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九章 长发女鬼(1)

作者:哀伤的猫    更新时间:2014-11-16 20:00:00    状态:已完结
  凌晨三点半左右,方明轩回到住处,刚一进屋,他就拿起桌上的水咕噜咕噜灌了几口,冰凉的水顺着肠胃而下,使得他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你可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白鬼像一条鲤鱼一样在空中游摆。

  “啊,我没事!”方明轩伸了一个懒腰。

  “事情解决了?那鬼抓到了?”

  方明轩从兜里掏出那张带有图案的纸,在白鬼面前晃了晃。

  “怎么是这个颜色的?”白鬼有些诧异,因为一般索命的厉鬼封在纸里的颜色都是黑灰色的,这个却是深绿色的。

  “恩,因为这不是那夺人命的鬼。”

  “那你抓它干什么?费一晚上的劲儿,图的是什么?”

  “它也是很重要的。”方明轩说着把那张纸放到床上,然后从床底下拉出一个铜制器皿,上面雕着辟邪神兽貔貅,打开以后,里面整整齐齐的码着一打厚厚的纸。

  每张纸的上面都有一个图案,各种各样的颜色,他从上到下翻了一遍,然后又无奈的将盖子盖好,放回原处。

  “这帮倔家伙,没一个愿意开口的。”方明轩又伸了一个懒腰,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翻上一遍这些个纸张,他捉到的鬼,他只愿意化解它们,而不愿驱散或者惩罚它们。

  “我想开口,可是我却没有记忆!”白鬼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当了多长时间的鬼。

  “我说你啊,你和我住了十几年,说没有记忆有点过分啊!”方明轩边说边准备东西。

  “你……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白鬼一拍桌子,显然没什么力度,然后身影一浮,飘到了天花板上。

  方明轩唇角浮动,忍着笑意,这个白鬼,十几年来一直如此,只要一生气,就会贴到天花板上。

  方明轩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自己还剩余的灵力,不多。他心想,这女鬼戾气不重,这些灵力应该是没问题的。于是,他从床上拿下那张纸放在水盆中,水迅速将白纸浸湿,方明轩开始慢慢催动灵力。

  一缕缕的头发从白纸中冒出来,渐渐的,水盆中飘出越来越多的长发,水面就像被煮开了一样,不停的翻滚。腾的一下,水盆被掀翻在地,女鬼张牙舞爪的向着方明轩扑去。

  方明轩心中一惊,灵力溃散,当下也来不及再次催动,只得滚到一旁,手脚并用的抵着女鬼。

  女鬼的左眼是一个巨大的血窟窿,脓血块吧嗒吧嗒掉在他的身上、脸上。

  方明轩歪着头,尽量躲闪着掉下来的东西,虽然是血肉模糊,但是竟然闻不到腐烂刺鼻的味道!

  “可恶!”挣扎中方明轩腾出一只手撑住女鬼的脸,因为被限制住,女鬼疯狂甩动着脑袋,濡湿的长发抽在地上,印上道道血痕。

  方明轩利用这异常短暂的时间迅速催动灵力,“箭气横流!”

  地上的水形成一根利箭向着女鬼刺去,女鬼稍稍退却。

  方明轩立即以手撑地,横扫出腿,却不料眼前的鬼刷的一下不见了。

  “快闪开!”只听白鬼焦急的喊道。

  在他的身后,一只明晃晃的钢笔,闪电般落下。

  “百链千锁!”方明轩背对着它喝道,满头大汗。

  话音还未完全落下,就见一道水光飞冲过来,在空中又瞬间分成四股,直接束缚住女鬼的手手脚脚,那只飞落下来的钢笔,将棉衣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方明轩用手摸了摸后背,棉衣几乎被划成了两半,要是拉开拉链,估计会直接掉下去。

  真是千钧一发啊!

  “真是的!你这小子怎么这么莽撞!”白鬼气愤的说道。

  方明轩没有理会白鬼,而是边转身边拍着身上的土。他之所以一直锻炼身体,就是不想在“肉搏”的时候输给鬼。

  “你不要这么狂躁,你有什么委屈,愿望之类的,可以慢慢告诉我,我替你解决。”方明轩用灵力控制着水,使那女鬼不能间接作用于实体,更不能直接扑过来跟他“肉搏”。

  可那女鬼一个字也不说,只知道拼命挣脱。

  方明轩的汗水已经湿透了整个后背,这几天,灵力真是用的相当枯竭啊,无奈之下,他只好将女鬼再次关回到白纸里。

  “你还和那女鬼说有什么委屈,愿望之类的,可以慢慢告诉我,我替你解决。我看你还没解决就先丧命了!”白鬼从天花板上飘下来,恶狠狠的说道。

  方明轩实在是太累,也没力气和白鬼斗嘴,索性直接不理会它,拉开棉衣的拉链,摘下了这件沾血的衣服,然后匆匆洗了澡,一头栽在床上,呼呼睡了起来,这一觉就睡到中午十二点多。起来以后,简单吃了点东西,穿上一件新的大衣,出了门。

  按照当年登记的家庭住址,他希望能够找到杜益伟的家。一开始,他有些盲目的在马路上七拐八拐,不时下来问路,大概转悠了两个多小时,他才到了目的地。不过眼前的景象却使他很失望——那里已经成了一个购物商场。

  二十多年的岁月变迁,是兴还是衰?总之是面目全非。

  方明轩回到家里,寻思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晚上十点左右,门外传来猛烈地敲门上。

  “那个……有事?你这么晚来不合适吧?”方明轩挡在门口,他不愿意让东方颜看见屋子里那邋遢的景象。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问你,你今天怎么没去上课?”东方颜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继续问道,“你头发怎么这么扭曲?还有你怎么换了一件新衣服?”

  面对她接二连三的发问,弄得方明轩有种直接送客的冲动。

  “当然不合适,孤男寡女,深更半夜……”方明轩适时收声。

  东方颜瞥了他一眼,“少拿这些话糊弄我,我倒要进屋看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推开方明轩,东方颜一进屋直接就傻眼了。

  地上趴着一件又脏又破的棉衣,水盆倒扣在地上,被子没叠,剩饭剩菜没扔。

  “你……你这是灾后重建吗?”

  方明轩干笑两声,“我这分明是灾后,还没来得及重建。”

  东方颜皱起眉头,“衣服都破成这样了,你人没事吧?”

  方明轩心中一暖,“人没事。”

  东方颜放下心来,“大概昨天也你没问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吧?”

  “啊,被你猜到了。”方明轩说着一屁股坐在床上,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东方颜也坐下。

  东方颜犹豫了一下,伸手拉过床边的椅子坐了下去,“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那能帮我收拾一下屋子吗?这是方明轩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想法,可是立即被他否定了,“昨天事情紧急,我忘了告诉你了,我去档案室的时候,查到了一个叫杜益伟的人,1982年毕业,你是好学生,帮我问问那些老教师吧。”

  东方颜大眼转动,“这能问出来吗?你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山人自有妙计!”

  而方明轩口中的妙计,实际上并不怎么妙,为什么这么说呢?

  一、在报纸上刊登寻人启事,这种方法无异于大海捞针。

  二、利用守密小人娜娜寻找杜益伟,可是他们并没有签订契约之类的东西,估计很难感应到。

  三、再去一次艺术楼,利用通灵寻找线索,希望不会遇到宋某干扰通灵。

  四、询问当事人,即长发女鬼,了解事情经过,只是不知道,长发女鬼什么时候愿意开口。方明轩铜制器皿中,最早关在白纸里的鬼,差不多已经有10年了。

  五、去一趟刘毅家,这件事情交给了东方颜。出事之后,刘毅的鬼魂一次也没有出现过,那么它会去哪了呢?所以到刘毅家去,由刘毅的母亲进行招魂,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

  事情,紧锣密鼓的展开。

  阴历初四,凌晨两点,艺术楼。

  几天下来,方明轩对艺术楼的结构已经比较熟悉了。他将一楼的那半张脸的画和四楼带着玫瑰花的画都拿到一楼的女厕所,按照东方颜的通灵的结果,女厕所应该是一个比较关键的地方,不知道在这里,能不能像之前一样通灵成功。

  两个画架并排而立,不远处放着一个盛满水的水杯。方明轩伸出双手,分别搭在两幅画上。灵力倾泻而出,像山巅之上萦绕盘旋的云雾。

  灵力越来越浓郁,大约过了五六分钟,可眼前的画面却没有发生丝毫改变,没办法,方明轩只能渐渐收了灵力。

  “快,快躲起来,警察来了!”白鬼飘在窗外焦灼的喊道,里面的灵力太盛,使得它不敢冒险进去,它已经喊了好久了。

  方明轩心中一惊,立即收了所有灵力仔细辨别,果然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现在出去恐怕已经来不及了。跳窗?女厕所的窗户卡的死死的!怎么办?狭小的空间,方明轩成了瓮中捉鳖!女厕所中有四个位置,他一闪身,躲进了倒数第二个。他如果被发现了,肯定会被拘留起来,那么这件事就不可能再追查下去。

  是谁?究竟是谁报的警?



作者的话:
每晚8点准时更新,求花花,求评论,求收藏!

温馨提示:
阴阳诛天阵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阴阳诛天阵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阴阳诛天阵全文阅读和阴阳诛天阵txt全集下载。阴阳诛天阵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阴阳诛天阵 第九章 长发女鬼(1)   凌晨三点半左右,方明轩回到住处,刚一进屋,他就拿起桌上的水咕噜咕噜灌了几口,冰凉的水顺着肠胃而下,使得他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你可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白鬼像一条鲤鱼一样在空中 2014-11-16 2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