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四十五章 古怪的病症

作者:迷奇梦蝶    更新时间:2014-10-29 02:00:00    状态:连载中
  从天坑用直升机接回来的专家、队员和战斗伤员以及那位不知名的女人,回到了成都,伤员被紧急送往军区医院冶疗,那女人被带往研究所询问情况。

  当晚,医院那边便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许多战斗伤员身体莫名其妙地不舒服起来,他们耐受着疼痛, 呼吸明显放慢, 行动速度有些不灵便,满嘴哼哼,看上去有些语无伦次,以致于后来牙齿出血,头发脱落,周身乏力……

  值班护士立刻报告了护士长,护士长隔着病房玻璃向里窥视,发现一个个受伤的战士,正痛苦地撕烂自己的衣服,边撕衣服边发出干枯的嚎叫,而且激动之后,他们的皮肤也变得如石头一般灰暗,缺乏颜色又缺少生气。

  不仅如此,细心的护士长仿佛还听见病房里,似乎有老鼠啃食尸体所发出的不快声音,有时候更像一个徘徊的幽魂在那儿发狂。

  护士长立即跑回值班室,直接给值班主任大夫及副院长打电话汇报这个紧急情況,要求他们马上来病人房间诊治。

  值班主任大夫及副院长一听大惊,马不停蹄地纷纷前来,他们也从门窗玻璃向里面看去,发现那些受伤的战士暂时安静了下来,他们的双眼总是无神地凝视墙壁或天花板,但他们的身体某些部位似乎已开始缓慢腐烂……

  从外往里看去,那些病人的发病症状,有时候就像患羊角风,他们倒在地上或床上,四肢抽搐,两眼发直,口吐白沫……

  护士长打开房门,值班主任大夫及副院长刚要进房, 不料, 一股人类腐败的恶臭便迎面薰来,差点没把大夫及副院长薰出病房。但他们还是强忍着臭味进入病房,沒想到刚才还平静的那些病人,猛地发出一声可怕的嚎叫迎了上来,然后拦腰抱住了护土长、值班主任大夫、副院长就咬…

  “哦哟!疼死我了,快叫保安!……”值班主任大夫及副院长大叫。那房间里的病人全部蜂拥而上,简直就像个狂犬病发作的病人,近乎野兽一般疯狂地用嘴啃咬, 他们表现出有无法满足的暴力欲求,他的嘴像豺狼一样不加思索地冲上来抱住医生、护士就疯狂啃咬。

  “啊!……”“呀!……”“救命啦!……”,房间里传出绝望的尖叫声。一会儿,几十名保安赶到,对正在啃咬的伤病员进行一阵橡胶棍乱棍抽打,才将护士、医生解救出来,护土长、值班主任大夫、副院长们立刻逃离病房,保安迅速将病房门关上。

  之后人们从门外隔着玻漓,又看见那些受伤冶疗的战士发疯咬同室病人,甚至病友间就疯狂地相互撕咬,变成一场暴力吃人狂欢……

  受伤较轻稍微有点意识的伤病员战士,挣扎着甚至拚命地敲打着已经发狂的战士,努力想挣脱他们的纠缠、啃咬,一个个痛得撕心裂肺一般地嚎叫:“救命啦!快救救我!……”

  可是,没人敢进去救助,连保安也不敢进去救。有几个在走廊经过的病友到是急中生智提醒了大伙儿:“实在不行,就报110呗,让他们通知‘急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来处理此事!”

  在等待‘急控中心’ 派人来的同时,病房里的几名感染者愈加疯狂变态了,他们已将两名曾经是同一战壕战友咬死断气,正在一点点咬食死者身体的一些部分。

  他们先咬死者耳朵,一口下去“咔嚓” 一声,死者的大半耳朵就在变态战士的嘴里咀嚼着了,吞下去后,带着满嘴的血污,他们又开始啃噬死者的脸庞、脖子、肩膀……

  在门外走廊里的所有人无法忍看这种残忍的场面,个个惊恐不安,纷纷感到末世来临一般,大声尖叫着:“吃人啦!吃人啦……”,大家蜂拥,人人夺路而逃,准备逃离医院。

  待110警察和“急控中心” 的工作人员赶到时,医院里就只剩下保安和医护人员了,病人们几乎全部逃光。

  工作人员在保安和医护人员的陪同下,小心奕奕地走向那些发狂病人的房间,贴着病房玻璃往里一看,室内一片狼迹:那个战友的身体就被啃噬得只剩下血糊糊一副骨架残骸了,病房的地上、墙壁溅满鲜血,那几个吃饱了的变态战士,正满脸血污地向门口玻璃处四处张望呢。

  疾控中心的专家吩咐110警察:“待会儿开门进入后,若遇病人攻击,直接用麻醉枪开枪将他们麻醉,以便我们将他们铐起来研究、治疗!”又让大家与所有医护人员一样,穿戴好防护服装,一切准备停当之后,才叫护士长前去开门,准备进入。

  一见有人开门进来,这些可怜的家伙似乎变得彻底疯狂,他们张牙舞爪地想抓住任何靠近的人就咬, 警察连忙开枪射击,可是一枪两枪并未将其击倒,因为警察被吩咐:只能枪击病人除头和心脏以外的其它非致命部位,所以,那些发狂的病人仍挣扎着流血的身体,向进来的人们发疯似地攻击。

  警察没办法只好连续开枪射击,只等麻醉药生效,好让他们一个个倒地被捆。渐渐地,发狂的病人完全像动物野兽一样嚎叫着,病房里回荡着的尖叫,慢慢变成了间隙性的狼群嚎叫。

  没多久,发狂的病人们头开始晕起来,眼前开始迷离模糊,身体也开始歪歪扭扭,站立不稳,一会儿便一个个倒在了地上,呜呜央央地嚎叫或呻吟着……

  急控中心的工作人员立即招呼保安及医护人员进来,将这些被麻醉的发狂战士五花大梆起来,立刻送往专业的传染病医院紧急救治。

  在传染病医院里,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和医生们为保险起见,分别将这些特殊的病人关进有钢窗护栏、钢化玻璃门的房间。最初,这些患者既不睡眠也不饮水,他们拒绝任何并非活物的食物,还常常从房间里发出的尖叫声,吓得医生、护士都不敢进去给他们换医喂药。

  有一个患者家属前来医院探视,带来一只宠物哈巴狗在身边,没想到他们中的一员,趁那位家属没注意,迅速从她手中夺过并抓住了那只哈巴狗就咬,咬断脖子,然后将四肢咬着撕扯,大卸八块,再将血淋淋的一块块带毛肉,嚼着吞了下去……

  令所有在场的人们看得心惊肉跳,而那位家属则夺门而逃,一路呕吐之后,晕倒在医院走廊里,紧跟其后的医护人员立即将她送急救室抢救。

  此时此刻的病患者,已经无法表达出理性思考和对医生、护士、家人、朋友的辨识,表现出近乎狂暴的敌意,他们甚至多次咬伤了前来看望的战友,大批医生赶来制止,给他按后打镇静剂时,他们又咬伤护士、医生,人们只好给他戴上脚镣手铐治病。

  医生和护士把他们分别单独关在病房里后,刚开始还是一直很活跃的,可以说是非常狂躁,又是踢门,又是砸门窗玻璃,又是将病床搬来搬去的…

  最后筋疲力竭之余,又变成那种傻乎乎的弱智了,口水一直往流,见到谁路过窗边都嘿嘿的傻笑…

  后来,他们的脸部开始化脓溃疡, 皮肤变斑驳依稀, 肉体在外表上逐渐腐烂,腿脚也开变得颠跛不堪,好像是腿部肌肉萎缩了什么的,脚板底下可能是因为痒,全被蹭烂或磨烂……

  没过几天就出现病员大批死亡,死了好多战士,甚至连医护人员也接二连三地死亡,整个医院沉浸在瘟疫暴发的恐慌中。

  军队首长们紧急邀全国知名流行病学专家和在川的中科院院士来查看究竞,经过验尸与尸体解剖,发现这些死者身上携带有未知毒素,那位吃了哈巴狗的战士,胃中残留未知毒素。

  一时间,专家学者也无可奈何,一筹莫展,但专家建议,立即封闭医院,将其病人紧急转移,不能与这批从蜀龙山区回来的伤病员一起治疗,这里的每一位病人必须按防麻疯病传染和防狂吠病攻击来警戒对待。

  这些原先可爱、受人尊敬的士兵和病人,也经变成大家最可怕、最凶恶、最容易致人死亡的病毒传播者了,控制不好的话,恐怕引起病毒流行大传染,就像西方世界传说的吸血鬼,或传说中受蛊惑利用的湘西僵尸群体爆发。

  说到湘西僵尸,让流行病学专家立即想到这会不会真是僵尸病毒爆发呢?他们急于找到从蜀龙山区回来的生物地质学家和一些作战人员,向他们详细了解了发生战斗、以及战士们是如何被咬伤的经过,最后,流行病学专家们开始把研究方向,转移到国内外有关僵尸方面情况收集上来。

  首先,他们建议回到地球物理环境研究所的生物医学、地质环境、动植物研究等专家学者,立刻入院进行封闭医学观察,然后建议部队将参战军事人员集中起来,找疗养之地进行封闭的医学观察,防止疫情大规模爆发而引起四川全省大恐慌。

  流行病学专家组紧急调阅湘西关于僵尸的古今记录档案,又大量查阅西方关于吸血鬼的病例档案,发现这些僵尸也好,吸血鬼也罢,文字档案里记录的状况,总是与当前发生的病兆有出入,甚至可以说大相径庭。

  比如说吸血鬼吧,他们一般没有心跳和脉搏,也没有呼吸和体温,而且永生不老,他们同样有自己的思想,会思考、交谈,也会四处走动,甚至还会受伤和死亡。

  但是,吸血鬼通常吸食人类的新鲜血液,虽说有时在食物链短缺的情况下,也吸食动物甚至其他吸血鬼的鲜血维生,但它决不吃肉体。

  还有,被吸血鬼吸食过的人可能死亡,但是并不会变成另一个吸血鬼,如果一个吸血鬼打算令一名人类变成吸血鬼,必须将自己的血液给予对方,被吸食者接受吸食者的血液,两种血液融合才有可能变成吸血鬼,这样,被吸食者就变成吸食者的后裔,而这里的病人是发病后将别人咬死吃肉,然后都纷纷死掉。

  再有,吸血鬼最害怕阳光,害怕高温,没有任何吸血鬼能经受阳光的照晒,吸血鬼通常都在夜间行动,因为吸血鬼体内的光敏色素,一旦接触日光就会变成烈性的毒素,并能引起至少8种类型的卟啉症,卟啉是一种光敏色素,它会聚集在人的皮肤、骨骼和牙齿上。

  大多数卟啉在黑暗中呈良性,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危害,但一旦接触阳光,就会转化为危险的毒素,吞噬人的肌肉和组织,患者的耳朵和鼻子都会被其腐蚀,而皮肤上也会布满疤痕,使他们看上去格外苍老。

  卟啉会影响造血功能,破坏血红素的生成,造成严重的贫血。在最严重的卟啉症患者体内,卟啉会蚕食聚集区域附近的组织和肌体,腐蚀患者的嘴唇和牙龈,使他们露出尖利的、狼一样的牙齿。

  腐烂的牙龈看上去总是血淋淋的,使患者严重贫血,面部器官腐蚀,尿液呈现紫红色,并出现种种怪异的、吸血鬼一般的举止。

  白天的日光和高温还会严重的影响他们的思维和能力,无法在白天出门。他虽然感觉到自己对鲜血的强烈渴望,发现自己必须靠吸取周围人的血液生活,但他始终白天无法行动,而眼前的病人对光、热无所畏惧,不喝人血,只啃食肉体。

  吸血鬼通常会远离繁华的地带,孤独的生活,不与任何人接触,由于他们本身的体质,他们不会衰老,会活在世上目睹周围世界的变化,目睹他从前的亲人和朋友相继死去,而他只能日复一日的用鲜血和生命作为自己的食品,周围的人类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些弱小的生物罢了。

  他们已经完全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尊重和爱护人类了,他们藐视人类,生出强烈的嫉妒心,最后,他们变成了恶魔。

  而这里的病人却没有那些症状,他们发病后只是一味地咬人、咬活物,吃人或活物,然后便很快死去,由此种种,他们肯定不是吸血鬼病人。

  对比僵尸,流行病学专家组也进行分析排查,僵尸由人死后的尸体变成,头脑十分聪明,虽然没有了视觉,但它的嗅觉超级强大,只要人类一呼吸,它便能够感知到人类所在,僵尸怕光,也只能在夜间活动。

  因为关节僵硬的缘故,僵尸注定只能跳着走,但它跳的速度也很快,僵尸没有痛觉,永远不会疲倦,它甚至浑身刀枪不入,身体没有遭攻击的弱点,只要心脏不死,僵尸就不死。

  它身上的尸毒极为霸道,全身都有,不止是咬,只要被僵尸任何地方碰到,若是出现伤口,那必定感染尸毒,三日之内也会变成僵尸,从僵尸怕光、跳跃走路、无痛不死等特点来看,眼前的病人也不算僵尸,那他到底患的是什么病症呢?

  从医生诊断与临床观察记录来看,是不是与成都龙泉的狂吠病患者一样症兆一样呢?

  狂犬病是一种由动物传染的病毒性疾病,80%的人会发展为脑炎,它损伤控制感情和行为的大脑神经系统,容易造成患者休克、衰竭和窒息而死。

  狂犬病发作在经过二周到二个月的潜伏期后,病症集中表现为焦躁不安、混混沌沌地东游西逛、过分敏感、恐惧、失眠和痉挛,从而导致瘫痪,面部痉挛、厌光、怕水、暴力过强,最后因昏迷和窒息而死。

  这时候的血液在尸体中会存留较长的时间,尸体体内有液体,口中有泡沫和血,这种情况就可能使人陷入已死亡的误区,没过多久又苏醒过来伤人。

  看起来,症状有点儿相像,可是对密林中返回来的所有人问询后,都不承认曾经被狗或者狼狗等动物伤害过,因为这些动物是惧怕人类的枪枝弹药的,它们还没有强大到打不死的地步,大家一致肯定是被高大的怪物人咬伤的。

  那么,那些高大的怪物人身上,又怎么会带狂犬病一类的病毒呢?连解放军特种兵武器都战胜不了的怪人,区区狼狗又怎能奈何呢?这么说他们的病毒是与生俱来的?是谁将病毒传播或植入他们身上的呢?



温馨提示:
蜀山异闻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蜀山异闻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蜀山异闻录全文阅读和蜀山异闻录txt全集下载。蜀山异闻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蜀山异闻录 第四十五章 古怪的病症   从天坑用直升机接回来的专家、队员和战斗伤员以及那位不知名的女人,回到了成都,伤员被紧急送往军区医院冶疗,那女人被带往研究所询问情况。   当晚,医院那边便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许多战斗伤员身体莫名其妙地 2014-10-29 02: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