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五十八章 绝望祈求

作者:神算子    更新时间:2014-11-07 15:38:06    状态:连载中
  第五十八章 绝望祈求

  心头的阴影很快就消散,大爷听说我家丢了肉,抹一把泪,又送了一块。

  ……

  妈妈叫大哥去厢房翻出一个象“跟腚虫”那么高的一个箱子,为什么这么精确呢,因为大哥一拿出来,她就立即放弃了我的监管,一下子跳进去,躺在里面。

  整好,从头到脚把她装到里面,在里面“嘎嘎”的笑出了声,这仿佛是她最开心的时刻。

  拖出“跟腚虫”,大姐找了一个凳子,把箱子直立在上面,在里面摆一个碗,点上香,放上一碗水,妈妈说:这是为神们接风洗尘的处所。

  讲究是这样的:进院把马栓好,喝点水,再进入正屋。

  三十晚上是不睡觉的,妈妈说了:三十晚上不睡觉,一年都精神,可是谁也没做到,还不到半夜,一个个东倒西歪,蔫头搭脑,各自进入黑甜乡。有时连大哥也未能幸免,他毕竟也是个孩子,倒在躺箱前的春凳上,打起呼噜。

  “快起来,吃饺子了!”

  盼望已久的时刻终于来到!

  在妈妈和大姐包完饺子后,听到这一佳音,睡意飞到九霄云外,搓搓睡意惺松的眼睛,冲到桌上就要吃。

  “等等,一人两个,多了没有。”

  我们都撅着嘴:干嘛到过年也不能让人家彻底解解馋啊,我看了,大家都是抓过饺子就往嘴里填,烫得直哈气也顾不得了,直到下到肚里,才想起应该品品味才对,这可是盼了一年才有的美味佳肴啊,太遗憾了。

  接下来,不用说,就是自由活动了呗,可是谁能活动,只是悻悻然的舔舔嘴唇,望望外地的锅里,心存侥幸:是不是还有没捞出来的,不过,那肯定是痴心妄想,数量早已拟定多日了,计划一年的事情绝不会出现疵漏。

  第二天早晨,就是拜年,我们想出去,可妈妈不让,是的,从我记事时,就经历过一次——我妈妈领着我们去二大爷家拜年,人家闭门谢客的事。

  为什么,不就是我家穷吗,我们这儿也有个规距,小孩子拜年要给押岁钱的,我们家这七狼八虎,人家得多少钱赔啊,拒之门外不是上上策吗。

  只是我妈妈独自一人去该去的几家拜拜,就算是尽了礼数。

  到我们家的人呢,也是寥寥无几,只是大爷、四叔来过一两回,那回大爷过年来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他那枯树皮似的手在布兜里摸索了一下,环顾一下这十八只“急咔咔”的眼睛,又空着拿了出来,想必也是囊中羞涩,无法打对如此众多需求者。

  往下,就是吃点和平时里差不多的东西,听听人家的鞭炮声,这也就是过年与平时唯一不同的地方。

  到初三晚上,不管妈妈让不让去,我们一大帮子人,都随同前往送神,在村东头原来接神的地方,烧了点黄裱纸,妈妈再次念念有词:先人在上,今年款待不周,望不要见怪,家穷,孩子多,没什么好东西给你们吃,保佑我们,来年好好招待你们。

  妈妈在送神的时候给神们增补了附加条件,期望神灵们真能显灵帮帮我们,可这种愿望总是一年一年的落空。随着我们渐渐长大,吃的穿的都成几何数率增长,直到把妈妈的腰累弯了,背压驼了。也没见哪个大神仗义地走下神坛拯救我们,使我们跳出苦海。

  一晃,到了十五了,妈妈和大哥大姐请下“老宗”,撤下香炉,又把院子恢复原状,而我们的任务就是分享祖先们吃剩下(实际上是纹丝未动)的供品。

  余下是时间,我们九个人跟随妈妈那日益衰老的身影,周而复始地走过那些难捱的日子,愈加艰难地奔向那不可知的前方。

  讲到这儿时,欧阳丰泽眼红了,悄悄别过脸去,抹了一把眼角。

  杨胡莉被这段故事深深打动了,望着窗外婆娑摇曳的大杨树,那上面一几只鸟儿鸣叫着上下跳窜翻飞,把枝叶搅得直晃。

  她半天没做声。

  “现在好了,大哥在西安,大姐在北京,剩下的几兄弟姐妹除了老五在68年南河发大水被洪水冲走,至今下落不明外,其他的人都活得好好的。”

  妈妈现和“跟腚虫”在一起,过去她跟妈妈,现在妈妈跟她了。

  她去年结的婚,对象是部队的一个连长,在二十里堡服役,把“跟腚虫”和妈妈一起接过去,妈妈收拾家,做饭,他两口上班,擎等吃现成的,三口人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那么大了,你还叫人家‘跟腚虫,’叫人家听了能好意思吗?”杨胡莉说。

  欧阳笑笑,接着说下去:“行好得好,妈妈劳累了一辈子,晚年得福了。”

  然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看看表:“时间不早了,咱该走了。”

  说着,依依不舍地看了“杨胡莉”一眼。

  “杨胡莉”也感觉到那目光里的深情,她羞怯地歪过头去,这更使欧阳心迷神驰了。

  他告诉她把桌子上的花生带走,就找了一张报纸,替她包好,塞到她手里,一摸她的嫩白柔软的手,热血呼地涌上面庞,忽然,他自己也不知怎么了,忽地在“杨胡莉”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杨胡莉”猝不及防,脸红成了一朵花!

  就在这时,忽听门把手“吱嘎”响了一下,瘦高个子的物理老师进来了,她是把备课本忘到办公桌里,在家里备课时想起来了,因为急用,就急三火四地跑回来拿。

  看到这情景,她楞了。

  欧阳脸突然变的煞白,他祈求地望着物理老师,那样子简直要给她跪下了。

  “杨胡莉”楞了一刻,捂住脸,拉开门跑出去。

  这件事过后,杨胡莉觉得老师们见了她,都以一种异样的眼神看她,这使她很不自在,虽然她比别的女孩开朗很多,但这种目光还使她有些接受不了。

  然而过了几天,她就逐渐平息下来:怕什么,也不是我主动的,是他“老样通志”的错,和我有什么关系。

  但欧阳那面可就没这么平静了,首先,听同学们说:“老样通志”不教咱们了,调到二年级任教。

  “新闻,”说话的女生叫吕华,她小心地回头望了一下,杨胡莉觉得她是在戒备自己,装着没看着,耳朵却在仔细地听着。



温馨提示:
野狐狸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野狐狸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野狐狸全文阅读和野狐狸txt全集下载。野狐狸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野狐狸 第五十八章 绝望祈求   第五十八章 绝望祈求   心头的阴影很快就消散,大爷听说我家丢了肉,抹一把泪,又送了一块。   ……   妈妈叫大哥去厢房翻出一个象“跟腚虫”那么高的一个箱子,为什么这么精确呢,因为大哥一拿出来,她就 2014-11-07 15:38:0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