到了半夜里,氤氲真气又从体内喷出拂拭丑儿的身体。丑儿也不觉得奇怪了,反正感觉很舒服。加上又认为自己过人的力气是来自于氤氲真气。

  现在丑儿每日担的柴担要比别人重一倍,走几十里路进城卖柴还觉得轻松自如。如果氤氲真气不出来,丑儿倒觉得会恋恋不舍。氤氲真气吸入体内丑儿心里宁静才得以睡着。

  白天再进城打柴时,总是会想起见到的双阳公主的侧影,心里难以割舍。田老汉见丑儿这几天神思不宁的,以为太累了,劝丑儿柴担轻些。丑儿也只唔唔连声,不放在心上。

  这一天实在是忍无可忍,氤氲真气过后不愿意再睡下。袁居士教会的不老仙草的口诀早就念熟,丑儿轻轻下了床,拉开门走了出去。

  夜里无人大可以隐身飞奔,不一会儿到了城外,轻轻跃上城去。守城兵士没有一个人发现,白天里早就打听过王宫的位置,进了王宫才觉得为难,宫殿数十座,哪一座是双阳公主的呢。

  心里焦急,无端端沿着宫墙上下飞纵,似乎这样心里的郁闷才发散一点。

  转了几圈落在宫殿之上,脚踩得重了一点,踩碎了一块琉璃瓦。下面守卫听到宫殿顶上一声响,几个护卫登时跃上来,看看并没有人。

  一个人道:“看来是风吹碎了琉璃瓦。”另一人道:“保护国王要紧,我们下去通知大家再巡查一遍。”

  护卫们走后,丑儿倒有了主意。从宫殿上揭起了几片琉璃瓦,冲着四方宫殿打了过去,只听得哗哗边声,下面就有人喊:“保护国王。”

  丑儿换了个地方,又是几片琉璃瓦打出去,这次听到有人在喊:“保护公主。”丑儿在宫殿上一乐,沿着声音跳下地来。

  下面火光鼎沸,护卫侍女一行行一列列奔走来回,丑儿差一点撞上一个侍女。见侍女衣衫颜色艳丽,花枝招展,一看不是常人,就跟在侍女身后果然来到了双阳公主的殿外。

  侍女在殿外就低声问走出来接自己的侍女:“公主受惊了吗?”出来接她的侍女也低声道:“公主尚在睡梦中,我已通知统领大人只管搜索,但是不要喧哗。”

  两个人耳语着拉开殿门走进去,丑儿紧跟其后趁殿门开了进去,殿门关上后,外面的声音立即小了,步入了内殿又穿过层层门户,门户上俱挂着锦帘,直到双阳公主的卧榻前时,里面已经是宁静幽然。

  双阳公主海棠春睡,依然静卧在玉牙床帐内。侍女们松了口气,轻手轻脚地退到了第一层锦帘外。

  丑儿这才现了身,双手颤抖着拉开了宝帐,双阳公主鼻息沉沉正睡得香甜。如果不是知道石灵儿已死,或者是在别的地方见到双阳公主的话,丑儿一定会把双阳公主当作成石灵儿。

  这两个人长得太相似了,都是一般的玉肌牙腻,酒窝隐现。丑儿贪看了一个饱,听钟鼓打了四更才恍然梦醒,悄悄地离去。

  田老汉第二天见到丑儿又恢复了以往,就笑了笑,少年人神思不宁也是有的。

  旧伤已去,新的烦恼又来临。丑儿每夜都不能控制自己去偷看双阳公主,总是要站在双阳公主的牙床前看个够心里才觉得喜悦。

  明白了自己这是一种病态的感情,想想石灵儿的两次相救,丑儿心情大乱,但每夜到了夜深还是飞奔来到王宫。

  更让丑儿害怕的是,在丑儿的心里已经把双阳公主和石灵儿的影像合在了一起。有时会有冲动想摸摸双阳公主的柔软玉指。

  昨夜双阳公主脚趾露出了被外,丑儿立即蹲下身来,一寸一寸地欣赏着那玉足心的微陷,差一点就把手指伸过去轻搔。

  又听到宫女在说话:“明天晚上公主沐浴,你当值记得这件事情。”

  就是因为这句话,第二天没到晚上丑儿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朦胧神思中记起了张世俊带着自己偷看张家女眷们洗澡,脑海里一具具羔羊似的胴体上,水珠洒在身上的叮咚声,闪着光泽的水珠轻泼从颈顺胸滑下了小腹,充满了生命力的胴体也闪着光芒。丑儿傻傻地笑着。

  “丑儿哥,丑儿哥,”秀姑喊了丑儿好几声。丑儿才明白过来,笑道:“什么?”

  秀姑嗔道:“我问你还添饭吗?”丑儿把碗递给秀姑,脸上在油灯映照下,微微地发红。丑儿偷看了田老汉一眼,田老汉只是道:“饭后就去休息吧。”并没有在意到丑儿刚才的表情。

  丑儿连忙答应了,吃过饭后以前都是闲谈后再走。今天吃过了就回来,时间更加充裕。心里对自己说不要去,脚已经迈出了门外。

  一路上胡思乱想来到双阳公主的宫殿外,见到廊下摆放着几桶热气腾腾的热水,宫女们正在挪动它。

  丑儿知道来得时间正好,想到马上要看到了,脸红耳赤,热血如沸。闪身跟在宫女们身后进去,来到东边偏殿内。

  这是双阳公主洗澡的地方,摆放着沐浴巾栉等物,宫女们把热水注入了一个金盆中。这才过去请公主过来。

  丑儿选了一个好角度又不会被撞到的地方,舒舒服服地靠墙站着。准备欣赏双阳公主入浴。丑儿在心里猜测着,双阳公主的身体是丰满匀称呢还是袅袅娉婷。

  过了一会儿不见人来,丑儿等得不耐烦,难道衣服是在卧房里脱吗?

  丑儿走进了卧房的时候,还在想这殿内为什么一个宫女都不见了。

  眼前立即出现了数个宫女,都倒在地上晕了过去。而这个房间唯独没有刚才还听到声音的双阳公主。

  床前还摆放着一件富丽的宫装和罗裙,看起来象是双阳公主的衣服。丑儿不愿意相信双阳公主不见了。

  在金盆内沾了点水在手上,走到晕倒在地的宫女旁,弄醒了她们。

  宫女们悠悠醒来时,第一个醒来的就是一声惨呼:“快来人呐,双阳公主被刺客抓走了。”

  然后就看到窗棂一声响,居然无人自动。然后窗户自动打开又关上。宫女颤抖着又晕了过去。



温馨提示:
异世魔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异世魔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异世魔王全文阅读和异世魔王txt全集下载。异世魔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异世魔王 二十八,此美人也?彼美人也? 在田老汉的一再坚持下,丑儿和秀姑两个人高高兴兴地出了门,秀姑打扮得非常的漂亮,穿一件崭新的红袄绿裤,头发也用水梳理得油光水滑,衬得白净的脸上双眼乌黑又亮,红唇娇嫩诱人。 丑儿也穿着秀姑新为自 2009-09-06 19:19:4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