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六章 同门师兄

作者:十三楼主    更新时间:2010-03-05 17:01:35    状态:连载中
  玄武山,无极峰拥峰之一,位于无极峰峰后山腰之处,是四象峰中最高最大的山峰。峰后八百里处乃大洪荒,大洪荒内上古妖兽聚集,喋血嗜肉,入者不出;峰下百川汇集,最大者名荒川,鱼盛妖凶,无人敢越之;玄武山中青松翠竹,盛木泛林,奇珍异兽林总,奇花异草到处可见。

  小元被戚十三带到玄武山,在玄武殿前落地。途中,小元没敢睁眼,同时感到十分不适。落地之后,他才呼吸顺畅,但立刻又感寒风刺骨,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喷嚏。乍眼看去,见满山积雪,这才想到如今是寒冬腊月。

  眼下三座红瓦大殿坐落。规模虽不比无极峰君峰上的无极殿,却没失清雅脱俗。三殿呈凹形排开,中央是玄武殿,左侧是丹房,右侧则是道场。道场侧还有一间小房子。小房子炊烟袅袅,香气扑鼻而来,想必灶房是也。

  闻到饭香,小元的肚子立刻传来“咕噜咕噜”的雷响。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好几天没吃过饭了。

  戚十三瞥了他一下,接着便对着前面大声喊道:“你们都给我出来。”

  “来了!师傅。”喊声过后,玄武殿、丹房、道场、灶房连连传来回音。

  随着应声的到来,陆陆续续走出七名男子。七名男子纷纷走在戚十三面前,恭恭敬敬地一字排开。七人各都在三四十岁上下,背负或腰系着各种各样的宝剑。最前面的那人国字脸,浓眉炯眼,粗亢高大,唯独他背负一口粗大的金色钢环,正神情古怪的盯着蓬头散发的小元。后面的六人见到小元,也陆陆续续地用好奇的目光盯着小元窃窃细语。

  最前面的男子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纳闷,于是向戚十三问道:“师傅,这小乞······小兄弟是······”

  “这是你们的小师弟。冠天,你先带他去梳洗一下,换件衣服,安顿一切。吃饭的时候叫我。”戚十三简单地交代了几句,便笔直向玄武殿走了过去。

  被称作冠天的男子见惯师傅如此古怪的脾气,也没多问。然而,其余师兄弟见戚十三走后,顿时炸开,立刻向小元都围了上来。个个神情古怪地紧盯着小元不放,像是在研究个什么希奇古怪的异兽一样,喋喋不休。

  小元初来乍到,见众人古怪行径,不禁尴尬又奇怪,连忙向各人一一作揖,胆涩羞羞地说:“师,师弟,我叫角小元,各位师兄好。”

  “奇怪!怎么师傅又收徒弟呢?”结果,众人没有理会,仍旧议论纷纷。

  “走开,走开。”叫冠天的男子使劲推开众人才挤了进来,见小元神情尴尬地哆嗦着,便把自己的狼毛外衣披在他身上,接着又对众人大声责骂道:“有什么好看的?以后有的是机会!你们这样会把小师弟吓坏了的!走开,走开!”

  被冠天这样一骂,众人都安静下来。随后,他便转过身来对小元笑了笑,轻声说:“小师弟,别害怕。我呢,叫郭冠天,是你的大师兄。”郭冠天又把其余六人介绍一番,分别是:二师兄彭连地,三师兄李仁人,四师兄谢太和,五师兄吴有礼,七师兄郑怀德,八师兄区大勇。

  小元一一向他们拱手之后,顿生疑虑:明明只有七人,怎么会有八师兄?于是他向大师兄郭冠天问道:“大师兄,那六师兄呢?没回来吗?”

  这一天真的问法,顿时令场内牙雀无声,各人神情闪烁,使得小元更加生疑。大师兄郭冠天笑了笑,随即对众人喊道:“去去去,你们快回去,做自己的事去。怀德、大勇,饭不要做糊了,师傅又要骂了。”

  听到郭冠天说来,大家顿时散开,场下也只剩下郭冠天与小元两人了。

  见大家散开之后,小元便小声问大师兄:“大师兄,是不是小元说错什么了?”

  郭冠天看了看小元,脸上飞快地闪过一丝凄厉的神情。接着,他拍了拍小元的肩膀,长叹一声说:“你没说错什么,只是六师弟是玄武象座的忌讳,不能够说的。迟些日子再跟你解释吧。来,我先带你去沐浴更衣。”

  小元虽然才是十三岁的小孩,可是他在外面一个人流浪了三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比一个成年人还要清楚。于是,他也不闻不问,跟着郭冠天向道场后面走了进去。

  道场后面有一小片竹林,经过竹林的迂回小道,面前大片地方,座立一百三十五进的房间,每十五进为一组,呈大九宫图;每组十五间,呈小九宫图,甚是浩大。

  “哇!这里好大啊!”

  小元见此惊叹不已。

  郭冠天看着他稚气的惊叹,笑了笑。然而,微笑的背后,一阵的阴霾蒙在脸上,尤是伤感。

  “这里是我们休息与清修之处,名九宫庭。我们都住在二位宫,其他宫都是没人住的。”说着,人向二位宫走去。

  “从左到右依辈分居住,我是第一间。小元,你就住在最后一间吧。”

  “大师兄,怎么那么多房间就只有八个人住啊?”小元看着隔壁宫的房间问道。

  郭冠天脸一沉,带着伤感说:“其实那以前都有师弟住的。只是十四年前的那场悲剧之后,全都死光了。”

  小元听到,不禁打了一颤,“那六师兄是不是也······”

  “没有,他没死。”

  郭冠天抬头仰望长空,心里泛起层层思浪,甚是忧伤。小元看着他,没有打搅,只是静静地等待。

  许久,郭冠天从思潮中醒来,看着默默盯着自己的小元,笑了笑,说:“小师弟,抱歉。来,我带你去你房间看看,顺道洗个澡。”

  说着,他便领小元到了最里面的房间去。推门进去,偌大的房间只有一张小床。床边上的墙壁上面挂着一个硕大的“道”字。在床的对面有一张书桌,桌上除了摆着一个香檀之外其余什么也没有。比起逸生阁的豪华,这里只能用九牛一毛来形容。只是比大嘛,这里却是它的三倍有余。

  “这里是比较简陋,但修真之人,求的就是耐苦清修,才能阔达朗然,达三清境界。”郭冠天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一间小房子,说:“那里便是澡堂,所有的弟子都是在那洗澡的。小元师弟,你先去洗个澡吧。我先去把玄武象座弟子的玄武服拿过给你。”

  见小元重重地点了一下头,郭冠天便走出了房门。

  小元看了看偌大的房间,看着这青山翠竹,朗朗晴空,想起了那遥远的张家村;想起了大牛、小胖;想起了娘亲······

  他从衣兜里拿出那已经褪色的鸡蛋,眼睛泛起点点泪光。

  微风习习,翠竹飒飒,没有了童伴的叫喊、娘亲的叮咛,寂寞,空虚,无助,凄凉。

  枯瘦邋遢的小手把鸡蛋紧紧握住,握得好紧,更紧······

  “娘,您在哪啊?元儿好想您啊!”

  ※※※※

  玄武殿内简单朴素,中央挂有“玄武”笃书大字。字写得苍劲有力。戚十三坐在字的下方,神情严肃。座下两排共七人,全都默默无声,似乎在等待什么。

  这时,一位十三岁的俊俏少年走了进来。他盘头倭髻,浓眉俊眼,清秀挺拔,墨黑的玄武服外面披着白貂外套,神采飞扬,英姿飒爽,浑身散发出凌厉的气息。尤其是那双眼睛,有忧郁、稚气,更多的是霸气!

  这是小乞丐?这是角小元?

  众人见到焕然一新的小元走来,不禁大吃一惊。有人甚至揉揉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这少年就是刚才蓬头乱发,衣衫褴褛的小乞丐,角小元。

  就连平时一脸严肃的戚十三也不禁动容。如今的小元是翻天覆地地改变,而且这个改变却是令玄武山众人都感到惊愕。像,太像了。就连五师兄吴有礼都情不自禁地吐出“六师”两字。要不是大师兄郭冠天瞪了他一下,他也不会强把后面的话都收了回去。

  七师兄郑怀德和八师兄区大勇立刻迎了上去,对着小元惊叹不已,啧啧赞许。

  “小师弟,你好俊俏啊。”

  “小师弟,这玄武服多适合你啊。”

  ······

  “咳咳!”这时,戚十三顿了顿,语气之中有点怒气。识相的两人立刻退回去。大师兄郭冠天领着小元在戚十三面前跪下,自己也退了回去。

  小元低着头,不敢上望,只是安安分分地跪着。

  这时七师兄郑怀德端来一杯茶,递给小元,低声对他说:“快去拜师。”

  小元接过茶,极是兴奋,立刻跪着向前挪几步,在戚十三跟前,把茶奉上,恭恭敬敬地说:“师傅请喝茶!”

  戚十三接过茶,尝了一口,放下,双手放在膝盖上,又摆出严厉地神色对小元说:“角小元,今后你乃无极门玄武象座下弟子,今后必要谨遵无极门门规,潜心修道,诛魔灭妖,锄强扶弱,以示正道。”

  小元当下退回原处,低头喊道:“弟子谨遵师傅教诲!”“咚咚咚”,话毕,他又立刻向戚十三连续叩了九个响头,就连额头也磕出血丝来。

  戚十三见其如此中肯,当下满意,随即将身旁的一块袖章递过给他,说:“这是无极门弟子的师门袖章,其代表着无极门修道的神髓,今后要好好爱护。”

  小元早就见过“无极”袖章,但没细看。他领过袖章后才发现其做功精美,幽黑厚底,紫麒麟纹铺面,金丝绣“无极”两字,着实珍贵。

  小元把袖章佩戴上臂之后,戚十三又令大师兄郭冠天说:“冠天,你是大师兄,本门的门规你跟小师弟说来,今后就由你来领小师弟入道门。还有功课的安排,你来处理吧。”

  “是!”郭冠天向前作揖应道。

  “好,起来吧,先去用膳。”戚十三随手一挥,便起来走向旁边的饭桌上。

  众师兄弟见师傅走了,又再围着小元议论,搞得小元相当尴尬。

  ※※※※

  饭桌设在玄武殿偏殿,上座师傅戚十三。从左侧开始,由大师兄郭冠天开始以辈分依次排开四人。右侧五师兄吴有礼开始以辈分依次排开。小元自然坐在右侧尾座。

  桌上菜色多素少荤,色相佳美,香气扑鼻,令人垂涎三尺。

  小元见如此美味佳肴,吞了吞口水,却不敢动手,只顾着吃眼前的白饭。

  旁边的八师兄区大勇见其样子尴尬,不禁笑了出来,于是夹了一大块肥肉放在他的饭碗上,说:“别只顾着吃白饭,现在你正长肉,多吃肉才行。”

  大师兄郭冠天也笑了笑,说:“小元,别害羞,今后咱们便是一家人。多吃,多吃。”

  随后,众师兄弟纷纷笑着夹菜往小元碗里塞。

  “来,来,来,一家人嘛,不用客气。”

  “吃,吃,吃了好长肉。”

  ······

  “一家人。”

  这句话已经好久好久没听到过了!“家”,家在哪?已经没了!温暖!三年来头一次在心里头感到丝丝的暖意。这种感觉是······

  这是“家”的感觉!

  没有了叮咛的咬耳,却有了吵杂的热闹,同样是温馨的家。

  小元低着头,没敢让师兄们看到自己热乎乎的泪水已然不止。泪水顺着脸頬滴在了饭菜上,是酸酸甜甜的味道。

  众人见小元停住,都立刻停住了吵闹。

  “怎么了?小师弟。”郭冠天问道。

  小元立刻拭去眼泪,抬起头来笑着说:“没事!”接着又大口大口地吃起饭来,嘴里却含糊不清地赞叹道:“好美味啊!七师兄、八师兄你们做的菜好好吃啊!”

  众人见小元狼吞虎咽的模样,不禁“噗嗤”的笑了出来,二师兄彭连地笑道:“小师弟,慢慢来,别咽着。老七和老八做了四十多年的饭菜,还能不好吃吗?”

  “哦,这样啊?四十多······咳咳·····”听到二师兄的话,正在狼吞的小元顿时咽住了。隔壁的八师兄立刻为他顺顺背,这样才舒服了些。

  “四十多年!?”小元才把饭吞下去,顿时就瞪大眼睛,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

  “是啊。”二师兄似乎若无其事。

  “四十多年!?七师兄、八师兄看起来最多才三四十岁,怎么是做了四十多年的饭呢?”小元说着,眼睛却在郑怀德、区大勇两人身上不停地溜转。

  “扑哧!”众人闻言,忍俊不禁,几乎都把吃在嘴里的饭喷了出来。

  “呵呵呵,小元啊,你真可把我们都乐坏了。”那四师兄谢太和笑得最大声,连眼泪都挤出来了。他把饭碗放了放,看着众人说:“你的八师兄今年四十有五,七师兄更是五十有三了。而我,今年也都八十有五了。”

  “骗人吧?怎么会呢?”小元扫视了一下众人,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师兄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以前张家村里年纪最大的便是张大爷子。他老人家年仅六十岁便是老态龙钟。眼前这些过年过半百的老头如今竟然如此健壮,实在是匪夷所思。

  “哈哈哈!”又是一阵的哄笑。

  三师兄李仁人放下碗筷,对着小元解释说:“小师弟,道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修真主要以[金丹大道]的内丹学,即丹道为主流,讲究修炼[神][气],丹道即三返二,二返一,一合于道。剑修共有筑基期、胎息期、旋照期、辟谷期、融合期、心动期、元婴期、出窍期、分神期、合体期、渡劫期、大乘期十二个阶段。每个阶段有初、中、后三期等级。修真之人达到辟谷期便可暂时将自身的外貌体格固定在盛年时期,延缓生命的发展,达心动期阶段更可到三清境界,返老还童。所以,在别人的眼中,我们这些老家伙看起来也只有三四十岁而已。”

  小元听罢,似懂非懂,随即进入了沉思。

  看见小元的傻样,李仁人不禁笑了笑,说:“现在跟你说这些好像早了点,明天大师兄传你修真道法的时候你自然会懂的。你要好好学习哦!”

  小元重重地点了下头,说:“小元定当听从三师兄教诲,认真学习。”

  在旁看在眼里的戚十三吃完饭后默默地放下碗筷,站了起来,有意无意地瞟了下小元,便向内堂走了进去。

  看着戚十三的离去,安静的饭桌上又是热闹烘烘,直至散伙而去。

  ※※※※

  夜里,寒风萧萧,雪点零散,小元收瑟在暖暖的被窝里头睁着大大的眼睛,从张家村到女娲庙,再到无极峰,最后玄武山,这一幕幕的往事如同走马灯般在脑海里不断闪过。

  天真烂漫,逍遥自在,温馨和睦,惊心触目,惨不忍睹,孤身漂泊,四海寻娘,如今暂时安稳,热热闹闹,暖暖烘烘历历在目。

  十三岁的孩子竟然经历了如此多的苦难坎坷。上苍如此作弄,又是于心何忍?

  这一夜,很漫长······



温馨提示:
创神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创神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创神诀全文阅读和创神诀txt全集下载。创神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创神诀 第六章 同门师兄 玄武山,无极峰拥峰之一,位于无极峰峰后山腰之处,是四象峰中最高最大的山峰。峰后八百里处乃大洪荒,大洪荒内上古妖兽聚集,喋血嗜肉,入者不出;峰下百川汇集,最大者名荒川,鱼盛妖凶,无人敢越之;玄武山中 2010-03-05 17:01:3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