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六十六章 三年前

作者:哀伤的猫    更新时间:2015-01-07 20:00:00    状态:已完结
  东方颜将遗像拿在手中,如果这就是厉鬼的真面目,那么之前的疑点就能解释的通了!

  幺阵不愿意被厉鬼控制,所以选择了自杀,他那诡异的笑容,就是留给自己母亲的!联想到之前石碑上的内容,遗像上的女人,是不是就是巫女?

  找出死因,找出事情的缘由,他们就有可能将那厉鬼驱除!

  “爹,爹!”阵子清醒过来,看见张户惨死在身旁,不由失声痛哭。

  东方颜坐在张户的尸体旁,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十年前的事情,不论是人还是鬼,都是讳莫如深,稍有提及,便会被毫不留情的虐杀。

  “我想你还是将村长火化了吧,否则,也只是被那厉鬼驱使。”东方颜心有余悸,骷髅洞虽然被毁了,可是刚才厉鬼出现时的阴气,却没有丝毫的减少!

  阵子摇摇头,“我必须将尸体送到岔路口,这是规矩。”

  东方颜站起身,她甚至不敢再追问下去,生怕几句话之后,阵子也变成了一具尸体!

  阵子秀气的脸上淌下两行眼泪,“我爹是一个心软的人,我就是担心他会忍不住说出实情,所以才让他说和昨天一样的话,借此来逼你走,没想到竟然被你识破了。”

  “你说错了。”东方颜摸着被捏的生疼的脸颊,“当时我提出要离开的时候,你爹并没有答应,而是强行将我留下了。这说明,他的心里很矛盾,多半是不想再隐瞒下去了。”

  “没想到你到了现在,还能这么冷静的分析问题。”

  东方颜嗤笑,“因为我已经疯了。”

  说完,她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屋子,走到门口时,只听阵子说,“被毒蛇咬了,没办法救,只能等死了。”

  东方颜一使劲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连同阵子的声音,一同关在了里面。

  “你回来的正是时候,方子他发烧了,你弄些水来给他擦擦,我这忙不开!”乐花生听见声音,头也没抬的说道。

  东方颜瞥他一眼,他正在给蛇蜕皮。

  “你怎么不说话?”

  东方颜坐到土炕上,精神恍惚。

  “你怎么了?”乐花生惊愕的问道,他发现,东方颜双目呆滞,泪痕满布,短发凌乱,手上还沾着血迹,“发生什么了?我不是告诉你一发现情况不对就立马大叫吗?”

  好一会儿,东方颜看向乐花生,眼睛里面浮现出了审视与怀疑,“不知道多大的声音,你才能听的到?”

  乐花生先是一愣,随即升起一股火气,“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听到声音却故意不过去?”

  “没什么意思。”东方颜将手搭在方明轩的额头,果然很烫。刚才,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阴阳怪气的说话,她明明可以猜到,乐花生没有听到声音,是因为厉鬼将他们的所在的空间隔离了。

  乐花生深吸了两口气,他忍着火气,“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的这么狼狈?”

  东方颜也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然后将写有“夕落”两个字的纸拿出来,“厉鬼出现了,张户死了。”

  “什么?”乐花生大惊,立即看向屋子里的各个角落。

  “不用看了,如果现在厉鬼出现了的话,即使不用看,也是能够感觉到的。”东方颜将纸展开,“张户全家福的背后,塞着这张纸,上面的字迹很像我父亲的。”

  乐花生凑上前,“夕落,夕落?这怎么和奚落同音?这不是个人名儿吧?那也太晦气了,不管是读音还是字义,都不怎么样啊。”

  “也不能确定就是人名儿。”

  咕噜咕噜……乐花生的肚子,替他先开了口。

  “得了,还是先弄蛇肉吧。”

  “那我去打水。”东方颜拿着屋外的水桶,从水缸里舀了一些,带着冰碴儿。

  她从行李里找出一件单衣充当毛巾,沾着血的手,染红了单衣,染红了清水,而冰冷的清水,又为她重新染上了红色。

  东方颜小心翼翼的为方明轩擦拭脸颊和脖颈,毒素似乎已经蔓延到了耳朵,血管凸出,青黑一片。

  擦完脸颊,东方颜将棉被全部掀开,大眼一瞪,又飞快的将棉被盖上了,她的脸,瞬间变得通红。

  偷偷看了一眼乐花生,发现他还在低着头扒蛇皮。

  “乐……乐花生,你来给明轩擦吧,我来扒蛇皮。”东方颜从土炕上跳下来。

  “为啥?”乐花生问完,一见东方颜那红润润的脸颊,顿时知道了原因,他尴尬的笑了两声,“我把湿衣服晾到屋外面去了。”

  “哦。”东方颜的脸变得更红。

  “我真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精神太紧张,都忘了自己干过什么了。”

  “行了,别说了!”东方颜一跺脚,又羞又恼,走到门口就要往外逃。

  一开门,阵子正站在门口。

  “阵子哥?”冷风袭来,又被吓了一下,东方颜脸上的温度迅速退了下去。

  “这是给你们的。”阵子将东西放在地上,一个铁皮壶,还有一个纸包。

  阵子也不看着东方颜,只是念咒般自言自语道,“我思前想后,决定不将我爹的尸体送到岔路口了,因为今天多死了一个人,规矩已经乱了,或许明天早上,我也成了尸体,到时候就劳烦你们,把我给埋上了,就这么多事情,说完了。”

  东方颜看着离开的阵子,她弯腰捡起地上的纸包,打开一看,是一包盐。

  “这个阵子真是喜怒无常,我看他是不是人格分裂啊?还是说被鬼上身的次数多了,性格受到了影响?”乐花生说这些,除了抱怨,更多的是想化解刚才的尴尬。

  东方颜将门关上,她将水桶里的水倒到铁皮壶中,“处在这样的环境里,人的精神时刻紧张到极点,不要说是阵子,就连我,也变得不像我自己了。”

  “恩,也是,我原本以为,你看见了蛇肉段儿,肯定会阻止我吃呢,毕竟钻过骷髅头,是非常不吉利的东西。”

  东方颜在蛇肉上撒上盐粒儿,“或许十分钟之后我们就会死,这种时候,还有什么吉利不吉利?”

  乐花生点点头,“将现实认得太清了。”

  蛇肉很快烤熟,为了保存体力,两个人都强迫自己吃了不少。

  乐花生窝在一边,闭着眼睛,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东方颜拿出父亲东方策的本子,试图在上面寻找线索。

  关于冥都的记载,一共有三篇。

  第一篇:今天是到达冥都的第一天,周围的阴气果然浓郁的过分,而且,刚一走进森林,退路就被切断了,此时,处在这样的凶险之地,心中十分惦念我的女儿和妻子,希望能早日将事情解决,和她们团聚。

  东方颜鼻子一酸,父亲在她面前,总是表现的特别严肃。

  第二篇:来到冥都已有七日,已觉大限将至,心中唯一惦念的,就是女儿和妻子,我死后,她们必定受到家族的排挤,而今日所写,也终将匿于冥都,永不见天日。

  但是,我仍存的一丝侥幸,现将线索一一列出,希望有助于骁勇后辈破除冥都疑云,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这个村子,原本称为巫村,这是……

  后面的内容,不知道被谁撕掉了,丢掉的偏偏是最关键的地方!鬼不会做那么麻烦的事情,只能是人为!

  再往后,也就是第三篇,上面只有四个血色的字,字很潦草,占了整页的纸,明显是在非常情况下匆忙写下的,那四个字是:玫瑰、夕落。

  东方颜震惊的看着这四个字,玫瑰?玫瑰?是不是就是之前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个女人?难道她没有撒谎,真的是冥都的人?

  “乐花生,你快来看这个!”

  乐花生急忙爬起来,“玫瑰,夕落?看这意思真是两个人名儿!”

  “地形图呢?玫瑰卖给你的地形图呢?”东方颜焦急地问道。

  乐花生却盯着那四个字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东方颜也看向那四个字。

  “没什么,没什么。”乐花生一下子将本子合上,“我去找地形图,我给放哪儿了。”

  东方颜狐疑的看着乐花生,她再次将本子翻开,“你在隐瞒什么?”

  乐花生扭着头看向她,“我是有一个猜测,但是又觉得不可能。”

  “你说啊,真是要把人急死了!”

  “这……你想,这四个字,有没有可能是你爹在墙壁里写的?”乐花生十分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东方颜僵住了,然后将本子死死捏在手心,“你的意思是说,我爹被封在墙壁里的时候还没有死?”

  “我刚才是这么想了,可是那具尸骨没有头颅,肯定是死后被封进去的。”

  东方颜一阵眩晕,胃部仿若被狠狠的揪住,她急忙跑到门外,哇哇吐了一地。

  回来时,她双眼猩红,看的乐花生心惊。

  东方颜慢慢擦去嘴角沾着的秽物,“我刚才在村长屋里通灵时,看到幺阵是自杀而死。也许,我爹和幺阵达成了什么协议,因为他当时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所以才妥协了。”

  “那头颅的事情怎么解释?”

  东方颜凄苦一笑,“那厉鬼的本事,还小吗?”



作者的话:
每天的固定更新,走你~

温馨提示:
阴阳诛天阵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阴阳诛天阵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阴阳诛天阵全文阅读和阴阳诛天阵txt全集下载。阴阳诛天阵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阴阳诛天阵 第六十六章 三年前   东方颜将遗像拿在手中,如果这就是厉鬼的真面目,那么之前的疑点就能解释的通了!   幺阵不愿意被厉鬼控制,所以选择了自杀,他那诡异的笑容,就是留给自己母亲的!联想到之前石碑上的内容,遗像上的女人,是 2015-01-07 2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