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四十七章 “樱咲”计划

作者:迷奇梦蝶    更新时间:2014-10-31 02:00:00    状态:连载中
  其实,日军于1933年就在哈尔滨设置了细菌战秘密研究所——后来的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总部(通称为石井部队),开始设置在哈尔滨市东南方的拉宾线上的小站背阴河,为了保密,又称作“加茂部队”, 后来,为掩人耳目又改称“东乡部队”,到1938年初已变成一支大规模的秘密部队。

  1938年6月13日,日军将距哈尔滨市中心区往南约20公里地区,当时称作滨江省平房镇,划定为关东军的军事特区,在平房附近有三屯、四屯和五屯三个村落,军事特区大致设在这三个村落的中心位置,成为满洲731部队所在地。

  在约6平方公里、禁止入内的宽阔军事特区内,日军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建设大规模军事设施,设施包括宿舍群、发电站、铁路支线、训练设施、平时可关押8000-50000人的监狱、大大小小的许多研究室、训练用的马场、大礼堂、运动场和神社,军事特区周围是架设着高压电线的土墙和壕沟。

  1938年7月9日,苏联十几名士兵在张鼓峰山顶西侧(即伪“满洲国”一侧)构筑阵地工事,到7月11日人数增加到40多名。7月15日,3名日军在防川两名向导带领下,带照相机、望远镜,潜入张鼓峰附近苏联控制的一侧,绘制和拍摄苏军军事设施时被苏军发现,一名日军被苏军击毙,其余人慌忙逃跑,此事端立刻成了双方冲突事件的导火索。

  张鼓峰位于吉林省珲春市敬信镇防川村北1.5公里的中俄国界线上,海拔155.1米,按照清代和民国初年中国方面的地图,以及沙皇时代的俄国地图,张鼓峰为中国珲春辖境。

  7月29日上午,日军又发现约有10名苏军在张鼓峰以北两公里的沙草峰构筑阵地工事,日方认为这属无理挑衅,于是,便集结在图们江对岸朝鲜庆兴、阿吾地的日军第十九师团,于7月30日晚间渡过中朝界河图们江,以两个大队的兵力,在炮火的掩护下,向张鼓峰和沙草峰的苏军发起进攻,并于7月31日凌晨,日军占领了张鼓峰和沙草峰。

  苏军岂能善罢甘休,为夺回阵地,动用了飞机、坦克和大炮,对张鼓峰进行猛烈的攻击。与此同时,还不断出动飞机轰炸朝鲜庆兴、高邑等地的日军增援部队,苏军封锁了圈河中朝大桥,苏联海军又封锁了图们江口。

  日军后方被苏军封锁后损失惨重,无力继续作战,于8月10日,日苏在莫斯科缔结张鼓峰停战协定。至此,历时13天的张鼓峰战役宣告结束。

  张鼓峰事件后,日伪当局强令防川、沙草峰、阳关坪、会忠源等地的140多户农民全部迁出,将这一带划为禁区,同时又在防川附近的图们江上立桩堵江,封锁了图们江航道,从此,中国利用图们江航道的出海的正当活动被迫完全中断。

  苏方占据了张鼓峰和沙草峰后,在阳关坪一带,将其控制地区推进到图们江边,仅留一条通往防川的小通道,张鼓峰之役的失利和随后的诺门罕战役的惨败,给了当时日本军方信心极大的打击,以致于取消了原打算进攻苏联的西进计划,转而把战略重点放在中国内陆沿海和中原地区,以及太平洋战场。

  就在张鼓峰事件之后没过多久,日苏军队又在中国东北与蒙古接壤地区的边境屡屡发生冲突,1939年5月12日,日、苏军队在哈勒欣河附近的诺门坎地区发生大规模的激烈交战,此事件也称哈勒欣河事件。

  1939年5月12日关东军指使“满洲军”进攻诺门坎附近的蒙古人民共和国驻军,挑起诺门坎事件。7月1日日军出动第23师团和130架飞机侵入诺门坎,遭到苏联军队的猛烈回击,异常惨烈的战斗进行三日,日军遭受重创而被击退。

  日军不甘心失败,于7月23日再度组织部队卷土重来,实施疯狂的报复进攻,结果被早已严阵以待的苏联军队打得落花水,仅一天功夫就被击溃败逃。

  为了给日军致命一击而消除隐患,8月20日朱可夫将军指挥苏蒙联军,在坦克、重炮、飞机掩护下发起总攻击,结果日军遭到装备优良的苏军的重创,死伤1万7千余名,第23师团几乎全军覆没。

  23日《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订立,9月3日,日本大本营强令关东军停止作战行动并撤换其司令官、参谋长,9月9日,日本驻苏大使东乡茂德奉命与苏联交涉停战事宜,苏联鉴于欧洲大战已开始,便接受了日方求和的要求,于9月15日莫洛托夫与东乡订立诺门坎停战协定。

  诺门坎事件之后,日军“加茂部队” 正式从背阴河和滨江迁进了用铁丝网围起平房附近三屯、四屯和五屯三个村落的这个大军事设施特区之中,再改秘密番号,称之为“满洲731部队”。

  从此,在这一军事设施内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进行了什么样的研究,这在当时是绝密中的绝密,是被封锁在军队厚厚的帷幕之中的。“即使是友军的飞机,擅自飞入上空时,也可以击落”,因为,731部队拥有专用的战斗机。

  当时,日军在哈尔滨市的恐怖课题组分为新旧两大区,新市区吉林街有一幢叫做“白桦寮”的红砖建筑,是一栋三层的高大建筑(部分是两层),这里是联接部队外部和内部的秘密联络站,白桦寮和法国电影中常常出现的那种公寓相似,是一幢设有内部庭院的“口”字型的建筑,在入口处有大门,供部队的军用卡车和大轿车出入。

  731部队人员前往哈尔滨市时,先乘大轿车或卡车到白桦寮,在内部庭院里换上便装再出大门,前往哈尔滨市内,而返回731部队时,则按相反的顺序来进行。

  白桦寮是一种像公用大厦的建筑,作为若干与日本军队有关的机关、团体的办公室、投宿、就餐来使用,表面上是满洲国政府接收的一幢建筑物,实际上是731部队的秘密联络站,不过,即使是哈尔滨市市内的日本人中也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一点。

  从白桦寮出发,穿过哈尔滨市内,在左手方向可以看见忠灵塔,乘坐大轿车沿着宽阔的农村道路,摇晃约近一小时,通过新发屯,过五屯,来到右手方向可以看到四屯的地方,就看到了与被叫做8372部队的航空队专用机场相邻接的、用铁丝网和土墙弯弯曲曲包围着的宽阔的一角,这就是731部队的根据地。

  在这里的日本生物医学专家,根据日军于 1941年侵入荷属东印度群岛时,发现的Jan Vanderhaven 的工作记录的一份副本,找到了一星半点的理论和临床症状医学观察,便开始了代号“樱咲 (Cherry Blossom)”的研究、试验,宗旨是通过生物实验,繁殖并训练一支支丧尸部队或丧尸军团,让这种不死军团代替不可战胜的皇军士卒,续写统治亚洲的新辉煌。

  他们把这批捆绑来的疯病士兵或者叫丧尸中的四分之一用来试验,其余四分之三用来增加丧尸的数目。增加丧尸数量的来源大致有三个来源:

  (一)东北抗联战士、华中和华北战场上被俘的八路军战士和干部、国民党军官兵、反抗的土匪胡子或军阀部队以及城市、农村里由于同抗日斗争有关连而被捕的知识分子和工人们,日军利用军用列车把他们由各地的俘虏收容所运往哈尔滨,直接押送到731部队中去。

  (二)在哈尔滨市内及其附近地区逮捕的苏联红军官兵(情报部人员)以及白俄和他们的家属,首先把他们关在哈尔滨市内的“保护院”里,然后由哈尔滨的特务机关或宪兵队押送到731部队中去。

  (三)哈尔滨市郊外“忠灵塔”附近的集中营里关押的一般中国市民,他们几乎都是由于上当受骗而被迫当了“试验品”……其中,也有仅犯了盗窃罪的刑事犯,到了最后,他们竞绑架当地大批无辜青壮农民。

  从哈尔滨往731部队押送犯人,押送囚犯主要是在夜间进行,押送执行队在领到囚犯之后,先乘坐押送车前往平房火车站,以便交给731部队。

  在那里,押送执行队的车停在大门口,由一个人走近哨兵所,同哨兵进行联系之后,哨兵同营地内的监狱值班员通电话,尔后,值班人员出来,把这批囚犯护送进监狱,刚建成时每栋楼有20至24间单人牢房,但是后来,一层楼约有近一半的房间巳转用为器材仓库和集体牢房了。

  可是,到了1943年,由中国各地押送来的俘虏急剧增加,他们便利用集装箱式货车把这些人员送到731部队。

  由于这种缘故,原则上一直作为单人牢房使用的特设监狱的牢房,由于人数源源不断到来,变得拥挤起来。按以往规定,原则上每间单人牢房关押不超过二十个人,但由于战时需要补充兵力,而日本国内兵源匮乏,只好从中国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一时间就大量增加实验人数,开始大规模生产丧尸兵团。

  731部队领导人注意到“过密”状态,却认为实行丧尸等各种细菌病毒集体感染实验最佳机会来临,他们给每间房内的一个人注射丧尸病毒,然后将他放进关有众人的牢房中进行观察,看其他的人群是怎样被他撕咬而受感染并变成丧尸的,结果证明,这种病毒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进行了量产,达到马上可以成建制装备部队的规模。

  由于丧尸数量的增多,导致每间牢房都人满为患,又没有及时分开或输送到战场,结果窝在试验基地牢房里,造成了许多相互撕咬、残杀的紊乱现象,基地人员只好又利用这些丧尸继续新的试验,以求生产出战斗暴发力更强、思维更高阶的丧尸群体。

  他们首先给试验人A注丧尸病毒疫菌,直至他攻击房间内其他人而让其变成丧尸,一旦有被攻击而死亡的,他们便将人体在死亡前血液、淋巴液中产生的抗体和丧尸病毒之间展开了激烈斗争中获胜后的病毒血清,注射到试验人B身上,这样,侵入身体的毒性更高的丧尸病毒和试验人B的抗体之间又展开剧裂斗争,产生毒性更强的丧尸病毒,然后,再把它注射到试验人C身上……

  这样循环进行旨在培养剧毒性(细菌)的作业,生产出来的丧尸更具生命力,他们往往战斗力更强更勇猛,身体素质更高,即使受伤流血不止也感觉不到伤痛,只知道勇往直前杀人,很难被消灭,可以说,最强的的丧尸快接近僵尸的不死之身了。

  这个丧尸身上的病毒很强大,既可以感染别人,他还具有高智商,他们是精心培育后的生物武器,他们跑得快,跳得高,生命力十分顽强,自我修护十分快,利用碳基生命来维持生命,用杀人机器形容再好不过,有些丧尸甚至被像植换了一个新大脑似的,拥有使用武器的本领,听从命令并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任务,符合日军之武士道精神。

  这种丧尸病毒通过血液传播, 由最初的侵入点前往大脑,然后再通过特殊途径复制细胞,影响并摧毁它的原有脑细胞,经过这段时期之后的整个躯体机能便随之停止,再通过停止心跳导致整个感染体死亡,但这个死亡体的大脑却是以休眠的方式保持存活着,静待病毒的变异进程,将脑细胞转化为一个全新的器官。

  这个新器官最显著的特点在于它们不再依赖氧气进行生命活动,通过消除对这一非常重要的资源的需求, 这些个“亡者”的大脑便可以再度运作, 通过一种高度独立的异于人体复杂生理机能的方式。

  一旦整个变异结束, 这个器官将令整个躯体转变成一种和本来的普通尸体只有很少一点类同之处的状态. 一部分机体机能依然在进行, 其他机能则有了很大的增长, 有人类思考,会休息,会走会跳动,能使用工具或枪枝武器。

  最主要的是有超常理的力量、体质和自我再生能力,他们不再是移动缓慢、大脑严重受损、只有动物一般的智力,而是拥有人类智慧和情感,也不再是全身腐烂、散发恶臭的家伙,在整个转化过程就此结束后,他们就是一种崭新的生物体丧尸(活死人),基本上与正常人无法区分真假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731部队基地的日本生物医学专家将抗联战士、土匪胡子、国军士兵混编成一个排,由最初的三、四百人一下子转化成四、五千个丧尸后, 他们便开始训练丧尸成为使用武器的作战部队,按照军训来指挥它们。

  结果,这些丧尸一开始并不循规蹈矩,他们既不认太阳膏药旗,也不练武士道剑术,还将160名教官中的 70人咬伤。

  几个小时后也都变成了丧尸群,基地的日本指挥官们只好将全部 5000多只丧尸,分散运往中国各地的战区,投放出去攻击中国军队。



温馨提示:
蜀山异闻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蜀山异闻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蜀山异闻录全文阅读和蜀山异闻录txt全集下载。蜀山异闻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蜀山异闻录 第四十七章 “樱咲”计划   其实,日军于1933年就在哈尔滨设置了细菌战秘密研究所——后来的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总部(通称为石井部队),开始设置在哈尔滨市东南方的拉宾线上的小站背阴河,为了保密,又称作“加茂部队”, 后来,为掩人耳目 2014-10-31 02: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