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七十章 双煞侵体

作者:品烟的猫    更新时间:2014-12-20 09:28:57    状态:连载中
  我和陈仁芳拉着魏忠一出了屋,门口的宋贤良还在那睡着,哈喇子都流到了胸前,这个没心没肺的东西,睡吧,也难怪可能是从小就失去双亲,又受了不少外界的冷落,今天遇到我陈仁芳把他当成了哥们,自然是高兴,就喝高了,反正现在是夏天,这地上又是地板,冻不坏他,就没有管宋贤良,来到了隔壁院子。

  进了屋,王老板的老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探了下脉搏,脉搏正常啊,怎么刚才魏忠一说:“王老板的老婆假死过一次呢?这哪里不对劲,刚才我已经给喝了醒神符,虽然没有全喝完,要是正常人现在应该醒了,要是被抽离了魂魄,现在不应该是这种脉搏,我无奈的摇了下头说:“还是送医院吧”。

  “不,嘉怡你醒过来吧,是我害了你,我对不起你,嘉怡,你醒醒”魏忠一嘶哑的喊着王老板老婆,又转过头对我说:“我求求你救救她,踏实无辜的,她没有死,是被那个老头施了法,”嘉怡肯定是王老板老婆的名字了,名字还不错,如果不是衣服死人脸的表情,还真是个美女。

  “嗯?难道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我疑惑的问道。

  魏忠一咽了口吐沫说道:“这是昨天那个老头来告诉我的,他说嘉怡没死,只是魂魄被抽离了,我感觉他是对嘉怡施了什么法”。

  被施了法,这是什么邪法,不像是魂魄离体,要是魂魄离体,我白天的时候就应该看出来,我一时也弄不清楚,陈仁芳去探了下脉搏,摇了摇头说:“我也看不出被用了什么邪法”。

  这还真难办了,既然答应了魏忠一,就应该帮忙,可是我还真没有办法,正左右为难呢,就听陈仁芳又接着说道:“我请六爷来看看吧”。说着,就见陈仁芳紧闭了双眼,双手还在拍打大腿,拍打的很有节拍,嘴里也不知道念叨着什么,这应该是和六爷沟通的咒语吧,大概能有五分钟,我就感觉四周冷了很多,不自主的打了个喷嚏,“阿嚏”

  “咯咯”,我喷嚏刚打完就听到一个女人的笑声,仔细看去,我愣住了,这不是文清吗,陈仁芳也愣住了,他自己也不相信怎么请六爷却把文清给请来了,我刚想问:“文清你怎么来了”,突然想到这不是文清,因为我看到了这个文清手腕上的镯子,这是胡小霞,赶紧施了一礼说道:“原来是胡家姑奶奶驾到,小辈张沐风有礼了”。

  “呦嗬,眼力不错啊,嗯,这个姑奶奶我真愿意听”胡小霞笑着说,然后又说道:“出马弟子陈仁芳,六爷听到你的召唤,有事脱不开身,就把我叫过来了,什么事你说吧”。

  刚才我对胡小霞的对话,包括胡小霞一副文清的面孔,给陈仁芳弄的结结巴巴的说:“弟...弟,那个胡姐姐,出马弟子陈仁芳,这请你来,是想请你帮忙看看这个女子是什么病情”。

  胡小霞一听不乐意了,说道:“以后不准叫我姐姐,跟他一样叫我姑奶奶”,说着用手指着我。

  陈仁芳一脸无奈的说了句:“是胡家姑奶你”,但是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看我干毛,拿姑奶奶你以为我愿意叫啊,还不是因为欠了人家一个人情。

  魏忠一没有开天眼是看不到胡小霞的,只能看到我和陈仁芳对着空气,一口一个”姑奶奶“的叫着,把他给弄蒙了,“您二位这是?”

  “这个人,我很讨厌”,胡小霞说着朝魏忠一了挥了下手,我就看见从魏忠一的体内飘出来一点亮光直接进了胡小霞的嘴里,胡小霞乍吧下嘴说:“他还罪不至死,就饶他一命,随他去吧”。

  事后我才明白,原来胡小霞这一挥手,是把魏忠一的一魂一魄给抽出吃了。

  胡小霞又看了一眼床上的王老板老婆,伸手在王老板老婆的额头一抓,就见到一股黑气顺这胡小霞的手飘了出来,胡下霞一张嘴,就把这股黑气给吞了下去,才说道:“哦了,搞定,这个女人的魂魄吓跑了,但是不能离的太远,你们给她招魂吧,我得走了”。

  我听胡小霞这么说,知道王老板的老婆没有事了,一躬身对胡小霞说道:“谢谢胡家姑奶”。

  “呵呵,姑奶奶我走了”,随即消失了踪影,陈仁芳还气鼓鼓的站在那,等了好一会才说道:“六爷真是的,怎么把她叫来了”。

  很久以后问起了这件事,原来陈仁芳刚领马的时候,胡小霞老是欺负他,所以陈仁芳非常惧怕胡小霞,这个就不多谈了。

  刚才胡小霞又在王老板老婆的身体里抽出了一个冤魂,这应该是“双煞侵体”,“伏魔录”上有记载,可是我就是没有想到,一只就按习惯办事,所以被我消灭了一个冤魂,没有发现还有一个留在体内,又被灌下了半碗醒神符,把那个冤魂给压了下去,所以王老板老婆才没有醒过来。

  至于招魂,我还真不会,只能麻烦陈仁芳了,魏忠一现在就跟吴老二一样,哈喇子流的满嘴巴都是,还看着我傻呵呵的笑着,我给松了绑,他就跑出去了,边跑还还边喊:“有鬼啊,狐仙,狐狸精”。

  我心想着要是被胡小霞听见了,你剩下的那点魂魄也保不住了,看着魏忠一跑出去的身影,感叹了下,真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也许这应该是魏忠一最好的结果了,

  放下他不提,陈仁芳准备了招魂的工具,其实也就挺简单的,跟民间的叫魂的方法差不多,就是简单的做了三个灯笼,上面写着王老板老婆的名字,又在王老板老婆的头顶点了根蜡烛,陈仁芳准备好一切,把三个灯笼点亮了,对我说道:“老张,你拿着一个,放到她家的大门口,如果看到王老板老婆,你就喊,“你快点回来吧”,就行了”。

  我提着灯笼来到了王老板家的大门口,刚才被王老板诈尸踢开了棺材板还斜躺在旁边,找了个地方把灯笼插好,一直等了十多分钟,才看到一个半透明的鬼影子出现在灯笼旁边,虽然看不太清,凭直觉这应该是王老板老婆的三魂当中的一个魂魄,我大喊了几声“你快回来吧”然后就见王老板老婆的那个魂魄直接朝隔壁飘了过去,

  等我回去的时候发现,王老板的老婆已经醒了,可是脸色却是煞白煞白的,也不知道这魂魄离体多少天了,就是好了也得大病一场,我烧了张符给她喝了,她魂魄离体这几天,大脑完全没有记忆,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当她知道了王老板已经死了,又是一通哭,我没有告诉她王老板是被人害死的,只是告诉她是急性心脏病,她起初不信,最后也相信了。

  至于她为什么这段时间会失忆,我没有跟她解释,因为不想让她知道我和陈仁芳的身份,当和她回到王老板家的时候,那个宋贤良早就醒了,而且还干了一件特别令我佩服的事,他醒来发现我俩都不在,看到王老板的尸体还躺在地中间,就把王老板的尸体抱回了棺材,又把棺材盖给盖上了,我一直纳闷他那小体格子是怎么办到的。

  这事过去以后,他告诉我说:“喝多了,记不太清,就觉得碍眼,就给抱了回去”我也被他弄的无语。还有宋贤良为什么会道家的“天罡步和六甲阳神咒”,原来是那本“奇门风水”的最后几页记载了几个符咒和道家的法门,由于宋贤良很多字不认识,所以也没有学会,

  王老板的后事,自然是落在了宋贤良的身上,毕竟他这个“老神棍”装也装到底,怎么处理的那就是宋贤良的事了,我也没有再问过。

  马上我的店就开业了,也没时间过问这些东西,那个什么封魔珠,我还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是一只狼“也没有出现,那个老头也不知道是谁,这些问题弄的我头老大,还好我这人就是这样性格,想不明白的事情就懒得去想,就一门心事忙乎我的西餐厅的事。



温馨提示:
我的阴阳先生梦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我的阴阳先生梦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我的阴阳先生梦全文阅读和我的阴阳先生梦txt全集下载。我的阴阳先生梦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我的阴阳先生梦 第七十章 双煞侵体   我和陈仁芳拉着魏忠一出了屋,门口的宋贤良还在那睡着,哈喇子都流到了胸前,这个没心没肺的东西,睡吧,也难怪可能是从小就失去双亲,又受了不少外界的冷落,今天遇到我陈仁芳把他当成了哥们,自然是高兴,就喝 2014-12-20 09:28:5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