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三回 祭足府子衿问计 大内廷三将捉妖

作者:马赛    更新时间:2009-10-26 23:02:59    状态:已完结
  郑国当朝上大夫祭足家中,来了一位贵客。此人年方二十,名叫原繁,年纪轻轻,就已是郑国国君当前的红人。听此人说有事要求自己帮忙,祭足不敢怠慢,一回到府中,立即把原繁延入密室计议。

  密室中,看不清原繁的脸色,但祭足从他语调听出,此刻他心中十分忧虑。当下原繁把要求助于祭足的事说明原委,就请祭足出个主意。祭足听完,哈哈一笑道:“原将军,你刚才说的那个女子,是不是长的很美呀?”原繁听祭足这么说,很感意外。“当然,她是主公身边侍候的人,长的自然是不差的,”他说。“哦,”祭足道:“我看哪,原将军是喜欢上她了。”原繁这才明白祭足指的是什么,尴尬一笑道:“祭大夫,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给小将开这个玩笑?”祭足道:“非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况原将军英雄盖世,又不曾娶妻,美女配英雄,这又有什么值得害臊的?”原繁拂袖而起道:“我原本视大夫为心腹,才把这些烦难和大夫讲。大夫怎么大事不问,只管牵扯儿女私情?如此,恕原繁无礼,小将告辞了。”说罢就要出去。祭足并不着急,哈哈大笑道:“原将军稍安勿燥,小臣不仅能保证你的琳儿母亲的安全,还能把细作一网打尽。”原繁回嗔作喜,连忙问道:“祭大夫有何妙计,请赐教!”

  祭足正色道:“当今君上命我负责清理间谍,收集情报,这也是受太后与太叔段的启发。我既已经领命,岂有不尽心办事的道理。想那太后除了刘琳,在主公面前已经无人可用,她为拉笼刘琳,自然就不择手段。主公圣心独运,早已把身边的细作一网打尽。但为什么单单留着刘琳不杀,难道真的是让她服侍你吗?非也!”原繁不解地问道:“那是为什么?”祭足道:“他只是留着刘琳为太后继续做眼线而已。”原繁听了直盯着祭足,半天不言语,其实他心里早已经象打翻了一盆浆糊,糊涂的很。祭足一笑,继续分析道:“太后那边我早已打听清楚了。自从赵德死后,她身边的心腹只有小桃兄妹二人。小桃于主公除奸的当晚逃走你是亲眼看到了的,你刚才说的那个男的,就是小桃的兄长,名叫吴琼,字子歌。此人不仅作风凶悍,而且武艺也不在内廷三大统领之下。他平生极重情义,太后于他兄妹有恩,所以实心卖命。但他也有弱点。”原繁兴奋地问道:“他有什么弱点?”祭足道:“此人有勇无谋,此其一;他虽然除了太后与太叔段谁都不认,却对他的亲妹妹小桃呵护有加。当年西戎侵占歧丰,他们兄妹二人家破人亡,吴琼凭着一身武艺,拼死救出落在戎兵手里的小桃,远走共城,为太叔段收留。此即其二。有这两点,破他们的计谋和救出刘王氏并不难。至于他吴琼怎么会来时有形,去时无影,只不过在那柴房挖了地道而已,此乃小儿科。哼哼,笑话,他们会用反间计,难道我就不会用?”原繁经祭足这么一分析,立时茅塞顿开。原繁搓着手道:“大夫果然智谋过人。却不知这计将安出?”祭足凑近了原繁,两人一阵耳语,原繁听罢,大喜道:“如大夫所言,大事成矣!”祭足笑道:“只一件事要注意,此事不可瞒着主公,事前,一定要如实相告。”

  第三天下午,庄公借口要请三个侍卫统领吃饭,又令祭足做陪,把公孙阏,原繁和曼伯都留下了。当下庄公居中,祭足与公孙阏左右打横相陪,原繁与曼伯坐在下首。刘琳领着一班宫女仆役在旁边穿梭侍候。刘琳亲自把盏,君臣五人开怀畅饮,不一时原繁就先醉了。他摇摇晃晃的出席,口齿不清地向庄公奏道:“主公,恕臣不敬,臣要出恭!”说毕立足不稳,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慌忙又爬起来,却脚底打滑,怎么也站不起来。庄公回头向正在给自己斟酒的刘琳笑道:“你的旧主喝醉了,还不扶他去茅房?”刘琳不敢违命,红着脸去扶了原繁,朝殿后的茅房而去。好在刘琳在原繁养伤的时候都侍候过他去方便,所以大家也都不以为意。等二人走远,庄公说道:“子都和无忌你们两人,离我近些,轮流给我斟酒。”公孙阏和曼伯都起身拿起凳子,挨着庄公坐了;旁边自有奴仆把席面抬到两人面前。庄公又对旁边侍候的人说道:“我们君臣酒吃的开心,你们退的远些,别扰了我们的雅兴。”等旁边的人退的远了,庄公压低声音对二人道:“你们等会护送我去子衿原先养伤殿后的废柴房里,然后出去埋伏,只听子衿号令,然后一起行动。寡人演一出好戏给你们看。”二人听了不禁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装做给庄公倒酒,轻轻掩饰过了。

  刘琳把原繁扶到茅房门口,就不肯再跟着他进去。原繁装做醉的厉害,她刚把手一松,原繁就一屁股坐下去,赖在地上再不肯起来。想到原先原繁养伤的时候不能小解,她还帮他解裤带的事,不禁面红耳赤。所幸天色已经黑下来了,除了一个醉醺醺的原繁,旁边并没有别人。刘琳只得把原繁的一只手弯过来放在自己肩膀上,用左手拉着,另一只手搂住他腰间,连拖带拽,把他弄进茅房。她刚把手伸进原繁腰间,突然有一只大手把她的小手握住了。刘琳一怔,耳边却听见原繁笑道:“好琳儿,我酒已经醒了,你用手解我裤带,想干什么?”刘琳这才知道原繁是装醉,不由得脸上发热,啐了一口嗔道:“呸,原来是装醉,姑奶奶也以为你真醉了,好心帮忙来着。”说完就想甩手走开。原繁却不松手,在她香喷喷的脸上啜了一口,轻声道:“等会吴琼来了,你如此如此就好,我保证不出今晚,你母亲就可平安救出。”刘琳听了,身子不禁一颤,一下子愣住了。原繁松开手,真个的在那里小解。须臾事完,他又把手架在刘琳肩膀上,由她扶着回去了。

  深夜子时,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原先废弃的柴房里,刘琳一颗不安的心咕咚咕咚地跳着。这里除了原先的木柴没有动过,又多了一些杂草,庄公不知怎么的,兴致大发,要冒险和臣子们演一出猫捉老鼠的好戏,于是非要藏在杂草下面亲眼看着。柴房外面,静的只有微风吹拂树梢的声音;一切看来都很正常。

  不多时,远处响起猫头鹰惨人的叫声,听得刘琳心里一凉,寒毛都坚起来。她正惊惶间,只听门上轻轻一响,一个黑影敏捷地闪了进来。那黑影闪进房门,随手把门又轻轻关上,然后低声唤道:“刘琳,你在吗?”刘琳哆嗦着声音道:“我在。是吴琼大哥么?”吴琼摸到刘琳身边道:“是我。可探得情报了?”刘琳先不理会他的问话,只向他问道:“我娘还好吗?”吴琼道:“嗯,大娘现在很好,不过已经给太后监禁起来了。我取得情报,马上回去放她出来。”刘琳的声音镇静下来,轻声说道:“你说你是小桃的哥哥,太后宫中我也常去走动,怎么没有见过你。”这话问得好,那吴琼原是暗线,太后为了不使这个亲信暴露,先前不管是多么重大的任务,都一直没有怎么让他露面。吴琼显然是被刘琳这句话问的愣住了,半晌才说道:“我真的是小桃的哥哥。你若不信,可以去问小桃。”刘琳忙道:“吴大哥你别误会。我们干这种事,都随时把脑袋别在腰上,谁敢把用性命换来的情报轻易的泄露出去呢。其实情报我已经取到了,里面有关于主公何时征讨太叔的时间,大将是谁以及所用的计谋。只是一则我不认识你,二则我也只与小桃相熟。你能否把小桃带来,我当面把东西交给她?”吴琼顿了一顿,显然不想轻易走开,但是刘琳说的在情在理,而且她所提供的情报诱惑力太大了,不由得他不答应。犹豫了一下,吴琼道:“那好,你仍然呆在这里,哪儿也别去。我回去带小桃过来。”说罢他又轻车熟路的掀开柴房东北角的地道封口,钻了进去。

  庄公早听祭足说吴琼的武艺高超,尤其是他那一手名动江湖的“风雷剑法”,得自于世外高人郁离子的真传,端的是变化万千,威力无穷。因此当吴琼进来之后,他大气儿也不敢出,生怕给吴琼觉察,一剑下去,他,堂堂一方诸候,郑国国君,可就得立马玩完。直到吴琼钻进地道之后,他侧耳细听,没有什么动静了,才长长的出了一口粗气。刘琳手心里也全是汗水。刚才她不仅自己身处险境,身边还有个国君,如果说错一句话,被吴琼发觉真相,那他们主仆可就没有命了。刘琳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心中十分佩服庄公的胆略。同样,在外面埋伏的三个大内侍卫高手此时也一直在提心吊胆,大冷的天,三个人却都无一例外的出了一身热汗。

  过了约摸半个时辰,柴房的门又被推开了,一阵冷风袭来,刘琳不禁打了个寒颤,她的心立马又紧张起来。这回是两个人影,其中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轻声唤道:“琳儿,你在什么位置,我来了。”唤她的正是小桃。刘琳连忙说道:“小桃,我在这边。”说着就向小桃身边靠近。猛然间有人低沉的喝道:“别动,你想干什么?”这人正是吴琼,他怕刘琳对小桃不利,所以情急间喝了出来。刘琳一愣,不敢再动了。只听小桃慢慢挨近了刘琳,问道:“琳儿,你的情报在哪儿?现在就交给我带回去吧。”刘琳嗫嘘着说:“东西我带来了,只是……只是……”,吴琼不禁焦躁起来:“只是什么?把东西交给小桃不就完了吗!”刘琳道:“为了保密,我……我我……我把东西藏在下面了。”吴琼是个呆头鹅,哪知道刘琳说的“下面”是什么意思?小桃却早已明白了,就对他哥说道:“人家一个黄花闺女,把东西藏在隐私的地方了。她要拿出东西,你在这里怎么能行?你就到外边守着吧,我拿了东西再喊你进来。”话说到这份儿上,就是个傻子,也知道刘琳说的“下面”是什么物件儿,吴琼“呸”地啐了一口,心说今天真他妈晦气,自己拿着藏在女人下身的情报去见太后,这叫什么事儿?不过他还是不情愿出来,粗声粗气地道:“拿就拿呗,天这么黑,什么都看不见。你还是快些交给我们,好早些让太后知道这边的事儿。”刘琳见吴琼不肯出去,更加扭扭捏捏,就是不肯当着吴琼的面把“东西”拿出来。小桃十分理解刘琳的心情,就推着他哥道:“你还是出去吧。马上就拿到了,又有你在外面守着,能有什么危险?”吴琼这才悻悻的出了门。他后脚刚刚迈出柴房门坎儿,就听见身后“咔嚓”一声,刘琳已是手脚麻利的把门从里面闩上了。他心中大叫“不好,”刚想回头撞门,却突然感到脚下一空,他整个人都直坠下去。吴琼慌忙拔出佩剑,向四周一阵猛插,妄图把剑插入陷井壁上,止住下坠之势,无奈四周都是空的。那吴琼也真是个人物,百忙之中,他把左腿弯曲,右脚往左腿上使劲一踹,立时就升到一尺来高,正好升到陷井口边。只见他把剑往井口一横,借势一跃而起,口中大骂道:“贱人,竟敢设计陷害我们兄妹,你不想活……”,最后的“了”字尚未出口,就感觉一张大网兜头向他罩来。这回凭他天大的本事,再也逃不出庄公的掌握了。因为这网乃是用金丝线,一些有弹性的兽毛和十分强韧的麻绳混合织成,任是宝剑宝刀,都伤它不得。这东西只有一个克星,那就是火。

  一见吴琼落网,原繁,公孙阏,曼伯和另外一个侍卫从四角一拉束绳,吴琼立时就被捆成一团,任他做垂死挣扎,那网却越收越紧,收紧到最后,他再也动弹不得。公孙阏上去一把夺了他的剑,拦腰就是一脚,把个吴琼踢得直翻白眼,但却无可奈何。他把眼睛一闭,只好等死。

  原繁把四角束绳互相一绞,连打几个死结,甩手交给曼伯,急急撞开柴房门板,去寻小桃时,那小桃早与刘琳滚在地上互相厮打,原繁大喝一声,一手一个,提起来一扯,两人立时分开。小桃被原繁提在空中,双手兀自不停地乱抓。原繁也不理会,把她手腕使劲一扣,小桃马上就感到浑身酥麻,再也无法动弹。原繁把刘琳轻轻的放在地上,向着那新堆的杂草下面说道:“主公,你没有事儿吧?吴琼已经落在我们手里了。”庄公听见外面惊天动地的打杀声,不敢露头,直怕万一有什么意外,吴琼再闯进来自己无法应付。听见原繁这样说,他才吁了口气,从容整理好衣衫,对原繁说道:“走,我们看看太后这个最厉害的杀手是个什么人物!”



温馨提示:
乱世枭雄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乱世枭雄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乱世枭雄全文阅读和乱世枭雄txt全集下载。乱世枭雄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乱世枭雄 第十三回 祭足府子衿问计 大内廷三将捉妖 郑国当朝上大夫祭足家中,来了一位贵客。此人年方二十,名叫原繁,年纪轻轻,就已是郑国国君当前的红人。听此人说有事要求自己帮忙,祭足不敢怠慢,一回到府中,立即把原繁延入密室计议。 密室中,看不清 2009-10-26 23:02:5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