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5章 梦

作者:噩梦天宇    更新时间:2014-12-28 12:48:08    状态:连载中
  王子和晲桦相继醒来,看着眼前,哪里有什么东西,这里完全就是别墅,我看着二人懵了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梦境真的那么真实吗?为什么我会醒来,为什么?难道就不能让我在痛苦中死去吗?是你吗?

  “你们两个,只是外公他。”说完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选择了沉默。

  “他没事,他老早就去接老陈他们了,只是你不要忘了约定。”说着他离开了,可能是去处理那具骷髅,也有可能是去查看盗洞为什么会放这些东西进来,他是个灵媒,应该不会出事,倒是晲桦就不能肯定了。她看见王子一走,一把抱住了我。

  “我还以为那是真的呢。”她不满的说道,可能是什么她想要也得不到的东西,我也没有理他,拿起报纸看起报纸来。

  报纸上一则2005年的新闻引起我的注意,报纸的内容大概如下:黑道穷途末路,走上盗墓的路,因为技术问题,在墓中被机关所伤,被警察抓了,具供述于该名男子一共有二十多个同伙,全部死于墓里,而墓的入口在老城区的一单元一楼一号。最后警察赶往,什么也没有发现,经法医断定,该名男子已经神经失常。

  如果是曾经,我会认为这条消息是假的,可是现在不会了,从包子开始一直到现在,那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可是它确确实实的发生了,不管我信还是不信,它不可能回去了。

  曾经一起在星空下的誓言你还记得吗?

  曾经我们约定过得事你还记得吗?

  曾经你答应我的事你还记得吗?

  天煞孤星   夜,我躺在夜天露台上,晲桦躺在我的旁边,我们看着天空,曾经是他陪我看星星,现在是她。

  她靠在我的怀里,幸福的看着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我喜欢的不是她,甚至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她,可是……

  “今天因为山姥的关系,我们暂时不用下去了,我还是第一次和你一起看星星呢。”说着,我把头靠在她的头上,把她抱使了,我现在必须要保护她,让她觉得我喜欢她,那样我的目的就可以达到了。

  “谢谢,我喜欢这种感觉,但是你能不能放松点?”她说完,我把她放松了点,但是那种想要占有她的欲——望越来越强烈,这就是一个男人对于一个女人的渴求吧,我慢慢的把手伸到了她的胸部,她一只手拉住了我的手,通过皎洁的月光,我看到了她的脸非常红,我加大了力道,她最终还是妥协了,把手伸开了任我玩弄她的玉兔……

  天空下起了雪,包子朝着我走来,他没有理我,我伸手去拉他,可是他从我的身体穿了过去,随后我的脑海里面像是多了一份记忆,那是不属于我的记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不是你们亲身的吗?为什么?我的生日,我的朋友,我的一切,为什么你要全部抢走,为什么,爷爷奶奶我想你们,我想和你们在一起。

  这是这个记忆的主人的倾诉,他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痛苦,就像那种快死之人知道了自己的死期一样,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面,他到底是谁的记忆……

  我睁开眼睛,眼前晲桦正疑惑的看着我,我看了看时间,居然只过去1分钟,一分钟我居然做了一个梦,那个梦就像没有一样。

  我看了看她,心里也不知道还干些什么,虽然我的手在她的玉兔哪里,但是我却一点欲——望也没有,有些时候,我还发觉我到底是不是男人,要是包子在,肯定又要说我。

  “不……不……”晲桦结结巴巴的说着,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你要说什么?”

  “我……我……想……”看着她结结巴巴的说着,我都累了,我心都累了,说话的人没累,听的人倒是累了。

  “是不是想说:我想要?”我疑惑的问了起来,这小妮子居然发骚了,我见她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瞬间有种被打败了的感觉,我把她抱住,手上力气加大了,她动也动不到,我还不时的伸手挑逗着她的哪里,这小妮子不经挑逗,一会就湿了,我抱起了她把她放在床上,我就在旁边上网了。

  这里不是城市,这里是农村,网也是用电话来拉的网线,网速非常的慢,看个电视都要缓冲好久,最后我干脆的玩起单机游戏。

  没多久,可能是今天太累了,我开始打起了哈欠,我便上床睡觉了……

  天空下起了雪,包子朝着我走来,他没有理我,我伸手去拉他,可是他从我的身体穿了过去,随后我的脑海里面像是多了一份记忆,那是不属于我的记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不是你们亲身的吗?为什么?我的生日,我的朋友,我的一切,为什么你要全部抢走,为什么,爷爷奶奶我想你们,我想和你们在一起。

  我猛然睁开眼睛,我躺在床上,妹啊怎么又是这个梦,话说晲桦抱着我的手怎么这么硬啊,我朝着她那边看去,非常的黑看不清楚,我伸手去摸,摸到了她的头,我往脸上摸,完全就是骨骼,我吓了一跳,随后她坐了起来,朝着我咬来,我闭上了眼睛,头一阵眩晕……

  当我再次睁开眼时,我分明就在夜天露台,而晲桦就在我的怀里睡得正香,忽然她吻在我的嘴上,朝着我的胸部抓来,下面朝着我的下面抵来……

  “啊……”我瞬间又闭嘴,我怎么成了一个女的……,头开始痛了起来……

  我发现自己又在床上,晲桦就在我的旁边,我摸了摸自己的胸,也摸了摸自己的小弟弟,发现都正常,我松了一口气,总算醒来了。

  我看着晲桦,伸手去抓她的胸,朝着她的下面插去,妹啊,怎么插不进去,我伸手去摸她的下面,我吓了一跳,居然是男的,可是面貌全部都是晲桦啊……

  忽然场景开始变化,有光照射我的眼睛,我伸手挡住了光,大概过了一会,我伸开了手晲桦和王子都躺在沙发上,我面前是一份报纸,电视的声音很大。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看了看自己的姿势,难道我在这里睡着了?那些都是梦?

  门开了,走进来一个人,他穿着斗篷,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周围,然后对我说:“不想死就跟我走,你在这里徘徊的太久了。”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我半信半疑的跟着他,当我踏出门的时候,脚下哪里有地,完全就是万丈悬崖,我闭上眼睛叫了起来。

  我感觉自己落地了,于是睁开眼睛,我居然还在床上,而晲桦就在我的旁边,我伸手摸了摸,两个都没错,我舒了一口气,他是谁?他怎么知道我在做梦?

  想着,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是包子?不是,肯定不是,他身上的气息虽然熟悉,但是和包子的气息完全不同。我看着前方,我喜欢她吗?为什么我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可是她危险的时候我又想去保护她,那种感觉不是那种亏欠她的感觉,那种感觉我自己也说不出来。

  早上,和往常一样,我起了床,今天可以说是来这里的第二天,我也不知道还干些什么。我走出房间门,下面传来一些嘈喳的声音,我想应该是外公说的那个老陈来了吧,我走了下去,外公看到我急忙把我拉过去,对着他们做介绍:“这是我的女婿,名字就不用说了,在道上古董鉴定也有点名气。”

  我面对的几个人,一个老者抱起了手恭维的说:“久仰,久仰。”

  “久仰陈叔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说着,我也学他抱起了手,他的名号在道上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年轻的时候仗着一身滑骨病练就缩骨功,曾经盗过机关众多的齐王墓,还全身而退,因此当时名声大噪。

  随后我又朝着他旁边的大概三十来头的人恭维的称呼了一声刘爷,他的背上背着一把大刀,他的那把刀可是大有来头,名字叫做鬼泣刀,加上他人横,鬼泣刀在他的手里,砍粽子,砍鬼神砍出了名,他对我笑了笑,示意我叫他老刘就可以了。

  老刘旁边的人没有多少出名,我没有认出来,当我看到他的手的时候我一下子惊醒了。他的手食指和中指比普通人要长很多,而他的小指上的茧子比其他手指上的要多要厚,很明显是一双机关手,小指上的茧子是多年破机关产生的,而他的食指和中指都是触碰机关造出的,他还有一双摸金手套,里面有一层软玉膜,可以防止毒液侵袭手,那种软玉膜是用什么制作出来的没有人知道。

  我猜出他的身份后,对着他旁边的男人笑着说:“你好,方家三小姐。”

  她随后站了了起来不可思议的指着我说::“你……你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你旁边哪位应该是你爸叶君叶先生吧。”说着我转向叶君说:“久仰了,机关手叶君叶先生。”

  陈叔笑着说:“小兄弟好眼力,我们的身份果然满不过你的火眼精星,后生可畏矣。”

  “既然人到齐了,我们就早点下去吧。”说完站了身,对着在二楼的晲桦和方家三小姐说:“你们就在这里接应,没什么事不要下来。”

  说完拿起了背包,背包我们每人一个,不说背包里面还挺重的,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有可能还要在下面过夜。

  我们几个背着包从洞里面滑了下去,一大股泥土的味道扑面而来,没有多久我们就到底了,我一下子摔在地上,似乎压倒了谁,我急忙站了起来,从背包里面翻找了很久才找到了一个矿灯,我打开了矿灯,四周都是甬壁。

  刚才只听到我一个人落下来的声音,完全就没有他们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我朝着我压的东西看去,是一具尸体,一具穿着中山装尸体,似乎是死在这里的,他的皮肤等等都很干疮,看起来有点骇人。

  忽然尸体之内的东西开始动了起来,我吓了一跳,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我发现被老刘背着走。他见我醒来,把我放了下来,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我下来的时候头部摔倒了墙上晕了过去,后来由他背着我前进。

  我下了他的背,自己背着背包,靠着墙前进,有点吃力,头还有点痛,我摇了摇头,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前面的外公也摇了摇头,随后机关手叶君在旁边的墙上用他的食指和中指摸了一会,然后边摸边往前走。

  “咔嚓”一声催响,一块暗红色的墓砖被拆了下来,他那在手里看着陈叔,陈叔看了看眼前的墓砖,掂量了一下,随后往上面嗅了嗅,脸色沉重的说:“我们来错地方了,这些墓砖是秦朝那时候的,比一般的墓砖都要坚硬。”

  虽然知道陈叔是怎么出名的,但是还真没有见过他们盗墓,现在见了,感觉自己的古董鉴定是多么的弱鸡,我接过砖看了看,从上面用手指擦了一下,上面的颜色瞬间变成了鲜红,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王子问:“这是不是血尸的原因?”

  “不,这不是血尸,血尸周围的土地都是血红的,而这个颜色却像是用颜色笔图出来的,这个有可能是……”老陈说着,脸色开始差了起来。

  我急忙问:“是什么,陈叔?”

  “是十二祖巫,十二祖巫之一的火神祝融。”他说着拿起石头学我的尝了一下,当时我感觉有点刺嘴,不知道他的感觉怎么样。他看了看我,问:“是不是有点刺嘴?”

  我点了一下头,王子他们也围了过来,陈叔才缓缓的说:“这是温玉,也叫软玉,这种玉在玉脉中上千年也不可能出现一块,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会有。”说着他伸手还把刚才取出来的地方擦了一下,嘴里练到:“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难道是我在做梦吗?”

  我感觉头开始昏了起来,我看着眼前,我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出现在了一间房间,房间没有多大,但是粉红色墙壁、地板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这样的粉红色已经好久没见了,曾经包子也很喜欢这样的颜色,他的房间都被他用粉红色的墙纸……

  等等这里是粉红色的,为什么会那么熟悉,是包子吗?……

  我下了床,门外响了一声甜美的女孩的声音。“仆……哥哥起床了,要去上学了。”说着一个女孩闯了进来,我还没有穿衣服,正好被看个正着,我感觉也没什么,我又没吃亏。

  “啊……”一声细小的尖叫响起,她红着脸跑出了房间。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她是谁?



温馨提示:
习鬼见闻:探墓迷踪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习鬼见闻:探墓迷踪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习鬼见闻:探墓迷踪全文阅读和习鬼见闻:探墓迷踪txt全集下载。习鬼见闻:探墓迷踪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习鬼见闻:探墓迷踪 第5章 梦   王子和晲桦相继醒来,看着眼前,哪里有什么东西,这里完全就是别墅,我看着二人懵了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梦境真的那么真实吗?为什么我会醒来,为什么?难道就不能让我在痛苦中死去吗?是你吗?   “你们两个 2014-12-28 12:48:0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