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章:漩涡,念下,白水

作者:漩涡龙少    更新时间:2009-09-26 17:46:45    状态:已完结
  漩涡醒来时,头还有点痛,朦胧的睁开眼,模糊了两张容颜。是那两个女孩,一个坐在床边出神,一个在病房走来走去还哼着歌,只是时不时的向他这里看了一眼。

  这模糊中的视野,似乎让他的心里颤了一下,好像他不是属于这里,因为那两张绝世容颜,这就像一个梦境,他似乎就像画面之外的人。对,是画面之外!忽然漩涡脑海中勾勒出了一幅画面:一男子朦胧的站在天地间,看着那山,那水,那竹林,那池塘。

  那清风,那霞,那初升日,那轮圆月。

  这画面亘古般存在。

  浴春风,揽朝霞,白云为衣,霓彩为桥。

  氤氲的天空几分:左娇阳,右羞月,中铺星光。彤云绕四周。

  这只是一幅画。亘古前似乎存在。

  这男子立于天地间,平衡。微妙的。

  这只是一幅画而已。

  漩涡脑海中勾勒的话,就因为这画面而脑海勾勒出了另一画面?那男人是谁?或许是自己,是埋藏在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期盼:自由,不羁,洒脱,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然后漩涡静静的看着念下和白水。眼中柔和很多。

  念下坐在床边,本来她们两个想走,可是漩涡是因为她才受伤,走了良心过不去。于是就坐在这里等漩涡醒来。念下看着周围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忽然这空间似乎放大了般,她觉得变得空荡了。不知道是心在变还是真的是房子的变化。结果很明显,是她的心忽然空空的,她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男孩。(而漩涡此时感觉她看过来就闭上了眼睛)忽然她猛地颤动了一下。这种感觉?为什么自己看见他时就要一种想靠近的感觉呢?

  忽然念下甩了甩头,看了躺在床的漩涡一眼,心道:“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了啊。老乱想!”

  一旁的白水看见念下摇头,走了过去,“喂,你怎么了?”

  这一声让沉思中的念下吓了一跳。回头瞪了白水一眼。

  “你想吓死我啊。没什么呢,想问题呢。”而此时漩涡那微张开的眼睛忽然下意识的就全部睁开了,因为念下那一眼是在太具诱惑力,那份幽怨,那眼神,简直是时间的奇景。

  忽然白水:“呀,他醒了!”

  念下转过头向漩涡看过来,看见他果然睁开了眼睛,心里莫名的高兴,嘴上也出现了笑,很灿烂,很诱人,“真的醒了啊。呵呵,你终于醒了。”

  哎,被人发现,漩涡当然就没法再装了。看着一下两个美女,嘴角也露出笑道:“呵呵,恩,醒了。谢谢两位美女的照顾,实在不知道怎么报答。”

  气质美女念下道:“哪有!我们应该的,毕竟你是因为我才摔倒的嘛,”说到这气质美女下的脸居然红了起来,似乎又想到了摔倒时他的手放在她胸部上的事了。可是当时漩涡都没感觉到这,只感觉到了头痛,或许疼痛的感觉总是强过舒适吧。如果漩涡知道自己无意中占过她便宜,那还不后悔死!就因为他是无意识!还无感觉!气质美女接着道,“说起来还应该我报答你呢。”

  漩涡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今天他三次看见了那个女孩的小内裤,哪里有脸想什么自己替你摔了一交之类的。想到那个女孩,漩涡向可爱女孩白水看了看,说:“哪里敢”

  没想到他敢字还没说出来,那可爱女孩就冲了过来,很是生气的对着念下说:“喂!傻念下!你今天也把头摔了啊?明明是这个色狼一直跟着我们,以便图谋不轨!而且我,我,我都被他哼!”说到这,女孩转过头瞪了我一眼。漩涡心里那个委屈啊,什么什么一直跟着你?明明是巧合,哪里那么多故意而为之,不过这又怎么说的清呢,是谁都不会相信是巧合。所以漩涡想解释又不知道什么解释。正在无奈之际,那气质美女念下忽然说:“白水,不要那么说吧,也许是巧合呢?”

  听了后漩涡心里对着女孩的评价就是两个字!天使!你总是给我光和希望,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出现,让我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好像夸张了点呵呵)。但是漩涡心里想可能除了最后一件事可以明显的看出来是巧合外其它的就可能没什么人会相信是巧合了。就在漩涡以为是人都可以看出最后的摔倒的事是巧合的时候,可爱女孩又让他相信为什么有的人会说女人胸大无脑了,因为这可爱女孩就是这样,小巧的身材却有分满的乳房,不过另外一个的好像也不小。呀,自己都在注意些什么啊!不过仔细想想好像这也是人之常情,哦,这人特指男人。

  可爱女孩听着念下这么一说气得跺了跺脚,还说气质女孩“见色忘义”。然后又加了句,“何况这丑小子就没有色!那么丑!”

  漩涡当时那个的郁闷啊,于是没理她,尴尬的对着念下笑了笑,说:“额好像,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我叫漩涡”

  气质美女道:“对,你看我这人,都忘了介绍,我叫念下,”然后走到可爱美女面前亲密的扣住她的肩膀说,“这可爱的调皮精灵呢,就叫白水了。”

  漩涡正想说,“我知道你的名字,那天使刚刚都说出来了呵呵。”忽然那可爱女孩白水拍了拍手,恍然大悟地道:“呀!念下。念下!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这下念下被白水的这句我知道了弄糊涂了,问道:“你知道?你知道什么啊?”而漩涡也被白水的知道引来了兴趣,专注的看着白水等着下文。

  白水看了漩涡一眼,那表情似乎在说:看你怎么死。还好我聪明。然后道:“念下!我知道这人有多坏了!这就是一个局!从一开始就是,不过还好本小姐聪明,我告诉你哈念下,这坏小子看见我们两个长得国色天香,秀色可餐,于是就打起了我们的坏主意。我都被哼!”说到这,白水的小脸居然也红了,似乎是想到自己裙下的风光居然被漩涡这色狼偷窥了的事吧,所以又狠狠地瞪了漩涡一眼才接着道,“念下你要知道他多坏,这都不算什么,最坏的是他居然设计来博取我们的同情心,这最后这苦肉计可是演得可以去选金马影帝了,可是还好我聪明看穿了这小把戏,哼哼!”说着,白水还得意的挥了挥手,似乎说这点把戏对自己来说简直是小CASE,然后接着说自己的聪明与激灵,“其实那凳子是早他早放在那里的,就等着我们中计呢!然后他故意过来趁你摔下的时候来上演苦肉计顺便大大揩一把油,呀,念下,你不会被她揩油了吧?”白水拉着念下的手,围着念下看了下,忽然看见念下脸红了,“不会吧!被我说中了?看吧,我就说这坏蛋很坏吧。”

  一旁的漩涡就那个闷了,他记得他没做过什么坏事啊?可是为什么她会脸红呢。而念下这时心想:这冤家!难倒真的如白水所说吗?想到这似乎又想到胸前被抓的感觉,脸更红了。头也埋得低低的。

  这一下白水更是义愤填膺了,叉着腰指着漩涡道:“哼!色狼!现在计划被我全部看穿吧!居然还敢占我的念下的便宜!让我看看你头上的伤和血是不是假的。”说完就拉着念下一起来报仇,飞快的走向漩涡,看她那架势,不把漩涡头上的绷带全部拆了那是不会罢休的,而漩涡想的是这:架势,不会连我头发也不放过吧?念下还不好意思,觉得似乎这也不太可能吧,而且这样的话又有很多地方说不通啊。可是白水就没给她考虑的时间,拉着走到漩涡旁边,本来她们就离床边没几步。转眼就到了玄武面前,就在这时,念下的电话响了。

  “喂,哥啊,我在医院啦。”念下微笑以示抱歉,走到门口接通电话。

  “不不不,不是我,是一个朋友。恩,马上回来,知道了啦哥。”念下向漩涡看了一眼,不知怎的,漩涡心里忽然很是舒服,不知道是因为念下那一眼还是因为念下那句朋友。漩涡笑了。很愉快。而念下看向漩涡不知道是因为说的那句朋友还是她哥说的那句色狼多。

  念下打完放好电话,走过来对白水说:“白水,我们该回去了。天快黑了。不要再闹了。”

  而漩涡在床上早就对白水那一段自认为“福尔摩斯”似的推论给弄昏了,很明显明明很多地方一点道理都没有还偏偏她就说得过去。是在对这个精灵无可奈何,也懒得解释,一解释说不定她还会说我就知道你要狡辩之类的,没办法,只有哑巴吃黄莲了。

  这时听念下说她们要走漩涡也坐起来说:“我也走吧,就脑袋被撞破了,这对我们男生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躺在这才让我难受,而且一个人躺着就更难受了。呵呵。”

  念下:“啊?可是你,真的可以出院了?还是在呆两天吧?”

  漩涡心理面对念下的关心我还是很高兴,可是嘴里却说:“不是吧?你让我多呆几天医院?医院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念下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说法多么没经过大脑,哪有人让人在医院多呆几天的。于是尴尬的笑了笑。这时白水忽然道:“哈!狐狸尾巴又出来了吧!念下,我说他没受伤吧,看还要跟着我们,意图不轨。你还是呆在医院吧,多呆几天!最好一辈子呆在医院!哼。”

  漩涡对白水可是又爱又恨,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弄得这辈子她跟自己相冲。还好念下头脑要清醒些,“真的没事吗?那就走吧。”

  于是我们三个一起去退了院,还退了一百四十九元钱,因为那经理留的是三天的住院费和其它杂费。这一百多元钱她们让漩涡拿着。因为本来就是漩涡受伤的。那收费的忽然说:“有没一元,给你150.”

  漩涡找了下,身上没有一元,这时白水也打开包,拿出钱包翻了一张一元的出来,说:“哼,本小姐借给你,记住是借的哈!要还的哦。”

  漩涡呵呵笑了笑。说了声谢谢。忽然漩涡一下很疑惑的看了一下她的钱包。白水很敏感的将钱包放在包里,抱在胸前,“你干嘛!少打我钱包的主意哈。”

  那动作实在让漩涡哭笑不得,漩涡拿着150元钱,说:“你那钱,那张一百的,额,是不是写着厕所两个字啊?”

  白水说:“哼,有你什么事啊!我才没那么傻拿出钱让你看,原来不不仅好色还贪财。”

  漩涡“咳咳”的干咳了两下。这时念下道:“额,那钱上好像就是有字。白水你就拿出来看看嘛。”

  于是白水跺了下脚就拿出钱包拿出了五张一百的,说:“我拿着看!我不相信你。”然后一张一张的拿到漩涡眼边说:“看吧,有没有有没有?我说没有吧,换,看,没有吧换,还是没有吧”

  漩涡:“等等!这张!还要这张。”漩涡从她手上抽出两张,“诺,这两张不是有字么?一张‘厕所’,一张‘厕’字。”

  这下白水疑惑了:“疑?为什么这两张会有字呢?”白水抓了抓头发,很疑惑,忽然又道,“啊,我知道了,这两张是——”

  这时念下道:“难倒是那两张?”

  白水点了点头。而漩涡却被这弄糊涂了。问道:“怎么了?”

  这时白水不说话了,低下了头,小脸也红红的,煞是可爱,漩涡居然看得有点呆了。这时念下咳了一下漩涡才回过神来,然后念下也不好意思的说出了这两百元钱的来历。

  漩涡笑了笑,原来这样,问了她们那人事不是染了头发的?她们说不是啊,那漩涡就想可能那小偷已经把钱用出去了,都不知道转了很多手了吧。于是漩涡拿出手中的一百元钱把那张写了厕所两字的换过来。她们忽然问:“这钱你怎么知道写着这字的啊?你刚才能看清?”

  漩涡笑了笑也不隐瞒:“因为这是我写的,而且我钱被偷了。就是今天的事。不过你说的那人不是小偷。因为小偷是染了发的。”

  然后他们一起出了医院,忽然漩涡想起这么久没给朋友打电话,刚才都忘了,不过漩涡想朋友也不会那么老实的在那等自己,可是还是打了个电话,可是电话关机。于是走到公交站准备回去,漩涡和她们不是同一路车,于是就只有等她们等了车自己再走,主要是漩涡想再看两个女孩几眼,心中忽然很是不舍。哎,美女的诱惑真的很大啊。

  可能是老天不给面子,她们的车居然一会就来了,平时都要等十多分钟,今天这么快。漩涡昏倒。于是很是不舍的送了她们。上车前念下回头看了下漩涡,那眼神似乎也有不舍,漩涡的心震动一下!莫名的高兴和喜悦充斥在心田。可发现白水没回头看自己又有点失落。忽然又想到自己好像还没有向她们要电话!这一下心情是真的低到谷里去了。遗憾,还有大大的悔恨。

  车门关上了,缓缓的开动着,漩涡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忽然看见车上最末尾玻璃窗前有张脸在看着自己,眼神很幽怨,居然是白水!车都开了她还回着头一直看着漩涡,直到车转向。漩涡心里一阵沸腾,似乎什么被点燃了。心跳也加速了。这个老跟自己做对的女孩,刚才那眼神明明是非常不舍,似乎在说坏人,又似乎在说傻瓜。可是都难掩那淡淡的却真实存在着的不舍。

  白水转过头时看见念下再看着自己,于是道:“哼,刚才没瞪死他,还不出气!对了念下,你为什么老是帮着他说话?哼哼!见色忘义啊!”

  念下本来以为白水对漩涡也有什么意思。听白水这么一说就没想那么多了,道:“哪有啊!再说像你说的他有色相么?呵呵。还要我哪有帮她拉,你说的本来就没道理嘛,你说什么人家故意准备了坏凳子在哪里。那你说他怎么知道我们需要凳子?难倒他知道我们要买卫生巾还是知道你大姨妈来了啊?”

  白水脸红了:“哼!取笑我。”

  念下继续到:“还有,那什么苦肉计”

  念下还没说完白水就挠了挠她身体,“哼,不准说了!还不是为了出气,谁让那色狼看了我的。”白水心里想:你以为我不知道我那说法是无理取闹啊。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和他做对。

  这是念下下意识的道:“没关系,反正说不定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再与他有交集了啊。呵呵”念下嘴上是笑的,可是忽然心里很想哭,自己居然没问他电话号码。而白水似乎也想到这,暗自咬了咬嘴唇,似乎也在怪自己居然忘了要电话。可是还是嘴上说:“哼,谁稀奇再见到他啊。不会是你吧?呵呵。”

  说道这,白水就到站了,和念下打了声招呼就回去了。

  回到家白水呆呆的坐在床上,抱着那只小熊猫。心里很乱,就想着今天的遭遇,然后脱下那条超短裙,站在衣柜前对着镜子照了照,那白皙的腿,粉红色的小内裤。然后拿出一条短裤换上,把那超短裙折叠起来,好好的放在一个抽屉了,打算以后再也不穿超短裙了,除非再遇见他,这裙子只穿给他看了。想到这脸红了,心里却更空了。

  打开电脑,写上私人日志:《过客?》

  花开一月,荼糜几季…

  有一种感觉叫做难受。

  只是心里淡淡的压抑,却勾勒出整天的殇。

  或许,前世的万次回眸我们相遇,可是前世却忘记铺垫相知。

  左手拨弄湖中影,容颜难打捞,手指间流水过,涟漪依然。荡起千层心事。

  我不是沉醉,只是想找那单纯的宿醉。拨弄最纯洁的心田。

  有一种感受叫做想念,被风吹乱的记载。只能铭记在脑海。

  月牙勾住往事,绞洁出了殇。

  这只是一种淡淡的愁,却挥之难散。

  或许月下微熏能渲染出这诗意,花前独酌般的孤寂。因为有一种感觉叫做难受。源头为思念。

  月色难见,一如你容颜,从未欣赏过,可心里那分牵挂难减。

  有一种感觉叫做难受,属于一整天的愁,风居然难吹散…

  雨打芭蕉,薄叶颤,眉头怎舒展。

  有一种感觉,叫做~难受,源头为思念…

  淡淡月光,绞洁出的殇。照在纸上,随风翻来往事…

  柔而不浓的殇,叫做闷。淡淡的闷,叫做难受。

  明天希望不是过客。

  (下节开始慢慢进入高潮,不会憋着啦哈。呵呵)



温馨提示:
一本古书惹的祸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一本古书惹的祸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一本古书惹的祸全文阅读和一本古书惹的祸txt全集下载。一本古书惹的祸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一本古书惹的祸 第8章:漩涡,念下,白水   漩涡醒来时,头还有点痛,朦胧的睁开眼,模糊了两张容颜。是那两个女孩,一个坐在床边出神,一个在病房走来走去还哼着歌,只是时不时的向他这里看了一眼。   这模糊中的视野,似乎让他的心里颤了一下,好像他 2009-09-26 17:46:4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