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25章:此仇,不共戴天

作者:哥只拥寂寞    更新时间:2009-12-08 05:07:38    状态:已完结
“和十大门派为敌?只有这些?”卓钧看着斗笠男的眼睛。

“是啊,前辈,大侠,大人!我不过是一个皇阶初级的武者,哪里能知道那些东西啊!”斗笠男不敢看卓钧的眼睛,低着头。倒不是因为心虚,而是卓钧的眼神太犀利了,在他的面前,自己仿佛是赤裸裸的。

“煞月教徒为什么追杀你们?”卓钧问道。

“哎!其实说起来是我们倒霉啊。用煞月教的话说,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我们只不过和天云派有那么一丝丝的关系,居然就被追杀了数千里啊!”斗笠男幽怨地道:“煞月教还没办法端掉十大门派的根基,似乎也不敢打上门去,从外围下手。于是,我们这些有一点点关系的修炼者,就成为了煞月教的追杀对象。”

“这么说,煞月教只是和十大门派为敌?”卓钧对于这些倒是可以理解,毕竟,当年是十大门派把煞月教余党剿灭的。

或者说,煞月教除了最大的仇人卓家之外,就是十大门派。他们和十大门派为敌也是无可厚非。

“也不全是!只要是正派的代表,不管是正宗的也好,号称也罢,只要拉的上关系,或者说和十大门派拉的上一点点关系的门派,也一样是他们追杀的对象!”斗笠男恨恨地道。

看来他确实是吃了煞月教不少苦头。

“煞月教在哪里?”卓钧问道。

“前辈,大侠,大人,这我可不知道啊!煞月教地址据说整个重黎大陆也没有人知道的!”斗笠男连连摇头。

“煞月教徒在哪里?别说你连追杀你的煞月教徒都不知道在哪!”自从得到煞月教重现重黎的消息之后,卓钧就没有露出过笑容。

他隐隐感觉到,煞月教和父母等人失踪,家园被毁有直接的关系。也许,那就是煞月教做的!

“这个……知道!”斗笠男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来:“刚才过去的一群黑衣人,就是煞月教徒。据说,他们施展的就是天龙山中的绝学。太可怕了!”

“什么!”卓钧心神再次被震撼了!

“天龙山绝学,不就是我卓家家传天罡地煞诀吗?黑衣人!煞月教徒!原来,煞月教徒早就出现,而且还被我杀死过两个!”

两个特别的线索汇聚都一起之后,卓钧感觉到,煞月教的阴谋越来越清晰了……

死灰复燃,休养生息,造成卓家毁灭,养精蓄锐之后,强势重现江湖,接着清剿十大门派,实现当初卫千绝未能实现的一统重黎大陆的狼子野心!

“父母和祖父的失踪一定和他们有关系。毁我家园,煞月教,此仇不共戴天!”

卓钧恨得咬牙切齿。

整个小茶馆温度骤降,似乎突然间从炎炎的夏日气温,变得零度以下的严寒,让小茶馆中的所有茶客和老板都打了个寒颤。可是,却不敢打喷嚏,强行忍住了。

“刚才过去的十七个皇阶中级的修炼者,就是煞月教徒?”卓钧的脸色冷得能让水结冰。

“是,就是那十七个!”斗笠男连忙应道。

“好可怕的高人!完全没有看到外面,居然就知道这么详细的情况。看样子这高人显然和煞月教不对路,要是让他们……”

斗笠男似乎发现了事情的转机。

“带我去找他们!”卓钧站起身,居高临下地吩咐道。

以卓钧的身材,就算是在整个高人林立的撒尔玛大陆,也算是少有的魁梧,更何况海拔明显偏低的重黎大陆。莫说斗笠男躬着身,就算是笔直地挺立,也需要仰视他。

“啊!这……”斗笠男吓得差点跳起来,犹犹豫豫地,看着躺在地上还在昏迷的姜福,显然是不敢去。

“你有选择吗?”卓钧冷冷地道。

其实,这个小小的天齐镇,他想要找十七个黑衣人,简直是易如反掌。可是,他却不想这样做,他要让斗笠男和姜福彻底站在煞月教的对立面。因为这两个家伙,很有成为叛徒的潜质。

“铲除煞月教徒,是我正派中人的本分,就算前辈不说,区区也是理所当然应该带路。不过,前辈,我的弟弟……”斗笠男突然一改表情,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让人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带上他。”卓钧绝口不提为姜福治疗的事儿。

“前辈请!”斗笠男躬身摆手。

不带路估计就是被当成是煞月教同党处理的下场,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等等,给店家点银子赔偿。”卓钧刚走出小茶馆,扭头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小茶馆,还有瑟缩在角落的店家,吩咐道。

天齐镇最大的酒楼中。

“他们就是煞月教徒?”卓钧刚跨入酒楼,就看见了狼狈的情况比小茶馆更甚的环境。十七个黑衣人正在大快朵颐。

“是,是的!”斗笠男背着姜福,话语有些颤抖。

“圣教雄风,万载千秋。一统重黎,谁敢不从!混蛋,你是什么人?”其中一个黑衣人发现酒楼中突然多了三个人,立刻站起来,嚣张且语气冰冷地问道。

煞月教一方的人,从来不会称煞月教为煞月教,而是称为圣教。

“承认就好。本来我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问,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你们这些废物也不可能知道什么,而且我打算先杀够了再说,权当是收利息!”卓钧笑了,笑得很灿烂,因为他的复仇之路从现在起,就算开始了……

斗笠男不住地发抖,他无法控制自己颤抖的身躯。

“太可怕了,太强了!不敢想象……”

哪怕是在一个时辰之前,他也不敢相信。嚣张横行,追杀了他们数千里的十七名煞月教徒,居然在眨眼之间,仅仅是眨眼之间,变成了一堆碎肉,而造成这种结果的,只是一个透明的巨大手掌!

这些情况,不管是手段的狠烈程度,还有实力的强悍程度,都颠覆了他的认识。为此,他还搭上了自己身上所有的银两,用来赔偿酒楼的损失。

“煞月教能够一次被消灭,就有第二次。因为卓家之人不同意它存在在这个世界上,记住,我比煞月教的人更狠!”这时卓钧临走留给斗笠男的一句话。

“我有什么好怕的!我是被煞月教追杀的正派人士,我也是正义一方的,我应该庆幸重黎大陆守护神重现重黎才是!

没想到我姜进居然如此有幸,能够见过重黎大陆神秘传奇家族的强者,不枉此生啊!卓前辈,您是重黎大陆的希望。您放心吧,我一定不会把您的行踪泄露出去,誓杀煞月教徒!”

斗笠男姜进暗暗地下了决心。

卓钧没有想到,他的一句话竟然伴随了斗笠男的一生,而且,就因为斗笠男姜进坚定的信念,和强烈的号召,为重黎大陆抗击煞月教,增添了无数助力。

一年来,十大门派的人很郁闷。或者说,郁闷根本不足以形容他们如今的状态。甚至有一些平日里趾高气昂之辈,如今就像是暴雨打过的娇荷,蔫了吧唧。用行尸走肉来形容他们,估计都不为过。

十大门派,屹立重黎数万载,可以说是长盛不衰。何曾有过这一年来的狼狈和损伤?就算是一百五十年前,重黎第一人卫千绝统领下的煞月教,也不曾让他们有过这种境况!

不过话也分两面说。当年,十大门派怵于煞月教的势力,龟缩不出,而煞月教也暂时没有和十大门派的弟子起冲突,使得十大门派并没有多少损失。

可是如今不同往日。最大的威胁——卓家在煞月教徒的心里,已经不复存在,这个最大威胁的位置落到了十大门派的身上。

于是乎,煞月教全力的打击对象,就是十大门派。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十大门派中,已经有上千的弟子丧身在煞月教徒的手中。而且,这个清剿的力度似乎还在不断地加强。

虽然说煞月教徒死伤的人数比十大门派和其余的各个正派弟子要多得多,但是,就像是潮水一般的煞月教徒,似乎越杀越多,永远也杀不光一般,让是正道的弟子心惊胆战,整日惶惶不安。

如今的十大门派声势大不如前。原本是徒源不绝,此时却是元气大伤,想要收徒都会因为惧怕煞月教的追杀,而心生退怯之念。

一年时间的打击,让那些帝阶以下级别的十大门派弟子,俱都龟缩于宗派灵山之内,美其名曰,把守山门,为前线的师兄弟姐妹解除后顾之忧。真正在对抗煞月教中,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那些少年英杰,王烈、珞昆、神秘少女等……

还有那些号称正道中流砥柱的十大门派和各大派长老级人物,却一个个年岁比别人活得长,胆子比别人小得多。同样躲在山门中,不敢露头,让生活在水深火热境地中的重黎人们,一颗心跌入谷底。

他们在期盼着重黎守护神重现,他们在期盼着传奇家族之人再次降临重黎,拯救他们于困境之中。

十大门派,不,如今已经不算是十大门派,而应该是九大门派才对。

据不完全证据表明,极天道的弟子出现在煞月教徒之中,他们已经沦为煞月教的走狗、鹰犬。正道中人早已把极天道在十大门派之中除名!

如果不是现今战况危及,恐怕早就在其余的各大派之中选出替补门派,替换极天道的位置。天武道,玄武门,就是其中一个呼声最高的门派。

甚至于有人提议,让五大家族入选十大门派,只是,家族毕竟是家族,和宗派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这个提议不了了之。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这句大实话诚不欺我。

九大门派中,天云派位于东部边陲,龟缩不出,理论上是距离西部煞月教总教最远的宗派,龟缩不出的理由非常充分。门中上下,俱都如此,无一例外!

玄牟宗,以宗派以本身战斗力不强为由,同样是躲在山门中。只有极少数年轻弟子,热血澎湃,拼着受宗派长辈的责罚,于煞月教战斗在前线。

天乐门,他们更简单了。就连其余八大门派,除了掌门长老之外,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所在,不出现,谁耐我何?

风极门。一向低调的他们,有没有派弟子对抗煞月教,无人可知!

后土宗,似乎也和天云派有相同的理由,位于东部,距离煞月教攻击的主战线太遥远。

朗青宗,和后土宗算是相邻,两者一向一个鼻孔出气,在不背离利益前提下,后土宗的选择,也就是他们的选择。

以上六个门派,都是九大门派在对抗煞月教过程中的反面代表。他们却不想想,九大门派同气连枝,一旦其余的门派沦陷,他们还有好日子过吗?

有反面,同样也有正面。战天门,水灵宗,以及流星宗,便是这次对抗煞月教魔手的中坚力量!

如果不深究地理位置,那么,战天门,水灵宗和流星宗会主力对抗煞月教,那就是因为这三宗是九大门派之中,综合实力最强的宗派。

如果算上地理位置。这三个宗派都是重黎大陆西边的宗派,分列西北,西部和西南。

第一方面,煞月教一统重黎大陆最大的阻碍就是这三个宗派,另一个方面,他们离煞月教总教最近啊!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煞月教同样有这种想法。

所以,两方面因素结合,战天门,水灵宗和流星宗这三宗,就算是不想对抗煞月教都不行!

也不得不说,以战基珲为核心,主修金之力的战天门,体现了他们的刚强。就连战基珲本人,也是不时出现在前线战场,在鼓舞军心的同时,对煞月教产生极大的威胁。而战天门主流对抗煞月教的战力,当然就是以珞昆为首的珞字辈众弟子了。

流星宗作为以暗器入道的宗派,刺杀和偷袭,或者辅助杀敌,绝对是最强悍的宗派。一年来,死在流星宗弟子手上的煞月教弟子,居然是九大门派之冠!而流星宗个人杀敌居然排不到百名之内。原因不说可明,就是参与杀敌的弟子太多了,而且数量极为平均。以慧灭,慧心等三代弟子为首!

水灵宗,卓钧母亲端玲的娘家,展现了一番巾帼不让须眉的冲天豪气。

以轩月,轩萍,轩敏,轩慧等女将为首的水灵宗弟子,在经历了一年的战斗之后,简直成为重黎大陆西半部家喻户晓的女中豪杰。

至于东半部,虽然说不上家喻户晓,也算是声名如雷贯耳了。

战斗不分美丑,杀敌如同杀狗!

这是重黎人们送给水灵宗美女弟子们的战斗开场白。虽然有些粗俗,不过在你死我亡的杀戮中,却是再贴切不过。

可是今日,水灵宗以幻琳为首的一众女弟子抖擞不起来了,她们被煞月教徒布下的天罗地网式的包围给困住了……

煞月教不会因为水灵宗都是美女而怜香惜玉。因为水灵宗的存在,对于煞月教来说,如鲠在喉,绝对是首要清理的障碍。

这次,煞月教不能说精锐尽出,也算是强手如云。三十多名帝阶境界的强者,最强达到帝阶高级!

一百七十多名皇阶境界的煞月教徒,最低也低不过皇阶高级。

而这种程度的围剿,对象竟是只有两名帝阶境界实力,二十八名皇阶实力的水灵宗女弟子。

幻琳,水灵宗二代弟子,是卓钧母亲端玲的师姐。已经是水灵宗的二代长老。帝阶顶级境界。

轩月,水灵宗三代弟子中唯一一名帝阶实力者,帝阶初级。一年前,她不过是皇阶中级,生死战斗中的经历,让她成长的速度达到极致。

至于其余的弟子,最强的也不过是皇阶顶级,最低的倒是不低于皇阶高级。实力相当平均。

“幻琳,投降吧……”一个帝阶级别的煞月教徒正要说话,却被另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你认为她们会投降吗?别废话了,直接剿灭!”

“幻琳师伯,怎么办?”一个女弟子声音有些颤抖,看样子是初涉战场的菜鸟。

“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如果不是现场目睹,一定不会相信,这句话居然是从一个绝色的少女口中发出。她就是三代弟子第一人——轩月。

“那个神秘的王烈和更加神秘的少女经常出现在危及的战况之中,这次,他们会出现吗?”

轩月有些黯然。

如果这两个人可能出现,在她心里,她更希望是王烈。

王烈此时已经是圣阶初级的高手,也那个神秘的少女当仁不让,同样已经是圣阶境界!这些围攻的级别,只要有一名圣阶高手的出现,足以解决了。

可惜,希望总是容易破坏。

幻琳困在帝阶顶级多少年了,就是无法突破圣阶的瓶颈,否则,今日也不至于面临九死一生的战斗。不过,若她是圣阶,恐怕煞月教就会派出更强者吧。

“幻琳师伯,你先走!”轩月一脸决绝。

“不!”幻琳淡淡的道:“生死有命!水灵宗没有贪生怕死之辈!动手,杀敌!”

作为战场中的最强者,她要逃走估计煞月教徒也拦不住,可是,她会逃走吗?当然不会!

“如果幻闲师妹带着这些孩子,一定不会像我这样吧!幻闲,希望你还活着!”

幻琳在动手前,想起了据传已经身死的端玲。

一个时辰之后……

战斗,在坚强的意志下,并没有发生一面倒的情况。

煞月教一方,三名帝阶强者,三十多名皇阶教徒身死,没死的也没有什么负伤。水灵宗一方,皇阶弟子身死九名,幻琳和轩月伤势最严重,就是她们拼着不计代价,才让水灵宗的伤亡情况降到了最低。

强弩之末……

剧烈的战斗情况,让水灵宗的弟子消耗惊人,已经不堪负荷!她们即将面临死亡,可是,除了极少几个女弟子之外,其余弟子都是一脸淡漠,视死如归!

呼呼呼呼……

就在这时,澄净的天空中,突兀地出现了数朵巨大的云朵。不,不是云朵,云朵绝不会距离地面只有十数丈,而且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笼罩下来……



温馨提示:
仙尊纵横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仙尊纵横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仙尊纵横全文阅读和仙尊纵横txt全集下载。仙尊纵横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仙尊纵横 第125章:此仇,不共戴天 “和十大门派为敌?只有这些?”卓钧看着斗笠男的眼睛。 “是啊,前辈,大侠,大人!我不过是一个皇阶初级的武者,哪里能知道那些东西啊!”斗笠男不敢看卓钧的眼睛,低着头。倒不是因为心虚,而是卓钧的眼神太犀 2009-12-08 05:07:3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