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063章 钟山驱情曲

作者:歪少    更新时间:2015-02-07 08:00:46    状态:已完结
  063钟山驱情曲

  “其实那个不是曲子,而是个在当地流传的鬼故事……”疤眼的话听得我很好奇,就停下来问他那是什么样的鬼故事。

  疤眼却说要等到家再说,我怀着一份好奇跟疤眼来到了他伯父的家里。

  疤眼的伯父家住的是间很普通的民楼,只有两室一厅,面积不是很大。家里的家具有很多老旧得不成样子,应该有不少年头了。

  黄明鑫告诉我们说,他家打他记事起就已经如此了。

  “咳咳…是小鑫吧?你怎么回来了?”主卧室那边传来一男人沙哑的声音,应该就是疤眼的伯父了。

  我们跟着黄明鑫进了主卧室,见到了他的父亲,是个面容憔悴的白发老人,躺在床上,眼睛半睁着。

  之前有问过疤眼他伯父得的病,记得是肺癌早期,能治,但需要一大笔钱做手术费。

  “大伯,我来看你了!”疤眼先跟他伯父发了声招呼。

  疤眼的伯父笑了,说:“呵呵,小胜你也来了啊!你旁边的两位又是谁啊?”

  “他俩是我的朋友,黑头发的那个叫吴小二,白头发的那个叫吴俊…”疤眼简单的介绍了我和吴俊,最后还提到是我出钱帮他的。

  疤眼的伯父听他这么一说很激动,非要起床感谢我,但我并没有让他伯父这么做。

  和疤眼伯父聊了几句,他伯父就说困了要睡了,我们就关上门来到了客厅。

  我是控制不住好奇心的人,刚来到客厅我就让疤眼给我讲那个鬼故事。

  疤眼也知道我很着急,就开始讲起了故事。就在他们当地,一直流传着这样一段故事。说的是很久以前,钟山脚下出现一个恶鬼,经常在半夜去惊吓山下的村民,弄得村民们是惨叫连连。

  天上的神仙知道后,就派人把那个恶鬼抓起来关在了钟山上。

  那个恶鬼不甘心这样被关押在钟山上,就写了一首曲子。每当傍晚,恶鬼就会演奏那首曲子,吓的那些上山的村民不敢晚些回家。

  疤眼说故事就到这里了,我想了想觉得这也没什么特别的,就问疤眼:“没有了嘛?我怎么觉得这没什么,跟平常的鬼故事没什么区别啊!”

  “唉~其实故事本身没什么,但很多老人家说自己确实在山上时听到了,据说当时还有不少人山上晚了点,就没再回来过!这个故事从那以后就没有再向外人说过,只有当地人能知道!”

  钟山很大,人迷路或者遇到野兽也是正常的,我还是不相信故事是真的。

  疤眼却告诉我,他九岁那年也不相信故事是真的,就特意等到傍晚上了钟山。

  儿时的疤眼没走多久,就听到耳边有人在演奏歌曲,可四周都找遍了,也没有发现是什么发出的声音。疤眼吓坏了,就哭着跑回了家里。

  疤眼说的很真切,最后他又补了句:“为了说着顺嘴,我就把这改名叫钟山鬼调!”

  钟山上的恶鬼唱调,疤眼这名字起还真不错,至于这是不是真的,只有自己去过才能知道。就在我想跟疤眼商量有空去钟山看看时,一旁的吴俊这时嘀咕了句:“他跟我好像啊!”

  吴俊的声音有点小,所以疤眼听错了就问:“好想什么啊?”。

  “我的是这上面照片里的人,跟我好像!”吴俊指着前面的茶几,纠正了疤眼的口误。

  疤眼老伯家的茶几是用木头做的,可能是为了保护茶几,茶几上面还盖着一层玻璃板。我顺着吴俊的手,看到了卡在玻璃板下面又好多照片。

  而吴俊手指的那张照片是张背影照,照片上的人和吴俊一样满头白发,背着墨色的书包,前方就是一座大山。

  照片上还有不少路人,根据这一点,我认为这张照片应该是在风景区照的。于是我就问疤眼那山是什么山,疤眼看了眼后告诉我,那山就是钟山。

  疤眼告诉我们他的伯父原先是做导游的,这张照片很有可能就是他伯父当导游时照的。

  难道吴俊和钟山还有什么关系?

  我越来越觉得这个钟山透着古怪,先是从疤眼嘴里问出,夏梦辰告诉我的曲子其实是流传已久的鬼故事,现在又多了这张疑似吴俊的背影照片。

  “看来这个钟山,咱们得去看看了!”

  吴俊点头赞同我的提议,疤眼低头寻思了会儿才说:“等我把我大伯的医药费交了,咱们就去!他娘的管他什么鬼调不调的,咱爷们别的没有,就是胆子大——”

  上钟山的事就这样定了下来,我们又闲聊了会儿,等疤眼的伯父醒来后,我们就带着他伯父去了市第一医院。

  几万块的手术费把我银行卡里的钱抹去了一大半,虽说还是有点心疼,但因为疤眼和我过命的关系,我也没说什么了。

  晚上黄明鑫留在医院看他父亲,疤眼就带着我们,找了一家医院附近的餐馆吃饭。点了两盘家常的炒菜后,疤眼又要了两瓶酒。

  我酒量不好,所以没有逞能多喝。但没想到的吴俊酒量却很好,他和疤眼拼起酒来,两瓶酒很快就变成了四瓶、八瓶…

  喝到最后我数了数,俩人喝了十二瓶啤酒和一瓶白酒,喝得他们连坐都坐不稳了。就连平日里不爱说话的吴俊也变得爱说笑了,再加上疤眼本来就爱说,俩人一直胡扯,这顿饭足足吃了一个多小时。

  付完帐后,我两手搀着他们俩走出了餐馆,刚出餐馆,他们俩人都吐了。没办法我只好蹲在马路边,等他们吐完。

  在我看着马路对面发呆的时候,我竟然看到了夏梦辰拿着二胡走进了医院里,考虑到疤眼他们还没吐完,我才就没有跟上去。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医院里有她的熟人?我想着种种可能,这时候疤眼和吴俊俩人吐完了,意识恢复了很多,我跟他们大声招呼就朝医院跑去了。

  等我跑到医院的时候,夏梦辰的已经不见了踪影。就在我以为自己跟踪失败的时候,夏梦辰突然从拐角的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我悄悄地跟上她,发现她要去的不是什么病房,而是医院的太平间。

  看到房顶上垂下来的路标,上面标着“太平间”三个字,我的头皮直发麻。

  我在考虑要不要继续跟过去,毕竟在太平间里要面对的是众多尸体。

  夏梦晨是调查钟山的线索之一,吴俊有之前去过钟山,而吴俊的过去又关系到云南古墓里的谜团…

  想到找到夏梦辰能间接的帮助我找寻云南古墓的真相,我就壮胆了胆子跟了上去。

  医院的太平间其实就是地下室,走廊的尽头直通地下,我顺着楼道来到了地下室的太平间门口。

  门是半开着的,里面的光线没有外面的强,看着感觉阴森森的。

  我深吸口气便走了进去,门口旁边有个值班室,但里面没有亮灯,值班人的应该不在。

  才没走几步,我的前面又出现了一扇门,在握门把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扇门的背后才是放着尸体的停尸间。

  我预想着打开门后,看到的种种可能,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推开了门。

  停尸间里的灯格外的刺眼,却静的听到不到任何杂音,夏梦辰此时正躺在停尸间里的放置的木床上,一动也不动。

  我走过去的时候留意了下两边的收尸柜,都是整齐地摆放着,看来夏梦辰进来后没有动里面的尸体,只是躺在了床上。

  夏梦辰的做法让我很不解:“你在干什么?”

  “睡觉!”她只回答了我这俩个字,却让我更加头疼。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吗?为什么要在这里睡?”

  夏梦辰睁开眼睛,看着房顶上的挂灯发呆,她告诉我说:“因为这里是他曾经睡过的地方,我在等他……”

  在我去年和夏梦辰对话中,我就听她说提过她在等人,今天在听她提起我才注意到,那个人很有可能已经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

  “他…死了?”

  我的话刚说出没多久,夏梦辰就坐了起来,转过身怒怒地瞪着我说:“才没有,他没死……”说到这时,她捂着脸哭了起来。

  夏梦辰的捂脸痛哭的样子也算是回答了我的问题,看来那个人真的不在了。能让人别人在他死去后为他哭,那个人对她来说应该很重要。

  “他是你的亲人吗?”

  夏梦辰还没有停止哭泣,但看到她一直在摇头,意思应该是不是。

  “那……”在我想继续问下去的时候,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老头的大骂:“你们这帮小兔崽子竟然来这儿里,不想活了!”

  那个老头应该就是看太平间的,夏梦辰见到那老头后就急忙从床上跳了下来,捂着脸朝门那边跑,却被那老头拦住了:“哼,还想畏罪潜逃,我必须得带你们见院长,告你们私闯内部场所!”

  老头的话把夏梦辰吓到了,她松开手,眼泪都没来得及擦干就哀求说不要。

  心想着要是真的告到院长哪里,肯定会惹出不小的麻烦,我还是带着带着夏梦辰冲出去的好。心里下了决定后,我就推开了那个值班的老头,拉着夏梦辰的胳膊向外跑去。

  “哎等等,我的二胡!那是他送给我的……”夏梦辰被我拉着跑的时候还想着落在太平间里的二胡,可我怎么能放开她让她回去取二胡,那个值班老头肯定会找她麻烦。

  夏梦辰见我迟迟不松手,竟然动嘴咬了我的手臂。我疼得松开她,抽回了手,她转身朝太平间跑去了。



温馨提示:
别动那个墓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别动那个墓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别动那个墓全文阅读和别动那个墓txt全集下载。别动那个墓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别动那个墓 第063章 钟山驱情曲   063钟山驱情曲   “其实那个不是曲子,而是个在当地流传的鬼故事……”疤眼的话听得我很好奇,就停下来问他那是什么样的鬼故事。   疤眼却说要等到家再说,我怀着一份好奇跟疤眼来到了他伯父的家里。   疤 2015-02-07 08:00:4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