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六十四,谁是可怜人

作者:似水    更新时间:2009-10-10 19:16:00    状态:连载中
  玉液池里蛙声依旧,金鲤儿也条条在水中飘舞。紫薇星盘膝坐在池边不语。

  金鲤儿悄声问蛙仙:“紫薇星有心事了?”

  蛙仙亦小声回道:“女人的心事。”金鲤儿想了想道:“我就没有心事。”

  蛙仙嘻嘻笑道:“你呀,快赶上西歧凤主了,都不是女人。”

  金鲤儿想笑又忍住道:“我哪能和西歧凤主比呢,人家是金枝玉叶,西歧世世代代都出天后。我只是一介水族罢了。”

  看着紫薇星轻轻咬着嘴唇,颦眉坐了许久。

  金鲤儿又悄道:“我去劝劝紫薇星吧。”摇头摆尾的要过去。蛙仙忙阻止道:“你去劝什么?”

  金鲤儿道:“我想去告诉她,不要再这里等着了,今天天帝没有时间见她的。”看左右无人,金鲤儿才道:“我刚才见天后的侍女过来,天后今天要来陪天帝。”

  蛙仙略带了惊奇道:“天后主动要陪天帝,真是奇事一件。”见金鲤儿撇嘴:“人家才是夫妻,这很正常。”

  蛙仙心想,下凡一次就知道什么是正常夫妻了,当我没有见识过人界一样。正常的夫妻要都象天帝天后一样,凡人早就绝种了。哪有这么久的夫妻连个孩子都没有的。

  金鲤儿轻叹一口气道:“陛下始乱终弃,弄得个个仙子都不开心,这次又轮到紫薇星了。”

  蛙仙好笑道:“紫薇星真的是为了天帝不开心吗?”

  金鲤儿道:“那还会为谁?可怜的紫薇星,可恨的男人。”说着斜眼看了蛙仙一眼。

  蛙仙分辨道:“我是你的道兄,不是一般的男人。”金鲤儿哦了一声道:“我知道。”

  远远的走过来一群人,彩衣环簇着娇艳的天后姗姗走来。紫薇星捧着腮还坐在水边出神,天后走过来娇声唤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神采飞扬的天后紫衣乌发,更衬得一身雪肤有如冰雪一般。紫薇星忙起身行礼,忍不住抬起眼来打量了花枝招展的天后一眼。

  这一眼看过去,紫薇星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后微眯起了眼,心里悔意上来。明白自己做错了事情。这个痴情的傻妮子爱坐多久坐多久好了,自已一时好心,忘了紫薇星还有一样功力。

  看着一脸骇然盯着自己的紫薇星,天后带着笑意的眼睛里透出了警告的目光,淡淡道:“保重自己最重要,负心的人不想也罢。”

  紫薇星象被蜇了一下,脑海里浮现出水游司在天后面前惟惟的样子,不甘示弱地道:“恭喜这么久了,帝后又琴瑟和谐。”紫薇星把“这么久”三个字咬得很重。

  天后眼睛里射出了刀一样的光芒,甜甜地笑道:“还是你最关心我,我有话儿和你说,你先去我宫里等着吧。”

  说完吩咐身后一个侍女:“带紫薇星去我宫里候着。”

  紫薇星木然地低头行礼随侍女而去。等她们走远了,天后才对身后的侍女道:“在我回来之前,不许别的人见到紫薇星。”

  又一个侍女领命而去,天后这才重新带了笑容,款款走象天帝宫中。

  天后进入天帝宫中后,值日功曹才飞身而过,司月真人换下了太阳神,四野星辰慢慢来到空中。

  一天又过去了。

  天帝敞衣露怀懒懒躺在锦榻上,看着帘外走进来的一群人。

  透过薄帘可以见到天后除去了外衣,揭帘进来时,只着了一件薄薄的宽袍。露出了玉一样的脖项,玲珑有致的身体。

  见天帝定定地看着自己,天后嫣然道:“陛下在等我吗?”

  天帝懒懒地打了个哈欠道:“你叫我等着,我只有等着了。”说着动了动身体,换了个姿式,仍然是懒散提不起精神来道:“先说好,今天你别动我,我提手指的劲都没有了。”

  一向高傲的天后已经坐到了榻边,闻言格格轻笑着弯着腰,道:“那我动你也是一样的。”

  眼前的人已经除去了身上薄薄的纱袍,纱袍下是一具宛如出生婴儿一样干净的身体,成熟的胴体弥散着轻柔的体香。

  这体香一下子就充满了整个宫殿内。

  天帝微闭着眼看也不看,可是不能做到不闻。一双小手慢慢地沿着自己伸出去的脚趾一点点抚摸着,向上面来。

  眉梢眼角都带着笑意的天后伏下身来,轻轻吹了一口气过来。

  天帝一下子坐了起来走下榻来,俊朗地脸上带了不耐烦道:“告诉你不要烦我。”

  天后愕然却并不发怒,垂下头来。一滴眼泪自天后脸上滴了下来,落在了天后白晰粉嫩的大腿上。

  宫殿内一片沉默,只有天后泪水落下来的声音。

  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天帝走到一旁的椅上坐下来,伸直了两条腿,带了嘲弄道:“要你落泪可不是件容易事。有事就说吧。”

  榻上的人不抬头默默在哭着,天帝静静地看着低垂的蛾首,脸上渐去了嘲弄多了一丝回想。

  天后站了起来打断了天帝的思绪。天后并没有先去披衣,也没有用手掩盖自己的胴体,走到天帝前轻施一礼道:“既然陛下不再喜爱妾,妾这就回去。”

  说着轻声抽泣了几声,乳头一点晕红也随着颤动着。

  白玉一样的身体真的转过了身向外面走去,天帝淡淡道:“站住。”天后并不理睬继续走着。

  天帝怒从心起,冷喝了一声:“站住!”在喝声中抖了一下的天后站住了,神情迷茫地回过头来,幽怨地看了天帝一眼。

  天帝冷冷地对上了这幽怨地眼神,用手指了指脚下道:“过来跪下。”

  天后走过来,却不跪。天帝手心里放出了光来,打在了天后身上,天后呼了一声痛跪了下来。天帝收了手心光泽,带着怒气看着跪在脚下赤裸地天后,道:“你还敢来见我?”

  身后被光泽击中的地方一阵阵地灼痛,天后知道天帝真动了怒火,看来自己上一次做得不能隐密,居然被天帝发现了。

  天后心里一阵阵的眩晕,早知道被发现了自己就不该来。

  天帝眼里带着伤痛看着天后,缓缓道:“就算我不够忠诚,也一直疼你爱你容忍你。你要揽权,我给你。你喜欢独居,我也由得你。越来越不象话了,上一次居然敢在我睡着之时取我一滴血迹。哼,你要来何用?”

  天后脸色苍白,脑子里一阵迷胡。西歧家族世世代代出天后,如果自己被贬,那就没脸再存留了。

  下颌被手抬起,天后茫然地看着眼前的天帝,眼睛里有惧怕也有可怜。天帝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把天后抱入了怀中。

  这一刻,天后是真的后悔自己所做的事情,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天帝无言地搂着她,问了一句:“找到火德了?”

  天后听到了自己最害怕的话。果然天帝是知道自己偷取了他的血迹要做什么。天后摇了摇头,哭道:“不是为了那个。”

  天帝心里知道不能相信她,可是唉,眼前这绝色妩媚的人是自己最心爱的人。光洁滑腻的皮肤与自己肌肤相接,天帝心里痒痒的,勉强控制着自己。

  但声音里再也带不了怒气,又恢复了以往的柔声道:“那是为了什么?”天后哭哭啼啼道:“我,我嫉妒你天天不理我。我要有与别人不一样的东西。”

  这个爱撒谎的小女人,天帝带了笑,放任着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自由发展,笑道:“原来是这样。”

  坐在天帝怀里的天后也感觉了天帝身体的变化,带着泪眼看了天帝一眼。见那一张英俊的笑脸一如平常笑得那么邪气。

  天后红了脸,耳边传来天帝的悄声:“再哭天就亮了,难道你喜欢天亮着办事。”天后嘤咛一声,把脸埋在了天帝怀中。

  念了一天一夜咒语的麦修到天亮时才停下来,麦修觉得奇怪,有几次为什么自己会被咒语控制住,不念也要念呢。

  说来惭愧,麦修只是会念,有些咒语的意思自己并不明白。想着天帝一定是明白。迫不及待等到天亮,麦修就拿着自己看不明白的咒语走向天帝宫中。

  问了蛙仙和金鲤儿才知道天后昨夜在此,这是麦修最喜欢看到的事情。麦修带着笑又回去了。再来时已经是半天后,天帝并不在宫中。麦修寻到了“花梦阁”中,见天帝正站在阁下花丛中想着心事。

  见是麦修过来,天帝淡淡道:“你是过来道喜的吗?”麦修不解地笑道:“陛下有何喜事要告于臣知道呢?”

  天帝笑道:“我没有什么喜事,是你的主人。我命天后今天起搬入我宫中来。这对于你来说,还不是件喜事吗?”

  麦修真的觉得喜出望外,忙笑道:“这真是件喜事,不过。”麦修带笑不语。

  天帝哼了一声道:“不过什么?”麦修笑道:“陛下听了不会动怒吧。”

  两道精光一样的眼神射到了麦修脸上,带笑的麦修并不退后,依然笑容不改。

  天帝又把目光放到眼前的群花上,道:“你说吧。”麦修不卑不亢地朗声道:“只怕会影响了陛下你的快乐,伤了天后的心,陛下还请三思。”

  天帝放声大笑,笑声收住时,脸上已经带了阴霾,冷冷道:“我要寻欢谁也拦不住。”

  麦修受不了那冰冷的目光,敛去了笑容,低下头道:“是。”

  天帝淡淡又道:“你是个好样的,你主人偷偷取我血迹是你的主意吧?”麦修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抬起了眼一脸惊慌地道:“陛下说什么?”

  天帝道:“天后取了我一滴血,你为她作法找到了火德了吗?”麦修再也站立不住,跪了下来道:“陛下……”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天帝打了个哈哈道:“看来血脉亲情也靠不住,我本想问问你,如果这样就能找到有血亲的人,也可以快点见到我的兄弟。”

  麦修伏下了身了,觉得身软脚软,天帝的话更有如千均之重一重重打下来。麦修喃喃道:“臣不敢。”

  直到天帝说了一句:“你起来吧。我知道与你无关。”麦修站起来擦擦额上的冷汗,偷偷抬眼与天帝目光相接触,连忙又垂下来。

  天帝温和地道:“以后多劝着她点,太任性了不好。”麦修连声应道:“是,是。”心里不明白天后为什么会背着自己做这种事。

  天帝这才问道:“你找我一定有事吧?”麦修想起了自己来意,忙把符咒递过去并说明来意。天帝接过来皱眉看了一遍,舒展了眉头笑了一笑,对麦修道:“恭喜你,你没有白忙。”

  麦修也露出了笑容道:“陛下的意思是?”天帝递还了一张符咒来笑道:“这个不是符咒,是乌列的家书。这里……”

  天帝突然念了一句古语,然后道:“这是一个法师的姓名。这封古语家书的意思是这个法师不愿意修洁身禅,要修行欢喜佛。哈哈,这个人若是转世重生,一定是个花花公子。”

  麦修喜道:“那其余的那几张呢?”天帝笑着也还了给他道:“这没有用的,点火玩还差不多。”

  总算找到了一个,麦修笑道:“陛下,臣这就去寻找这个人。”

  天帝微笑道:“快去吧。谁先找到就是谁的。”麦修一心喜悦地躬身行礼而去。

  看着麦修远去的身影,天帝道:“可怜的麦修,总是想与乌列见个高低。”风吹起了天帝的衣裾,天帝又说了一句:“可怜的我,总是想与火德见个高低。”



温馨提示:
异世魔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异世魔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异世魔王全文阅读和异世魔王txt全集下载。异世魔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异世魔王 六十四,谁是可怜人 玉液池里蛙声依旧,金鲤儿也条条在水中飘舞。紫薇星盘膝坐在池边不语。 金鲤儿悄声问蛙仙:“紫薇星有心事了?” 蛙仙亦小声回道:“女人的心事。”金鲤儿想了想道:“我就没有心事。” 蛙 2009-10-10 19:16: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