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章 滂沱大雨

作者:十三楼主    更新时间:2010-03-16 21:42:38    状态:连载中
  云层慢慢累积,一层比一层压得更低,更厚,更暗,继而把整个苍穹淹没。世间的黯然漆黑笼罩着整个大地,让人无法喘息。一道电光从漆黑的云层之中倏然劈来,伴随着“轰隆”一声雷响,击中了云端底下的那片幽幽森林,掀起了一阵火光。

  在这幽黑无光的穹苍之中,有三位无极门的弟子行色匆匆地往北御宝飞行而去。当中有一位少年脚下的是一把黑乎乎的铁锈剑,正是从聚宝山庄刚刚出来的角小元。

  “师姐,你说这鬼天气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如今快要下雨了。”飞在最前面的小云雀注视着那黑压压的云层,嘟着嘴跟她旁边冷若冰霜的姜樰芸抱怨不停。

  上空的云层几乎是触手可及,脚下的漆黑森林浓雾缠绕,几乎看不到有任何的生命存在。姜樰芸没有理会小云雀,仍然驾御着那白雪般晶莹的混天白绫不快不慢地往前飞去。

  小云雀似乎早就料到姜樰芸不会搭理她那样,也没多说,只是不耐烦地向后面的小元喊去:“小元哥哥,我们得赶快找到落脚处才行,这老天快要······”怎料,这“发威了”三字还没出口,后面脸色苍白吃力地抚住胸口的小元身子随即晃了两下,全身的真气顿然涣散。他两眼一合,猝然昏迷,整个人带着铁锈剑就在万里高空中软瘫瘫地堕了下去。

  “小元哥哥!”千钧一发,小云雀大惊,连掐诀翻身,声及人到,飞身就往高速坠下的小元扑了过去。与此同时,冷漠的姜樰芸闻声一怔,连忙回头,见小元昏厥下坠,立马回身忙追了下来。

  一道黑影、一道红光和一道白光以高速从黑压压的万里高空相继飞疾而下。下落的速度快得惊人,眼看昏迷不醒的小元就要掉到底下的森林,两人依然无法追上,危如累卵。

  “混天白绫!”就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随着一声娇叫的响起,一条雪白的丝绫迅速地穿过急速飞行中小云雀。白绫见风便长,凌厉跳动,回旋飞舞,直冲昏厥不醒不断往下掉的小元。

  “啊——”

  顷刻之间,白绫如蛇飞噬,长长的一端就在小元离地面还有两尺的时候及时紧紧缠住了他的腰躯。与此同时,“轰”的一声,飞奔而下的小云雀看准时机,使尽全身道力俯身冲下,刚好抱住了昏迷不醒小元。然而,她们如今离地面只有咫尺之遥,任由她们道法如何高超,也无法做到安然制动。这不,抱着小元的小云雀就在万分紧急之间转变了飞奔的去向,与紧跟着的姜樰芸一起擦地而过,惊魂未定,“轰隆”一声巨响生生地撞在了森林之中的一棵大树脚下,顿时卷起阵阵尘灰,生死未卜。

  “沙——”黑压压的云层终于忍受不住。“劈里啪啦”的大雨打在了氤氲围绕的绿林之中。

  雨,好凉,冷冰冰的······

  不知过了多久······

  小云雀皱了皱眉头,缓缓地张开眼睛,感到脸上润湿了一片,又暖暖和和。一个黑糊糊的东西在蒙胧的视线之中动来动去,原来是小黑这小畜生正在舔自己的脸蛋。

  “小元哥哥!樰芸师姐!”清醒过来的小云雀猛然一惊,匆忙之间发现昏迷的小元躺在脚下,白绫散漫之处与她相隔不远的姜樰芸躺在浑水泥巴之中,这才叫她放心下来。

  小云雀拭去嘴角边的血丝,环顾了一下四周。外面下着雨,三人正处于一棵巨大的怪树下面。怪树的树根像蔓藤一样蜿蜒生长,树叶稀疏却大,每片有丈来宽。跌倒在树下的他们三人依仗着树叶,挡住了哗啦啦的雨水。雨水顺着巨叶的叶脉散开流落,“滴滴答答”地形成一串串的水濂。水濂之外氤氲缠绕,蒙胧一片,不知方向。

  昏迷的姜樰芸离水濂落处很近,四周溅下的雨水不时拍打在她娇美的身躯之上,雪白的衣裳已经湿掉了一大片。“不好!”小云雀见到,连忙起来,欲想走去把姜樰芸拉过身边。不料,她才刚发力,却感右脚小腿之处剧痛非常,“啊”的一声,又跌倒在地。她忍住剧痛,缓缓坐起,小心翼翼地抬起微微颤抖的右腿,除去鞋袜,这才发现自己的右脚腓骨之处淤青黑肿。骨头断了,好痛!!

  “汪汪汪”。这小黑很通人性,它知道小云雀的腿受伤了,于是便凑到小云雀的伤腿边,用它那小小的舌头去舔那块淤青黑肿的地方。看到这乖巧的小东西,小云雀尽管剧痛非常,满头大汗,却又坚强地止住了泪水,无奈地笑了笑,像是在问小黑又像自言自叹道:“小黑,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啊?”

  小黑用它那黑溜溜的眼睛盯着小云雀,歪了歪小小的脑袋,随即跑到昏迷的小元耳边,使劲地汪汪直叫。许久不见小元醒来,它又跑到昏厥不醒的姜樰芸身边,“汪汪汪”地叫个不停。

  就在此时,昏迷的姜樰芸那紧锁的眉头微微颤动了两下。随后,她缓缓地睁开眼睛,见到小黑正向自己吠叫不停,一怔之下连忙起来,四周张望。

  “师姐!”小云雀那嘶哑的叫声震动了姜樰芸的心灵。回过神来的她发现怪树下的小云雀,连忙收起混天白绫,飞快向小云雀奔去。

  “小云雀,怎么了?这是······”没等姜樰芸把话问完,激动的小云雀已经迫不及待,一把把姜樰芸抱住。“师姐,我好痛!”她再也无法止住内心的情感。三个人性命,一个人的无助,叫她小小的肩膀如何能够承受得了?

  “哇哇······”她,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姜樰芸自然不知道小云雀为何大哭,可是,见到小云雀唔唔的哭声不止,就像泄洪的河水一发不可收拾,无奈的她收起了一贯的冷漠神色,用她那裹缠着混天白绫的双手轻轻地拍着小云雀的背梁,温柔地安抚道:“别哭,别哭!”

  哭······自小都不知哭了多少回?

  在那寂寞徊絮的夜里,小女孩流下了不知道多少的泪水。

  上天为什么要如此的不公平,为什么要我受那么多的苦?

  寂寞,孤独,无助,无奈······无声的抽泣······放声的号哭······

  多少个夜晚,一直都是这样过来。这哭声,这抽泣是那么的熟悉。

  “别哭”,如今,在她脑海里就只有这么一句话。她也想哭,她也痛。

  淅淅沥沥的雨水依然不停地落在地上,“滴滴答答”地化成点点水花。

  小云雀终于止住哭泣。她缓缓坐了起来,指着淤肿的小腿,抽泣着撒娇说:“师姐,我的脚断了。”

  “让我看看。”姜樰芸的话不多,却是那么的温柔。这温柔能把冰凇融化。

  她看到小云雀原本白皙皙的小腿紫青一块,浮肿起来,极为心疼。她想用手去摸,但手才刚伸出一半却又停了下来。见她娇美的脸蛋上闪过了一丝忧伤,又从腰间掏出一个小药瓶,对小云雀说:“应该是骨折。这里有无极仙丹,你先服下,我再去找些柴枝来生火,顺便帮你固定患处。”说着,她把药瓶递过给小云雀,正准备转身走去。

  “汪汪”。就在这个时候,那小黑也不知道它从什么地方叼来了一大捆的干树枝,已经放在了姜樰芸的身边。

  姜樰芸一怔,看着小黑满腹疑惑。小黑没管姜樰芸那好奇的眼神,转过头去,向着她们身后的大树汪汪叫了几下。

  姜樰芸和小云雀很是好奇,随即向小黑吠的方向看去。身后那棵怪树形豆蔓,却大得惊人,仅仅树干就要十人环抱,非同一般。定眼看去,那树干底部兀自长出一个大窟窿,窟窿洞口有丈来般宽大,里面漆黑一片,却是个避雨的好地方。

  看到小黑如此的聪明,小云雀都忘记了自身的剧痛。她笑了笑,招小黑过去,对姜樰芸说道:“师姐,你看。这小黑好通人性,难怪小元哥哥那么喜欢它。”

  姜樰芸看了看那黑乎乎的小黑,心里总是有股说不上来的奇怪感觉。也许是错觉吧?她没多理会,随即又把冰冷的眼神放在了脚下仍旧昏迷不醒的小元身上。紧锁的浓密眉头,清晰分明的轮廓,还有那把紧紧插在地上黑糊糊的铁锈剑,她的心就在此刻怦然跳动了一下。就这么的一下······

  这少年眉宇之间有寂寞,有悲哀,有忧伤,有落寞······为什么跟自己这般相像?

  不忿,还有倔强!

  为什么要不忿?为什么要倔强?

  这样活着,不累吗······

  她接过小云雀递回来的小药瓶,缓缓走到那大树窟窿边上把头探进去看了看。偌大的树洞里头一旁堆积着不少的干树枝,一边空地铺盖着一层薄薄的干草,干净整洁,应该是什么动物的住处。

  姜樰芸见四周无异,随后转身对小云雀说:“这外头大雨,我们暂时躲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小云雀刚刚用树枝固定好了伤腿,听得姜樰芸说来,随即提溜着大眼睛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小元,又向姜樰芸看去,犹豫着问道:“师姐,那小元哥哥······”

  姜樰芸冷冷地瞥了一眼躺在小云雀脚下的小元,又向小云雀问道:“你还能催动乾坤圈吗?”

  小云雀点了点头,说:“勉强还可以。”

  “那好,你就自己过来吧。”说着,冷若冰霜的姜樰芸手一挥,混天白绫立刻像条白蛇般飞舞回旋,蜿蜒潜入小元身下。随着姜樰芸双手的轻柔滑动,薄薄的白绫绸缎徐徐托起了沉重的小元,缓缓飞入树洞之中,轻轻地把他放在了干草之上。

  小云雀见姜樰芸把小元放入树洞,也掐诀祭起乾坤圈,缓缓进入了树洞之内。

  “蓬”的一声,一堆柴火随着小云雀的咒诀倏然烘烘生起,原本漆黑一片的树洞阔然开朗,比刚才来得更加的宽阔。

  把火生起之后,小云雀已是汗流满脸。然而,她看到昏迷不醒的小元眉头紧锁,呼吸沉重,满脸汗珠,两颊通红,于是摸了摸他的额头,不由惊叫:“不好了,师姐,小元哥哥的额头好烫!”

  冷漠的姜樰芸闻言,神色稍变。她转过身来,看着痛苦的小元,说:“他旧伤未愈,如今外感风寒之邪,感而即发热病。”

  “那该怎么,办······”兴许是小云雀为了救小元的时候元气大伤,如今又强施道法,这么说着,她担忧过渡,忽地眼前一黑,昏厥过去,倒在了地上。

  “小云雀!”见到小云雀忽然倒下,姜樰芸脸色即刻大变。她一个箭步来到小云雀身边,见小云雀脸色苍白,气息微弱,连忙催动真法为她疗伤。白光璀璨,徐徐真气经由姜樰芸白绫缠裹的双手缓缓注入小云雀的丹田。过了片刻,姜樰芸已是汗流满脸,但见白光围绕的小云雀脸色慢慢变得泽润,她紧紧锁住的眉头也渐渐松弛了下来。

  随后,她双手抱圆,涣然收功,璀璨的白光倏然消散。见到小云雀脸色好转,刚才一直没有发出半点声响的小黑兴奋不已,立刻围绕着姜樰芸摇尾打转,汪汪直叫。

  见到小黑那傻样,疲惫的姜樰芸轻声温柔地对它说:“小云雀只不过是元气消耗过多,一时担忧过急,气虚昏厥而已。如今休息一下便无大碍。”

  小黑似乎听懂了姜樰芸的话,见它摇了摇尾巴,安安静静地来到小云雀的腰间,卷缩着小小的身子,合拢起眼睛,昏昏睡了下去。

  “娘······娘······”

  这时,躺在小云雀身边昏迷未醒的小元突然之间神色慌张,双手紧紧地抓住了姜樰芸身后那一角衣袂,口中断断续续地呼喊着:“娘!”

  娘?娘!

  这称呼好温暖;这称呼好冰凉!

  这称呼好熟悉;这称呼好生分!

  我有娘吗?姜樰芸是这样问自己。

  他有娘,可我怎么就没有?

  娘,她生得是什么模样······

  娘······

  丝丝的白绫滑过清晰分明的脸廓,拭去了黄豆般大小的汗珠,抚平了深锁的愁眉。他渐渐平静下来,他感到了丝丝的温暖。这丝温暖来自闪动着泪光的白衣少女那点点的温存,点点的爱慕。

  这已经是她第二次看到眼前这个倔强的男子如此悲痛了。上次就在昨天夜里,聚宝山庄。当时的他也是像如今这样喊着,娘!她也是这样用她那洁白的白绫为他轻轻地拭去脸上的汗珠,让他缓缓松弛下来。就这么一个动作,很简单。

  手松开了,姜樰芸缓缓起来,姗步走出树洞外。外面的雨仍然稀里哗啦,滴滴点点。面前依然是氤氲缠绕,蒙胧一片。

  她想伸出手掌去接下从巨大叶片之上滑落下来的水珠,可她没有做到。她,停了下来。尽管眼前没有这场滂沱大雨,尽管眼前没有这些氤氲浓雾,她的眼前仍然是那么的蒙胧依稀。她黯然抬头,仰望着纷纷雨下的苍穹。两颗泪珠滑过她莹白凝脂的脸,滴落在白雪飘逸的衣襟之上,缓缓渗了进去,脸颊之上却留下了两道浅浅的泪痕。

  淅沥雨洒,徐徐风吹,衣袂缥缈,美人泪下,醉沧桑苦涩,痴情海辛酸。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平日里冷若冰霜的姜樰芸才收拾苦涩的心情,缓缓步入树洞。看着那已经平静许多的角小元,她慢慢地坐到了他的身边。她撩起湿润的衣袂一角,贴在了小元火烫的额头上面。他终于缓缓地放松下来,酣然睡了过去。

  映着烘烘的烈火,那平和的面廓,浓密的眉毛,挺直的鼻子,干枯的双唇,宽阔的胸膛,有力的双臂,这一切节末棱角,都落入了这位痴心美人的双眸。

  她好奇。这初次见面的男子,在他的身上散发出层层的魅力,昨夜聚宝山庄他那一刻坚定的眼神,已经深深烙进了她冰冷的心底。

  “没事吧?”这是多么简单的一句问候。可是,它却充满了关切,又是那么的温暖。

  平时傻乎乎的他,为什么在紧要关头就那么可靠?

  这男子,真的······

  缠裹着白绫的手,缓缓地抬起,在离他平和的脸只有一分之处停止了下来。许久,依然不动······

  烘烘的烈火,发出“兹兹”的声响。它照亮了整个树洞,暖光洒在这三位年轻人的身上,使他们酣然入梦。

  梦中,他们都忘记了过去的忧伤,天真,烂漫。

  天,仍然黑暗幽深;地,依旧蒙胧氤氲。大雨,它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越下越大。风,它也不曾想过休息,更是呼呼直响。

  树洞以外,氤氲蒙胧之处,下着滂沱大雨。一双,两双,红光暴长狰狞凶狠的眼睛一直都在注视着幽幽火光的树洞······



温馨提示:
创神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创神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创神诀全文阅读和创神诀txt全集下载。创神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创神诀 第三十章 滂沱大雨 云层慢慢累积,一层比一层压得更低,更厚,更暗,继而把整个苍穹淹没。世间的黯然漆黑笼罩着整个大地,让人无法喘息。一道电光从漆黑的云层之中倏然劈来,伴随着“轰隆”一声雷响,击中了云端底下的那片幽幽森林 2010-03-16 21:42:3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