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一章 各派齐聚蜀山(二)—齐聚清风台

作者:血曌    更新时间:2009-12-25 19:25:29    状态:已完结
  天赐东躲西藏的,和三个黑衣人斗了十几个回合,都为受半点伤,势必不能够让三人相信自己不会武功。这女孩子的力度比不上男子,力度会小许多。天赐故意被刚才说话的女子刺伤了手臂,倒在地上。另外一个黑衣人见有机会想要一剑刺穿天赐的喉咙。黑衣人的这一剑虽然厉害,但是天赐还是有机会躲开的。天赐打定主意,等到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就展示功夫。

  就在剑尖要刺到天赐的时候,刚才刺伤天赐的那个黑衣女子用自己的宝剑错开了黑衣人的剑尖。蒙面的黑衣女子说道:“他真的不会武功,你为什么还要杀他呢?”

  那男子说道:“你心软了吗?他是假装的,他知道不是咱们的对手,假装的。无论如何今天我都要杀死他,你给我让开。”

  就在这时蜀山派的弟子冲了进来,和三个黑衣人打斗了起来。三个黑衣人知道不宜久留,纷纷闪身离开了这里。蜀山的弟子追了出去。刚才刺伤天赐的那个黑衣女子在临走之前看了一眼凌天,迟疑之中似有几分的关心之情。这三个黑衣人的身手十分的敏捷,蜀山的弟子没能够追上他们。三个黑衣人消失在黑色的夜幕之中。

  凌天赐遇刺一事立刻有人禀告了蜀山掌门景天。景天本来在和三位旧友太极门掌门人邵天阳、天山派的天玄真君、圣佛院的了凡大师喝茶聊天在得知天赐遇刺之后,三个人都大吃一惊。景天立刻回到了房中,看到天赐平安无事,他这才放下心来。景天暗道这些人也太猖狂了,竟然在蜀山剑派撒野。景天明白经过这件事之后,天赐回到蜀山的消息会立刻传遍清风台各大门派。他们得知后势必会逼蜀山派交出凌天赐的。

  景天经过一番思考决定明日就在蜀山清风台见见各大门派,向他们解释一下。景天本想要拖到龙阳等人回到蜀山再让天此间各大门派,将事情解释清楚。如今的情况下,拖是拖不了了。蜀山掌门人景天传下令来,明日在清风台会天下英豪,还凌天赐不白之冤。

  第二天的蜀山清风台,各大门派齐聚于此。蜀山掌门人景天带着弟子凌天赐来到了蜀山的清风台。

  蜀山掌门人景天对大家说道:“你们各门各派人人都说我蜀山弟子凌天赐是杀死你们弟子的凶手,你们肯否见过我蜀山弟子凌天赐?现在台上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是我蜀山弟子凌天赐,看看你们能否认出哪一个是他。哪一个是杀死你们弟子的?”

  凌天赐和同门师兄弟站在台中央。天赐环视了一周,在场的有天山派、太极门、圣佛院、神针门、无敌门、连云庄、百花谷等十几个门派。这十几个门派都狠狠的盯着台上的自己,看样子他们今天非要置自己于死地。

  这十几大门派都没有见过杀死自己弟子的黑衣人的长相,天赐也很少下山,江湖上认识他的人非常少。现在让他们认出来凌天赐来更是不可能的。

  无敌门的掌门人上官云说道:“这凌天赐是蒙着面行事的,我们根本就没有认出来。蜀山派的弟子凌天赐又很少出现在江湖上,你让我们辨认,这不是为难我们吗。”

  无敌门掌门人上官云这么一说,其他门派纷纷附和他。连云庄的庄主连天碧说道:“上官门主说的没错,这个凌天赐行事的时候都是蒙着脸的。这个人每次杀完人之后,都会留下一句话。”

  “杀人者蜀山凌天赐也,此次杀你弟子只为报仇!”

  景天哈哈笑道:“你们就凭这么一句话就说凶手是凌天赐所为呢。天赐一直生活在蜀山之上,从来都没有下过山。他哪里有时间跟别人结过怨呢。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蜀山弟子凌天赐根本就不会武功,他只是一个学习佛经、四书五经的书生而已。他那里来的本事杀死你们十几派的弟子呢。”

  坤元子接着自己的师兄景天说道:“凌天赐是我的弟子,他来蜀山十年的时间里面从未习武,在十年的时间里,他只习文,先后精通了《道德经》《佛经》《逍遥游》《四书》《五经》等等。他只是一介书生,昨晚凌天赐在房中看书,竟然遭到黑衣人的偷袭,手臂还被刺伤了。不信的话你们自己来看看。”

  当坤元子说道天赐遇刺的事情后,天赐留意到百花谷的一位女子微微低下了头,天赐留意到她的眼神和昨晚自己看到的很像。除了这位女子外,无敌门和神针门的也有许多人在别人诧异的时候,他们却低下了头。天赐明白昨晚的杀手就是他们。

  众人在听到凌天赐不会武功都大吃一惊,不知道究竟是真是,还是蜀山派故作谜团。无敌门的掌门人上官云站起身来,说道:“你们说这凌天赐不会武功他就不会武功吗,我们怎么知道你们说的是真是假。你们又怎么证明给我们看呢?”

  景天笑道:“这个大家敬可放心,你们可以让太极门掌门人邵天阳、天山派的天玄真君、圣佛院的了凡大师他们看看这凌天赐究竟会不会武功。”景天说罢看了看三位旧友。

  景天说罢,太极门掌门人邵天阳、天山派的天玄真君、圣佛院的了凡大师飞身来到了凌天赐的面前。三个人先后抓住了天赐的手臂,三个人都感觉到在天赐的体内有两股十分强大的力量一正一邪。两股力量竟然没有被封印在丹田之中,而是在体内来回穿梭。同时他们也发现在凌天赐的体内,这股正道的浩然之气竟然胜过他体内的妖邪之气,将体内的妖邪之气压制在丹田。

  三个人发现这等异状后,急忙来到了景天的身前,准备将这件事情告诉给景天。

  太极门掌门人邵天阳、天山派的天玄真君、圣佛院的了凡大师三个人查探到了凌天赐身上的异状后,来到了蜀山掌门人景天的身边,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了蜀山掌门景天。景天听后也是大吃一惊,他没有料到天赐身上的封印会解除了。景天思考了片刻后,暗道难道天赐在这段时间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激发了他体内的真气,冲破了封印。但是为什么凌天赐体内的浩然之气会大增呢,除非天赐修炼了武功法诀。

  景天将天赐叫到了身边,说道:“天赐,你老老实实的告诉师伯你在过去的一个月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体内的封印会解除呢?还有为什么你的体内有这一股强厚的真气呢?”

  凌天赐知道自己瞒不过师伯,但是现在他不能够承认自己已经学习武艺了。

  天赐对掌门师伯景天说道:“师伯,请恕弟子不能够将实情告诉您老人家。我可以用自己的性命保证我没有杀人。我根本就没有杀过人,也没有派别人去追杀各大门派。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我和他们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杀他们呢?”

  景天严肃了起来,说道:“天赐,你最好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现在事关你的清白与生死,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掌门师伯,这件事情我真的不能够告诉你,我的确已经学武了,我答应过师父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的。一切事情都由我承担。”

  太极门掌门人邵天阳、天山派的天玄真君、圣佛院的了凡大师三个人来到了清风台的中央,对大家说道:“关于凌天赐学武,已经是铁铮铮的事实了。至于凌天赐的体内为什么有两道真气,这个我们也就不知道了。他的体内有一股妖邪力量,而且十分的强大。”三人说罢,来到了蜀山掌门人景天的身前,问道:“景天掌门,今天大家来这里一时追查杀死各派弟子的凶手,而是要弄清楚这凌天赐究竟是什么人?希望你能够解释清楚!”

  “这……”景天犹豫了起来!

  大家听到了三位老前辈的话后,有些惊慌。

  看到掌门师伯为难的样子,凌天赐来到了大家的近前,抱拳说道:“各位掌门人,我凌天赐的确背着我师父,在回家的这一个月里面学了武艺,我在这一个月里根本没有离开过师父。我一直闭关修炼,就在前两天出关的。至于诛杀你们弟子的事情绝对不是我干的。你们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要和我打的我话,我奉陪到底。今日一战是我和大家的一战,与蜀山派无关,日后不要找蜀山剑派的麻烦。至于我凌天赐的身世那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和你们无关,请你们赶紧离开蜀山,不要骚扰了掌门师伯的清修!”

  凌天赐边说边环视了一周,当天赐再次看到百花谷的那位姑娘的时候,那个姑娘冲着天赐瞪了瞪眼睛,拔出了宝剑,做出想要杀死天赐的姿势。天赐看到后,笑了笑。

  天赐的这话一出可彻底激怒了在场的十几大门派的弟子。神针门的一个弟子闪身来到了台上,说道:“凌天赐,我是神针门的柳长风,今天我就要和你比较一下,无论你是不是杀死我同门师弟的凶手,今天我就要打败你。昨天晚上你竟然装得那么像,将我骗过去了。”

  天赐看了一眼柳长风,看到柳长风那奸邪的嘴脸,天赐就觉得恶心。天赐来到了师父和师伯们的面前,说道:“师父和师伯们,我很抱歉弟子这几天欺骗了你们,不过那些事情的确不是我干的。弟子今天就以自己的名义解决这件事情。”

  景天知道天赐的脾气,他打定了主意,就不会改变的。他对天赐说道:“天赐,你小心点,他们各个武功高强。记住了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忍让有时可以让坏事变好。”

  天赐冲着师父和师伯们点了点头,他来到柳长风的身前,说道:“柳公子,我无心和大家为敌,我再说一遍你们的师兄弟不是我杀的。请你们相信我,你要是在这样子逼我,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柳长风笑道:“我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竟然敢说这样的大话。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神针门的厉害。”

  柳长风说罢,拔出来了手中的兵器,柳长风的兵器似剑非剑,似针非针。只见到柳长风的手中拿着一根铁锥,柳长风念动法诀,手中的铁锥发出道道的黄光,铁锥就好像一枚巨针一样,在空中飞翔。柳长风将手指指向凌天赐,一道黄光挥出刺向天赐。天赐闪身躲开,柳长风接着又发出了第二次的进攻,一道道的黄色光芒刺向天赐,不过都被天赐躲开了。

  柳长风暗道臭小子你好快的速度,竟然都让你躲开了。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神针门的厉害,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蜂蜇天下’的厉害。柳长风催动法诀,空中的铁杵一下子变成了成千上万的针雨,空中弥漫了无数的散发着黄色光芒的铁针。铁针散发着很强的真气,铁针一下子化成了满天的黄蜂,黄蜂像流星般冲向天赐。天赐知道自己这回是躲不过的,天赐急忙在身前设下了防御阵。瞬间的功夫,在天赐的周围出现了一层真气球。

  满天的黄蜂被天赐抵挡在自己的周围。天赐暗道这要是被这满天的黄蜂蜇到了,自己还不被穿成马蜂窝吗。天赐运用真气在自己的双掌之中,在天赐的双掌之中形成了一个白色的亮球。天赐一掌将白色的亮球打出,白色的亮球将天赐周围的黄蜂雨震得无影无踪。柳长风也被这股力量震退数步,口吐鲜血。他已经败下阵来。凌天赐只此一招就打伤了神针门的柳长风,只此一招大家就见识到了凌天赐的强厚实力。

  柳长风败下阵来,先后有无敌门、连云庄、百花谷等几大门派前来挑战凌天赐。现在人们上台不再是为了要替自己死伤的同门报仇,而是要打败台上这个少年。今日一战凌天赐打败了几大门派的出色弟子,惊动了蜀山清风台所有的人,就连蜀山掌门人景天也是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天赐竟然在一个月的时间里竟然有如此深厚的实力,他的进步是在让人难以想象。进步的速度十分的惊人,在历史上是从未见到的。

  蜀山之上清风台,欲捉恶徒了尘埃。

  神奇少年天地叹,一股真气战群雄。

  蜀山之上凌天赐凭借一击之力打败了神针门的柳长风、无敌门的风青河、连云庄的连东明、百花谷的花容。凌天赐凭借一己之力力挫各大门派的新秀,展露风矛。

  几番交手下来,凌天赐的真气消耗了不少了,要是再战下去的话,势必会损到自己的真元。天赐现在已经是精辟历尽了,根本没有还击的能力。现在只要是一个普通的人都能够将他打倒。蜀山之上各大门派都是你看我我看你,再没有人出手了。就在大家互相对望之际。突然一个少年飞身上台来到了凌天赐的面前。

  这个男子对凌天赐说道:“姓凌的,识相的话,你就赶紧交代你为什么杀死我们师弟的,究竟目的何在。你要是老老实实的说出来的话,我就放你一马。不然的话,我天绝门天煞是不会放过你的。”

  凌天赐大笑一声,道:“我已经说了多少遍了,不是我干的,你要我怎么承认。”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天绝门的厉害。”天煞说道。

  天煞说罢,拔出了手中的宝剑。天煞早就看出来了凌天赐现在是真气消耗太多,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他一剑刺向凌天赐,要取他的性命。景天看到后大吃一惊,虽然刚才天赐在屋里认识面前承诺这件事遇蜀山派无关,蜀山派不便插手。一旦威胁到了凌天赐的生死,蜀山剑派是不能够坐视不理的。

  就在景天要出手之时,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姑娘。这位姑娘挡在凌天赐的身前,用身体护住了凌天赐,姑娘说道:“在这件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咱们不能够杀他。万一杀错了好人,到时候后悔莫及啊。我看凌天赐绝非杀人凶手,咱们大家都看到了他招招手下留情,要是真的是他的话,他打可以逃走,咱们又有谁能够追的上他呢。”

  天煞被这女子这么一说,收起了宝剑,愤怒的盯着凌天赐,说道:“我看在百花谷龙女仙子的面子上先放过你,要是让我知道你真的是凶手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这位飞身上台挡在凌天赐身前的姑娘正是百花谷龙女仙子。龙女仙子之所以这么做一是因为昨晚她刺伤了凌天赐,心里有些愧疚,二是刚才凌天赐战群雄,全部都是招招留情,她感觉到凌天赐觉不是凶手,三是因为她看不惯天煞的这种卑劣的行为,乘人之危。

  凌天赐缓缓的站起身来,来到龙女仙子的面前,抱拳说道:“原来是你啊,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刚才那个什么天煞说你是龙女仙子,你是不是叫龙女啊!”

  “我叫什么与你无关,我无心救你。你记住了要是你真的是凶手的话,我会亲手杀了你为我的哥哥报仇。”这位姑娘冷冷的说道。

  “昨天晚上刺伤我的人是姑娘你吧,昨晚还要多谢姑娘你的救命之恩。要不是你及时出手我恐怕已经死在天煞的受手里了。”

  “你武功这么高,即使我不出手,他也杀不了你。你的感谢就免了。”龙女说罢,看了一眼凌天赐,转身离开了。

  龙女仙子的出现,惹得各大门派争论了起来,有的人主张等到蜀山掌门人景天查明真相,再作打算。有的人主张在凌天赐受伤之际杀了他,为江湖除害。这样做的确有些卑鄙,但是他们认为对付凌天赐这样的恶人,就应该以恶制恶。台上各大门派争执了起来。

  景天来到台上,对大家说道:“我已经派弟子去查这件事情的真相,我相信他们就快回来了。大家再等等,等到龙阳等人回来,事情的真相就会大白于天下。”

  天山派的天玄真君说道:“这件事情的确有些蹊跷,我天山派也派出了弟子去调查这件事情。我相信这凌天赐是无辜的。前段时间也有人曾栽赃是我天山派所为。我看这件事情没有这么清楚。”

  太极门掌门人邵天阳、天山派的天玄真君、圣佛院的了凡大师三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都开口了,其他的小门派也没事什么好说的。就在大家等待龙阳等人的时候,这时躲在上空云层之中的两个人现身在蜀山。这两个男子一美一丑,形成鲜明的对比。他们正是魔界的天地二魔。

  天魔来到清风台的中央,大声的说道:“蜀山今日可真的够热闹的,这是在开修真界大会吗?台上这位帅小伙是谁啊?”

  地魔来到凌天赐的面前,看了看受了伤的凌天赐,说道:“瞧瞧这位小兄弟伤得可不轻,我们都在上面看清楚了,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他一个,真的是没有天理啊。”

  蜀山之上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两个人,大家都为之一惊。景天站起身来,说道:“台上的这两位是?为何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来我蜀山?”

  “我们来蜀山只是为了看看热闹,至于我们是谁你不用操心。你们大家都知道自己是谁就行了。”他们两个人来到凌天赐的身边,问道:“他们都知道自己是谁,你知道自己是谁吗。你的父亲是谁?”

  天赐对二人说道:“我是谁,我是凌天赐,至于我的父亲是谁,我还真的不知道。”

  景天飞身来到他们二人的身前,说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在我蜀山捣乱。你们再不说,就不要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识相的话,你们赶紧离开蜀山。”

  魔界的天地二魔,纷纷亮出兵器,说道:“你对我们不客气,好啊。咱们就比比看谁对谁不客气。”

  天地二魔拔出手中的兵器和蜀山掌门人景天大战了起来。他们两个人分别进攻景天的左右两侧。景天和他们交手十几个回合下来,知道这两个人的身法很快,一直在躲避自己的攻击。天地二魔从不正面攻击景天,看样子他们此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杀死景天。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呢?

  天地二魔和景天在台上争斗了数十个回合,双方都没有受伤。天地二魔虚晃一招,闪身避开了景天。天地二魔腾在空中,俯视蜀山上的各大门派。

  天魔对大家说道:“凌天赐,你真的知道自己是谁吗?你的父亲是谁吗?在座的各大门派又有几人知道蜀山弟子的身世呢?”

  天魔这么一说,清风台下立刻就乱了起来。大家都在交头接耳的谈论凌天赐的身世,大家先前就听闻了凌天赐的身世之谜,今日又见到了凌天赐的强厚实力,更加增加了大家对凌天赐的好奇之心。

  景天知道现在这件事情是保不住了,眼前这两个神秘人肯定知道些东西。景天要看看他们究竟想要办什么,景天并没有说什么,他要看看两个人接下来耍什么把戏。天赐一直以来都为自己的身世之谜而迟疑,天赐听这两个神秘人之言,天赐明白这两个人肯定知道什么。

  腾在空中的天魔在空中大声的喊道:“台下的人,你们打伤了凌天赐,你们知道你们伤的是谁吗?你们得罪了凌天赐就等于招惹了谁吗?”

  地魔说道:“你们得罪的是妖皇之子,凌天赐是妖皇的儿子。妖皇的元神就封印在他的体内,一旦妖皇复苏你们就玩完了。哈哈哈……”

  众人听到天地二魔的话后,大吃一惊。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原来传言是真的,这十几大门派纷纷逼问蜀山掌门人景天这二人的话是真是假。几大掌门人不由得将目光放在了蜀山掌门人景天的身上,要他做出个解释。

  天赐也来到了掌门师伯的面前,说道:“师伯,他们说的是真是假,我父亲究竟是谁,师伯,求你了,您就告诉我吧。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蜀山之上各大门派的掌门人及弟子都在盯着蜀山掌门人景天,景天知道事到如今,天赐的身世已经隐藏不了了。

  景天来到了天赐的身边,说道:“天赐,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你的父亲的确就是妖皇裂天。十六年前你的父亲带领妖界的高手攻占人界,江湖上几大门派联手来毁灭了你父亲的肉身,当时你也受了重伤。你父亲为了救你将自己的元神注入了你的体内,他凭借着自己强厚的真元护住了你的心脉。但是几大门派为了永绝后患决定毁灭妖皇的元神,可是天降乾坤符封印了你体内的妖皇元神和几道真气。这才救了你的性命,不然的话你早就爆体而亡了。我在十六年前答应等你六岁的时候,我将你接到蜀山教你习文断字,明白做人的道理。”

  凌天赐听到师父的话后,说道:“掌门师伯,你骗我,我父亲不是妖皇,我不是人妖。你骗我……”

  景天将当年的事情说了出来,这件事一直以来就像是一块石头一样,景天一直在寻思着自己该如何将事实的真相告诉给天赐。今天景天终于说了出来,他看得出来,天赐现在十分的痛苦。



温馨提示:
无为至尊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无为至尊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无为至尊全文阅读和无为至尊txt全集下载。无为至尊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无为至尊 第十一章 各派齐聚蜀山(二)—齐聚清风台 天赐东躲西藏的,和三个黑衣人斗了十几个回合,都为受半点伤,势必不能够让三人相信自己不会武功。这女孩子的力度比不上男子,力度会小许多。天赐故意被刚才说话的女子刺伤了手臂,倒在地上。另外一个黑衣人见有 2009-12-25 19:25:2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