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七章 忘年之交

作者:十三楼主    更新时间:2010-03-15 12:13:07    状态:连载中
  经过一场风波后,疲劳的无极门弟子被聚宝山庄庄主段剑心安排在别院厢房休息。

  阳天席跟陆歌住在同一个房间。此夜发生了许多的事,他有很多的地方没弄明白,整夜展转未眠,独自对月沉思。

  秦天成听大夫所说小元只是真元暴动,导致气虚元损,服食灵药后加以休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随后便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房间里漆黑一片,独自一人静静躺在床榻上的小元神情痛苦,汗留满脸。

  黑,好黑!

  又是这种感觉,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什么也没有······

  这次不痛,却还是那么的辛苦。让人感觉无法呼吸······

  “小元。”

  怎么?是他?

  那把阴沉的声音又再响起。

  “小元。”

  你是谁?谁在叫我?

  “我?我叫什么?”

  声音阴沉,充满忧伤,重复不断地在黑暗之中回旋。

  “叮—咚~”

  黑暗之中,一颗清脆的水滴滴落。

  好清凉,好舒服。

  在黑暗的房间里头,一丝白绫轻柔地掠过小元的手。手稍稍抖动了一下,神情痛苦的小元缓缓平静了下来,安详地睡了下去。

  轻柔的关门声轻轻响起,冷霜的背影随之消失在黑暗之中,留下阵阵幽香。

  ※※※※

  笠日,晨曦和媚。

  悠悠醒来的小元被那刺眼的眼光弄的睁不开眼。

  “哟,你醒过来了?”半合的眼帘之中出现一位长眉入鬓,和颜悦色的中年男子,正坐在房间中间的圆桌上仔细地端详着小元那把黑糊糊的铁锈剑。

  “你是?”小元昨夜未曾见到段剑心,如今醒来见到他出现在这陌生的房间里,连忙起来问道。但他才刚用力,就感胸口一紧,疼痛不已,赶紧按住胸前。

  “哟哟,小兄弟重伤未愈,千万不能乱动。”段剑心见小元动及患处,连忙放下手中的铁锈剑来扶。

  小元稍作调整,见胸口的疼痛虽然已去,可是全身软弱无力,便勉强地向段剑心作揖问道:“多谢先生。请问先生此地是何地方,为何小元又怎会在此?”

  段剑心微微一笑,起来说道:“小元小兄弟忘了?敝庄聚宝山庄,鄙人正是聚宝山庄庄主段剑心。”

  “段庄主?!”小元一听,连忙忍着伤痛,欲想起来行礼。

  “别别别。”见小元起来,段剑心又连忙去扶,说:“小兄弟不用那么客气,你有伤在身,应当好好休息才是。”

  小元闻言,便不再坚持,坐回到床榻之上。

  段剑心见他回到床榻,看了他一眼,又从桌子上拿过那把黑糊糊的铁锈剑,向小元若有所思地问道:“小兄弟,你这口宝剑是从何而来?叫什么名字?”

  小元见段剑心称自己的铁锈剑为宝剑,当下怔了一怔,随即笑了笑说:“呵呵,我还是头一次听到别人说这把东西是宝剑呢?”

  段剑心闻言一怔,随后笑了笑,又恢复严肃的神情说:“别人不了解,当然视它如同废铁。可是,依我看来,这口宝剑虽然生满铁锈,却能削铁如泥。细看之下,此剑材质独特,极阴极寒,世间仅有。要想炼得成剑,没有百年功夫恐怕不行。炼造此剑者肯定非同等闲。而且,这口宝剑暗藏着饱满的灵气,恐怕并非一般法宝,应该是前人留下的灵器才是。”

  “灵器?!”一般由道法高强的修真者或者炼器师炼造的法宝,凌驾于普通兵器之上的都称之为宝器。而灵器则是前人修真者得道飞升后留下的宝器,此等宝器经由修真者长期使用,也随着修真者的历练吸收自然或者是修真者本身的灵气,一般修真者飞升后,会留下好大一部分的灵气在自己的法宝之中,所以这些灵器要比宝器厉害好几十倍,是武界千年难得的宝物。小元见段剑心神色认真,而且说得头头是道,心生疑惑,不禁向那柄黑糊糊的铁锈剑看去。

  段剑心又说:“而且这剑柄之上,还有剑穗······”段剑心说着,沉思了一下,神情忽然之间急转惊愕,说:“此物应该是荒川鱼妖鳙鳙鱼后的触须没错。”

  小元见段剑心一眼便能道出鳙鳙鱼后的触须,心想此人见识广博,知识相当丰富,不由相信这柄黑糊糊的铁锈剑是件世间少有的灵器,心中大喜。

  “对,这就是鳙鳙鱼后那畜生的触须。”小元高兴之余,当下把当日刺死鳙鳙鱼后,得到铁锈剑的全部过程说给段剑心听来。

  段剑心听到小元刺杀鳙鳙鱼后的过程,脸上的神色急转数次,不由对这年纪轻轻的小元刮目相看,啧啧赞叹:“鳙鳙鱼后乃荒川千年鱼妖,小兄弟竟然能将其杀死,在下实在佩服。”

  小元听得沾沾自喜,脸红耳赤,连连摇头说:“纯粹是小元胡搅幸运而已。”

  昨夜段剑心已经见识过小元的那招威力惊人的[无敌破天一式],如今又听得他杀死鳙鳙鱼后之事,心下立刻对这年轻人暗暗敬佩。

  “这鳙鳙鱼后的触须坚韧无比,每条触须之内藏有十根银丝,每根银丝可长一丈,如若用做弓弦拉箭,能穿千里,是武界众多炼器师梦寐以求的极品材料啊!”段剑心神情专注地抚摸着那柔软的鳙鳙鱼后触须,极为怜惜。

  小元见段剑心对鳙鳙鱼后触须爱不释手,朗然一笑,便说:“段庄主竟然如此钟爱鳙鳙鱼后触须,那小元就把它赠送给段庄主吧。”

  段庄主闻言一怔,看着爽朗的小元,顿时朗声大笑,道:“哈哈哈——小兄弟真是豪爽之人,如此人人想得的至宝竟可赠送予初次见面的陌生老头。如此豪情,世间少有,世间少有!”

  见到段剑心大笑,小元也笑了笑,说:“胭脂送美人,宝剑赠侠士,鳙鳙鱼后触须小弟不懂,无用,赠与炼器世家的段庄主实属再合适不过,再合适不过!”

  段剑心朗然大笑,随手把铁锈剑递过给小元,神情古怪地盯着小元说:“呵呵呵——有趣!有趣!能遇上小元小兄弟如此豪爽之人是在下的荣幸,在下从来都不受无功之财。鳙鳙鱼后触须乃当世珍宝,小元小兄弟留着以后可能有用,在下便不要了。不过,在下却有个不情之请。”

  小元听到段剑心不要鳙鳙鱼后触须,欲想再赠,可听得他还有其他要求,当下爽快说道:“段庄主有何事吩咐,只要在小元能力范围之内,定当遵从。”

  “哈哈哈,真爽快!在下已经很多年没像今日般开心过了。小元小兄弟,在下与你一见如故。如你不嫌在下年过壮年,在下想与你结为忘年兄弟如何?”

  “啊?!”小元听得段剑心要与自己结为异姓兄弟,顿时大吃一惊,随即连连摆手,说道:“不可不可。段庄主名声显赫,辈分高于小元许多,小元哪敢高攀?不可,不可。”

  段剑心见小元拒绝,喜悦的脸色当下转变过来,说:“原以为小元小兄弟乃性情中人,不想却还庸附于世浊眼光?”

  被段剑心这样说来,小元沉思了一下,当下拱手作揖说道:“好!既然段庄主不弃小元身份卑微,那小元就高攀了。”

  段剑心一听,当下笑逐颜开,拍了拍小元的肩膀,朗声说道:“好,好兄弟!来,我们以上苍为证,今日结拜便为异姓兄弟!”

  说着两人便跪在地上,以苍天为证,结拜成了异姓兄弟。

  看着四十有二成熟稳重的段剑心如今像个三岁孩童一般,笑得那么的天真烂漫,小元不想对自己如此诚恳的段剑心瞒骗。当下,他把自己的身世、修真的经历通通告诉了他。当然,在玄武秘洞的那段经历,小元答应过炼无敌不让第三者知道,所以他还是保留着。

  段剑心听到小元凄凉悲痛的过去,原本兴奋不已的神情渐渐变成忧伤之色,当下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小元,便拍拍胸脯,说:“二弟,你放心,为兄我别无所长,唯独交游甚广。伯母的消息包在为兄身上,为兄定当竭尽所能也要帮你寻得伯母的消息。”

  小元听到段剑心的承诺,当下心情大悦,娴熟地把系在铁锈剑末端的一根鳙鳙鱼后触须解了下来,递过给段剑心说:“段庄······不,大哥,小弟无东西可赠予大哥,这鳙鳙鱼后的触须是小弟的一番心意,希望大哥能接受。”

  段庄主接过鳙鳙鱼后触须,心情激动,对其爱不释手,随后又对小元说:“多谢兄弟所赠。兄弟稍等,为兄也赠你一物。”说着,没等小元喊住,他便走出了房门。片刻过后,他手中拿着一物进来,递给小元说:“此绫乃为兄花了十年才得以炼造成功的,名曰诛魔絮,是仙家法宝的辅助珍宝,能吸收天地精华,大大提升法宝的能力。如今兄弟赠我鳙鳙鱼后触须,你正好用其作剑穗。”

  小元接过诛魔絮,见其长有五尺,宽两寸,呈幽黑色,薄如轻纱,却密不透风,摸起来感觉柔软嫩滑,扯一下,坚韧无比,还透出阵阵的刺骨寒气,一眼就能看出是仙家珍宝。

  小元原想拒绝收此贵重之物,可想到这是段剑心一番心意,当下便谢过段剑心,继而把它系在了铁锈剑之上。可是,这黑糊糊的铁锈剑被这仙气迫人的诛魔絮衬托起来,更显得卑劣一层,看得小元直发笑。

  “你看,现在宝剑更显华丽了。”段剑心对着好不起眼,黑糊糊一片的锈剑赞叹不已。小元听了,心里暗暗佩服其审美观远远异于寻常之人,当下无语。

  可段剑心的确看到了铁锈剑的非凡之处,他又问:“二弟,你这宝剑叫什么名字啊?”

  “名字?叫什么名字?”小元闻言,傻傻一怔。这句话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段剑心推了推怔怔入神的小元,好奇地问道:“二弟?二弟。”

  沉思之中的小元被段剑心推醒过来,连忙应道:“哦,我也不知道啊,我就管它铁锈剑。呵呵。”

  “那怎么行?”段剑心从小元手上拿过铁锈剑,轻轻地用手抚摸着它那黑乎乎的剑身,怜惜道:“修真之人的法宝都是有灵魂之物,自然要有个名字,何况灵器乎?没名字的灵器尽管再怎么厉害也只能算是个武器,就连法宝也不如。如此灵剑,没了名字就等同人没了灵魂,难怪它会如此地黯然失色。”段剑心他越说,神情就越是哀伤,似乎对那黑糊糊的铁锈剑起了怜悯,心疼至极。

  小元听得段剑心说来,似懂非懂,神色古怪地盯着黯然无光的铁锈剑,又好像若有所思。

  “小元哥哥!”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云雀一把抱住小元,她紧张地叫嚷:“小元哥哥,你没事啦?昨日见你不醒,吓死小云雀了。”

  小元被小云雀抱得差点透不过气来,连忙挣扎着推开她说:“小云雀,小云雀,我这不还是好好的吗?”就在这时,门外,一道冰冷的目光随即进入了他的眼帘。

  姜樰芸!这位冷若冰霜的仙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外。

  被小元推开的小云雀已经是泪留满脸,小元看得极为心痛,也没向姜樰芸打招呼,便用手拭去小云雀脸上的泪珠,柔声说:“傻瓜,我这不还好端端的吗?干嘛哭呢?”

  小云雀见到小元没什么大碍,使劲地止住泪水,然后在他身上各处打量,将信将疑地问道:“真的吗?”

  见到小云雀的怀疑,小元双手一振,抖擞一下,笑了笑说:“当然,已经全好了!”

  看到小元无恙,小云雀终于拭去了泪水,对着他笑了笑。这时,那惺忪醒来的小黑见到小云雀,兴奋地“汪”了一声,随即便跳到了小云雀的怀中。

  “你这小家伙,没事吧?”小云雀温柔地摸了摸小黑那黑乎乎的小脑袋,接着便与调皮的小黑在房间内玩耍起来。

  与此同时,段剑心蹭了蹭小元的肩膀,细声调侃道:“二弟,你的姻缘不错哦!竟然有那么一大一小的美人关心你。”说着,他古古怪怪地向门外的姜樰芸看了过去。

  小元闻言,脸上立刻泛起红晕,随即慌慌张张地向门外的姜樰芸瞥了一眼。也不知道姜樰芸有没有听到段剑心的话,眼神仍然是那么的冷冰。她也瞥了一眼小元,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似的,随后便缓缓转身离开了小元的视线。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小元知道这冰霜美人的冷漠,也只有无奈地笑了笑。随后,他又好像想到什么,连忙问段剑心说:“大哥,我的那几位师兄呢?”

  段剑心笑了笑,说:“你的那几位师兄就在隔壁休息,二弟不用担心。”

  小元听到师兄们都安全无恙,随即放心下来。随后,见他神色转了几次,又向段剑心问道:“大哥,其实小弟这次前来,是为了我另外二十位师兄的。不知道在数日前你可曾见到过小弟的卫拓与方敛等无极门师兄没?”

  “这······”段剑心踌躇着欲想解释时,忽然,门外传来了一声急促的大喊:“庄主,不好了!清心魄不见了!”

  段剑心闻言,大惊失色······



温馨提示:
创神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创神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创神诀全文阅读和创神诀txt全集下载。创神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创神诀 第二十七章 忘年之交 经过一场风波后,疲劳的无极门弟子被聚宝山庄庄主段剑心安排在别院厢房休息。 阳天席跟陆歌住在同一个房间。此夜发生了许多的事,他有很多的地方没弄明白,整夜展转未眠,独自对月沉思。 秦天成听 2010-03-15 12:13:0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