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0020:大干与大战

作者:张艳zy    更新时间:2010-05-06 22:05:21    状态:连载中
  0020:大干与大战

  所谓贞操实际上也可以分为两种形态。一种是身体器质上的,有一层薄薄的膜作为标志。有人很迷信这层膜,实际上这层膜究竟有什么用,人们并不知道。有谁能想到雪儿那层膜居然是一个时空隔膜,戳破之后就是一个时空通道?另一种是灵魂上的纯洁,而白痴的灵魂永远是纯洁的。

  在灵与肉面前很多人都言不由衷地说了假话。聪明如张杨者也着了雪儿的道,面对女孩谁都会说灵魂更重要!实际上灵魂和身体一样重要。

  据开窍洗礼上那个神秘的声音说:“酒窍是需要情窦未开的少女的先天精纯之气,才能打开的。混沌未开的少女身上有神的意志。只要轻轻一碰,就会放射出璀璨的光芒,那就是你的酒窍。这也是开窍洗礼要在九岁之时举行的原因,像你们这样用蛮力操~练一万年,也不会找到酒窍的!”九岁的少女肯定是心灵和身体都是纯洁的。双纯洁,才是真纯洁。

  那是在他要去做酒王测试的前夜,张倩也是张欣这样的豆蔻年华,情窦初开,热情似火,温柔入骨,甜腻如蜜,两个人心里都揣着一百个小兔兔,五十个上蹿,五十个下跳,好不热闹,yu火中烧,又不知如何是好,磨磨蹭蹭,缠缠绵绵,自然就上了——这事从来不用教……

  怀中的张欣俨然已经变成了张倩……雪儿……

  他的脑海里居然响起了那时的曲子,向前向前向前——

  张杨铿锵。

  雪儿娇嚷!

  张杨铿锵。

  倩倩娇嚷!

  张扬铿锵。

  张欣娇嚷!

  居然一举三得,三个影像一起狂欢!

  一连串的悲惨遭遇,早已把张杨的神经折磨的粗糙不堪!近半年的愤恨,茫然,压抑,早已使他忘记了人生还会有何欢!猛然进入这神秘的领地,蓬然大恸,真不是滋味,心中翻起了滔天的巨浪。简直是被压抑的火山,蓦然,在一瞬间,打开闸门,冲天而起,直达云霄。

  情感的宣泄却使他更加坚强,铿铿锵锵拼命地冲撞,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就是要探探这口井到底有多深。他也许没有想到,女儿的井是没有底儿的,无论怎样强悍,怎样凶猛,都永远无法冲到底。

  他对张欣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萦绕在心头说不出来。刚才还以为那是要留着她重新打开酒窍呢。经过和雪儿的一番争执,哪一层意思也渐渐地淡漠了。纯洁的灵魂不好找,但是白痴还是很多的!据说,白痴是纯洁的一种。

  铿锵铿锵,狂,汤!

  铿锵铿锵,狂,汤!

  铿锵铿锵,狂,汤!

  张杨彻底交代了,歪倒在一旁,仰脸向上,看到淡淡青色轻轻如烟的雪儿灵魂飞了出来。他忙说:

  “不,不行,你得回去——”张杨有气无力地说。他本来想说的话,一下子被雪儿噎了回去。

  “怎么?还干啊——好吧。”习惯性灵魂出窍,永远处于gao潮,永远兴致盎然的雪儿,是个热情直爽的大连女孩。二话不说,她倏然又回到了张欣体内,又开始摩挲张杨,依然热情似火。张杨也不负其望,再次崛起。

  张欣娇嚷。

  张杨铿锵。

  无限张扬,群情激昂……张杨眼前仍然是雪儿互诉衷肠,张倩温柔无敌,张欣清纯难挡!铿锵!狂汤!一股脑的上了战场,向前!向前!向前——不知哪个讨厌鬼,在星东方K宫放的这首歌,再次响彻在张杨的脑海胸腔!穿越前的还能多事都慢慢地淡化成为影子,当然这第一次,已经被复习过无数次了,自然是忘不了的。

  铿锵铿锵,狂,汤!

  “你得留在她体内。我还得……”张杨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复仇的使命,又一次滚落身旁,仰天而躺的时候,赶紧告诉雪儿。

  雪儿很关心他,就问:“你还行么!”

  “还行!”张杨坚定地说。

  “还行!就再来一次!”雪儿灵魂马上就又一次兴奋起来,匍匐在张杨脸上,滑向他的嘴唇,就像吻住一样,摩挲着他的耳朵后面的那一小片溜溜滑的地方……灵魂如烟,柔滑似水,雪儿是全灵魂地爱抚。

  张杨几次挣扎着要和她说,不是这个“还行”,而是那个“还行”,结果都被疯狂的雪儿灵魂给挡了回去,更难耐的是那个不争气的小弟弟,孓孓着,好像会点什么似的!

  天蒙蒙亮的时候,张杨终于有机会和雪儿灵魂说明了,她必须呆在张欣的体内,帮着控制她的行动,躲在林子里,他去大路边截杀张越。

  雪儿明白了,但是她她怎么肯一个人呆在这里呢?她要和张杨一起去潜伏,伏击,截杀——张越。青青如烟般透明的小人儿竟然飞出来,然后钻进张杨的体内和张杨叫嚣。

  “千年老对儿,我必须去!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和你在一起,死了也愿意!你在前面战斗,我在后面寂寞!你以为我傻瓜啊!”完全是个倔强的大连女孩李雪儿!一点温柔也没有,一身男孩子的样子,纯牌是个假小子!

  张杨本来就拗不过雪儿,只好答应她,一起去伏击张越。

  “你修炼吧。我替你瞭望着。”雪儿本来就是一个敢于担当的大胆女孩子。她像一个好动的精灵,一刻也不得安生,一会儿爬到树梢,一会儿摘下几个橡果,去哄远处树梢上的鸟儿。

  这那是潜伏啊?这简直就是出来春游的。她像一个刚刚被放生的动物园里的猴子,看着整个世界都是新奇有趣的。

  第一次执行这样的任务,她觉得太有意思了,简直是乐开了花一样。

  雪儿树上树下折腾了一整天,张越也没有出现。

  夜里又是酣战。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张杨才进入潜伏位置。

  不一会儿,大路上来了两个人。张杨一眼就看出了其中一个是张越!说来巧,冤家总是路窄。

  “来啦!你呆在树上别动。我去杀了这两个人!”

  雪儿张欣这次学乖了,竟然愉快地点点头,并预祝张杨马到成功,旗开得胜。

  张越和另一个人已经走过了张杨潜伏的大树,拐过了弯道。

  “前面就有酒桶了。我们在这喝点酒,再走!”那个人说。

  “还真有点累了,一大早赶了八十多里路了!”

  张杨已经看清了那人也是他们摩尔蒂娜酒庄的,也是个酒师,叫张兴。看来他是来找张越回去的。要同时对付两个酒师!首先,猝不及防,第一下子,必须击杀一个。要不就危险。然后对付另一个。这时已经不再是偷袭了,所以更加危险。

  管不了那么多了。张杨趋溜下树,猫腰靠上去。

  绿莹莹的龙头杖直接朝张越的后脑勺而去。张杨选择了先击杀张越。这是他的仇人啊!

  就在这时,张越似乎感觉到了一点什么,把头一歪,看了旁边的张兴一眼。

  “敌袭!”

  他头也没回,抡起大佩剑,挥向身后,却发现张兴正愣愣地看着路边发呆。

  张杨心说不好。纵身一跳,顺势直刺张兴。

  好在张兴正在看着路边发呆,一刺就中了他的后心。

  张杨和张越谁也没有看路边有什么东西,让张兴发呆了足有一秒钟。就是这一秒钟,让张兴一命归西了。虽然第一击,并没有达成目标,但是已经干掉了一个,总是好的。

  张杨回杖挡住张越的大剑,再次纵身一跳。

  “哈哈,我在这里等你多时了!”张杨终于按耐不住心头的怒火!“去死吧你!”

  “该死的白痴,我早就想到了,你会在路上起幺蛾子——来吧。”张越愤怒,他已经知道了张杨夜屠摩尔蒂娜的事。在他看来,这不是死几个人的问题,而是挑战他们家族的权威!

  张杨感觉到了什么,他决定将计就计。头向路边一歪,看见张欣在哪里脱下最后一件衣服,搔首弄姿,像个突然出现的野鬼。

  纯粹是无意识地,看到张杨一歪头,张越也歪过去。但是还没等他看清楚路边那个影子到底是什么,影子就永远是个影子了!

  【修理了下,我又发啦!

  【祝福每一位点我读我收藏我的朋友:泡妞得妞,想钱来钱。



温馨提示:
酒神玄功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酒神玄功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酒神玄功全文阅读和酒神玄功txt全集下载。酒神玄功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酒神玄功 0020:大干与大战 0020:大干与大战 所谓贞操实际上也可以分为两种形态。一种是身体器质上的,有一层薄薄的膜作为标志。有人很迷信这层膜,实际上这层膜究竟有什么用,人们并不知道。有谁能想到雪儿那层膜居然是一个时空隔 2010-05-06 22:05:2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