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五十一章 大师

作者:哀伤的猫    更新时间:2014-12-22 20:00:00    状态:已完结
  那老头慢慢走到出事的地方,他双手合十,双目紧闭,然后高声诵读道,“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

  “大悲咒。”乐花生像授课老师一样讲解道,“这大悲咒啊,是观世音萻萨的大慈悲心,无上菩提心,以及济世渡人,修道成佛的重要口诀。我把它比作啊,打怪升级的时候的无敌信念——信春哥得永生!”

  方明轩终于忍不住将视线投向他,“花生啊,大悲咒是什么我还是知道的,你用不着给我介绍的这么详细。”

  乐花生一拍脑袋,“我把你当成我的会员了!”

  “先别说话。”方明轩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那老头身上,又或者说,是转移到那个小男孩的鬼魂上。

  小男孩的鬼魂拽着他妈妈的胳膊不停的说话,但是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婆卢羯帝?烁钵啰耶……”那老头的大悲咒还在继续念着。

  “这老头到底行不行啊?”乐花生摸了摸下巴,那里已经微微冒出了胡子茬儿。

  有几个热心的人,上前扶起那个中年妇女,“大姐啊,还是先离开这里吧,这里不安全。”

  “是啊,人死不能复生,你别太难过。”

  “这地方太邪气啊!”

  那个中年妇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我的儿啊,你死的好惨啊!”

  小男孩松开自己的手,慢慢走向自己的身体,身形一散,就离开了。

  方明轩看向那老头,那老头还在聚精会神的诵读着,但是他不确定,小男孩是不是由那老头超度的,因为小孩子本身的欲,望少,对世间的积怨也不多,再加上他死亡的时候,实际并没有感受到痛苦,所以,随时都可能舍弃对世间的留恋,然后去投胎。

  他又看向那个中年妇女,按照她的年龄,孩子应该更大才对,如果是老来得子,那么受到的打击会更大,可是,如果她能照看好自己的孩子而不是跑到人群里看热闹呢?

  转过身,他开始往回走。

  “哎,你去哪?不继续看了?”乐花生跟在方明轩身后。

  “不看了。”

  “你在哪个车厢,我一会儿去找你,我再看一会儿。”

  方明轩刚要开口,就被一个洪亮的声音打断了。

  “那边的小伙子不要走!”

  乐花生高兴的说道,“哎哎,高人叫你呢。”

  “有何指教?”方明轩高声回道。

  “你过来一下,这里需要你。”老头用手捋了捋脏兮兮的头发,“你把那边的碎石块捡过来一些给这个小孩子盖上,暂时遮一遮风雪,这样一来,也算是圆满了!”

  方明轩没有拒绝,乐花生拍着巴掌,“这积阴德的事情,我一定得帮忙。”

  于是,两个人将周边的碎石块捡过来。

  “高人,你叫什么名字?”乐花生套近乎的问道。

  “贫僧法号恒明!”

  “哎呀呀!久仰久仰!”乐花生一把抓住恒明的脏手,“我早就想见大师一面啊!没想到今日有幸见到大师作法,真是大饱眼福啊!”

  恒明赞许的看着乐花生,“年轻人有点见识嘛,知道我的法号,看来你今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心朗照幽深,性明鉴崇祚。”乐花生摇头晃脑的说道。

  “你说什么?”恒明将破烂的衣服紧了紧。

  “啊,没什么,就是特别好奇大师你的名字里是不是蕴含着什么深刻的意思?”乐花生对着方明轩努了努嘴。

  恒明突然感性起来,“类似恒星吧,自己在那里燃烧,才不会追着谁去照亮。你珍惜黑暗的影子,我也不去驱逐,就让你保有吧,不喜欢靠近的,那就远离吧,即使不被别人理解,我也依然孤独地发光发亮。这就是我恒明的真谛啊!”

  “太伟大了!”乐花生神情无比激动,“方子,快来拜见大师呀。”

  方明轩眼球微动,“大师,你带发修行都能这么厉害,想来一定是资质过人!”

  乐花生满意的瞥了一眼方明轩。

  恒明将头发掖到耳后,“小伙子,我资质过人是肯定的,但是啊,我是在佛门长大的,只不过这阵子四处行走,没时间顾及这些外物。”

  “大师,你穿我的衣服!”乐花生拉开自己大衣的拉链,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哎呀,这恐怕不行,大师的觉悟,怎么可能要别人的衣服呢?失礼了,失礼了。”

  恒明一听,直接上手拽乐花生的衣服,“不失礼,怎么会失礼呢?众生爱我,我才感到温暖啊!”

  乐花生紧紧攥着衣服不撒手,心说,这老头子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客套客套,他还当真了!

  方明轩上前握住恒明的手腕,一用力,恒明吃痛立即松了手。

  “大师,你这是打算去哪儿?”方明轩也松了手。

  恒明用带着眼屎的小眼看向方明轩,他揉了揉手腕,“我去哪儿和你有什么关系?”

  他啐了一口唾沫接着说道,“呸,不识好歹的东西。”

  说完,恒明就跑到那个中年妇女那里,嘀嘀咕咕好像在谈价钱。

  乐花生撇撇嘴,赶紧蹲下身子,抓了一块干净的雪洗手,“大师,我看是大虱子还差不多。”

  方明轩蹲到乐花生身旁,“刚才不是还很殷勤的要把衣服送出去吗?”

  乐花生一听,伸手抓住方明轩的胳膊,“好家伙,这肌肉结实的,难怪那老头立马松了手,可以啊,臭小子,几年不见,成肌肉男了!”

  方明轩反手抓住乐花生的胳膊,轻轻一推,乐花生就坐到了地上,“花生啊,你不就是想在我这儿擦手吗?臭小子,几年不见,你还是这么贼!”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乐花生站起来,歪着身子拍了拍屁股上的雪,“我跟你说,刚才那老头就是个骗子。”

  “为什么?”

  “你还记不记得我说了一句‘心朗照幽深,性明鉴崇祚’?这是寺院里按辈分排下来的法号,‘明’应该是第四十七个,而现在早就排到一百开外了,叫‘明’的和尚早该死了,你说这个名字奇怪不奇怪?”

  方明轩反驳道,“现在的和尚起名字还会有那么严格吗?”

  “应该会吧。”乐花生也有些不确定,“总之那老头肯定不是好人。”

  “我也有一个证据,证明那恒明是个骗子。”

  “是吗?”乐花生笑呵呵的说道,“还说你不闷骚,快说,是什么证据?”

  “耳洞,他的耳朵上有耳洞。”

  乐花生失望的叹了口气,“耳洞也不稀奇啊,藏传佛教里面很多佛菩萨护法,都是耳垂金埵。”

  “嗯,那需要打三个?”

  “三个?说不定以前是个美少年,失恋以后看破红尘,所以出家当和尚了。”乐花生一拍方明轩的胳膊,“你小子观察挺细致啊,那么脏也能看出来?”

  “你别忘了,他说他在佛门长大。”

  乐花生恍然大悟,“难怪你问他是不是带发修行,够阴的,嘿嘿嘿。”

  方明轩也懒得和他贫,所以直接忽略他的调侃,“你信佛了吗?怎么知道这么多东西?”

  乐花生顿时得意起来,“我可是人称‘度娘附体’!古今中外的事儿,我都能说上一说!这年头,要没点本事,怎么领导弟兄们打江山!”

  “弟兄们?”

  “就是灵异诡谈民间会所,我是会长。”

  “灵异诡谈民间会所?”

  “没错,我跟你说,我这次来啊,目的地就是传说中的吉凶之地——冥都。”也不用方明轩问,乐花生就像倒豆子一样说个不停,“之前有会员想跟过来,但是啊,我怕他们遇到危险,所以呢,我就先自己过来考察一下,可是没想到啊,马上就要到冥都了,结果来个山体脱落,你说邪不邪?”

  乐花生掏出手机,“看,信号也没有,绝对是灵异事件,你信不信?”

  方明轩没想到乐花生居然是灵异诡谈民间会所的会长,更没想到他居然只身前往冥都。

  “冥都非常危险,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你有空担心别人的安危,还是先担心一下你自己的安危吧。”

  乐花生有些吃惊,“原来你知道冥都啊!难道你也要去那?”

  “我是要去。”

  乐花生一拍大腿,“那太好了,咱们可以结伴而行!”

  方明轩皱起眉头,“花生,我和你不一样。”

  “不一样?难道你能看见鬼?”

  “没错,我是能看见鬼,我这次去就是为了解决冥都的事情,但是,我自己的生死都不能保证,你说你一个普通人,是不是更加危险?”

  乐花生兴奋的抓住方明轩,“我就说嘛,难怪你小时候总是自言自语,原来是在和鬼说话啊!我是普通人没错,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有你在身边啊!那我就更得去了!”

  方明轩头疼,他原本是想让乐花生知难而退,可是没想到适得其反,真的很难想象,乐花生这几年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会对灵异事件这么感兴趣,甚至还当上了灵异诡谈民间会所的会长。

  只听乐花生高呼道,“我们不等救援了,现在就向冥都出发吧!”



温馨提示:
阴阳诛天阵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阴阳诛天阵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阴阳诛天阵全文阅读和阴阳诛天阵txt全集下载。阴阳诛天阵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阴阳诛天阵 第五十一章 大师   那老头慢慢走到出事的地方,他双手合十,双目紧闭,然后高声诵读道,“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   “大悲咒。”乐花生像授课老师一样讲解道,“这大悲咒啊,是观世音萻萨的大慈悲心,无上菩 2014-12-22 2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