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五回 送车驾深恨无计 护臣眷浅喜有成

作者:马赛    更新时间:2009-10-28 21:30:01    状态:已完结
  曼伯知道庄公急于知道内情,也不及跪下行礼,就忙把书信呈上。庄公接过来看了。知道刘王氏无碍,着实高兴了一阵子。又见那信中吴琼不肯回来,先就心中不喜。及至又读到吴琼写的“万一不测”四个字,他心中更加有种不祥的感觉。再读到最后一句话,他不由得看了看曼伯。曼伯当时不及细看,倒没有看到最后两行文字,因此不知道庄公看他的意思。祭足见吴琼并没有带刘王氏回来,又见庄公看信时的脸色阴晴不定,心知情况有变,忙要过信来看了。他知道刘琳与小桃情急关心,就把信给两人先看。两人读了,又传给其它人看。庄公坐在椅子上闷闷不乐,等众人看完了,他缓缓发话道:“众位爱卿,你们怎么看这件事?”

  祭足奏道:“臣以为吴琼此举虽然冒险,但足以显示其忠心。目前也只好这样办了。至于解救刘王氏,微臣觉得还是子衿去办比较恰当。”庄公点头不语。公孙阏,原繁和曼伯也都没有意见。只有小桃和刘琳各自都为自己的亲人担心。

  庄公沉吟良久,才又慢慢说道:“我觉得子歌此举大可不必。他今天于半路救出刘王氏之后,就可以回寡人身边嘛?做卧底怎么能是我的平西大将军干的活儿?再说小桃也就他这一个亲人了嘛?”他一连问出三句反问的话,可见心中是多么矛盾!庄公稍后又接着说道:“不过他本人有这个意向,祭爱卿又赞同他的观点,寡人也不便阻拦,索性就成全他的这一片忠心吧。”庄公扭头又对原繁说:“子衿,你今天可以调遣人手,一面在必经之路埋伏,一面派人装做闲人,从太后宫门口开始,一路监视刘王氏的车架动向。随时互通消息,务必救出老人。别说是忠臣的亲人,就是忠臣家里的一只鸡,寡人也不会轻易容人作贱。”众人听了,都感动不已。原繁躬身答应了,自去准备不提。

  天亮之后,吴琼胡乱用点早饭,就先去刘王氏住的院子里看视。他见刘王氏已经穿戴整齐,吃过了早饭,马车行礼等也都已经准备妥当。只是姜氏昨晚说随行人员除自己之外是两个侍卫,两个宫女,可是他看到立在车驾旁边等候的却是一个宫女,四个侍卫。却不知姜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变卦是为了何故。于是吴琼转身就来向姜氏请示,询问何时给刘王氏送行。姜氏听了吴琼前来相问,遂笑容满面地说:“子歌,琳儿虽然已经死了,但是我也给了刘王氏二百两金子,也算是对得起她了。我与刘王氏情谊深重,不忍心再与她见面,你就即刻送他走吧。”说完见吴琼要走,就又说道:“你一定为我重新安排人手而疑惑吧?这里面也没有什么用意,只不过觉得宫女呢,一个也就够了,多了车里挤不下。侍卫虽然骑马,但要有一个人架车。其余四个人,也是为了确保老人家的安全而定的。你不要多心。”吴琼平时听到姜氏这类的话心里并没有什么异样,有时甚至会很感动,但不知怎的,现在一听姜氏说这类的话就恶心,就觉得他假心假意,故做矫情。他尽量控制自己不至于把厌恶之情表露出来,唯唯而退。

  从太后那里出来,吴琼心情好了一些,他提剑上马,催促车驾起行。街市上行人熙熙攘攘,川流不息,也不见得有什么异常。到了城门,守门官验了官防文书,也就放他们出去了。也算是一路顺利。出得城来,但见黄沙漫天,衰草遍地。吴琼回想起自己和妹妹从歧丰一带逃走的时候,也是这么一个极冷的春天。父母被西戎兵用刀枪捅的血肉模糊,他和年幼的妹妹几乎都认不出来了。随后脑海中又闪过让他终身难忘的一幕:他们正在已经僵硬了的父母身边哭泣,忽然从旁边窜过来十来个西戎兵,一看见他们两个孩子,就如饿狼一样嗷嗷扑了上来。他想护住妹妹,却被几个西戎兵先把自己按住了。其中一个领头的西戎兵狞笑着,说着两人谁也听不明白的异族语言,上来就扯妹妹的衣服。可怜那时妹妹才十三岁,还是一个身量未足的小孩子,就在他眼看着被那个如狼似虎的西戎兵强奸了。那个西戎兵干了坏事,把他放开,却把妹妹带走了。虽然他最后救出了妹妹,并且趁那个西戎兵醉酒的时候杀了他,他仍然天天觉得心里闷的发慌。如今过去好几年了,往事如烟,妹妹早已经出落成了一个美丽的姑娘。但是他只要一回想起妹妹口里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被那个恶狼蹂躏的情形,他却觉得往事仍旧历历在目。想到这里,吴琼不禁想放声大哭。他心中虽然悲痛,却极力忍住眼泪不让它流下来。稍稍平静了一下,他又想起当今国母和太叔段的事来。想那姜氏只因不喜欢并没有过错的大儿子,就想让自己钟意的小儿子掌权,全然不顾郑国百姓的死活,明争暗斗的折腾了好几年,弄得朝中百官人人自危,山野百姓人心惶惶。又想道当今主公乃是一个爱民如子,任人唯贤的主子,觉得心中稍感宽慰。只是恨自己糊涂,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带着妹妹往那火坑里跳。亏得主子宽厚仁爱,才免了他们两人死罪。如今妹妹终身有了依靠,自己又为明君,为百姓办事,虽然明知道处境十分危险,心中仍然感觉甜甜的。

  吴琼一路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已经护送刘王氏走了百里之遥。等那四个侍卫告诉他已经不能再往前送了,他才猛然惊觉。他看了看身边四个侍卫,都呈“口”字型十分自然地把自己包围在内。其实以他现在的身手,就算十来个这类的侍卫,他也不放在心上,但是麻烦的是那个与刘王氏同坐在车里的宫女,他看见那个宫女在上车的时候好象腰间别着一把匕首。还有那个赶车的侍卫。自己要想劫车,身边的这四个侍卫第一个就不答应,他们会来缠住自己,而那个赶车的侍卫就会趁机下手把老人杀掉。他投鼠忌器,不敢冒然行动。还有就是,不知道自己的那封信庄公看到了没有,如果看到了,就应该明白自己信中的意思,派人半路来劫车,他也好趁机把那一个侍卫和一个宫女解决了,这样就能救出刘王氏了。可是奇怪的是,一路上出乎意料的顺利。不仅不见打劫的人,就连一个可疑的人也几乎看不到。眼看着姜氏限定的路程已经到了,他也不能往前走了。他不禁想到,很有可能,那个侍卫和那个宫女就会在前面芦苇荡里动手。一个老太太,姜氏也不放过,更何况还是一个为她“卖命”的女孩子的母亲?想想也真叫人心寒。

  吴琼看着那车一直不停,走的远了,车后扬起一路烟尘,不由得深恨自己无能。然而目前又不能和太后撕破脸皮,冒然行动。一则自己还要继续卧底,二则也怕伤了老人。吴琼看着那车扬起的烟尘渐渐地落了,淡了,直到一切又归于平静,不禁怅怅然若有所失。他平生第一次,感觉到并非所有的事情都可用刀剑来解决。从前自己那种快意恩仇的日子就象前面的马车,不停地向前面驰去,离自己渐行渐远。良久,他狠狠抽了那马一鞭,头也不回地往来路奔驰而去。

  此时此刻,坐在刘王氏身边的宫女也是思绪万千。她叫凌子青,原是太叔段在共城时选入的心腹侍女。凌子青长的身姿袅娜,容貌清丽,举止贞静,言语温柔,更为可贵的是此女胸中极有成见,时常会给太叔一些理政治民的建议。太叔段拿她的建议尝治共城,百姓都十分感戴。因此太叔段十分宠爱这个侍女,片刻不能相离。但是就在太叔段被庄公封了京城太叔,带她入宫来拜辞太后的时候,太后却以沉溺于声色犬马为由把段大骂一通。随后就把凌子青留在身边,不许段把她带走。太叔段惧于太后淫威,虽然不舍,却也无可奈何。临走之时,他告诉子青,如天幸夺得权柄,就封她为后,以主后宫。子青却道:“我不希冀你能封我为后,只愿天天守在你身边。妾身不明白,你为何放着逍遥而快乐的日子不过,却去干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如今,她已经记不清段回答了一句什么话,甚至也忘了他有没有回答,她只记得段的眼里汪满了泪水,长叹一声,回头就走了。他的叹息声让她柔肠百转,他回头走的时候那决绝的眼神,又让她肝肠寸断。

  太叔段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段在给凌子青的书信里说,是母亲不让他回来的。后来不知怎么的,他们书信来往的事情被姜氏知道了,姜氏大发雷霆,把他们来往的书信全烧了,然后把子青打的浑身青紫,随后又写信给段,大骂他只顾儿女私情,不思进取,不孝母亲。从此以后,别说是段的面,就是段的书信,再也不曾见到一封。

  太后对凌子青的态度非常明显:想天天厮守在一起?可以,但是要等到段成了郑国的国君之后。这是一个渺茫而又危险的将来,这个将来不是不可预测的,而是根本就没什么希望。太后喜欢美男子,却不喜欢漂亮的姑娘。她压根儿不想让他们两人在一起,甚至是将来在段真的夺了政权之后。她一开始就想除掉凌子青,但她已经把子青硬生生的从段身边夺了过来,再处死她怕真的触怒了段,那样以来,她的苦心可就白费了。因此,虽然太后不得不留着凌子青,但是却不想让她过上一天安心的日子。太后利用宫中一些嫉妒子青美貌的宫女,千方百计的折磨她。让她干重活,吃冷饭,甚至有时候都不许她睡觉。也亏得凌子青脾气温柔,又有见识,她知道此时只有忍耐,否则自己将永远再见不到自己心爱的人了。也亏了她抱着这种信念,对太后百依百顺,不然她就早就给折磨死了。太后前一段时间忙着对付她的大儿子,却因处处失利,她身边的亲信不是死了,就是反了,这这样,他们一个一个的都被庄公收拾掉了。慢慢的,宫中来折磨她的人少了,凌子青终于可以喘上一口气。然而最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大约十天之前,太后却突然对她表示好感,又是赐衣服,又是赐宴,还训斥了从前折磨过她的几个宫女。最后太后甚至许诺,只要自己为她办三件事,她就可以去京城和段团聚。这是为什么呢?她心地单纯,想不通太后为什么又忽然这样做。可是就在昨天晚上赐宴结束后,凌子青终于明白了太后的真正意图:原来,她想利用自己,利用自己这个她曾经想除掉又不得不留下,又不断催残着的侍女为她卖命。她利用自己,是因为她身边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再用了。凌子青没有想到,太后就连利用自己也不是心甘情愿的。她的心被伤透了,不仅是姜氏,还有段。是段带她来了宫中,可又没有勇气带她走,把她留下来受罪。她现在怀疑段是不是真的够爱她,不然,为什么他的一切总比自己重要。譬如太后,譬如权利,譬如他的那个极丑的但因是太后给他娶定的老婆,他都不舍得放手,凡是涉及到她和他的一切存在利益冲突的时候,他总是先想到他的一切,而不是先想到她。爱情让她受尽煎熬,但她在煎熬中却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昨天夜晚,赐宴结束的时候,太后交给了她第一个任务:如果刘王氏被劫车,就在马车上把她杀死;但如果没有人来劫车,就不需要她动手。也就是说,她想平安回去,只有祈祷上苍别有人来劫车,否则她杀死刘王氏,来人也不会放过她。这就是太后交给她的第一件任务,这第一个任务竟然就是个掉头的差事。想到这里,凌子青笑了,但她笑的很难受,她觉得不如象以前,受了委屈和折磨就躲到僻静处哭一场就完了。

  接到任务之后凌子青就一直在考虑,如果一旦有人劫车,她要不要杀死刘王氏?但论到杀人,她还是十分害怕的。她从来没有杀过人,也没有想过要杀人。她不知道杀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和感觉。人们总是会对不知道的东西心存畏惧,她也一样。

  她知道,面前坐在车里的这个老太太,是个十分慈爱的老人。她唯一的女儿已经死了,目前的她还没有从失去亲人的悲伤中摆脱出来,太后却又急着要杀人灭口。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啊?凌子青心中打了一个寒战,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冷的凝住了。

  凌子青不知道那个一直都在暗中为太后卖命的吴琼是什么时候走的。她只知道马车走了很久。等她从沉思中回过神,听到车后没有马蹄的得得声,她才知道已经过了百里之外了。她的心不由得一下子揪紧了。她知道,她不愿意看到的一幕马上就要来了。按说她的心情最紧张的时刻应该是在百里之内,一旦有人劫车,那是要她亲自动手的。可是由于她那绵长凄苦的沉思占满了她的心房,倒不自觉的把那一段时间给轻轻淹过了。如今一路上并没有人来劫刘王氏,但凌子青的心却越来越紧张。

  前面土坡上是一片芦苇,下面就是一片湖泊。如果杀人,这里偏僻无人,倒是最好不过的地方了。马车渐渐的慢了下来,刚好在一片芦苇枯叶最浓密的地方,车子停了。前面驾车的侍卫跳下马车,一掀车帘道:“小凌子,你扶老太太下来,在那边草地上休……”但是他的话没有说完,就突然发觉从芦苇丛里出现一群蒙面杀手,这些人从四面八方围住马车,迅速向这边靠近。于是他怪叫一声,抽出腰刀就扑了上来。凌子青大吃一惊,隔着车帘,她并没有看见外面的人,即使是杀人,她却不明白这个侍卫如此奇怪的举动。只一转念间,那个侍卫明亮亮的刀尖已经伸进了车厢,直奔刘王氏的咽喉而去。凌子青慌忙间不及细想,本能让她抽出自己腰间的匕首向那个侍卫剌去。只听“扑喇”一声,那匕首已经剌入了那个侍卫的心脏。那个侍卫把刀剌入车中,离刘王氏的脖子仅仅还有半寸时,却忽然感觉心口一凉,他低头一看,只见那匕首的刃身已经完全没入自己的胸膛,只剩刀柄还留在已经被自己的举动吓傻了的凌子青的手里。他难以置信的抬头看着这个平时温和寡言,受了任何委屈都不反抗的侍女。慢慢的,他的眸子不再有生气,终于,他的尸身沉重的倒下了。



温馨提示:
乱世枭雄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乱世枭雄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乱世枭雄全文阅读和乱世枭雄txt全集下载。乱世枭雄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乱世枭雄 第十五回 送车驾深恨无计 护臣眷浅喜有成 曼伯知道庄公急于知道内情,也不及跪下行礼,就忙把书信呈上。庄公接过来看了。知道刘王氏无碍,着实高兴了一阵子。又见那信中吴琼不肯回来,先就心中不喜。及至又读到吴琼写的“万一不测”四个字,他心中更加有 2009-10-28 21:30: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