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四十五章 智破藤甲军(今日的第三更)

作者:水的龙翔    更新时间:2010-02-13 12:21:03    状态:已完结
  第四十五章智破藤甲军(今日的第三更)

  更新于2010年2月13日12:32

  本章八千多字,更新完了,第二卷也就结束了,承诺给大家的两万字已经全部发完,大年三十给各位读者拜个年。大年初一第三卷正式开始更新,喜欢的读者尽管来看,我只能说,后面的内容更精彩。

  汉军在魏延的一声叫喊中纷纷撤退,殿后的一千多汉军步兵用身体挡住了蛮兵的攻击,给汉军撤退赢得了时间。等到汉军全部退出山林走到三江城外的平地上时,那一千多殿后的汉军步兵早已经被全部杀死。

  诸葛亮等人,还站在城楼上,此时见到汉军纷乱的败退下来,他们的表情都十分紧张。诸葛亮更是揪着心,心里咯噔一下,默默地道:“难道我的计策没有发挥作用?怎么会这么狼狈的大败而回呢?”

  一拨穿着藤甲的蛮兵从山林中跳了出来,紧紧地追着汉军。跑在最后面的汉军士兵纷纷被这拨藤甲兵杀死,三江城的城楼上,站满了汉军的弓手,等到藤甲兵跑到射程之内,便射出一阵箭矢。可是箭矢并没有伤害到藤甲兵,然而听到他们讥讽的笑声,更加肆无忌惮地追着汉军。

  杨真已经跑回了城里,看到后面追来的藤甲兵,他再接着最后一个汉军士兵进城之后,便急忙喊道:“快关城门,快关城门!”

  城门边上的汉军士兵,连忙用力推动着城门,将城门给关上了,架上了横梁。城楼上的弓箭手还在不停地射出箭矢,城下的藤甲兵却毫发无损,一个个大声地笑着。“别放箭了!”诸葛亮凝视着城下的藤甲兵,对城楼上的弓箭手喊道。

  箭矢停止了下来,诸葛亮皱着眉头,看着城下武装到牙齿的藤甲兵,他对身边的吕凯说道:“这是什么兵?箭矢竟然穿不透他们的战甲?”

  吕凯摇了摇头,答道:“丞相,下臣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兵种,从未见过。”

  诸葛亮不再发话了,心中念道:“连吕凯都没有见过,那其他将领更不用提了。这蛮兵刀枪不入,倒是很头疼。”

  “生擒大汉丞相!打到成都去!生擒大汉丞相!打到成都去!”

  城楼下的藤甲兵纷纷举着手中的钢叉,望着城楼上的诸葛亮,不停地大声喊道。

  “欺人太甚!”马谡愤愤地道。

  诸葛亮转过身子,轻描淡写地说道:“子龙,传令下去,大军驻扎城内,无论蛮兵怎么叫唤,都不可出城!”

  站在诸葛亮身边,许久没有发话的赵云应了一声,便走下了城楼。诸葛亮看了一眼身边的人,淡淡地说道:“集结众将,到城守府来!”

  杨真、魏延靠在城墙边上,他们两个对视一眼,然后都哈哈大笑。笑声过后,魏延拍了拍杨真的肩膀,十分恳切地说道:“贤弟,今日阵上,多谢你了。要不是你将我拉下马,只怕我这会身上已经如同刺猬一般了。”

  杨真道:“大哥说的是哪里话,这战场上变化莫测,此等小事大哥不必放在心上。”

  魏延道:“救命之恩,怎么能是小事呢?日后贤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对大哥说一声,大哥尽量给贤弟办到。”

  杨真刚欲开口,便看见赵云从城楼上走了下来,当即叫道:“师父!”

  赵云看见杨真、魏延两个人的胳膊上都插着一支箭矢,连忙关心地说道:“怎么样?碍事吗?”

  魏延和杨真都哈哈笑道:“这点小伤,死不了的!”

  赵云将魏延和杨真扶了起来,对他们两个人说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败到如此田地?”

  魏延骂骂咧咧地说道:“谁知道那帮龟孙子从哪里赶出来的?杨真杀散了带来洞主,我们又把木辘大王给围歼了,就在大家都以为胜利的时候,这帮龟孙子突然就出现了。先是来了一阵箭矢,然后直接就冲上来了,咱们军队的箭矢根本就射不穿他们外面穿的那层甲衣,步兵的兵器也是不能刺穿他们,简直是刀枪不入。”

  赵云点了点头,说道:“嗯,我都在城墙上看见了,这拨蛮兵不仅速度奇怪,而且刀枪不入,实在是匪夷所思。丞相召集众位将领在城守府一见,你们先去包扎一下,取出箭头,然后再到城守府。”

  杨真道:“好的,师父,那我和大哥就先去了。”

  赵云道:“嗯,你们去吧,我在城守府等你们。”

  话一说完,三个人便分开两路,赵云径直朝城守府而去,杨真和魏延则去军医那里取出箭头,包扎伤口。等到杨真和魏延将伤口包扎好了,他们两个便急忙朝城守府赶去。到了城守府,诸葛亮坐在堂上,两边站的全是武官,中间跪着一个蛮将,那蛮将正是带来洞主。诸葛亮见杨真和魏延来了,连忙说道:“你们两个过来,今天这事是怎么回事?怎么会一败涂地?”

  杨真和魏延对视了一眼,向前走了几步,跪在了地上。魏延大声说道:“启禀丞相,我们按照丞相的计策,将带来洞主和木辘大王全部收拾了以后,那拨蛮兵突然杀了出来,而且刀枪不入,所以才会一败涂地。”

  诸葛亮看到魏延和杨真的手臂上都被绷带包扎着,被渗出的血染的鲜红,他也无意再责怪,便道:“好了,你们两个也辛苦了,都起来吧!”

  魏延和杨真这才站了起来,分站在两边的班位上。

  诸葛亮摇了摇手中的羽扇,对跪在地上的带来洞主说道:“你今天被我汉军所俘虏,可曾心服?可否愿意投降?”

  带来洞主连忙答道:“我心服口服,心服口服,也愿意投降汉军。”

  诸葛亮道:“既然愿意投降,那你就起来吧!”

  带来洞主站起身来,对诸葛亮行了一个蛮礼,高声说道:“丞相大恩,我没齿难忘。丞相要有用到我的地方,尽管吩咐,我一定竭尽全力。”

  诸葛亮嘿嘿一笑,说道:“嗯,刚好,我这里有件事想问你,你且如实回答。”

  带来洞主道:“丞相有什么事情尽管问,我一定如实回答!”

  诸葛亮问道:“我问你,今天这最后杀出的那一拨蛮兵究竟是何原因,竟然刀枪不入?”

  带来洞主一被俘虏,便被杨真安排的两个士兵带离了战场,他不曾见到什么蛮兵,但是听到诸葛亮说到刀枪不入,他便已经知道那蛮兵是谁的部下了。带来洞主朗声说道:“丞相肯定说的是那藤甲兵吧?那是乌戈国的兵,虽然和我们同属蛮族,但是却很少往来,而这乌戈国却是十分骁勇善战的一族。他们祖传下有一个秘方,便是可以做为盔甲的藤甲,用他们国中山上生长的稀有藤条制作而成,用秘制的油浸泡个七七四十九天,然后又在烈日下暴晒十天方才制成。勇士们只要穿上这身藤甲,不仅刀枪不入,而且脱下藤甲放在水中还可以当作船用。那乌戈国主兀突骨是个十足的蛮人,常常生吃蛇肉、猛兽,全身上下都生出鳞片,也有刀枪不入的功能,普通蛮人见了都十分害怕。”

  诸葛亮和众位汉军的将军听了,都觉得这兀突骨是个怪物,这藤甲兵更是难破。“照你这么一说,这兀突骨和藤甲军我们就拿他没有办法了?”赵云问道。

  带来洞主嘿嘿一笑,说道:“也不是没有办法,这藤甲虽然刀枪不入,但是却最怕火,只要采取火攻,便可以大破藤甲军。至于那兀突骨嘛,他最怕雄黄,估计是生吃蛇肉太多了,连蛇所惧怕的东西,他都惧怕了。不仅如此,兀突骨身上虽然也刀枪不入,却有一处是他的致命之处,那就是他的脖子,那是最软弱的地方,只要砍下他的脑袋,便可以了。”

  赵云好奇地问道:“你怎么对藤甲兵和兀突骨如此了解?”

  带来洞主笑道:“将军有所不知,几年前,孟获和乌戈国曾经发生冲突。孟获一心想铲除兀突骨,却害怕他的藤甲兵,所以便花重金买通了乌戈国的人,才打听到这样的秘密。本来今年孟获想攻打兀突骨的,没有想到,咱们汉军先打了过来。孟获无暇两边作战,便将此事不了了之了。”

  诸葛亮听到以后,问道:“那如今兀突骨怎么又帮起孟获了?”

  带来洞主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估计是孟获许给他了一些土地吧。”

  马岱站在一旁,突然走出班位,对着诸葛亮说道:“丞相,既然藤甲兵怕火,那咱们就把他引到茂盛的地方,放火将他们烧了。

  诸葛亮摇了摇头,缓缓地说道:“既然藤甲兵怕火,那么他们接近茂盛的地方,势必会很小心,再说,山林之中不宜展开大军作战,此计无法促成。”

  吕凯突然走出班位,对着诸葛亮说道:“丞相,我想起一个地方来,离浑天洞不远有条江,叫做平江,那里水流不算太快,河面也还算宽阔,河岸上更是一片平地,十分适于大军屯驻。加上平江的对岸便是孟获所在的浑天洞,隔河相望,孟获必然不安,肯定会派藤甲兵先行,不如移屯此处,引藤甲兵上岸,然后以火攻之,肯定大胜。”

  诸葛亮想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就移屯平江。赵云、马岱,你们两人为先锋,领兵三万先行屯驻,立下营寨。”

  赵云、马岱齐声说道:“是,丞相!”

  “王平、吴懿,张翼、马忠,廖化、李恢,你们六人各引一支军马,每支军马五千人,多带弓箭手和易燃之物,埋伏在离平江二十里的盘蛇谷中,只要见到藤甲军完全进入,就立刻用火封住谷口,然后射下火箭,点燃谷中易燃之物。”诸葛亮看着摆在桌子上的地图,大声地说道。

  六员战将,当下一起出列,同时答道:“末将遵命!”

  诸葛亮安排完毕,看了一眼魏延和杨真,便道:“魏延、杨真,你们二人有伤在身,就随我和大军一起出发。张裔,你领军五万驻守三江城,有敌人来了,也不要出战,让其自去。”

  魏延、杨真、张裔三人同时道:“末将领命!”

  诸葛亮的话一落,将手中羽扇一挥,便道:“好了,各自忙活去吧!”

  杨真回到住所,关凤和花蔓在房间里等了很久,见杨真的手臂受伤了,都十分心疼。杨真一笑了之,对着两位娘子的脸上一人亲了一口。花蔓见到杨真身上穿着虎皮战衣,不禁觉得十分好笑,便道:“相公,你穿着这个老虎的皮,怎么那么可爱?”

  杨真扮作老虎吼了一声,然后对关凤和花蔓说道:“我是虎王,今天是专门来吃你们两个的。你们两个都快点给我爬到床上去,让我吃个够!”

  杨真新婚,真正和两位妻子呆在一起的时间却很少,毕竟汉蛮交战,军队有很多地方都离不开他,虽然他只是个杂牌将军。

  第二天,赵云和马岱的部队陆续出发,关凤隶属与赵云军团,自然跟着赵云一起出征。临行前,杨真亲自来送走了关凤和赵云。中午的时候,王平、吴懿等六位将军的部队也出征了。到了下午,诸葛亮才不慌不忙地领着大军出发,只留下张裔和一些文官并五万汉军守着三江城。花蔓不能随着杨真一起出征,只能留在城里,和他的舅舅带来洞主一起帮助张裔守城。

  第三天,诸葛亮所率领的四万大军和赵云、马岱的三万大军汇合在了一处。诸葛亮当即升起营帐,将诸位将军召集在了大帐之中。“昨天,蛮兵有渡河的没有?”诸葛亮对赵云和马岱说道。

  赵云道:“丞相,昨日我军刚刚扎下营寨,便看见大股藤甲兵渡过平江,我等不敢接战,只能坚守不出。”

  诸葛亮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辛苦你们了,不过今天我还要请你们二位做一件事情,领着本部三万军马速去盘蛇谷,与王平他们会合。”

  赵云和马岱道:“是,丞相!”

  赵云和马岱刚走出大帐,便听诸葛亮对魏延说道:“文长,此次就靠你了,你只需领一万人马,驻守此寨,若蛮兵来战,你就出迎,只可败不许胜,我已经秘密命令杨真领了一支军队在后面的二十余里的路上为你设下了七座营寨。你败退以后,蛮兵势必不敢追击,你退的路上只要看见营寨便可住下,敌人若来,你仍然接战,依然是只败不胜,直到将起引进盘蛇谷。只要将蛮兵引进了盘蛇谷,你就是大功一件。”

  魏延当即拱手说道:“放心吧丞相,丞相尽管去盘蛇谷等候消息,我势必将蛮兵引入山谷。”

  诸葛亮点了点头,走到魏延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时间紧迫,我这就带大军悄悄地走了,你好自为之。”

  “恭送丞相!”魏延大声喊着,看到诸葛亮出了大帐。

  时间将近中午,宽阔的江面上,看到无数个蛮兵坐着藤甲,划着水波,便朝平江岸边驶去。汉军的营寨离平江还有一段距离,虽然看到了藤甲兵来,却并不出迎。等到藤甲兵上了岸,全部将藤甲穿在了身上,汉军这才出迎。

  领头的将军便是魏延,身后的一万士兵全部出寨。蛮兵的领头人是兀突骨,他赤裸着身子,全身的鳞片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着光。魏延早已经打听好了,知道领头的便是乌戈国主兀突骨,当下大声叫道:“兀突骨,敢跟我一战吗?”

  兀突骨也不等身后的藤甲兵集结好,便跑了过来,与骑着马的魏延颤抖在了一起,魏延与他相斗还没有三个回合,便大叫道:“蛮将好生厉害,魏延佩服!”

  魏延拨马便走,兀突骨也不追,直接招呼身后的三万藤甲兵,一起向着汉军的营寨攻了过去。魏延命令大军后退,舍弃了营寨。兀突骨夺得了汉军营寨,一时高兴,便叫士兵去浑天洞将孟获请来,看看他是如何打败汉军的。

  孟获还在浑天洞中,便听见外面有人要见他,立即将那人叫了进来。那人身穿一身藤甲,兴高采烈地来到了洞府,见到了孟获,也不行礼,直接说道:“我家国主请大王去平江岸边,汉军的营寨一叙!”

  孟获听到这话,便站起了身来,大声问道:“国主夺下了汉军的营寨了?”

  那个藤甲兵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国主请大王过江一叙。还说让大王尽管带着各位洞主、族长、头领,让你们去看看国主是如何击败汉军的。”

  孟获听了,大喜道:“好啊!我这两个月来皆是败在汉军手里,现在有你国主在这里,刀枪不入的藤甲军更是神勇无敌,总算出了我心中的一口恶气了。”

  孟获留下了几个洞主守山,只带了一些亲随跟随那个藤甲兵一起去了平江。他们向当地蛮人要了一艘船,孟获、祝融夫人和一些个洞主、族长之类的人尽皆过了平江,来到了兀突骨夺下的汉军营寨之中。

  孟获见到了兀突骨,当下便高兴地说道:“老弟,我恭喜你啊,竟然把汉军的营寨都给夺下来了,真是解了我这两个月来的恶气了。抓到诸葛亮没有?”

  兀突骨道:“诸葛亮倒是没有抓到,我都已经打探好了,汉军的主力全在盘蛇谷那里,我现在就去抓他。”

  孟获突然安慰道:“老弟,你千万别操之过急了,这诸葛亮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啊,他诡计多端,小心中计。”

  兀突骨一听这话,十分不喜,大声说道:“汉军已经闻风丧胆,我大军所到之处,尽皆逃走。前面的路我也探听清楚了,盘蛇谷都是荒地,没有杂草树木,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你要是不信的话,你跟我一起过去看看。我在前面杀敌,你在后面观战,保证不会少你的一根毫毛。”

  孟获怔了一下,说道:“国主老弟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兀突骨道:“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传令下去,大军全部出发!生擒诸葛亮!”

  兀突骨一声叫完,便走出了大帐,领着三万藤甲兵便追击汉军去了。大帐中,祝融夫人对孟获说道:“大王,看来兀突骨说的有理,不如跟在他身后一起去看看。”

  孟获道:“好吧!”

  于是,孟获、祝融夫人,领着一帮子洞主、族长、头领,便跟在了藤甲军的后面。兀突骨和藤甲军向前走了不到五里,便看到一处汉军的营寨,一打听,竟然是魏延的军队。兀突骨当即上前挑战,魏延出迎,与兀突骨单挑两个回合便又逃走了。汉军撤走,营寨也被兀突骨夺了。兀突骨哈哈一笑,也不抢营寨了,一直追着魏延去了。

  孟获见魏延都被兀突骨打败了,心中终于将那块石头给搁下了,自言自语地道:“看来汉军真是闻风丧胆了。”

  兀突骨紧紧地追着魏延,魏延每到一个营寨还没有落脚,后面的兀突骨便追上来了。魏延象征性地与兀突骨斗了两个回合,便又率大军退了,到了最后,魏延干脆也不进寨了,只要见到兀突骨便命令撤退。兀突骨十分高兴,这一路追了过去,竟然夺下了汉军的七个营寨,与魏延交战了十五次,每一次都是只要兀突骨一出现,那魏延便逃。

  魏延一路引兀突骨而来,走了近二十里,看见前面有一个山谷,便领着部队朝那山谷中赶了去。兀突骨领着藤甲兵来到了谷口,看见魏延的部队进了山谷,又看了看山的两侧,都没有见到汉军动静,猜测着汉军已经闻风而逃。兀突骨又仔细看了看山谷,见里面空无一物,寸草不生,这才敢放心地过去了。兀突骨留下一百藤甲兵护卫着蛮王孟获,自己领着全部兵力追着魏延便见了山谷。

  兀突骨在长长的山谷当中行走了一会,一转眼看不到了汉军和魏延的踪影,身边的两侧道路上放着一辆一辆的车。兀突骨问道:“这是什么车?”

  一个蛮兵看了一眼,答道:“国主,看着像是汉军的运粮车。”

  兀突骨哈哈一笑,说道:“看来汉军真的是怕了,居然连粮草辎重都忘记在这里了,前面应该还有拉下的,赶快给我抢着推出来,有了这些战利品,我们也好在蛮王面前炫耀炫耀!”

  兀突骨领着这些藤甲兵又向前走了不到两里,见到越来越多的这样的车辆,他心中疑窦大起:“怎么汉军的运粮车那么多?”“打开来看看!”兀突骨对藤甲兵喊道。

  藤甲兵纷纷用手中的钢叉挑开了运粮车上的麻袋,刚一挑开,便看见麻袋里装着多是稻草,所有的藤甲兵都十分惊愕!兀突骨的脸上更是一阵铁青,大叫道:“中计了!快退!快退!”

  从山谷的左侧射出了一支火箭,落在了一辆运粮车上,燃起了一团熊熊的烈火。藤甲兵吓的乱喊乱叫,纷纷想后退去。哪知,山谷的两侧出现了许多汉军的弓箭手,箭矢上都点燃着一团小火,纷纷射到山谷中的运粮车上来。一时间,大火燃了起来。交错着的运粮车一团火燃着一大片,将所有进入到山谷中的藤甲兵包围在火势中。

  山谷中,火光冲天,喊声震天,一股股浓烟从山谷中冒了出来,发出一股十分难闻的气味。没有被火烧到的藤甲兵拼命向谷口跑去,可到了谷口却被早已经等候在那里的汉军给截了下来,直接用绳索绑在了一起。只这一会功夫,从山谷里逃出来的藤甲兵便有几千人,一个个失魂落魄的,没有一点战心。三万藤甲大军,除了跑出来的这几千人外,其他的尽皆被大火烧死在了山谷之中。兀突骨也被大火湮灭,与藤甲军一起被火烧死。

  山谷的入口处,赵云押着一批俘虏的藤甲兵,纷纷将他们身上的藤甲给歇了下去。蛮王孟获、祝融夫人和那些个洞主、族长、头领,也都被汉军给俘虏了。兀突骨进入山谷之后,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的汉军将他们和那一百个藤甲兵全部包围。汉军士兵手中举着火把,那一百个藤甲兵不敢动,只能和孟获、祝融夫人一起被汉军俘虏。

  诸葛亮呆在山谷后面的营寨内,此时魏延和赵云押着几千人的俘虏到了营寨。魏延和赵云带着孟获、祝融夫人和那些个洞主、族长、头领一起进了大帐。大帐内,诸葛亮坐在堂上,两边站着是汉军的将军,杨真也在其中。杨真看到孟获、祝融夫人被俘虏,当下走了出来,叫道:“阿爸、阿妈!”

  孟获重重地哼了一声,没有理会杨真。祝融夫人则不然,问道:“花蔓,她还好吗?”

  杨真道:“阿妈,你尽管放心,花蔓现在和带来舅舅在一起,全在三江城里,安全的很。”

  祝融夫人道:“嗯,那我就放心了。”

  孟获听到杨真说起带来洞主,便道:“什么?带来洞主也投降了?”

  杨真点了点头,说道:“阿爸,这会蛮兵大败,又将你们给抓住了,大汉宽宏大量,只要你们投降了,就不会为难你们的。”

  孟获冷“哼“了一声,说道:“要我投降?门都没有!”

  “孟获!”诸葛亮突然大声地叫了一声。

  孟获看了一眼诸葛亮,问道:“叫我作甚?”

  诸葛亮走了下来,拿着羽扇,指着孟获,大声说道:“孟获!你为了自己的一己之欲,驱动蛮兵数十万,反我大汉,犯我边境,致使蛮人和汉人死伤无数。这一笔笔的血债,你还想抵赖吗?”

  孟获答道:“胜者王侯,败者寇!自古以来,但凡争夺天下者,哪一个不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如今我被你所俘虏了,我无话可说。要杀便杀,要剐便剐!”

  诸葛亮听到孟获如此说,便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十来位洞主、族长和头领,问道:“孟获之败,乃是咎由自取,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你们可否愿意投降?”

  乌拉当即答道:“回大汉丞相话,我等早就看不惯孟获了,只是他手中握着重兵,我们不得已才听他的话的,如今我们愿意归降大汉,再也不敢反叛大汉了。”

  乌拉这话一说完,便听见其他人也一起说道:“我等愿意归降大汉,与孟获决裂!”

  孟获听了,吹胡子瞪眼地说道:“你们......你们......你们怎么敢这样对我?”

  一个身穿蛮服的大汉从帐外走了进来,孟获见了大吃一惊,问道:“银坑洞主,你......你不在浑天洞守卫,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那个蛮人是银坑洞的洞主,孟获临走前,将看守山上的大任交给了他,不想他在这里出现。当下那银坑洞洞主便说道:“我已经率众归降了大汉。”

  孟获心中好不恼怒,大声骂道:“无义的小人,小人,都是小人!”

  诸葛亮道:“孟获!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他们都已经投降了,你要是投降了,我还可以保奏你永为南蛮之王。”

  孟获还没有发话,便听祝融夫人说道:“我和大王愿意归降大汉,愿诸葛丞相不计前嫌,饶过我大王一条性命。”

  “夫人!怎么连你也......”孟获对祝融夫人说道。

  祝融夫人缓缓地道:“大王,大势已去,何况咱们的女儿又嫁入了大汉为妻,你这样老是给大汉为敌,将置于女儿于何处?你就算不为咱们自己想想,也该为花蔓想想啊,她可是咱们唯一的女儿啊。”

  孟获没有说话,低着头。祝融夫人见孟获还在犹豫,便喊道:“大王!”

  孟获轻轻地点了点头,突然跪在了地上,对着诸葛亮拜了一拜,说道:“大汉诸葛丞相在上,请受孟获一拜!孟获愿意和我的宗族一起归降大汉,永世不再反叛大汉!”

  诸葛亮听了,连忙将孟获扶了起来,哈哈笑道:“好啊,好啊,如此最好!”

  孟获站起身来,看了一眼那些洞主、族长,见他们对自己有点害怕,他便说道:“你们不要害怕,孟获已经想明白了,也想清楚了,咱们日后一起为大汉尽忠,永远和睦!”

  乌拉当下怯生生地说道:“大王,你能这样想,最好!我们也愿意再奉你为王。”

  诸葛亮看到他们这样说话,便道:“嗯,很好,很好,这样和睦,最好不过。”

  孟获走到了杨真的身边,对杨真说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好女婿了,花蔓就交给你了。”

  杨真听了,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同时对孟获和祝融夫人喊道:“阿爸!阿妈!”

  孟获和祝融夫人听见了这声叫喊,都十分高兴,开心地笑了,连嘴都合不拢了。



温馨提示:
蜀汉演义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蜀汉演义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蜀汉演义全文阅读和蜀汉演义txt全集下载。蜀汉演义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蜀汉演义 第四十五章 智破藤甲军(今日的第三更) 第四十五章智破藤甲军(今日的第三更) 更新于2010年2月13日12:32 本章八千多字,更新完了,第二卷也就结束了,承诺给大家的两万字已经全部发完,大年三十给各位读者拜个年。大年初一第三卷正式 2010-02-13 12:21:0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