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孔明与李严两人关系详析──兼论刘备托孤用人安排

作者:水的龙翔    更新时间:2010-02-10 18:15:30    状态:已完结
  固然猜测事件背后极富联想,但是仔细详验事件本身经过始末,更能认清来龙去脉。蜀汉自刘备崩殂后,孔明与李严彼此互动微妙,但仍能从迷团中抽丝剥茧,彻底详理头绪。

  一、主从关系

  对于孔明于李严两人的主从关系,可依三一律穷举如下:

  (一)孔明为李严上司领导。

  (二)孔明与李严平起平坐。

  (三)孔明隶属李严节制管理。

  实际上两人之间的关系,在前面三种可能的范围,只有其中之一可以成立,另外二个假设则为否定。光是两人之间关系,常令人混淆不清,因此才会有「争权夺利」、「派系斗争」、「权臣专制」及「违反刘备遗嘱」等各种臆度猜测出现,错把同僚平等(孔明与李严并受托孤)、争权夺利(孔明向长官斗争)及领导指挥(李严统内外军事,对孔明以上管下)等情况三者并立,误解两人之间的又上又下的伦理,故产生各种矛盾层出不穷,以下就史料仔细探讨两人的关系。

  最简单的相校索情,直接分辨官位及职称,时间以刘备托孤及刘禅嗣位前后为基础,列表如下:

  |─────────────|

  |孔明李严|

  |─────────────|

  |中央丞相光禄勋|

  |司隶校尉中都护|

  |录尚书事尚书令|

  |地方益州牧无|

  |─────────────|

  1.三公与九卿

  首先蜀承汉制,因此政治制度延续两汉官制,中枢机要为三公九卿,其中丞相本为三公之一,但是光禄勋却为九卿之一,掌管宿卫宫殿门户(也就是现在流行语「卫队长」职位之一),甚至于光禄勋还掌管吊唁、监护丧事等杂七琐八之事。三公与九卿孰为高低,直接一目了然。再说孔明的丞相之职,始于章武元年,即刘备称帝时,任职年资长久。再说李严在刘备称帝时并不为光禄勋,当时的光禄勋为黄权,李严那个时候还在犍为郡当太守,正与盗贼博斗,后来刘备东征后,临终于白帝城时,李严始成为光禄勋,就任时间较晚。因此孔明所当的丞相,并非夺自前任丞相,或是铲除异己、踏过旧任的鲜血,因而得拜丞相。

  是以孔明高居三公,然而李严挤身九卿。

  2.司隶校尉与中都护

  再来是司隶校尉,西汉时原为督察三辅、三河及弘农等七郡,刺举无须回避,可不论贵践径行劾奏。另外都护起源于边将守疆,开始于汉宣帝神爵二年,西汉一共出现一十八位都护,皆为西域沙场骁勇;另外东汉时诛杀郅支单于的甘延寿,官职即为西域都护,那位声名大噪的助手,不过为身居副校尉的陈汤,反而终身从未当过都护,而且还因擅杀矫兵被下狱囚禁问罪,可见边将注定要听命中央,即使御史大夫都能弹劾边将。因此都护本为两汉边将职称,处理地方军事,受中央节制。汉制军事大权,以中央层面,在三公有太尉、大司马或大将军,在九卿则有卫尉(掌南军)、光禄勋(掌侍卫),若论京兵的话,还有中尉(掌北军)、校尉(掌城门屯兵)。至于地方郡兵,则由郡尉或太守,此为承平时代两汉战事,除了战争时才由临时性的将军领兵。因此李严的中都护,按汉制没有军事大权,反而是司隶校尉始有监察之权,所以连曹操要亲领司隶校尉以控制百官,掌握生杀大权。

  孔明以司隶校尉而监察京畿百官,李严的中都护却非汉朝编制内最高武官,反受节制。

  3.录尚书事与尚书令

  其实光从录尚书事与尚书令之间,就可认定彼此从属高低。尚书令本为九卿之一的属官,掌管皇帝收发公文书函,《后汉书》将太常、光禄勋、卫尉、太仆、廷尉、大鸿胪、宗正、大司农及少府定为九卿。其中少府组织所属又有卿、太医令、药丞、方丞、太官令、守宫令、上林苑令、侍中、中常侍、黄门侍郎、小黄门、黄门令、中黄门、掖庭令、永巷令、御府令、祠祀令、钩盾令、中藏府令、内者令、尚方令、尚书令、符节令、御史中丞、治书侍御史、侍御史及兰台令史。尚书令只是在少府之内其中一名掌管文书的官吏,但是「录尚书事」则为加衔,也就是超越尚书台,总领台阁诸事。再看两汉三国掌权大臣屡屡多兼录尚书事,而少任尚书令,《通典》即评价录尚书事为「公卿权重者为之,职无不总。」具有对百官生杀予夺的权利。当曹操拥有录尚书事时,荀彧虽为尚书令,又岂能因此节制曹操?光从此点,便可得知「尚书令」受到「录尚书事」所指挥。

  以孔明身兼录尚书事,李严不过为尚书令,更显出两人直隶从属关系。

  -

  先小结三项来看二人主从高低:孔明以三公尊贵,李严名列九卿之一,论阶级关系,孔明凌驾李严;孔明以司隶校隶监察百官,李严不过为中都护之杂号武官,在监督方面,孔明可随时纠举李严;孔明身兼录尚书事,李严却为尚书令,以上下伦理,孔明直辖李严。光是本项比较,立分两人高低,何况多达三项比较,孔明项项皆优于李严。

  4.州牧与刺史

  当然汉末三国地方权重,州牧刺史更具影响,就地方职称而言,孔明以领益州牧,已为地方大员。至于李严则未领州牧刺史,再从李严欲「求以五郡为巴州刺史」,表示李严现况不为刺史,所以欲割五郡割据自立,但是孔明对此要求没有点头答应,所以李严从未成为巴州刺史。州郡本有大小之分,益州与巴州之州牧亦可分高低,但是孔明与李严相比更简单,因此从地位论起,身居州牧的孔明,与不为刺史的李严,就拥有地方大权而言,差别就在「有」与「没有」的分别。

  地方统治上,孔明为益州牧,李严却不为州牧或刺史,李严比孔明更无掌权影响力。

  二、刘备遗嘱托孤

  再来讨论孔明与李严并受遗诏辅主,或许会有两人平起平坐的同侪之疑,其实不然。

  1.地理遥远造成失职

  因为《三国志.蜀书.先主传》:「先主病笃,托孤于丞相亮,尚书令李严为副。」正史白纸黑字已定正副,史料简单明了,刘备托孤二大辅臣:孔明为正,李严为副,来源有根有据。而且不必再假设、猜想、盘算可能、说不定或也许两人不分正副等没有根据的话,除非否定此段正史记载,或是装作忽略不识此段文字。相反地,若能找出叙述孔明与李严地位平等的记载,便能支持两人地位相同的假设。刘备吩咐孔明与李严托孤没错,但是封官给职却完全不同,从前面官位高低比较,马上立见真章,就算两人接受同官同职,也可分出高低,即使东吴所设的左右丞相,左右亦分尊卑,实际上李严位不及丞相,与孔明相比,不但不能称之官位相同,甚至于反受其节制。

  虽然李严身为托孤大臣,但是却必须镇守边疆荒远,对于后主刘禅却无直接影响,从难以接近皇帝而言,李严更空有托孤虚名,并无照顾刘禅实情,严格地说,李严对刘备托孤遗嘱失职。在永安镇守防吴,充其量只有保卫国土,间接卫戌首都,消极地防范外敌;但是中央若有叛变、民乱或争位等,边将难以驰赴宫殿而清君侧。再说主少国疑、大臣未附,中枢极需富有威望之人镇守奠基,这不是边将所能置身度外,而能相隔千里之遥而大加干涉。

  而且李严远在永安,距离成都非常遥远,这点对李严坚守岗位的职责产生非常大的打击。首先,光禄勋本应领兵保护宫廷安全,一但李严无缘兵巡皇宫,只能驻留边境的话,实质上不可能尽职护卫皇帝。其次,尚书台为处理皇帝奏章等文书,若是尚书令人不在皇宫附近,所有文献、函令及奏章更不可能经过远在天边的李严,因此李严的尚书令更无法实地掌握尚书台各项事务。最后,都护原为边将,已无法影响中央,若把中都护看成类似于中护军的将领,除了功能已与光禄勋重迭,而且针对一个驻留边境的边将而言,中护军亦无法戌守皇帝周围。因此李严的光禄勋、尚书令及中都护都无法发挥应有的任务,全拜留守永安之赐,李严身兼此三官职,却为名存实亡。

  地理位置上,李严位处边陲,早已注定无法参与中央。孔明决策于核心枢要,正好高举中央堂堂之旗。中央与地方相比,李严对孔明难望项背。

  2.「统内外军事」之疑虑

  或许刘备遗嘱李严「统内外军事」一句话,曾让人误解为李严应为蜀汉军事首脑,但详情值得研究。

  兵权统御视其官职,掌权不凭空话形容词,历史还曾经发生名号称为「宇宙大将军,都督六合诸军事」的名将,但是实际上此人不过为地方边土上,领有小支部队的小将领。不管再改名号叫头目、酋长,或换头衔叫校尉、将军,领兵效果一样,就算再改名目称为元帅、天王,实质上就是一小群人被一个人所领导。李严的「统内外军事」,就统治效力来说:内不达成都孔明,外不统汉中魏延,从常年驻留永安而言,只限于永安一地,不管李严换成其它响亮名称,实质上就是一名永安边将,可见李严的「统内外军事」,虚名胜于实质。

  刘备并没有留下「军政分离」的指示(请举证),也没有规定李严一定要制衡孔明(请举证),甚至于没有授权李严掌握全国兵权(请举证)。至少从现今史料查无实据,不管从官职或军衔,李严各项事迹皆无干政的可能,从年轻时历经郡吏及边境讨贼,到驻守永安为止,中间缺席北讨汉中及东征孙权,李严在刘备用兵重用都未必谈上,当然更无插手政治的必要性。纵然被赋与惊人的名号,但是实际上李严不过一个常年在外,驻守边境的武将。

  南蛮叛变时,李严无法镇压,最后还是得让孔明以丞相文职领兵南征;几度大规模用兵北伐,李严不曾将兵作战,倒是因为参与运粮时,发生造假欺骗等弊案而被贬成平民。李严无法南征北伐,又怎能称之「统内外军事」之军事首脑呢?从无权用兵及不能出师,就是李严毫无实权的最大证明,可见刘备临终安排,已经准备让何人掌握军事大权,何人不能掌握军事大权,清楚地呼之欲出。李严受命之三项官职,皆不如孔明所得之三项官职,因此孔明不必额外动手,即拥有主宰领导李严之权,但是李严也无法以刘备遗命而掌握兵权,从南征北伐之无力主事,可惜李严枉费「统内外军事」之虚名,如果李严真的以军事用兵闻名的话,为何李严不能参与刘备或孔明时代的重大战役呢?

  空有其名而毫无实权,边将李严无法向中央孔明分庭抗礼。

  三、领导与夺权

  若要说「夺权」,顾名思义就是侵褫原本属于别人的权力。

  最有利的夺权是由下向上,其次为由同辈相争,最后是由上向下。孔明毋须向李严夺权,因为长官不须向下属夺权始能掌权,而且光凭丞相之尊即已足够统御麾下,对虚名无实的边将李严,孔明不必向李严夺权就能以丞相之名直接指挥领导,所以不存在夺权行为。

  三公不必向九卿夺权,录尚书事更是尚书令的直属领导,李严没有立场被夺权,光是按名目官职,就应该李严听命孔明。李严唯一能向孔明可资争取的一点,只有二人并为托孤辅臣,甫始认为平起平坐,可惜刘备遗嘱已定二人正副,实质上李严又驻留边境,李严一点都没作到托孤,无法藉此登天。

  再来检视背景出身,李严原为刘表属下,后来转投刘璋手下,建安十八年,刘备举兵来袭,益州牧刘璋任命李严为护军,本意在绵竹率军抵抗刘备,不过李严毫无战意,立刻举军投降刘备。也就是阵前叛降的汉奸,见风转舵毫无忠诚可言。李严一人事三主,叛将出身的背景,凭什么可坐享其成,等着接收刘备集团呢?孔明还可说是献《隆中对》以立国策、联盟孙权共抗曹操、率张飞与赵云参与收川战事及内政治国之本领等可资参考。李严打算以何德何能接收益州及汉中呢?临阵背叛的本事吗?卖主求荣的不忠吗?李严虽有平定地方盗贼(是否官逼民反无从查考)的用兵,可惜没有机会见识大规模阵仗,亦未立下重大汗马功劳:刘备向曹操争夺汉中时,忘了重用李严前锋;刘备举国东征孙权时,不记得率领李严参战。如果李严真以用兵见长,为何刘备如此提防李严,是不放心重用叛将吗?

  辅佐孤儿及兴国大业,当然要托咐可靠信任之人,忠诚度及识人善恶,稍有差池,便是断送家承国业。孙策之托孤张昭,江东因之继承;魏明帝之托孤司马懿,中原却失江山。万一所托非人,寡妇孤子难保性命,李严的忠诚度如何,端视叛主求荣的过去,可知李严的忠诚度在刘备心目中值得考虑。

  刘备如果真有均权制衡的构想,就该平衡权利分配。比方刘备赋给孔明中央治权,不妨加重李严兵权;若欲加重李严地方大权,就更该封李严领巴州牧或是益州牧等;或者孔明称丞相,李严则可拜大司马;不然让李严录尚书事,而反让孔明为尚书令;甚至于让孔明与李严共领丞相,或是各自开府治事。总之有太多的组合可以让两人均权,但是事实却为孔明为尊而李严为次的排列:孔明当三公的丞相,李严就当九卿的光禄勋;孔明录尚书事,李严就当直属麾下尚书令;孔明人在首都护主,李严就在荒郊守土;后来孔明身为益州牧,李严却求当巴州刺史而不得。

  光从主从的排列,就可得知两人尊卑安排,系以孔明为正,而以李严为副。上下关系既然已定,后人臆度所谓两人互相牵制及均权制衡的安置,并无法执行。

  结论:

  绘声绘影于孔明斗争李严,烛影斧声强调荆州派系矛盾,三人成虎描述孔明夺权阴谋,彷佛误会李严为孔明上司,曲解刘备重用李严胜于孔明。然而仔细分析孔明与李严官职高低,娓娓道来彼此的主从关系,再从刘备临终遗嘱的安排,李严实在没有立场为蜀汉「兴灭国」及「继绝世」。正值外有魏吴觊觎,内无安定平静,特别是刘备安排孔明以文人政府治国,而不以边将李严以军阀干政,更显出稳定压倒动乱的重要性,比起东吴二宫之争互相残杀,或者魏室兵祸叛变不绝,蜀汉显然因刘备所托对人,使得国运更为平和而欣欣向荣。

  或云孔明向李严争权夺利,但是实情从孔明领导李严而言,两人之间的政争冲突应为相反:从史实上孔明命令李严离开永安、率兵前往汉中,以及孔明调动李严运粮、从防守改为督运,从孔明上表罢黜李严、废为平民,这些史实皆可证明孔明领导李严;再从李严向孔明劝受九锡、以进爵称王,及李严向孔明要求割五郡、而为巴州刺史,甚至于运粮未继而欺君谎报军情、以诬告孔明,这些事实却显示出李严向孔明争权之野望。或曰孔明向李严夺权,但从以上六件史实,却反变为李严向孔明争权。

  与其猜测此六件史实是否背后隐藏何种阴谋,或者政治斗争与矛盾冲突等事,不如直接检视六件史实的经过意义,更能清楚知悉实际。就拿孔明命令李严离开永安、率兵前往汉中之事,有人猜李严欲向孔明展示军威,有人认为李严显露率军自由行走,有人推测李严不甘受限永安而欲伸展手脚,甚至有人以为李严欲发动兵谏或政变等,只是未能成功因故不发之类。但是此事分明是李严受到孔明调度移防,从永安驻地行军前往汉中,是不是属下受到长官指挥,或者有无李严强烈抗议而孔明置之不理,总之孔明下达命令,李严乖乖听话,至于刘备遗命李严镇守永安等就不必多提,因应孔明要求,刘备所下的指示亦可变更,李严不容置喙。猜测背后代表的飞鸿雪泥,与查察表面上之实质经过,两者差别所在,正是为何孔明与李严之关系变得复杂多变的主因。毕竟幻想无限,恁意天马行空;然而史料有限,难以造假离题。

  也许有人偏好从李严向孔明争权失败,注意两人矛盾所在;但是亦有人喜欢洞悉孔明治国处政,强调官职区分及史实经过。



温馨提示:
蜀汉演义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蜀汉演义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蜀汉演义全文阅读和蜀汉演义txt全集下载。蜀汉演义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蜀汉演义 孔明与李严两人关系详析──兼论刘备托孤用人安排 固然猜测事件背后极富联想,但是仔细详验事件本身经过始末,更能认清来龙去脉。蜀汉自刘备崩殂后,孔明与李严彼此互动微妙,但仍能从迷团中抽丝剥茧,彻底详理头绪。 一、主从关系 对于孔明于李严 2010-02-10 18:15:3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