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8章:夺天地造化

作者:哥只拥寂寞    更新时间:2009-11-10 17:40:45    状态:已完结
他已经决定了!为了让自己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他再次进入了水中。只有在水中才能够让他的心情平复下来。

半个时辰之后,他出现在了一处空阔之地。这片空阔之地位于群山的山腰之处,似乎是个分割点。因为在空阔地的南边是翠绿而茂盛的树林,而北边却是皑皑白雪覆盖的银色世界。

这里的气温也是非常怪异,时冷时热。冷的时候怕是能把水凝结成冰,热的时候却是能够让常人在此“噌噌”地往外冒汗。

这里恐怕是最适合卓钧修炼“天罡地煞诀”之所了。这是卓钧心中认为的。热气勉强可以属于阳;而阴寒则是属于阴了。

找到了一个最为合适的位置之后,卓钧五心向天摆了一个另类的盘坐方式。双腿相盘是所有修炼者一般无二的,而双手高举过头顶,手心向天却是不同于寻常的修炼方式!

这也是“天罡地煞诀”的入门修炼方式,一旦突破了第一层,便可以进入一种随心所欲的修炼境界!当然,这个随心所欲的境界并不是寻常意义的随心所欲,而是对于修炼姿势的随心所欲。

就这样,他准备开始了!

卓天也许如他所想同时修炼了“天罡诀”和“地煞诀”,也曾经说过若是两诀能够同修至极致便能够阴阳融合,到了那时修为将会进入一个质的突变!

可是,他却没有想过,卓天是何等人物?现在的他又是什么样的情况?当初的卓天在创出“地煞诀”之前已经是天阶高手,“天罡诀”早已进入了大成的境界,对于修炼起来的控制可以说是驾轻就熟、如火纯青了。可是他呢?他不过是一个连内力都无法修炼的少年而已,虽然说身体比起原来强壮了许多,但是这些对于修炼“天罡地煞诀”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通过了四年时间的冥想静修,卓钧已经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进入到一种脑海空灵的境界。这样的境界对于修道之人和修武之人来说都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既然要同时修炼“天罡诀”和“地煞诀”,那就必须一心而用。这对于太聪明的人来说也许是个极大的问题,但是对于卓钧来说却是不存在。他虽然聪明,但是却不是那种思维乱跳之人,而且一旦进入了空灵境界,就算是想要一心三用怕是也能够挑战一下。所以,这最基本的条件是没有问题的!

另一个条件,便是需要极强的意志力,用西方人的话来说便是精神力。卓钧经过了如此多的磨难,又承受了四年以来日日尝试修炼“天罡地煞诀”带来的痛苦,意志力怕是已经到了磐石之境,所以这点也是没有问题的。

心中同时运起“天罡诀”和“地煞诀”,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下腹丹田的位置。因为还没有任何的真气在其中,所以他必须把注意力集中在此,视情况变化而变化。

良久,丹田之处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随着他运起“天罡地煞诀”,他的心胸开始气闷,他全身的筋脉都开始隐隐作痛起来。不过这些相对于他平时的“自我折磨”来说根本不能相提并论,所以他也没有在意。

可是,筋脉的疼痛开始缓缓地加剧了……

这时,他不得不把注意力从丹田位置移开,沉浸在自己的筋脉感受之中。他的筋脉较之常人要粗大但是却少了许多,这些都是他在自己的祖父和父母说话时听到的。不过筋脉大归大,却是俱都被堵塞了!

直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堵塞他筋脉的到底是何物?

半个时辰过去了,除了筋脉的疼痛在缓缓地加剧过程之中,其余没有任何的变化……

一个时辰过去了,全身筋脉传来了阵阵钻心般的疼痛,但是,他还能够忍受……

一个半时辰过去了,已经是子时时分了,除了更加剧烈的疼痛,他没有感受到别的有任何的变化!他咬牙忍受……

这种疼痛就快到他能承受的极限了!但是他却没有丝毫放弃的打算!好几次他差点要昏过去,但最终都是让他坚持住了。他还能够支撑多久呢?

时间在不停地流逝,依然没有丝毫的变化发生!

已经两个半时辰了!一个没有丝毫内力的人要强逼自己承受筋脉的疼痛两个半时辰的时间,这是让人难以想像的事!

他的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浸透了,这些都是因为忍受那些疼痛所留下的。

就快三个时辰了,他的嘴唇此时已经开始不停地颤抖起来,全身各个部位都是如此!马上就要到他的承受的临界点了!到了那一刻便是他非自主昏过去之时。

他没有注意到,此时“天罡地煞诀”同时修炼的情况下竟然没有那种让他有走火入魔的危机产生!只不过是疼痛的感受更加明显罢了!

他的脸上表情是一副失望的情绪,他知道自己无法再支撑下去了,心中想道:“四年了!我一直不愿意面对,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他暗暗的长叹一口气,全身肌肉收紧,正准备大吼一声,突然……

轰……

脑海一声炸响,接着全身如同被一把巨锤狠狠地击中了一般,这其中还带着无比酥麻的感觉,就像是成千上万的蚂蚁在他的体内极速地狂奔疾走!

他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他已经有些蒙了!不过,他确信一件事,就是不会比他不能修炼“天罡地煞诀”要糟、不会比他走火入魔要糟!这个变化是他期待又担心的,因为他完全无法把握!

“死就死吧!人生能有几回博,机会逝去便不会再来!拼了!”卓钧的心中狠狠地决定道。

他的这个决定也将彻底地改变他的一生!

虽然知道发生了变化,但是这个变化产生过后,浑身的疼痛更加剧烈地袭来了!

噗……

他的嘴角张开了一道缝隙,从缝隙之中喷出了一口鲜血。在承受力达到极限的时候,他狠狠地咬了自己的舌头,舌头的前面小部分竟然被生生地咬了下来!触目惊心的鲜血挂在了他的整张嘴的周围。

不过,这样的疼痛比起他身上所受的痛苦怕是一半都不足,只是在一瞬间的刺激让他保持着一丝清醒的意识,不至于昏迷过去!

阴寒之气从全身各个筋脉蜂拥而出,就如同是洪水爆发冲垮了河堤一般,里面所承载的河水疯狂地朝着能够发泄的方向冲去……

所有的阴寒之气在卓钧的全身肆虐起来,一波一波汹涌不断。每一波强烈的冲击过后就会从汇集到他的脚底,接着从脚底更加凶猛地返回!

再这样下去,他首先会被废掉的就是他的双腿!他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双腿废了吗?不!

“天罡诀乃至阳修炼功法,地煞诀乃至阴之法。”卓钧虽然剧痛巨寒难当,却没有失去思考的能力,他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

极速运转天罡诀转化阴寒之力,而地煞诀则是称为辅助和引导的作用。

这一试之下果然起到了作用,但是这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元元不足以解决问题!

若是他知道这阴寒之力便是他在胎儿之时从母亲端琳修炼时吸收得来的地煞之力会有何感想呢?而也因为如此,原本他至阳的体魄生生地让这股强劲的地煞之力改造成为至阴之体,想要再次恢复至阳的体魄怕是难如登天了!

他知道自己快完了,却不会如同卓家密典之中所说,同时修炼“天罡地煞诀”者爆体而亡。他现在的情况恐怕还没有等到爆体而亡已经被阴寒之力生生夺取元阳而死了!

阴极生阳!

阴寒之气达到了极点之后,卓钧觉得自己如同置身于火炉之中一般,用尽全身的力气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过了没有多久……

嗡……

大脑如同遭受到了巨大的撞击,接着,卓钧轰然倒地……

噌……

刚刚倒地的卓钧如同被弹起一般,随后竟然如同发了疯一般以一种常人肉眼难辨的速度极速地朝着北边冰雪之地冲去……

临渊山。

此山位于重黎大陆的南北分界线正中央处。海拔六千三百多米,山腰两千米以上有着无比神奇的景观。

因为是南北分界之处,所以此处是古怪的极热带和极寒带相交之处!就算是再往南万里,一般地域也没有此处的炎热;就算是再往北万里,一般地域也没有此处的酷寒!此种气候也造成了一半座落在南部、一半在北部的临渊山之中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景象!

南部翠绿的郁葱葱和北部白雪皑皑的洁净世界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反差,让人的视觉受到强烈的冲击。

南边部分的茂密树林向世人展示着生命的勃发;而北边的冰雪世界则是处处山峰、山谷并存,结合起来忽明忽暗,处处透露神秘的气息。

南北两方虽是各有风姿,但是相较之下洁净的世界总是让人不由得把眼光流连在此。人们总是向往纯洁无暇,不是吗?当然,也有不少崇尚黑暗之人,此处便不做比较了。

北方冰雪的世界时而云蒸雾涌,暗影之处乍隐乍现,似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女神态;时而又山顶云封,似乎深奥莫测;时而上下俱开,白云横腰一围,另具一番风姿;时而碧天如水,万里无云,群峰像被玉液清洗过一样,晶莹的雪光耀目晃眼,具有“白雪无古今,乾坤失晓昏”的光辉。

日照之下、夕阳斜照之时、夜幕降临时分都有着各自不同的神奇景色!

白色绵绵悠长,仿佛还流溢着袅袅的颤音。天幕下的座座银峰雪色莹蓝,绒布冰川水晶样透明。终年积雪的山北由东向西排列成二十七个高耸的山峰明暗不一,在蔚蓝的天幕和飘忽的云朵衬托下,宛如一座神奇的阴阳八卦之阵。

二十七个山峰如同是棋盘中的旗子一那样、经人手摆放般显得错落有致。高耸的山峰之中有着那些在阳光照射下仍然透露着神秘、带着一些暗色彩的山谷。这些山谷分别位于二十七个山峰之间,约莫有七、八个之多!

这七、八个山谷之中,有一处山谷显得尤为特别和出奇。它的特别和出奇并不是因为这处山谷占地特别大,又或者说这处山谷特别显眼。两者都不是,却是它的内在之处……

此处山谷名为雪极谷。是临渊山之中最为寒冷的地方,据说就算是滚滚热水只要放到这雪极谷之中,不过数息的时间就将结成坚硬的冰块!可想而知此处是多么地严寒!

可是,山谷的深处最寒冷之处偏偏有一个约莫三里许直径的湖泊,而这个湖泊之中居然没有丝毫的冰冻,依然是一汪清可见底的纯净湖水!

而此不冰冻的湖泊便是让雪极谷有别与其他无名山谷的原因!

此湖名为雪极湖,雪极谷的名字便是因为此湖得来。湖水竟是带着幽幽的清香味道,寂静的湖泊在山谷包围车衬托下看上去带着丝丝忧伤的情绪,所以重黎大陆的人们纷纷相传此湖之水是九天之上的仙女流下的眼泪。

当然,这不过是传言而已,当不得真。不过,实际上是何原因才使得此湖在如此寒冷的雪极谷之中却不冰冻便无人能知晓了。

傍晚时分,夕阳的余辉已经在夜幕的替代之下,藏起了它显得有些疲惫的身影。在逐渐暗下来的天色笼罩下,整个雪极谷暗了下来,显得静悄悄地,更是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约莫过了酉时,与戌时相交时分……

汩汩……

平静地如同一面巨大平整的镜子一般的水面中央处突然荡起了一丝涟漪,引发了一个轻微的声响……

汩汩……

又是一声轻响,水面中央之处竟无风自主波动起来。细看之下,才知这个波动是来自于水下,因为波纹的中心点便是中央部位。

汩汩……

声音开始变得连续起来,慢慢地形成了一圈又一圈的波纹,由缓至快地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慢慢地,形成波纹的中心点竟然开始移动了,移动的方向赫然是湖泊的岸边方向……

随着波纹中心点的移动,让这个不冻之湖上形成了一窜窜荡漾的水波,那并不是笔直的路线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弧线!

哗啦……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波纹的中心点终于从雪极湖的正中央移动到了靠近岸边的位置。还未靠近岸边的时候突然出手中探出了一个黑乎乎、似乎是圆形的物体!

呼……噗……

两个先后响起的古怪声音从那个黑乎乎的圆形物体处传来,听起来似乎有些熟悉一般。

哗哗……

水声在寂静的雪极谷之中更加响亮了……

啪……

只见在原来黑乎乎圆形物体的位置突然窜起了一个长长的黑影。那黑影在窜出之后,便落在了湖边那光滑的冰块之上,发出了一个清脆的声响。

那黑影竟是活生生的,是他?还是它?他似乎也有些不愿意承受这样的寒冷,摩挲着自己的身体,接着用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窜了出去,方向便是雪极谷的入口。

呼呼……

黑影撒足狂奔,直至离开了那洁白的冰雪世界才停下了他的身形。这似乎在转眼之间奔跑的距离便是十里许!而这个黑影竟然只是轻嘘了一口气之后显得若无其事!

“谁说我卓钧是不详之人!连此劫都让我度过了!哈哈哈!”黑影疯狂地大笑起来,语气中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兴奋和对于未来的憧憬!待笑够了之后,他便一屁股坐在了茂密的草坪之上,望着雪极谷的方向眼神之中似乎还带着一丝不敢相信。

而这从雪极湖之中窜出的黑影竟然是卓钧!

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此时已经是卓钧同时修炼“天罡地煞诀”的第七日了!

当日,他在修炼“天罡地煞诀”之时,受到了外界温度变化的影响,加上那不安定的情绪之下,竟然让体内那固体一般的地煞之力隐隐松动。地煞之力受到了“天罡地煞诀”的带洞变得狂暴起来,从筋脉之中转化成气状疯狂溢出!

而且“天罡地煞诀”竟是夺天地造化,恐怕连此时不知身在何方的创始人卓天也没有想到,此诀竟是能够练至全身各个部分,就连眼睛都没有错过!

也因为这个原因,卓钧浑身上下每一寸皮肤和肌肉都承受了无比巨大的压力!饶是他经过了四年时间的锻炼,但是面对固体转化而来的地煞之力的冲击之下,便显得弱弱不堪!只是瞬间,他的皮肤和肌肉开始爆裂开来……

身体上的折磨对于卓钧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就算是将他的皮肉寸寸割下也未必能够让他放弃,但是精神上的折磨却不是他十三岁幼小的心灵能够抵挡得了的!心境再是成熟也不过是少年之人,有个限度!所以,他忍受不了了,他已经进入了半疯癫的状态!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让他撒足狂奔而去,他不知道该去什么方向,但是他的身体却知道!

阴极生阳!寒极生热!

极阴的地煞之力让卓钧在瞬间便如同进入了一个熔炼火炉一般,浑身原本已经残破到了极点的衣服早已经被他在疯狂的状态下抓得不剩一分一毫!的他全身上下已经爆裂开了无数的创口。此时的他如何还能够运起“天罡地煞诀”引导?就算能够运起也不是他能够抵挡的!所以这些创口在地煞之力漫无目的的冲击之下显得越发狰狞了……

北边!

北边有能够缓解自己痛苦的地方,这是他的身体传来的讯息。他就快要失去意识了,他不由自主地朝着那个方向不断地迈步、迈着残破不堪的腿脚,踩着凌乱不堪的碎步。

在这种状态下的卓钧爆发了自己身体内的潜能,比之平时还要快上近乎一倍速度下,他进入了雪极谷,进入了身体觉得能够得到最大缓解的地方!

果然,当他进入了雪极谷之后,他身上的地煞之力居然让他觉得不会如此灼热了!他倒在了寒冰之地……

可是,当他刚刚倒在寒冰之上不过转眼的时间,他就如同被狠狠地攻击了一般,“噌”地弹了起来!



温馨提示:
仙尊纵横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仙尊纵横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仙尊纵横全文阅读和仙尊纵横txt全集下载。仙尊纵横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仙尊纵横 第18章:夺天地造化 他已经决定了!为了让自己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他再次进入了水中。只有在水中才能够让他的心情平复下来。 半个时辰之后,他出现在了一处空阔之地。这片空阔之地位于群山的山腰之处,似乎是个分割点。因为在空阔地 2009-11-10 17:40:4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