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三章.凌天赐身世之谜(二)

作者:血曌    更新时间:2009-12-26 17:56:20    状态:已完结
  大虎他们成功的混进了院子里面,杀了看守凌心的两个狼妖,救出了凌心,大虎他们搀扶着凌心三个人偷偷的移向了大门。尽管他们虽然小心,但是还是被院子里面的一个狼妖发现了。

  “大王,他们跑了。”一个狼妖喊道。

  院子外面的人都跳了进来,他们挡在了凌心的身前,掩护他们撤退。院子里面的其他妖怪听到喊声之后,他们都抬起了头,追上前去和几个渔民打斗了起来。这几个渔民抵挡着追上来的狼妖。天狼和飞豹两个人大王一挥手,几道白光飞出打在了几个渔民的身上,渔民被打伤在地。在他们倒地之际,狼妖们上前杀死了他们。

  就在天狼和飞豹对付渔民的时候,大山抓住了时机。大山怒吼一声,全身立刻真气大阵。大山的身上凝聚了很强横的妖气,大山身上立刻爆发出很强的的力量。强横的真气扩散而出,天狼和飞豹都被这股强横的力量震倒在地。其他的小狼妖根本抵挡不了这股强横的力量,被震碎了心脏,纷纷吐血而亡,倒地而死。

  大山急忙上前,看了看几位渔民的伤势,他们都已经被狼妖们杀死了。大山缓缓的站起了身来,这几位好兄弟都是为了就自己妻子凌心的性命而被他们杀死的。大山的心里十分的难过。

  就在大山悲痛几位渔民舍命就自己一家人的时候,飞豹不知道何时来到了大山的身后。飞豹举起手中的豹尾鞭将全身的真气聚集在了豹尾鞭上面,一时间豹尾鞭灵光大胜。

  飞豹一鞭子打在了大山的头上,大山当即倒地,头顶的上方留下了许多的鲜血。大虎他们本来是想要提醒大山的,可是这飞豹的速递太快了,他们还没有开口,飞豹已经打下来了。大山倒地,血从他的头顶流了下来。几个人都惊呆了,不知道大山能否挨得住。凌心想要冲到大山的面前,可是被大虎他们拦住了。

  大山被飞豹的豹尾鞭打中了头顶的那一刻,他的头在那一刻一片空白。他本能的缓缓地蹲了下来,血从大山的头顶缓缓流了下来。大山的头十分的疼痛,一时间大山的头脑里面都是空白。大山跪在地上,好一会都没有动。突然间大山的头脑中浮现出来了不同的画面,大山先前的事情全部都想起来。从他在妖界的修练到在蜀山上面的打斗之间的所用事情,他全部都想起来了。他就是妖界之主妖皇裂天。

  大山就是妖皇,妖皇就是大山。大山恢复了记忆,他的身体一下子就变回了妖皇的容貌,身处出现了一副五彩战甲;头发也变成了出现了一绺白发。他的一双眼睛散射出霸道的蓝光,天狼和飞豹都惊呆了。最为吃惊的就是大山的妻子凌心和渔村的人了。天狼和飞豹虽然不知道大山的身份,但是他们知道大山绝非人类。然而渔村的人们根本不知道大山的来历,现在大山一下子变回了妖皇,他们很难接受。

  天狼和飞豹看到眼前的那个看似弱小的渔民,突然间变的是这么的强大。他身上散射出的那种霸气早已吓破两个人的胆。这两个家伙吓得腿一软,跪在地上,急忙给大山磕头:“大王,您大人有大量,求你原谅我们吧。小的以后再也不敢冒犯您老人家了。”

  妖皇裂天怒道:“你们好大的胆子,连我妖皇的妻子都敢得罪。该死!你们杀了这么多无辜的村民,只有用你们的鲜血来偿还。不过是你们让我恢复了记忆,我会让你们死得痛快点。”

  天狼和飞豹一听就明白了,眼前这位说来说去就是不肯放过自己的。他们明白自己根本不是这位妖皇的对手,无论自己如何求他,他都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两个家伙相互看了一眼对方,彼此心领神会。如此坐以待毙,还不如舍命一搏。

  天狼和飞豹他们运足了真气在手掌之上,两个家伙抬起头,一掌打出。两道真气分别从妖皇的左右两个方向袭击他。这两个家伙打出这一招后,纷纷朝一边逃去。

  妖皇早就料到了他们会使用这一招,妖皇在他们这两击还没有达到自己的时候,他一挥手一道真气打出,那两道真气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妖皇见到两个家伙想要逃走,张开双臂两道真气从他的掌中发出,将天狼和飞豹两个小家伙给锁定住。一团团的真气围在他们的周围,无论他们如何挣扎都逃不了妖皇的束缚。妖皇裂天将寒冰之气传入了天狼的体内,天狼手瞬间结成了冰;妖皇将一道火阳之气传进了飞豹的体内,飞豹身体一下子被妖皇传进体内的火阳之气烧成了焦炭。微风一吹,天狼和飞豹便粉碎了,他们便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妖皇裂天收拾了这帮妖孽之后,他闪身来到凌心和大虎的身边。凌心和大虎他们谁都没敢说话,他们几个人纷纷往后退了几步。他们都不敢靠近大山,这是因为此时大山和往日那个和蔼可亲的大山有太多的不同点。陌生的使他们不敢相认。

  妖皇裂天来到大家面前,见到大家的表情,这才意识到了什么。妖皇裂天将手一挥,又恢复了往常那般模样,依然是那样的和蔼、善良。妖皇来到妻子凌心的面前,说道:“心儿,你没事吧。刚才那狼妖打了你一拳,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来坐下来,让我为你检查一下。”

  凌心见到自己的丈夫如此的关心自己,更加坚定了她对他的爱,无论自己的丈夫是往日和蔼的大山哥,还是什么妖界的妖皇,她都一如往常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凌心看到丈夫为了自己被这些妖怪打成这般模样,她的心很痛。

  凌心来到妖皇裂天的身边,用手擦去了他嘴角的鲜血,激动的说道:“大山哥,我没事。你呢?他们这些妖怪真是心狠手辣,瞧把你打得。”

  “心儿,我没事。只要我的心儿没事,我受再多的苦,都心甘情愿。”

  妖皇裂天将老婆凌心搂在怀中,凌心将头依偎在大山的怀中。

  大山被飞豹豹尾鞭一鞭打在了头上,他竟然奇迹般的回复了先前的记忆。大山原来就是那日被打下蜀山,落入天玄激流的妖皇裂天。妖皇裂天杀死了渔村所有妖怪。妖皇来到妻子凌心的身边,妖皇发自真心的话语化解了凌心对他的怀疑与顾及。

  妖皇裂天安慰了老婆之后,来到了大虎他们的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大山,多谢你们救了我家娘子!谢谢你们!”

  大虎说道:“你先不要忙着谢我们,你先告诉我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你的身上散发出的光芒和那些妖怪一样?这些妖怪为什么杀渔村的渔民。我们希望你能够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妖皇裂天看了一眼周围的几个渔村的渔民,他们也都点了点头。

  妖皇裂天解释道:“关于为什么这些妖怪来渔村,杀害了渔村的渔民们,我可以解释给你们听。至于我的身份,你们还是不知道的好,我不愿意告诉你们也是为你们好,这一点请你们原谅我。在你们的眼前,我永远都是大山。”

  妖皇裂天便把自己先前和妻子凌心两个人去九华山打猎,两个人遇到了虎妖以及自己为什么要杀死虎妖的原因告诉给了大家。

  妖皇说道:“事情就是这样的,今天来到渔村的这些妖怪都是虎妖的同伴。他们来渔村就是为了报仇。渔村百姓的死都是我引起的,你们要如何处置我我都没有怨言。”

  凌心听到丈夫大山这样说,急忙来到了大山的身边,说道:“当时大山哥都是为了救我,你们要怪罪的话就怪罪我吧。这件事真的和大山哥无关。”

  大虎他们听到了大山的故事后,他们并没有责怪大山的意思。要是他们遇到了这种情况,他们自己也会想大山一样的。现在渔村已经被毁,什么都没了。他们都没了主意。

  大虎来到了大山的近前,说道:“大山哥,我们怎么会责怪你呢。当时要是换作是我的话,也会和那虎妖拼命的。更何况是你杀死了这些杀死村民的妖怪,我们还要感谢你呢。现在渔村已经被毁灭了,咱们该怎么办呢?也不知道那些妖怪还有没有同党。”

  “渔村我打是可以让他们恢复旧貌,只是以我现在的修为根本不能让渔民们复活,我可以在渔村的四周摆下一格大阵抵挡妖魔。这样咱们就不用在害怕了。你们说这样怎么样?”

  “大山哥,你真的能够让渔村恢复旧貌吗?你究竟是什么人,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本事?”

  妖皇将大山拉到了一旁,悄悄地对他说道:“大虎,实话告诉你吧,我并非人类,我是妖。不过我是不会伤害大家的。”

  “什么?你是妖,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凌心吧,毕竟这人妖殊途,你们两个人在一起,这些正道人士是不会放过你们的。我们渔村虽然不涉足江湖,但是我对江湖上的事情还是知道一二的。现在天山派以及其他的各大门派都在寻找你的下落。”

  “多谢你的关心!无论如何我都是不会和心儿分开的,他现在已经有了我的骨肉。这段时间和你们的相处,磨平了我称霸六界的心。等到心儿生下了孩子之后,我就人间报了仇。我就会带着心儿回到妖界。”

  大虎知道自己劝不动妖皇离开凌心的,她也就没有多说些什么。他们两个人和大家会合之后,一起动手将乡亲们埋了,好让他们入土为安。妖皇和妻子凌心两个人在他们的坟前,磕了三个头。这件事情毕竟因他们而起,村民的死他们要负起责任。

  妖皇裂天念动法诀,一道道的光芒从他的体内飞出,每道灵光所经过的地方,房屋什么的都恢复了原样。渔村的花花草草不仅都又活了过来,而且比以前更加的繁茂。渔村恢复了原来的生机,只是现在剩下的还没有十个人。渔村先要恢复原来的旧貌,还需要一段时间。妖皇重整渔村之后,他和妻子凌心就离开了渔村,两个人在天罡湖边盖了一间茅屋。

  凌心和丈夫大山搬到了天罡湖之后,两个人依然是那般的恩爱。凌心虽然没有问丈夫大山究竟是什么人,但是经过了这些事之后她也猜到了大山的身份。凌心并没有因为丈夫大山的身份而有所改变,她一如往常。让凌心奇怪的是丈夫自从恢复了记忆之后,他就很少说话,总是一个人坐在那里静静的想事情。

  一天晚上凌心大着肚子来到丈夫大山的面前,大山将妻子凌心搂在怀里。

  凌心娇声说道:“山哥,你究竟怎么了。自从你恢复了记忆,你每天愁容满面的。究竟有什么事困扰着你,你先前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这样的为难。”

  妖皇并没有直接回答凌心的问题,他挽住凌心的双手,问道:“心儿,假如我有一天离开了你,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凌心听到大山的话后,心里就是一惊,急忙问道:“山哥,好好地,你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心儿,你虽然不问我,但是你一定先要知道我是谁,我以前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还有为什么我会失忆。我来告诉你,不用我说,想必你已经知道我并不是人类,我乃是妖界之主妖皇裂天。我失忆的原因是因为那日在蜀山清风台的大战…那日我被打下蜀山,落入了天玄激流。湖水的巨大冲击重伤了我的脑袋,导致我失忆。”

  “什么?原来你是妖界的妖皇,怪不得必有如此强悍的神力呢,杀虎妖,斗冰龙,捉白鱼,除妖魔。山哥,最近你为什么愁眉苦脸啊。无论你是谁,你永远是心儿的丈夫,我腹中孩子的父亲大山。”

  “我恢复了记忆,体内的妖气与日俱增,正道联盟发现我是早晚的。即使他们不找我,我也会找他们报仇的。我要为自己和妖界战死在清风台的兄弟们一个交代。”

  “你非要去吗?你就不能够为了我和孩子忘记仇恨吗?”

  “不行,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即使我不找他们他们也会找我的。不过你放心,为了你和孩子我一定留住自己的这条命。等我报了仇咱们就回到这里终老。”

  凌心知道自己劝不动大山,只好祈祷他能够平安无事。凌心依偎在大山的怀中,两个人彼此拥抱着对方。

  恢复了记忆的大山,将报仇放在了第一位。

  妖皇虽然有报仇之心,但是现在妻子凌心有孕在身,时时需要有人照料。他现在还不能够离开妻子去找仇人报仇,那日各大门派的高手联合起来对付他,将他打下蜀山。自己要不是被打下了蜀山,恐怕现在早已经命丧蜀山清风台了。妖皇要报仇,他首先要对付了的是天山派,然后对付其他的门派。日后有机会的再教训魔界和幽冥鬼界。

  妖皇裂天和妻子凌心在天罡湖生活得一直很好。和他们一样,渔村也逐渐恢复了生机。大虎他们也都结了婚,为渔村增加了人口。晃眼间凌心已经怀胎十月了,她也就要临盆了。这天妖皇裂天和妻子凌心两个人在天罡湖散步,突然大虎跑到了他们的身边。

  大虎气喘吁吁的来到妖皇的身前,他现在还不知道大山的真实身份,说道:“大山,大事不好了,我看你们还是躲躲吧。”

  凌心急忙问道:“大山哥,究竟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让我们躲躲啊。”

  “是啊,大虎究竟出了什么事啊,是不是九华山的妖怪又到渔村捣乱了。”

  大虎摇摇头,说道:“事情不是这样的,不是九华山来了妖怪。今天有一些江湖人士来到了渔村,看样子他们都是修真界的高手,每一个人身上都散射出一道灵光。他们来到了渔村之后,向村民打听一个人的下落。他们形容了那个人的相貌,他们口中的人和你很像。他们还说自己寻找的那个人是个妖邪之人,让村民见到的话及时告诉他们。”

  “这些来到渔村的人究竟什么来历,他们都长得什么样呢。他们有多少人。”

  “这些人都很杂,不仅有穿着僧俗的和尚和穿着道服的道士,还有一些道姑,好像还有人称自己是天山派的什么的。”

  “原来是他们,他们竟然找到这里来了,即使他们不来找我,我也要找他们去。大虎,你想回渔村,记住了一定不要告诉别人我在这里。你猜的没错,他们来这里的的确确是为了找我。他们就是我要找的仇人。”

  “大山哥,我知道了,你自己一定要小心了。那我就走了。”

  大虎将消息传到后就离开了,善良的大虎本来是要劝大山避一避,谁曾想到自己却恰恰暴露出了大山的踪迹。大虎来到这里的时候,自己早就被人跟踪了。即使他们不跟踪大虎,他们找到妖皇也是早晚的。妖皇身上散射出的强横的妖气早已经弥漫了天罡湖的上方。那些人看到这里弥漫了这等强悍的妖气,他们也早就料到妖皇一定躲在这里。那些来到渔村的正是各门各派的掌门人组成的正道联盟,他们来渔村一是他们听说九华山出了妖怪,他们作为正道联盟的正义之士,降妖除魔是为他们的天职;二是因为九华山方向有很强的妖气,他们猜测妖皇应该就在九华山附近。

  大虎走后,妖皇将妻子扶回了家中。妖皇安顿好了妻子凌心之后,他一个人来到了天罡湖,妖皇闪身凌空于天罡湖湖中央的上方。

  妖皇裂天大声的喊道:“既然都来了干吗躲躲藏藏的,现身吧。”

  妖皇说罢,躲在暗处的几大门派的掌门人全部都现身了。蜀山派的掌门人景天出现在天罡湖的东面;天山派的新任掌门人天玄真君出现在天罡湖的西面;太极门的门主独孤皓然出现在天罡湖南面;出现在天罡湖北面的是圣佛院的了凡大师;慈航静斋的凤堙师太出现在天罡湖的西北方向;出现在天罡湖的西南、东北以及东南方向的分别是冲虚道观的冲虚子、天山派的天羽真人和蜀山派的浩云真人。八大高手将妖皇裂天围在天罡湖的上方,这八大高手每个人手持兵器,周身散发着很强横的灵气。

  妖皇环视了一周,都是老面孔,冲着他们说道:“当日在蜀山清风台的人都来了,既然你们都来了,也省的我再来回奔跑找你们报仇。今天我就让你们命丧天罡湖。”

  天山派的掌门人天玄真君看到妖皇,心中的怒火便油然而生,怒道:“妖皇,你休要猖狂,今天你是逃不掉的。不怕告诉你妖界的通道已经被七彩宝伞封印了,你是休想要回到妖界。今天你休想要逃出这里。”

  景天说道:“妖皇,你要是答应我们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来犯人界,我们倒是可以让你离开,并且打开七彩宝伞让你回到妖界。只要你答应妖界不会再犯人界,我景天说到做到,一定让你离开。”

  妖皇大笑一声,说道:“多谢景天掌门的好意!当日蜀山之仇我一定要报。今天你们休想要活着离开这里,收招吧。”

  妖皇说罢,周身的妖气大阵。妖皇将双手合在一处,妖皇的双掌之间凝聚着很强的真气。妖皇将掌中的真气球打出,真气球直冲天际,并且不断的扩大,一声巨响刚才的真气球化成了八条飞龙。这就是妖皇‘万兽无疆诀’的‘龙啸八方’。八条飞龙狂啸一声,冲向围在妖皇一周的八大高手。景天、邵天阳、天雷真君等人知道妖皇这一击的厉害。

  众人为妖皇发出的这强悍的一击而感到惊讶,他们急忙运用真气纷纷抵挡。妖皇根本不给几人还击的机会,见到几人抵住了自己的‘龙啸八方’,妖皇再一次使出了‘惊天四灵’强大的冲击力冲向了四周。妖皇的‘惊天四灵’的威力他们早就领教过了,这么强悍的攻击,迫使得他们只能够急忙设下防御阵以减少自己的损伤。八人虽然在身前设下了数道的防御,可是强大的冲击力还是震伤了他们。八个人都喷出了鲜血。

  妖皇不间断的攻击,使得八人没有还击的机会。天罡湖上八大高手都受了程度不同的伤。他们在妖皇发出数次强攻之后,抓住了时机,几人都打定了主意,他们要将妖皇一击必杀。

  蜀山掌门景天在使出蜀山绝学‘破空诀’之前,问道:“妖皇,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回不回妖界?”

  “妖界是一定要回的,不过在回之前我一定要杀了你们。”

  景天一片好意想要放妖皇裂天一马。可是妖皇裂天并不领情,一定要报那日蜀山之仇。

  景天见到妖皇是铁定了主意要报仇了,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景天将周身的真气运转在手中的宝剑之上,一时间他手中的宝剑灵光四射;太极门掌门人也将手中的神剑高举在头顶之上,神剑光芒四射,他使出了太极门的绝学‘八卦降魔诀’;天山派的掌门人天雷真君使出了天山派的无上绝学‘天罡剑诀’;了凡大师使出了佛门的‘佛阳天罡掌’;独孤门门主使出了无双剑至强的一招‘天外流星’;冲虚道观的冲虚子使出了‘一剑冲九霄’。

  这八大高手都使出了各门的无上法诀,在妖皇的八方形成了八股十分强横的真气。八个人在同一时间发出了自己最强悍的一击,八股真气夹杂着毁灭天地的力量冲向妖皇。

  妖皇一看这八股真气冲向自己,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妖皇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想要借助这八股真气,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妖皇急忙在身前设下了十数道防御阵。在这八股强悍的真气攻击下,妖皇的防御阵瞬间便解体了。妖皇没有料到这八股真气合在一起是这般的厉害。妖皇急忙运用全身的真气在自己的双掌之上,一个庞大的真气球围在妖皇的周围抵挡这八股真气。妖皇的‘兽行四海’威力无穷,也就是妖皇的‘兽行四海’能够抵挡一时这八股强横的真气。双方在天罡湖上方坚持了下来,一时间没能够分出胜负。

  妖皇和八大高手在天罡湖上方打。凌心回到家后就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再加上刚才在天罡湖边大虎说的那番话。凌心的心忐忑不安,她隐隐约约感觉到将要发生什么事情。凌心越想越不对劲,丈夫走后她更加担心了。凌心还是决定出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距离天罡湖不远的时候,凌心隐隐约约听到了打斗的声音。凌心感觉到丈夫妖皇一定出事了,她加快了脚步。等到凌心来到天罡湖的时候,妖皇已经和八大高手僵持了下来。

  凌心来到天罡湖畔,看到丈夫以一敌八,十分的吃力。凌心对者妖皇喊道:“大山,你要小心了,无论如何你都要为我和孩子留住自己的性命。

  “心儿,你怎么来这里了,赶紧回家去。你放心吧,我会没事的。”

  景天听到两个人的谈话之后,对妖皇裂天说道:“妖皇,现在你明白了以你一个人的力量,你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在这样下去你一定会形神俱灭的,即使你不为自己想想,你也得要为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考虑一下啊。你真的想要自己的老婆日后守寡,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吗。我看你还是投降吧,现在撤功还来得及。”

  妖皇对景天说道:“景天兄弟,众人之中就你还要有点血腥,我喜欢。不过我妖皇是绝对不会投降的,今天我一定要报仇。如果我死了还请你们放过我的孩儿和妻子。”

  景天点点头,说道:“好的,我答应你。我一定会保证你妻儿的安危。”

  妖皇的护体真气球在这八股强厚真气的攻击下逐渐缩小,妖皇已经支撑不住了,妖皇对妻子凌心说道:“心儿,我已经支持不住了,今天将会命丧于此。你赶紧离开这里,一定要将咱们的孩儿抚养成人。你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

  “山哥,我不走,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你不要离开我。”

  八道真气击破了妖皇的‘兽行四海’,击中了妖皇的本体。八道真气同时进入了妖皇裂天的体内,妖皇的身体时大时小,八道真气在他的体内来回穿梭。妖皇痛喊一声之后,妖皇的身体便爆开了。强大的冲击力扩至四周,天罡湖上的八大高手全被这股力量震飞了。凌心迟迟没有走开,这股强大的冲击力也重伤了她。

  凌心倒在地上,口吐鲜血。景天急忙来到凌心的面前,把住了凌心的经脉。凌心的伤势不轻,想要救她十分困难。凌心的体内还有一个婴孩。如今情况下,要是凌心死了,那就是一尸两命。

  就在景天束手无策的时候,妖皇的元神飞到了妻子凌心的身体前,说道:“心儿,你怎么这么傻呢。我不是让你离开了吗?心儿,我来救你。”

  妖皇的元神进入了凌心的体内,一时间凌心全身凝聚了很强悍的妖气。妖皇的元神再为自己的妻子凌心疗伤,妖皇现在虽然没有肉身,但是他的元神还在。他的元神之中蕴含了他大部分的能力。经过了妖皇的治疗之后,凌心苏醒了过来。刚才的大股力量不仅重伤了凌心,就连她腹中的胎儿也被打伤了。妖皇为了自己的孩子将自己的元神输进了自己的孩子体内。他用自己的真元护住了孩子的心脉。

  凌心苏醒之后,她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很痛。凌心在那里痛苦的挣扎着,这时慈航静斋的凤堙师太来到了凌心的面前,他看了看,对大家说道:“她这是要临盆了,你们先回避一下,让我来为她接生。”

  其他的人听到了凤堙师太的话后,纷纷退到了一旁。凤堙师太和她的几个弟子来到了凌心的面前,来为凌心接生。凌心在忍受了一番痛苦之后,终于生下了自己的孩儿。凤堙师太在凌心生下了孩子之后,她开始担忧了起来。

  凤堙师太将景天、了反大师等人叫了过来,说道:“你们来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孩子生下来就一身的妖气。我觉得这事有蹊跷。”

  景天看了看这个刚刚出生的孩子,把了把他的经脉。把完脉后,景天对大家说道:“这个孩子还有妖皇的妻子凌心刚才都被那道劲力打伤了。是妖皇的元神进入了凌心的体内医治了她的伤。婴孩受的伤很重,再加上他的身体很弱,本来是必死无疑。是妖皇用自己的元神和真元支撑着孩子的身体,延续他的生命。只有妖皇这么强大的真元才能够医治他的内伤。”

  妖皇为了救自己的孩儿将元神注入了孩子的体内,用自己强大的真元延续孩子的性命,医治他的内伤。

  八大高手在天罡湖联手打败了妖皇裂天。妖皇裂天被八大高手的八股真气毁了肉身,这股强大的冲击力将凌心及腹中的胎儿打成了重伤。在大家出于混乱的时候,妖皇裂天的元神进入了妻子凌心的体内,医治了凌心的内伤。然而凌心腹中的胎儿脆弱不堪,被打成了重伤。妖皇为了救自己孩儿的性命,将自己的元神传进了婴孩的体内。妖皇依靠自己强大的真元护住了婴孩的心脉,留住了孩子的性命。

  景天说罢,天山派的掌门人天玄真君、太极门的掌门人邵天阳等人来到了婴孩的面前。他们几个人都在观看凌心刚刚生下的婴孩。

  天玄真君运足了很强横的真气在自己的手掌的掌中,他一掌打出将强厚的真气传进了婴孩的体内。天玄真君这一掌下去,婴儿立刻停止了哭啼声,婴孩一下子没有心跳。景天见到天玄真君如此举动,十分的诧异。他没有料到天玄真君竟然连一个婴孩也没有放过。

  景天将婴孩抱在怀中,婴孩已经没有心跳,景天来到了天玄真君的面前,说道:“他只是一个婴孩,你至于对他下死手吗。”

  凌心将孩子抱在怀中,一见到自己的孩子没有了心跳,凌心大哭了起来。

  “婴孩,他是一个普通的婴孩吗。妖皇的元神寄身在他的体内,一旦他长大了,试问咱们有谁是他的对手呢?我现在杀了他,也是为六界造福。在场的各位,你们有谁会是他的对手呢?”

  众人都纷纷摇头,现在的妖皇已经需要八大高手才能够将他收复。以后如果妖皇将自己的法诀传授给他的儿子,那个时侯他们再回后就来不及了。

  天玄真君见众人纷纷摇头,接着说道:“咱们只有联手毁灭了妖皇的元神,才能够永绝后患。不然的话,这个孩子长大之后一定是六界的灾难。咱们还是练手毁灭了妖皇裂天的元神吧。”

  景天急忙说道:“不行,你们要是联手杀死妖皇的话,妖皇之子一定性命难保。你们这样不仅会杀了妖皇,还会一并杀死妖皇的孩子。上天有好生之德,咱们还是本着天下的好生之德,还是饶了这孩子的性命吧。”

  “不行,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杀了妖皇。”

  凌心怀中的婴孩一时间光芒四射,全身弥漫了妖气。婴孩凌在空中,对周围的人说道:“你们这些所谓的正道中人竟然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既然你们要杀我妖皇,我就和你们拼了。”

  妖皇的元神已经控制了婴孩的心智,婴孩的双手之间凝聚了很强的真气。婴孩一掌打出,强后的实力冲将而出,几位掌门人都大吃一惊妖皇现在只剩了元神,寄身在一个婴孩身上,他竟然还能够发出这么强悍的攻击。几个人急忙运功抵挡。

  天玄真君怒道:“大家都看到了,要是这孩子长大了。以妖皇的修为一定将这孩子训练的更加厉害,这孩子一定为自己的父亲报仇。到时候,咱们可真的是后悔莫及。咱们还是趁这孩子没有长大,咱们还是赶紧练手除掉这孩子吧。”

  在场的人除了蜀山掌门景天之外,其他的门都表示同意天玄真君的想法。他们将妖皇之子重重围住,众人纷纷运足了真气,打向了凌在空中的婴孩。妖皇毕竟已经没有肉身,再加上先前消耗了太多的真气。妖皇已经没有先前那样厉害了,妖皇支撑了片刻之后,自己的妖力便被压回了婴孩的体内。与此同时,刚才攻击妖皇的那几道真气也进入了婴孩的体内。这个孩子此时好像就是一个容器,里面有两股十分强大的真气。他随时会成为爆体婴的。再有片刻的功夫,这个婴孩必定如同妖皇先前一样,爆体而死。

  在生死攸关的一刻,这时天空中一声惊雷,一个酷似八卦符的符咒从天而降,这道符正是乾坤符,乾坤符从上而至将妖皇的元神以及妖皇的儿子笼罩在下方。乾坤符从上至下进入了婴孩的体内,将他体内的两道至强的真气封印在了他的体内。妖皇的元神也被封印了起来。

  妖皇在被乾坤符封印之后,说道:“这乾坤符只能够封印我十八年,十八年之后,我就会冲破乾坤符的封印,到时候我一定要报仇。”

  妖皇被封印之后,他的孩子便从天而降。景天出手接住了这个孩子,他对妖皇说道:“妖皇你要明白,十八年之后你要是控制不住孩子体内的真气,即使你突破了封印,你也会和孩子一样爆体而亡的。”景天说罢,对大家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咱们怎么可以就这样的杀了这个孩子呢。这孩子幸存下来乃是天意,是吉是凶日后自会见晓。”

  景天将怀中的婴孩交给了他的母亲凌心,说道:“凌心姑娘,希望你好好照顾你的孩子,一定要让他多做好事,不要再像他的父亲妖皇一样,一意孤行,最后招致杀身之祸。”

  天玄真君没能够毁灭掉妖皇的元神,心有不甘。不过是上天降下乾坤符救下了这个孩子,他也不好意思在说些什么。不过他始终都不放心,对景天说道:“景掌门,咱们今天不杀这孩子,但是这孩子毕竟是妖皇之子,日后若他品行而略,为祸江湖咱们又该如何为好。”

  景天思考了片刻后,说道:“事到如今,咱们也只好杀了妖皇的孽种才能够保住人间的安乐太平。”

  景天上前一掌打在了刚出生的婴儿身上,婴儿立刻没有了哭声,景天将这个婴孩丢尽了天罡湖。

  其实那天景天并没有杀死那个婴孩,而是用真气封住了他的周身的经脉,造成了假死的状态,这才骗过了各大门派。等到众人都离开了之后,景天去而复返,救下了那个婴孩,并且将他交给了他的母亲凌心。这几年里景天都会来到这里看望他们母子,并且答应凌心将来好好保护天赐,不让他收到各大门派的欺负,并且隐瞒天赐的真实身份。

  事情的原委就是这样的!



温馨提示:
无为至尊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无为至尊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无为至尊全文阅读和无为至尊txt全集下载。无为至尊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无为至尊 第十三章.凌天赐身世之谜(二) 大虎他们成功的混进了院子里面,杀了看守凌心的两个狼妖,救出了凌心,大虎他们搀扶着凌心三个人偷偷的移向了大门。尽管他们虽然小心,但是还是被院子里面的一个狼妖发现了。 “大王,他们跑了。”一个狼 2009-12-26 17:56:2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