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026章 负荆请罪

作者:方蒸    更新时间:2014-12-15 10:00:00    状态:连载中
  法事圆满落幕。

  萧平途艰难地从热情人群中挤出,微笑辞别,淡然抽身而去。

  村民依旧沉浸在刚刚的法事中,相互热切讨论,共同地松了口气。泰平小学的闹鬼传说,是每个泰丰村人的忌讳,是每个人夜晚的禁区。如今樊笼尽去,心中的壁垒一消而去,浑身上下都觉得舒畅,紛紛相约,不醉不归。

  一直以来对于泰丰村,教学楼都似梦魇,似病毒一样的存在,久而久之变成每个村人的壁垒。想想看,明知道身旁有一处似乎在闹鬼,可走又不舍得,不走又担惊受怕。即使并非每人相信鬼神之说,当仅是人云亦云的那种怀疑,足以变成心病,扰人健康,扰人精神。

  村民都脸上带喜,嘴角含笑。只一人显得格格不入,这人是钱通。躯体嫉恨得颤抖,恨不得取而代之,成为村民关注的中心。愤恨地盯着逐渐远离的背影,时不时停下来与人微笑交谈,和每个人都能亲切的交谈。

  弯腰捡起枚石头,朝那背影,狠狠的投掷出。

  可惜,钱通气力不支,连一半距离也未达到,恰巧砸中一个村民的脑袋。

  “誰?誰干的!有种給我站出来,别以为今天开心就可以捣乱!”村民无辜地捂着脑袋,凶神恶煞的咆哮。

  胸间充斥一股愤恨,钱通正想光明正大的站出去。可看见那村民的块头,再看看自己的腹腩,刚刚硬了半秒,又果断软了!

  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灰溜溜的跑了,钱通空有一腔的愤恨,却从未想过别人干了什么,自己又干了什么。

  法事散了,林三福带着秘书、保镖在发慰问品,表达对耽误孩子们上课的歉意。孩子收到礼物,乐得嘴快咧到后脑勺,哪有什么介意,恨不得这可爱的胖叔叔继续又让放假又发礼物。

  萧平途将一切看在眼中,难过林三福能从卖土豆起家,成为知名的企业家。只看这想事、办事的周到,湖南这地方困不住的,迟早做大做强。

  “不过,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瞎操心!”学生放半天假,等于萧平途也跟着放假,乐得轻松自在。走进教学楼,房门前隐隐看见三个人,两个站,一个跪。

  走近,却是葛抱朴与高道权站在门口,谢奇一脸愤怒地跪在地上,西服、衬衫脱去,赤裸背负荆条,尖刺刺入皮肤中,血液的鲜紅格外显眼。

  “道家葛脉玄门当代掌门葛抱朴,见过前辈,恭请前辈赐予名号!”葛抱朴手捏道指,弓腰拜见,将晚辈恭问前辈的姿态摆得十成十。

  又见葛抱朴捏出似印非印的手势,萧平途立即反应过来,这手势可能蕴含什么意义。思索,也未找出答案,淡淡说道:“道不同,不必论前辈晚辈。”

  葛抱朴心中咯噔一跳,只当萧平途余怒未消,抽出谢奇背上一根荆条,强忍着心痛,狠狠抽下,“前辈,都是这小子有眼无珠,得罪了您还不够!又在我面前搬弄是非,晚辈这才办了错事!好在前辈道行高深,区区小煞信手破之,让晚辈免于办下错事!”

  荆条一下下抽在背上,谢奇一边狠狠瞪着萧平途,一边苦苦忍耐,紧咬嘴唇也不肯在仇人面前露怯。对,就是仇人面前,背部每一下的疼痛,谢奇都算在萧平途头上,侮辱之仇甚比夺妻之恨。

  萧平途仍旧那幅淡然的神情,开口道:“我是半路炼道,无门无派,无根无底,非道家之人,你我自然无前辈晚辈的隶属。我连你捏的手势的意义都不清楚,你向我摆出恭敬的姿态也无甚用处。”斟酌语句,仿似古人的短句,简单将前因后果道尽。

  “师傅我就说这家伙哪是什么前辈高人!”谢奇一把拽下荆条,肉皮生生地由尖刺刮下,跳将起来,指着萧平途的鼻子举口反驳。

  “臭小子!”葛抱朴哪会轻信,不知萧平途为何矢口否认,但门中记载的炼神期目中神芒如电,是错不了的。假意举荆条佯作要打谢奇,实则眼睛紧盯萧平途的反应,见眼神始终平静,未因谢奇挨打而喜,也未因谢奇大骂而怒,看起来真是毫未在意。

  眼睛转了转,恭敬态度不动不移,葛抱朴从袖中褡裢中摸索出本古朴的书,双手奉上,说道:“达者为先,前辈就是前辈。这是我玄门的一本常识道书,晚辈见前辈似对同道间的见礼不甚擅长,特奉上供前辈翻阅。”

  萧平途摇摇头,这老家伙怎么转眼变成这样,恭恭敬敬的道晚尊前。心中对那道书痒痒的,但也未曾迫切,毕竟常识道书黄三峰手里肯定也有,并未非要这本。

  在门口聊,既不好看,也不礼貌,打开门走进房间。葛抱朴双手奉书,紧跟进入,入眼便看见两个大书架,上面堆放大量的道藏,整洁,又塞得满满的。半新不新,却全是世面常见可以购买到的。

  有道是: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

  世面上流传的道藏,真真假假,遮遮掩掩,往往一句真传,以玄之又玄、似是而非的语句来解释。这样的道藏,别说普通人,连得到高人也未必看得懂。

  在心中认定的前辈高人的房间中,居然看见世面常见的道藏,这让葛抱朴坚定的认知,有了些动摇。

  高道权跟着走进房间,一张床一张桌两个书架,再无其它,除了过于浓郁的烟味与过于简单的家具外,和普通人的房间并未有什么区别。

  至于谢奇,房门一开,刺鼻的烟味顿时让谢奇缴械。一脸嫌恶的远远躲避开,将进入房内知己知彼的想法抛诸脑后。捏着发疼的鼻子,又在萧平途的罪状上狠狠填上一笔。

  葛抱朴失望地从书架上收回目光,灰败的脸变得有些郁郁的,对自己的猜测有些动摇。又想想,一直以来萧平途在市口否认。

  难道我真的看错了?

  游离的目光停在桌面上,葛抱朴的呼吸顿时急促,眼睛瞪得溜圆,不可置信地张大嘴巴。

  难道是我又看错了?



温馨提示:
山乡村怪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山乡村怪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山乡村怪全文阅读和山乡村怪txt全集下载。山乡村怪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山乡村怪 第026章 负荆请罪   法事圆满落幕。   萧平途艰难地从热情人群中挤出,微笑辞别,淡然抽身而去。   村民依旧沉浸在刚刚的法事中,相互热切讨论,共同地松了口气。泰平小学的闹鬼传说,是每个泰丰村人的忌讳,是每个人夜晚的禁区 2014-12-15 1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