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八章 冥幽宫主

作者:十三楼主    更新时间:2010-03-20 21:43:36    状态:连载中
  “你们怎么会使用无极门的高秘封印术?”青机道长怔怔地看着那太极混沌封印,又惊讶不已地盯着无名茫然费解。

  无名只顾着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那结印之内火山口的变化,并没有答理他。

  方圆百丈有余的火山口里面黑漆漆一片,虽然有股寒气不时徐徐袭来,却没有什么巨大的变化。“咚”的一声,当大地停止震动之后,充满了整个火山口的那团黑漆漆的东西突然猛烈地撞在了结印之上,顿时发出阵阵电光。那团黑漆漆的东西受到了结印的阻挠,随即沉了下去。从半空中看去,它在填满了整个火山口,蠢蠢蠕动,恐怖狰狞。

  “那不是我们刚才掉进去的黑洞吗?”看着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就像一个巨大的生命一样在慢慢蠕动,姜樰芸想到自己和小元刚才还在它的肚子里,全身的毛孔都立刻倒竖了起来,鸡皮疙瘩起了一大片。

  眼下这巨型的怪物全身都是黑乎乎的一片,完全看不清具体的身形,但又的确是活生生的生物,可真叫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呼——”忽地,一股令人发闷作呕的血腥气味从火山口的黑洞喷了出来,黑乎乎的饕餮似乎张开了血盆大口,在狰狞,在狂啸。众人看到的只是黑乎乎的它在蠢蠢蠕动,听到的只是低鸣的呼声,这一切似乎都很微小,但从当中发出的气息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窒息,惶恐。

  黑洞里头黑乎乎的饕餮尝试着蠕动了它那愚蠢的身躯缓缓地想突破红色结印,可是这结印比它想像中厉害得多,任由它如何挣扎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将它庞大的身躯沉沉地压了下去。如是者尝试了几番,它似乎也渐渐安分了起来,只是在黑乎乎的洞里慢慢地蠕动,不时发出低沉的呼声,并没有其他反常的举动。然而,这低沉的叫声就像一阵阵刺耳音波排山倒海而来,让在场的众人血海翻涌。修为较低的小元、姜樰芸还有昆仑寺的四名少年和尚听到声音之后连忙运功抵御还是感到气血不顺。

  火山口边上的四名冥幽宫宫主见封印奏效,忽地又改变了手印,口中的吟唱一变,异口同声大呼:“抵!”随即,结印上的巨型“禁”字登时变作了一个“抵”字。随着“抵”字的出现,结印开始缓缓往下压,巨大饕餮也随之慢慢沉了下去,那些刺耳的低鸣也逐渐消失。

  此时,无名也安下心来,随后抬头对着身前的青机道长露出狰狞的杀机,说:“嘿嘿嘿!看来封印还是奏效了。那么现在我也可以安心地拿你老命了!”

  听到无名的挑衅,青机道长心里虽然十分的恼火,可是他还是稳稳地沉住气。他转过头来,向后面的昆仑寺主持慧智高声喊道:“慧智主持,冥幽宫等人卑鄙无耻,竟然偷学我无极门道法。如今他们在贵派昆仑境内,不如咱们一起联手将其制住,也好让贫道回去给青玄掌门师兄一个交代!”

  可是,慧智主持只是双手合十,和声回道:“佛门本乃清静之地,冥幽宫等施主与本门并无旧恶,今日封印饕餮妖兽乃为上苍积德,老衲身为出家人,更不可背信弃义,还请青机师侄放下心中仇恨,化敌为友。”

  原以为无极门与昆仑寺数千年以来一直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他青机说出口来慧智主持肯定会来相助,不想这慧智主持不但不帮忙,还叫他放下心中仇恨,气得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好是难看。

  见到青机道长的狼狈样,无名突然仰天长笑,说:“哈哈哈——青机老贼,想不到你如此怕死,竟向昆仑寺求救?枉你还算是无极门四象之一!”

  “狂徒住口!”无名话音刚落,一阵凉风激起,七道寒光同时射出,正是青龙七宿。与此同时,无名身后的四名宫主一起掀开斗篷,身形一动。寒光落处,“铛铛铛”几下,刀光剑影之后,神秘的冥幽宫宫主终于露出了真容。

  青机与青龙七宿同时一怔,竟然异口同声地惊呼道:“斗、牛、虚、危!?”

  这四名冥幽宫宫主身穿紫色的冥幽服,都是看上去在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位于中间站在最前面的那人留着卷发,卷发遮住半张脸,只露出一只寒剑般的炯眼,左手臂穿着一只白色的皮手套,右肩赤膊,腕挂银圈。在他身后右侧的那人浓眉星朗目,肩厚背如虎,伫立如劲松,手执两柄八楞剑,皱眉瞪眼斥鬼神。另一人银丝秀发,扎着马尾辫,双目微合,眉头舒展,冥幽紫衣披于身上,手挽拂尘有如神仙。最后那人乌发飘然,发长过肩,弦月眉,雏凤眼,手执一杆二尺笔,就像温文儒雅的书生一样。

  见到青机等人的诧异神色,卷发男子微微一笑,说:“呵呵,难得你们还记得我们过去的名号。可惜,我们已经不再是玄武七宿。在下冥幽宫人马宫宫主木獬。”

  “冥幽宫金牛宫宫主金牛。”

  “冥幽宫巨蟹宫宫主日鼠。”

  “冥幽宫牧羊宫宫主月燕是也。”

  随即,浓眉男子、银发男子和秀气书生也纷纷冷冷地自我介绍。

  原来他们曾经是无极门的玄武七宿,如今背出师门,竟然做了冥幽宫的黄道十二宫宫主。“叛徒!你们这些无极门的叛徒!想不到你们竟做了冥幽宫邪魔外道的傀儡······”见到无极门的叛徒,身为无极门的执法象座,青机自然是大发雷霆。可是,没等怫然不悦的青机道长狠狠说下去,“呼”的一声,无名便挥出那口血红的长剑,一劈,呼声咧咧。青机道长一惊,连忙架起烛阴剑一挡,“轰”的一声,随即被无名挥来的长剑撞开了三丈有余。

  “嘿嘿嘿——废话少说!拿命来吧!”去势猛烈,无名头上的深紫色斗篷也被狂风吹了下来,随即露出了神秘的庐山真面目。

  散发随风狂舞,鬼谱狰狞恐怖,血腥獠牙爆长,锐利眼神幽深,红光宝刀飘衣袂,炼狱死神勾幽魂。

  “你是什么人?!”被撞飞的青机道长见到狰狞恐怖的鬼谱面具,当下被吓得连连退步。

  无名双手持剑,脚下一蹬,斜飞而出,凌厉急速之余还带着铿锵有声:“吾乃九幽炼狱死神,特来取汝狗命!”

  幽幽红光,“抵”字封印下,黑黑乎乎的饕餮狰狞阴森,使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看到结印下那蠢蠢蠕动的饕餮妖兽,姜樰芸不自觉地紧紧抓住小元的手,战战兢兢地说:“元儿,你看!原来刚才我们是在饕餮的肚子里啊!”

  小元笑了笑,说:“呵呵,不用害怕。我们不是已经逃出来了吗?”

  自从他们掉进饕餮的肚子里开始,姜樰芸一贯冷傲的态度就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或者,这才是真正的姜樰芸。

  也许,过去的她是为了掩饰,掩饰她那不为人知的秘密。

  可能,如今的她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感觉到了小元的关怀,小元的爱。

  这就是对爱情的依赖。

  “轰——”一声巨响,青机道长架开了无名猛烈的攻击,却又被撞开了四五丈远。

  “可恶!”青机道长握剑的手颤抖不停,虎口之处流出了丝丝鲜血。如今的无名相比几年前在女娲破庙那番激斗,他的修为似乎又有了明显的进步,这令青机道长不由暗暗生惊。

  “嘿嘿嘿!青机老贼,怎么了?你那把烛阴剑在老子的路西法面前好像不怎么样啊?嘿嘿嘿!”处于上风的无名挥动着血红的路西法长剑,就像阴间的死神一样发出铮铮的狰狞。

  “路西法?!西方堕落之刀?!”路西法是西方神话里面的堕落天使,他使用的刀是西域最强的法宝之一。可传言此刀已经失踪了数万年,如今为何又在这人手中?青机道长听到无名手中的长剑正是路西法,当下大吃一惊,原本已经铁青的脸色瞬间就变成了白纸一样。他顿了顿,随后又冷冷地说:“哼!西方魔族的凶器!你们冥幽宫果然是与西方魔族有所关联。”

  “哈哈哈——”听得青机道长的说来,无名忽地狂笑起来。他把血红色的路西法一挑,指着青机道长就说:“原本见你知道路西法的来历,正想称赞一下你的。没想到你竟然把法宝也作正邪分类,哈哈哈,愚昧至极!愚昧至极!”

  面对狂笑的无名,青机道长只是冷冷一笑,随即振振有词地反讥道:“哼!正就是正,邪就是邪!若是正道之人岂会用邪魔凶器呢?”

  “有趣,有趣!汝等伪君子,实在可笑之极!甭说那么多了,就让我们来见证一下你手上所谓的正道灵器烛阴剑是否赢得过我这把路西法!”忽然,笑声刚止,无名立刻恢复了阴冷的神色。他单手反持路西法,忽地一振,全身红光的刚炁大发。与此同时,见他厉声一叫:“鬼魅分身!”登时就化作七个分身。七个分身一模一样,各执一刀,冷冷对着青机道长。

  “又是这招!?”这边的小元见到无名重施故技,也不由地暗暗为青机道长担心。当日女娲破庙一战,青机道长就是败在无名的鬼魅分身之下,这回无名又使出这招,他心下一紧,随即把烛阴剑紧紧架在胸前,神情凝重地注视着眼下七个无名的一举一动。

  “青机象座!”

  另一边,青龙七宿见青机道长没到三回合便处于下风,连忙转身欲想前去助其一臂之力。可是,脚才刚动,一把寒光八楞剑就架在了他们的眼前。寒光八楞剑的主人金牛“铮”的一声把两把八楞剑在他们眼前一刷,笑了笑,说:“哈哈!无名与青机老道有说不清的私人恩怨,我们不要打搅的好。如果你们想活动活动筋骨,那就由鄙人来好好奉陪吧。”

  青龙七宿是无极门的二十八星宿之一,修为道法不在象座之下,个个都能独当一面。虽然金牛曾经也是玄武星宿之一,可是如今他一人就敢出来阻挠七位星宿,试问青龙七宿哪能咽得下这口恶气?这不,金牛话音刚落,青龙七宿当中就走出一名彪形大汉。此人手抓两把巨大的玄铁剑,吹胡瞪眼,对着金牛粗声粗气地厉声叫嚷道:“哼!好狂的金牛!就让我亢宿先来会你一会儿!”

  金牛瞥了一眼提着两把玄铁剑的亢宿,活动了一下身体,笑了笑,说:“呵呵,很好。很久没有动过身子了,今日鄙人就陪你玩玩吧!”

  “哼!老小子,只会自吹自擂,尝尝我两把山铁剑的厉害吧!”忽然,亢宿猛地催动真法,身上顿时黄光璀璨。见他两手挥动山铁剑一砸,眼下即刻刮起一阵旋风。旋风之中一道黑压压的土墙横空升起,排山倒海地就向金牛重重压了过去。

  “呵呵!不错!还有几分修为。”见到巨大的土墙以翻山倒海之势压来,金牛仍是处之泰然,面不改色。他猛地一振,土色刚炁顿时缠绕全身。与此同时,见他利眼一瞪,手上一把八楞剑立刻像离弦之箭一般,“呼”的一声迸射而出,直射向迎面翻滚而来的土墙。“轰”的一声,浩大的土墙遇到飞疾而来的八楞剑,登时嘎然爆炸,化作尘沙。八楞剑穿过土墙,去势不减反而大增,直取亢宿而去。

  亢宿原本是想给金牛来一个下马威。于是,他一开始就用上了手印道法与法宝结合的上等真法。可是,他万万也没想到金牛的修为如此超凡入圣,随意的一掷竟然就把自己的招数轻易破解了。这时,见到急速向自己飞射过来的八楞剑,他当下一惊,连忙架起双剑挡在胸前。“铛”的一声巨响,八楞剑撞在山铁剑的剑身上面,顿时激起一片火光,与此同时,亢宿还连连退了几步。

  “小心!”就在亢宿身形未定的时候,不知道青龙七宿当中的谁惊叫了一声。

  话音刚落,金牛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惊魂未定的亢宿的上方。“轰——”见那八楞剑硬劈下来,亢宿情急一挡,他承受不住八楞剑的沉猛力道,“砰”的一声,顿时飞坠而下,发出“啊”的一声长嘶,穿过“抵”字结印,掉进幽黑的饕餮深渊,再也不见上来。

  “啊?就这两板斧啊?我的惊骘剑都还没热身呢!”“倏”飞出去的一把八楞剑又回到了金牛的手中,他眼看着亢宿掉进了饕餮之中,似乎还感到意犹未尽。

  然而,剩下的六名青龙星宿见到亢宿被金牛打落到饕餮的口中,竟然毫不动容,漠不关心。

  “哼!这亢宿,太低估对手了。”这时,一位荣曜秋菊,华茂春松的妩媚女子飘然走出。这女子在三四十岁上下,面容姣美,头盘灵蛇髻,髻上佩金,身穿无袖青禅衣,双手戴着一对白牙利刺,红粉浓抹,雍容高贵,风韵尤存。她姗姗出来,用妩媚的双眼瞥了金牛一眼,随即冷冰冰地说:“就让我尾宿的鬼火刺来领教一下阁下的惊骘锤吧。”

  金牛怔了怔,看着百般妩媚的尾宿冷冷一笑,说:“呵呵,也罢,反正我热身还没够,不妨再领教一下人称鬼火夫人的绝技。”

  尾宿不冷不热地盯着金牛,随后飘至五丈开外。她用修长的手指在身前轻轻一划,随即连掐数诀,口中念念有词,最后一声“鬼灯笼”敕令一出,场下登时阴风四起,火光乱溅。在她丰姿绰约的散衣飘影之后,一个挑着鬼火灯笼的青面女鬼冉冉升起,随即散发出阵阵血腥。女鬼越发越大,她手中的灯笼发出的鬼火就越发作响,到处都是鬼哭神号,阴风阵阵。

  “神虚召唤法?!”见到尾宿召唤出阴森森女鬼灯笼,金牛微微一怔,脸上露出微笑,随即放声大喊道:“好样的!终于来了个像样的。我也来一个!”

  话罢,见他双手一抛,闪亮的惊骘剑随即飞向高空之中,又缓缓变大。与此同时,他口中念咒,双手掐诀,突然一按,一声“怒象狂牛”敕令一出,在他身后一头灰黑色的牛头人身神虚立刻暴长出来。牛头神虚越长越大,两手一抓,抓住变得巨大无比的两把惊骘剑,一声怒啸,啸声震动苍穹。

  这金牛力大无穷,尾宿怪异阴风,两人原本皆是无极门的二十八星宿之一,如今各为其主,拼死斗法,结果又将如何呢?无名与青机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呢?青机乃无极门象座,一代宗师,难道就这么不堪一击吗?下章精彩继续······



温馨提示:
创神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创神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创神诀全文阅读和创神诀txt全集下载。创神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创神诀 第三十八章 冥幽宫主 “你们怎么会使用无极门的高秘封印术?”青机道长怔怔地看着那太极混沌封印,又惊讶不已地盯着无名茫然费解。 无名只顾着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那结印之内火山口的变化,并没有答理他。 方圆百丈有余的 2010-03-20 21:43:3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