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章 殊死扼守(1)

作者:水的龙翔    更新时间:2009-12-23 11:33:40    状态:已完结
  郁郁葱葱的山顶上,站着十几个人,一阵阵的凉风吹着每个人的衣角都呼呼作响。当首站立一个身着白袍的儒生,只见他凝视着前方的那片火海,听着从前方传来的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叫喊,他的心情是无比的沉重。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不要模仿)

  那白袍儒生看着火海中熊熊不熄的火焰,嘴角露出了似有似无的笑容,转瞬即逝。良久。从山下上来了一个士兵,跑到那白袍儒生面前,单膝下跪,叩首道:“大都督,汉军死伤无数,我军正乘胜追击。”

  那白袍儒生面无表情,轻轻地说道:“传令下去,全军追击,活抓汉帝。”那士兵“诺”了一声,转身下山去了。

  火海中,到处都是烧着了的士兵,看着他们绝望的眼神,听着他们痛苦的叫喊声,这一刻,杨真愤怒了。只见他挺着一杆长枪,大喝一声冲进了吴军的士兵当中。杨真快步如飞,长枪犹如灵蛇,迎上一个吴兵便是一枪,刚向前六步便已经刺死三个敌人。耳边响起的是自己兄弟的呻吟声,他的心情悲怆不已。

  几个时辰前,他还在痛快的和自己的弟兄们喝着酒,聊天中,他为自己身为一名汉兵而感到自豪。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只短短的几个时辰,他竟然深陷火海之中,身边的弟兄们大都已经被火烧死,只有他和几个弟兄侥幸存活了下来,却又陷入了敌人的包围之中。

  这一切,来的都太过突然了。如今,在杨真周围的只有敌人,敌人让他投降,可他没有投降,而是举起了手中的长枪,刺向了敌人的胸膛。

  杨真杀死几个敌军的士兵后,其他的士兵都不敢近前,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烧焦的军服,黑的像炭,眼睛充满愤怒的人,敌军的士兵害怕了。

  “你们来啊!老子已经杀死了几个人了,一命换一命,老子赚了!”杨真冲着敌军的士兵大声喊道。

  敌军的一个什长大叫道:“上!都给我上!杀了他!”

  敌军的士兵听到什长的叫喊声,纷纷一拥而上,长枪、腰刀、铁矛各种兵刃都朝杨真身上攻了过来。杨真握紧手中长枪,用力拨开迎上来的兵刃,左右摆动着长枪,让敌人的兵刃不得近身,他便在与敌人交战中寻找破绽,当看准时机时,一枪便刺死一个。

  敌军什长眼看自己手下八九个士兵奈何不了他,气的大叫道:“杀了他!快杀了他!”杨真紧握长枪,将自己守卫的十分紧密,虽然面对八九个敌人,却也并不害怕。此时听到敌军什长的叫声,从敌军士兵的缝隙中,看见那什长在离自己侧身不足十步的位置,忽然枪头调转,用力推出手中长枪,只听见“噗”的一声闷响,那长枪便穿进了敌军什长的身体。敌军什长当场毙命,敌军士兵见了杨真这般武艺,都有点害怕。

  杨真乘机移到敌军什长尸体边上,拔出插在他尸体上的长枪,抖擞下精神,大叫道:“吴狗们,快来送死吧!”

  敌军士兵见什长已经死了,畏惧杨真本领,不敢向前,纷纷转身退走。

  杨真长舒了一口气,看见眼前的大火,又看了看地上一具具被烧焦了的尸体,他感到从未有过的一种凄凉。“啊!”从火焰的一边传来了一声惨叫,杨真听了心中一震,默念道:“此地不宜久留,虽然杀退一伙敌人,一会肯定还会再来。”

  杨真提起长枪,又解下那什长的一柄腰刀,夹杂着一声声痛苦的叫喊声,向其他营帐跑了过去。

  杨真一边跑,一边四处张望,火势越来越大,他自己也被烟熏的睁不开了眼睛,不得不向火势外围移动。跑过了几个营帐,杨真看到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心中翻腾不已。想着朝夕相处的弟兄们瞬间都成了孤魂野鬼,他的眼睛湿润了。

  “快!快点到前面的那座山上去!”一个声音从火焰的对面传了过来,随后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杨真听到这声音感到很亲切,因为这表示还有自己的人在活着,那些朝夕相处的弟兄们。“前面的山上都是我们的人吗?”杨真高声喊道。

  “是的!都快点到前面的山上去,敌人把陛下包围在了那座山上,能喘气的都快点过去保护陛下!”火焰那边的人回答道。

  “陛下?陛下被吴狗包围了吗?”杨真一边喊着,一边避开火焰向前方的山上跑去。

  那边没有再回答,估计是跑远了,虽说杨真和他们只有一团火焰之隔,可这团火焰却足足有六七米那么长。杨真没有听见回答,更是加快了步伐,不大一会便穿过了三个营地,离前面的那座山越来越近。

  杨真又跑了片刻,方才穿过所有火焰,从火场中脱险而出。说来也很是奇怪,这一路上,他竟然没有遇到一个敌人,就连自己人也没有再遇到。杨真正是纳闷之时,忽然听见一声弦响,他本能的伏地躲避,猛一抬头便看见前方几个树后藏着敌人的几个弓箭手。

  杨真朝地下吐了一口痰,骂道:“奸诈的吴狗,竟然敢暗算老子,看老子不把你们几个给收拾了。”杨真握住长枪腰身,双目紧紧盯着树后面那个时不时探头张望的弓箭手。“嗖”的一声杨真手中长枪居然飞了出去,当那名弓箭手正探出头来时,长枪硬生生的插进了他的额头,其他几个弓箭手见了,大吃了一惊,待回过神来时,杨真已经握着腰刀扑到了跟前,举刀便砍,一刀一个全给结果了。

  杨真拔出插在弓箭手额头上的长枪,将腰刀插入刀鞘,挂在腰间,顺便又捡起弓箭手的一张弓,把箭矢都装进了一个箭囊中。

  杨真还没有离开,便听见一队骑兵飞奔而来,映着火光,远远望去,竟然是敌军的骑兵,杨真俯身在地,隐藏在树后,紧紧的贴着地面不敢挪动半点,生怕被敌人给发现了。一阵杂乱的马蹄声在杨真的耳边响过,杨真才敢站起来,向树上望了一眼,随即爬上了树,站在树干上,遥遥望见前面的山上灯火通明,山下的火把无数,浩浩荡荡连绵不绝,山上的篝火却不似山下火把那么多。

  杨真跳下树来,心道:“离山越近,敌人越多,我该如何突破敌人的封锁上山保护陛下呢?”杨真想了一会,灵机一动,弯腰扒下身边敌军士兵尸体上的衣服,穿在了自己的身上,大摇大摆的朝前面的山走去。

  杨真穿着吴军的军服,将弓背在肩膀上,手提着他那杆长枪,快步向山下跑了过去。一路上见到的都是一队一队的敌军士兵,骑兵,步兵还在不断的向山下聚拢。杨真跟在一队步兵后面,快速的向前移动,边跑边听见队伍里的人道:“听说汉主被我们围住了,就在前面的马鞍山上,大都督下令抓到汉主者赏黄金千斤,爵三等,要是我能抓住他,这辈子我都不用再受穷了。”

  队伍里另外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就你?还想抓住汉主?没有等你冲上去,恐怕就已经被汉主的近卫队给解决了。”

  “呵呵,我也只是遐想一下而已。看来汉军实力还在,要不怎么会命令我们增援呢?”

  “你懂个屁!汉军死伤无数,前面山上只是一小部分残兵败将,大都督是想围死他们,要不是想活抓汉主,一通箭矢上去,山上的人都死光光。”

  杨真听到这里,心中很是气愤,但他此时深陷敌军之中,万一忍不住一时之气,暴露了自己,恐怕会立时成为敌军的刀下亡魂。想到死去的弟兄们,他强压住心中的那股怒火,只想快点到前面的山上去,保护自己的陛下,就算战死,也是无上的光荣。

  这队步兵在一个都尉的带领下,很快就到了山脚下,并入了围困汉主的大部队当中。杨真四处张望了一下,敌军已经完全把山给围住了,弓箭手们都满弓守在出山要道,一排排的长枪兵紧挨着弓箭手,再后面则是严阵以待的骑兵。

  杨真心道:“如此重围,陛下如何能冲突出来?我就不信,这么长的防线就没有一点薄弱的地方。”想到这里,杨真向其他地方移动过去,每走到一处,便可看见敌军不断增援而来的士兵。

  山下火把的光将夜空映的通红,放眼望去,犹如一条盘山的火龙卧在那里。杨真还在不断的寻找着吴军把守的薄弱环节,也不知道移动到了什么地方,便听见一个声音叫道:“站住!”

  杨真听到声音心中一惊,停下了脚步,转身望去,只见一个将军模样的人正向自己走了过来。敌军将军道:“你是哪个军团的?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不知道这里是不允许随便走动的吗?”

  杨真欠身答道:“回将军话,我是丁将军军营的士兵,刚才方便了一下,便走散了,现在正在四处的寻找。”

  那将军上下打量了一下杨真,见杨真提着一杆长枪,背着一张弓,腰里还悬着一个腰刀,突然抽出腰刀,厉声道:“胡说!吴军配置中从未有如此兵种,你到底是谁!”

  杨真见他刀锋对着自己,附近的士兵见到这里发生了情况纷纷跑了过来,杨真大感不妙,紧握长枪的手,猛然提了起来,一枪刺向那名将军。

  那将军见杨真突然刺向自己,大吃一惊,忙用刀架住长枪,并大声叫道:“有奸细!有奸细!”

  那将军这一声大喊,引来了更多的周围士兵,杨真看见不断向自己涌来的士兵,枪头一转,回身之际杀了几个敌军士兵,精湛的枪法护卫着自己周围,一步步向敌人杀去。

  那将军大叫道:“杀死他!杀死这个奸细,且不可让他靠近营帐!”

  杨真眼明耳聪,环视了一周,见这里敌军并不多,而且前方不远的地方有个营帐,听到那将军的叫喊,杨真枪头再次调转,大踏步杀向那个营帐去。

  此时,数十名士兵已经将杨真团团围住,杨真却毫不畏惧,枪法妙招尽数而出,杀死十数个敌人。眼看营帐渐进,却再也冲不过去,他杀死一个敌人,另一个敌人又扑了上来,丝毫不给他留下任何喘息的机会。

  杨真边战边想:“敌人越聚越多,再这样杀下去也不是办法,武艺再强也有力气用尽的时刻,得尽快脱身。”

  “都闪开!”

  杨真和敌军的士兵同时听到了一声大叫,敌军士兵听到这声叫喊,纷纷退开,将杨真纷纷围在当中。杨真看见从营帐中走出来了一个人,那人一身铠甲,手中握着一柄钢刀,映着火光闪闪发亮。

  刚才那名将军见营帐中走出来了人,赶紧迎了上去,欠身道:“徐将军,你怎么不再好好休息一番?”

  徐将军道:“外面如此吵闹,叫我如何休息的了?”又指着杨真问道:“此人是谁?”

  那将军答道:“汉军奸细!”

  徐将军向前走了几步,对杨真道:“小子,你的武艺不错,汉军中有你这样的士兵,实在难得,不知你叫什么?”

  杨真道:“在下杨真,只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卒罢了,军中比我厉害的人大有人在。”

  徐将军道:“呵呵,我看你武艺不错,完全可以当一名大将,不如我引荐你给吴王,从此在吴为官,为吴王尽忠好了。”

  杨真道:“不必废话,杨真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也知道忠义二字,我生为汉人,死为汉鬼。今日被围,冲的出去就冲,冲不出去就死,来吧!”

  徐将军道:“果然是条汉子!我徐盛最敬重这样的人,杨兄弟,我给过你机会,你不珍惜,可别怪我手下无情。你有什么遗言,尽可交代,我能帮你办的就帮你办了。”

  杨真道:“少废话,尽管过来就是了!”

  徐盛二话不说,嘴角微微一笑,手中握着钢刀便攻了过去。

  杨真见徐盛攻了过来,手中长枪挺起,便迎了上去。

  刀枪相交,“铮”的一声响,迸出了一丝火花,杨真只感到自己户口微微生疼,渐渐有点发麻。杨真心道:“此人力气之大果然不可小觑,我需沉稳应战。”

  徐盛钢刀一一砍出,每次均看是砍中,却总差那么一点,寒光闪闪游离在杨真周身。杨真长枪来回格挡,已经完全被徐盛刀法罩住,处于被动地位。

  两人相斗十数招,两边的吴军士兵看的目瞪口呆。徐盛心道:“此人和我交手,虽然处于下风,但是枪法不乱,却很是少见。”十五招过后,徐盛虽仍然处于上风,可他却也奈何不了杨真,只见杨真手握长枪,宛如一条长蛇,灵活却不失主动。徐盛正思索破敌招式时,却见杨真陡然枪头一变,枪尾横扫周身,徐盛当即闪开。

  杨真见徐盛闪开,枪法尽数而出,从被动转为主动,枪枪险招均是刺向徐盛身上要处。徐盛大叫不好,但是优劣事态已经转变,再想扳回已然不能。两边的吴兵,看到自己的将军被杨真枪法逼得无法还手,竟然一拥而上。

  突然杀出来这么多吴兵,让杨真大感不妙,他只能舍弃徐盛去杀扑向他而来的吴兵。徐盛大叫道:“都给我退下!不可妄动!”

  吴兵们只能再次退开。徐盛道:“我与他单打,任何人再上前一步,一律斩首!”话音刚落,只听得营帐后面一阵杂乱的马蹄声,一彪骑兵冲了过来,见到吴兵便杀,一时间乱作一团。

  杨真见了大喜,来的骑兵竟然是自己国家的骑兵,但见一个骑将白盔白甲,提一柄青龙偃月刀。杨真认得此人,正是关兴,杨真大叫道:“关将军救我!”

  徐盛见到汉军骑兵杀了过来,自己军中乱作一团,趁乱骑马便走。关兴听见叫声,策马冲了过去了,雄壮的骏马冲撞着吴兵,手起刀落之际,吴兵个个落首。杨真也振奋了精神,长枪狂舞,听得吴兵们一个个的惨叫声,他心中越是欢喜。

  关兴杀到了杨真身边,见杨真穿着一身吴军军服,举刀便砍,杨真忙用枪挡住,操一口川话大叫道:“关将军刀下留人!我是汉兵!”关兴听到杨真用川话喊了一声,第二刀落到一半已经无法收回,猛然一转刀锋,横劈向杨真身侧吴兵身上,那吴兵还来不及大叫,便已经身首异处。

  杨真连忙脱下身上吴军军服,露出被火烧焦了的汉军军服,关兴见了微微一笑,道:“差点砍了自己人!”说话间,关兴已经将手伸向杨真,一把将杨真抱了起来,甩在自己骏马后面。杨真第一次骑马,只觉得在马背上颠簸无比,自己几乎有要摔下去,还好他紧紧抱住关兴的腰部,才不至于跌下马来。

  关兴又杀了几个吴兵,大叫一声道:“上山!救主!”

  只听得关兴身后那百十个骑兵一起高呼道:“汉军威武!”

  杨真在关兴的马背上颠簸的肚中翻腾,耳边听见雄浑的马蹄声,双手却紧紧的抱住关兴,一起向山上奔了过去。



温馨提示:
蜀汉演义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蜀汉演义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蜀汉演义全文阅读和蜀汉演义txt全集下载。蜀汉演义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蜀汉演义 第一章 殊死扼守(1) 郁郁葱葱的山顶上,站着十几个人,一阵阵的凉风吹着每个人的衣角都呼呼作响。当首站立一个身着白袍的儒生,只见他凝视着前方的那片火海,听着从前方传来的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叫喊,他的心情是无比的沉重。 2009-12-23 11:34:4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