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6章 不可能的存在

作者:噩梦天宇    更新时间:2015-02-01 16:00:00    状态:连载中
  又是那么一瞬间,我发现自己回到了墓道,周围仍然是甬壁,黑漆漆的前方,我发现周围只有我一个人,我试着往周边摸了一下,我摸到了一个背包,我又在里面找了很久,找出了才找出来手电筒,因为这个装备包不是我的,原本我认为是我的,因为都是一个材质的装备包,光看都觉得是自己的,更不要说是在黑暗中触摸了,所以这个也是在所难免的,我打着手电筒前进,这里只有我一个人,除了我的脚步声外就是回音,我害怕,我知道那没用,我只能依靠着自己找到他们。

  我走出了甬道,前面是一扇门,青铜门,我走了进去,前面是断涯,我看着断涯觉得有点奇怪,这里是墓,不是山谷,哪来的断涯,断涯上赫然立着一座铁索桥,本来就很奇怪,居然还有铁索桥。我走近了断涯边,我看着断涯下面,我猜测至少不下20米,我摸了摸断涯的表层,果然,这个断涯是自己形成的,当时的人认为断涯阻碍了他们修墓,所以在上面修了座铁索桥。这只是我的猜测,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重大的秘密。当然这些都只能看完这墓再说,与其说看,不如说盗。

  我试了试铁索桥的承受能力,基本上可以承受我的重量,所以我踏上了铁索桥,铁索桥摇摇晃晃的,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在墓里面形成了回音开始荡漾起来,走了一会,基本上有二分之一,这时我感觉眼前开始模糊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想闭着眼睛睡一觉的感觉我的潜意识在提醒我,这座桥一定有问题,不然我为什么会这么困,我一把掐在了大腿处,疼痛感让我清醒了一点,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手里的手电筒没拿稳,一下子掉了下去,我伸手去抓可是没有抓住。'哗'的一声在断涯下面响了起来,被回音扩大无数倍,我没有想到下面居然有水,忽然,我站的铁索桥开始剧烈的摇动起来,我一下子没有抓稳,人直接掉了下去。

  冰冷的水刺激着我,原本睡眠感完全没有了,我感觉鼻子里面注满了水,我朝着下面沉去,我挣扎的从水里面浮了起来,鼻子感觉畅快多了,我用手擦了一把脸,大叫:“我 —— 日你妈。”

  断涯中回荡着'日你妈......你妈......你妈......妈'我叫出来后就有点后悔了,回音让我有点无语的感觉,但是我现在哪里顾得了那些,急忙在背包里面摸手电等等,希望能够找到。最终我没有找到,我摸到一个打火机,很幸运我,背包屎防水的,我拿着打火机在下面寻找可以上岸的地方。

  最后我找到了,我爬了上去,我发现上面有一个背包,于是我灭掉了打火机,准备去背包里面寻找手电筒,手摸到了一颗带有肉感的东西,但是非常的冰凉,还有眼睛和鼻子......妈的,是人头,我重新点燃了打火机,将里面的人头取了出来,头上满是血,看起来非常的恐怖。我看了看自己的手,手上有红白色的液体,红色的是血液,白色的应该是脑浆了。

  我颤抖的把手伸进水里洗了一下,血和脑浆都顺着河流而去,慢慢的消失在黑暗之中,我用打火机凑近了人头,我颤抖的用水将人头的血洗干净。那颗人头居然是陈叔的,我和他不熟,所以也没有太大的感受。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居然能把陈叔弄死,而且还能把他的头放进背包里面。

  忽然水里面响起了犀犀梭梭的声音,难道是杀死陈叔的怪物来了?我急忙看了下四周,既然他们来过,至少会在这潮湿的地方留下痕迹。我发现石壁上居然有鞋印,人不可能可以在石壁上行走,而且那个鞋印还是跟部在上面,只有下来没有上去。如果他们没有上去,他们去那里了?难道是下水了?那不是去找死吗,尽管如此,事实已经证明了如此,他们确实下了地下河。

  那我现在只有跟去,可是我手里的打火机,不是手电筒,更本下不了水,我再次查看了一下装陈叔的背包,希望能够从里面找到点有用的东西,可是里面就只有几块破布,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我用破布绑在了一起。点燃后,光照射的范围更加的广了,周围的水里面漂浮着一群透明的盔甲,应该是某种动物脱下的皮吧,我也就没有去管那些东西了。忽然陈叔头颅的眼睛开始颤动起来,我从背包里面摸出来一根木棍,是降龙棍,专克鬼邪

  的,也就是桃木做出来的,有了这个东西在手里面,感觉好多了。

  最后陈叔的眼睛彻底张开,没有眼睛,只有空洞,里面爬出来了一些乳白色的和小拇指差不多大小的虫子爬了出来,我用打火机靠近了那东西,那东西立马卷缩成了一团,我以前见过这东西,是水蛭的幼仔,我看了看水里面的水蛭,难道里面有半人大小的都是水蛭。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可能是因为这里常年没有太阳,所以水蛭都是这个颜色,所以他们才会怕火,如果火熄灭了,那么......

  光是想想就觉得可怕,火不可能一直燃下去,现在又不可能下水,那么就只能往上走了,可是,他们不可能没有发现水蛭,可是还要下水,这一点我就不知道了,我决定还是先去上面探个究竟,毕竟不知道上面的情况,或许上面是安全的吧。

  我从背包里面找了一根绳子出来,上面还有一个爪子,形状像鹰爪一样,应该是探阴爪了,我把爪子抛了上去,我拉了拉绳子,确定勾住后,才开始往上爬。

  爬了有一会,我的脚滑了一下,我急忙把绳子挽在手上,才防止了下滑,我的手血管都爆了起来,但是我不干松开,我从这里摔下去会直接摔在火上,到时候可不是找不找人那么简单了。我站稳了身体,试着放松了一下手,没有事了,我才松开了手。顿时,我感觉好爽好爽,血液一下子冲到了手掌,手开始慢慢的恢复正常。

  突然,我发现一个问题,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侧身想倒过身体,脸朝下,可是我发现我根本就做不到,既然如此他们也不可能做到,那么这个鞋印不可能是他们留下的。这个鞋印是鞋跟朝上,人走路,鞋跟都是在后面,同样墙壁也是一样,但是不可能鞋跟朝上,就算是有绳子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只有某些措施才能做到,我们下来的时候并没有带这样的措施,所以......

  这不可能是外公他们留下的,那么会是谁,还是什么东西留下的,而且就算是什么高智商动物,他们也不可能把鞋拿来穿上,所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存在,既然不可能存在那么又是怎么来的?难道我还在山佬的梦中?我伸手捏了一把脸,有疼痛感,而且身上的潮湿感以及触感都是那么的真实,所以我不可能还在做梦。唯一能解释的就只有找到他们,看一下老手的解释,如果他们都解释不了,那么就只能说明这是超自然现象了。

  不止是我,许多科学家都是这样,一种解开不了的谜团都会对外公布'这是超自然现象,还不是科学能够触及的概念',这就是科学家,一种比s叉还s叉的人,他们是公认的牛叉人物,他们去探索未知的事物当他们解释不了的时候,他们就会用'这是超自然现象,还不是科学能够触及的概念',这句话可以用'这个现象我们解释不了'来表达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那么麻烦,一句话来说就是因为脸,有一句话不是说:头可断,血可流,脸不能不要。(本话出自国宝特工,原句是:头可断,血可流,水果家族不可辱)

  所以科学家就只能用这个体面的解释来告知大家,超自然现象。我现在所遇到的情况基本就是这样。



温馨提示:
习鬼见闻:探墓迷踪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习鬼见闻:探墓迷踪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习鬼见闻:探墓迷踪全文阅读和习鬼见闻:探墓迷踪txt全集下载。习鬼见闻:探墓迷踪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习鬼见闻:探墓迷踪 第6章 不可能的存在   又是那么一瞬间,我发现自己回到了墓道,周围仍然是甬壁,黑漆漆的前方,我发现周围只有我一个人,我试着往周边摸了一下,我摸到了一个背包,我又在里面找了很久,找出了才找出来手电筒,因为这个装备包不是我的 2015-02-01 16: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