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六十六,一波未平

作者:似水    更新时间:2009-10-12 19:42:28    状态:连载中
  恢复了身份的火德其实还是个稀里糊涂,一切听从乌列的安排与指挥。

  如此行了数日,乌列的心里暗暗发愁,这千顷的重担此刻都压在了自己一个人身上。黑魔王重生前就已经身受重伤,迟迟不出,看来还是伤势未愈。

  这一干魔将无故从不听从自己,自己的法师现在也没有到出世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天帝发难,自己不知道能不能护住大王。

  看出了乌列眼角带一丝愁云,火德问乌列:“是爱娜会有危险吗?”乌列摇头道:“目前最有可能有危险的是大王你。”

  有大法师在一旁,火德已经把忧愁都忘了,听乌列这么讲,问了一句:“我?”

  乌列道:“现在的天帝光德君与大王是亲生骨肉,如果滴血寻亲的话,大王立即就能被找出来。天后碧姬的法师麦修正好会用这个法术。”

  沉思了一会儿,火德道:“该来的会来,该去的会去。”乌列点点头道:“是的。”

  这一路之上,行走过不少山青水秀之地,此时两个人衣袂飘飘穿行在石潭小径旁。火德身上穿了一件从魔王仙境中取出的玉色长衫,显得仙风道骨。

  近处小鸟儿鸣叫,火德笑道:“真好听。大法师,我们现在是往哪里去?”

  乌列也觉得神清气爽道:“臣陪大王去西歧凤山。”火德一下子想了起来,这个地方也是秀姑曾说过的她的老家。

  火德脸上一动,忍住了没有说话。乌列突然发出了“咦”的一声,探身到路旁伏身看了几眼,脸有喜色的抬起头对火德道:“大王,我们找到了爱娜公主的行踪了。”

  听说爱娜有了消息,火德忙问道:“在哪里?”乌列指着树下道:“这是玉麒麟的脚印,我们这条路走对了。”

  火德喜道:“那我们快追上去吧。”乌列笑道:“公主追随重生,势必要重过以前的往事。我陪大王这几天走的路程,正是大王前世所走过的。”

  这个时候才明白为什么乌列有的时候飞行,有时候却慢慢行走。火德发现如果没有乌列,自己真是寸步难行。感激地看了乌列一眼。

  身长七尺的乌列被这么看了一眼,也脸红着转过了身去,这都是自己应该做的,被大王这么一眼瞄过来,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见火德心急难耐,乌列笑道:“大王不用着急,今天还不能走快。看来波月老人对大王,王后了解很多,他们也是往西歧而去。”

  火德捺住自己的急躁,道:“为什么要去那里?”

  乌列道:“当初为了害怕大王法宝丢失,我与黑魔王商议,大王随身三十六法宝分散开来由魔将,法师们携带。大王的滴珠如意宝甲现在西歧凤主手上。”

  看火德看自己,乌列道:“我带的是不老仙草与玉麒麟,不老仙草植于风烈山中已经为大王所得,找到了爱娜公主,玉麟麟也就找到了。”

  火德还是看着乌列,乌列微微皱眉道:“黑魔王此时和他师父袁居士在一起,也就是大王您的亲叔父。但是黑魔王出世目前还不是时候。”

  火德脱口道:“为什么?”乌列道:“大王重生之后,我与黑魔王背负着大王法身四处分散,黑魔王被光德君手下无上巨力将军偷袭受伤不得不重生逃避,所以黑魔王重生比别人都是险峻。”

  火德明白了,想想张世俊也真的是不容易,母亲家里没有疼爱,到了父亲家里,叔父也是恨不能屡屡置他于死地。火德长叹了一口气。

  乌列也长叹了一口气道:“幸好还有袁居士,黑魔王哈依玛力是您叔父爱徒,情同父子。”说到情同父子四个字,乌列难得多了一丝柔肠,自己处处都比黑魔王强,唯一不如黑魔王的就是自己向来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没人痛没有爱的。

  听了乌列的话,火德对乌列敬佩无比道:“光德可以派人偷袭黑魔王,也一定派了人去对付你,你能阻挡真是厉害。”

  乌列哼哼笑了一声道:“光德派出来法师被我全数埋葬在苟安崖下,所以他现在没有得力的法师所用。”

  火德吃了一惊道:“全数?”乌列吁了一口气,象是发出心中无限郁闷道:“死去的法师大多都是我的同门师弟。有些是我一手教出来的,虽然没有师徒名份,却是感情日深。”

  听出了乌列这一声长气中有无限酸苦,火德也默然了。两个人停了下来,乌列负手面对白云青水,陷入了往事之中。

  半天乌列才缓缓道:“臣出自于天廷法师世家,臣的父亲是大王父亲的贴身法师。大王一出生,臣是长子,理当宣誓对大王效忠。我父亲门下弟子无数,有不少被光德君笼络,所以苟安崖那一战,天廷法师亡了大半。剩下的也都灰心丧胆不愿再出山傅佐大王兄弟中的一人。”

  听乌列淡淡说着,火德也能感受到那一战的惊心动魄,火德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乌列,看起来乌列象是很伤心的样子。

  乌列收了悲容,又道:“但是这一战也对大王是件幸事,苟安崖下有众多法师可以重生,重生后大王法师将更盛前世。”

  火德听得热血沸腾,道:“光德为什么不去寻找那些法师呢?”乌列诡异地笑了笑道:“光德根本就不知道苟安崖在什么地方,他本来不是计划在那里伏击我,是我把那些法师引了过去。那里是我在大王重生前,就布置好的陷阱。”

  火德也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慢慢问了出来:“你本来想埋葬地不是那些法师吧?”乌列不以为意地笑了一笑,大王猜了出来,那里本来是为光德君布置的。

  接下来的半天,火德沉默了,乌列也不去劝解。现在时时只担心光德君随时发难,哪里还有心情去开解大王。

  近黄昏的时候,火德忍不住了道:“为了一介帝位,死了这么多的人,可以重生还罢了,不能重生的怎么办呢?”

  乌列淡淡道:“就是可以重生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恢复的。不可以重生的就报废了。”然后又加了一句:“我们生下来就是为了这个。”

  火德无语迈进了房间,里面依然还有绝色少女在等着自己。乌列没有象往常一样回到自己房内,而是在檐下阶上坐了下来。

  不能重生的该怎么办,要么魂消不在,要么重过轮回。难道人人都能象自己一样这么太太平平的过来吗?

  比如黑魔王,乌列眼前又出现了黑魔王那黑色的獠牙战甲,战甲后的黑魔王是英挺过人的。这个家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呢。

  有心发信去袁居士去问问,算了还是不要让黑魔王笑话吧。自己一个人撑着就撑着吧。回身看了房内一眼,明天就不会再有分身来侍候大王了,自己这么多年来也只寻到了这些。

  天后处有王后的分身,那天帝处有没有呢?碧姬对大王只是情深嫉妒,真正要与大王见个高低却是光德君。如果有分身落到了光德君手里那就一切难办了。

  这是一片鲜花盛开的山坡,坡下有一汪环绕的清流,花丛卧着玉麟麟在大吃香花,清流旁一个白衣丽人坐在一块大石上,临水为镜梳理自己的头发。

  波月老人离开了一段距离看着。眼睛笑得只有一条缝,笑道:“公主真是太漂亮了。能陪伴公主这几天,我都觉得三生有幸。”

  爱娜微微一晒,道:“前面就要到了西歧了,你打算怎么样呢?”

  波月老人笑道:“火德大王的滴珠如意甲听说在西歧凤主的手上,我是公主随从陪同公主一同去取宝甲,公主意下如何?”

  玉麒麟吃得口渴,摇头摆尾走到爱娜身边,伏身去清流中喝水。爱娜爱抚着玉麒麟碧绿的顶角,道:“玉麒麟中了你的毒,性命在你手上,我能说不吗?”

  波月老人微笑道:“公主可一定要记清楚了,如果当场说破,公主我固然带不走,可我一个人却是谁也困我不住,我这一走,玉麒麟可就没了命了。”

  爱娜公主抿嘴道:“你放心,我记得了。”起身重又上了玉麒麟,一行慢慢来到西歧凤山。

  爱娜先就赞叹了一声:“还是象以前那么美。”波月老人也看呆了,世上所有的花似乎都在这一时间开放了,各种各样的绚彩极之奇丽,花香在空中弥散。在这花香花丛之旁,无处不存在着美丽的彩凤。

  波月老人见爱娜看得入神,诌媚地道:“以后我当了天帝,也会为你好好修造一处居住地,比这里还要美。”

  爱娜瞅了他一眼,道:“退后些,西歧凤主这小鬼机灵得很,被她看了出来可不能怪我。”波月老人忙笑着退了几步。

  西歧凤主笑容满面从花丛中迎出来,迎礼后就一把拉住了爱娜的手,笑道:“我一直想去看你,可是知道不行,必须你得先来。嘿,你是来拿战甲的吧。我都为你准备好了,天天盼着你呢。”

  爱娜揽住了西歧凤主的肩膀,亦笑道:“小鬼,你有天天在想着我吗?”西歧凤主得意地道:“那是当然。”又伸手去摸玉麟麟,再看波月老人却是不认识。

  波月老人一阵紧张地看着爱娜,又看了看玉麟麟。爱娜轻描淡写地道:“这是我的一个仆从,一向忠心。路上无人服侍,我带他来了。”

  西歧凤主哦了一声,一手挽住了爱娜,一手抓住玉麒麟的顶角往里走。玉麒麟往后坐着身子不愿意走,西歧凤主笑骂道:“不高兴被我抓是吧,哼,以前就是这样不好玩的。”说着抓得更来劲了。

  爱娜笑弯了腰,把玉麒麟从西歧凤主手下解救出来,笑道:“怎么顽皮一点也不改。”玉麒麟赶快躲到了爱娜身后。

  西歧凤主没辙了,带着爱娜走进去坐下,才冲着跟进来的玉麒麟瞪眼睛道:“谁让你进来的,我又没请你进来。”

  又看到爱娜的老仆也跟了进来,爱娜忙道:“他要照顾玉麒麟,让他们一起在这里呆着吧。”

  波月老人弯腰低头走到玉麒麒身边。

  西歧凤主拉着爱娜呱拉呱拉地说个没完,波月老人给爱娜递了个眼角,看了看玉麒麟。爱娜笑着道:“我还要去把战甲送给火德呢,快把滴珠战甲给我吧。”

  西歧凤主亲自去取出了战甲递给爱娜,依依不舍地送到了花丛处,才叮嘱着爱娜什么时候再见。

  离开西歧凤山,波月老人手捧战甲就哈哈大笑起来,坐在玉麒麟身上的爱娜冷冷一笑。见波月老人停了下来,就要打开战甲观看。

  爱娜也不理他,见他眼睛异常明亮,脸色通红象发颠狂的样子,扭过头不想看他。

  滴珠战甲端端正正摆在一个玉盒内,玉盒上雕着花纹。波月老人把玉盒摆放在一个较干净的大石上,整衣甩袖先行了三个礼,然后又惊又喜打开玉盒。

  盒子一打开,就有红光扑面而来,红光中一套叠放得整齐的战甲显现出来,战甲不是用别的东西编就的,而是一颗颗小小的红色珠子编成。

  就是摆在盒内不动,小小的红色珠子也象是滴溜溜转动着,吸引着人的眼球。波月老人喜欢地道:“我这就穿上吧。”

  爱娜还是没有理他,波月老人小心翼翼地刚拿起了战甲在手上,天空中一阵风声,传来了一声惊喜地呼声:“好宝贝,你在这里!”

  一个人影从半空呼啸而下,紧紧抱住了玉麒麟的脖子,又是亲又是摸,险些把玉麒麟背上的爱娜撞下地来。

  波月老人第一个反应就是把战甲丢入盒内,关上玉盒,这才回过身来。见爱娜已经从麒麟背上下来,也在看着抱着玉麒麟的人。

  那是一个身穿着银甲的小小的孩童,头上扎着三个小辫子,象苹果一样的脸上白里透红,他抱着玉麒麟一面亲热,一边抬头看刚才坐在玉麒麟背上的爱娜,目瞪口呆地说了一句:“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露出了笑容的爱娜笑道:“我不是你的姐姐,你是谁?”

  孩童乌溜溜地眼睛看着爱娜,说了一句:“我是小王子忽律。”



温馨提示:
异世魔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异世魔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异世魔王全文阅读和异世魔王txt全集下载。异世魔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异世魔王 六十六,一波未平 恢复了身份的火德其实还是个稀里糊涂,一切听从乌列的安排与指挥。 如此行了数日,乌列的心里暗暗发愁,这千顷的重担此刻都压在了自己一个人身上。黑魔王重生前就已经身受重伤,迟迟不出,看来还是伤势未 2009-10-12 19:42:2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