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017.竖耳来听

作者:飘逸居士    更新时间:2010-03-16 14:45:57    状态:已完结
  那老大道:“话虽如此,不过凡事总得小心在意,莫叫坏了大事,你得吃不了兜着走了。”停了停,道:“这就说来让你也一同琢磨琢磨,说不定能想明其中原故,那也说不定。据细探得到的消息,和老三的弟弟所说的都是实情,那是绝计假不了的,多日前他们就由此经过,没想到金鸡派还有一些人才,居然把我们的人引得晕头转向,结果给他溜走了,这其中恐怕是有另一番文章在里面。”饮了一杯,继道:“你想,汪金山投信给咱们,却把咱们引到另一条路上去,而他又和金鸡派那小子同行多日,不仅没有动手,又没给咱们通讯,这话儿却叫人给劫去了,你说,这安的是什么心?”

  那人道:“听来果然令人起疑,就不知企图关健何在?”

  那老大道:“后来我几番推想,这事本来就隐秘之极,如何会传遍了黑白两道,引来了不少人。老三素来老谋深算,稳着得紧,却叫这事传了出去,可能是他兄弟贪财好色,难免不是被人利用了,叫咱们白忙了这一趟。”

  那人道:“汪金山不是说他和姓唐那小子同门学艺,不便亲自动手,这才要我们的人出头的吗?”

  那老大道:“老二,如果你真是这么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那被称作老二的人哦了一声,甚是不解,道:“这话怎么说?”

  那老大道:“我老早就疑心他兄弟俩心怀不轨,因此暗中派遗了个探子留意他们的形踪,怎知他们也够精灵,似有所觉,暗使手段,摆脱了探子,去和姓唐那小子会合,还有,他在金鸡派里身份被拆穿后,我就知道这人靠不住,因此派个人与他作助手,不想这人竟被他杀死,到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却已经太迟了。”

  那老二有些迷悯,道:“这事我怎不知道?”

  那老大笑着说道:“这是我另行差去的探子,不仅是你,就是他们几个,我也没有说知。”

  那老二隐隐觉得不对劲,道:“那你现在为什么要告诉我?”

  那老大道:“你和老三的交情不错,这事还得从你这儿作起。”那老二还是不懂,满腹疑虑,沉呤不答。

  那老大瞟了他一眼,道:“因为汪金山已经死了。”

  那老二睁大了眼睛,道:“什么?汪金山已死了,是……是你手下人作的?”

  那老大道:“不是,他是被白衣怪道杀的,后来白衣怪道又被五梅山的飞天魔女废了一身武功。”

  那老二吃惊道:“白衣怪道手底下的铁棒功夫甚是不弱,居然被人废了武功,飞天魔女听说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娃子,武功到底怎样却是没人知道,她能够手创白衣怪道,这样说来到不是吹嘘之辈。”

  那老大嘿嘿了两声,道:“听说他和飞天魔女交手不过几招功夫,就被废了武功,你说这女娃子是不是个厉害的脚色?”

  那老二一时作声不得,他和白衣怪道交过手,要在四五十招外方能打败白衣怪道,几招内废了对方武功,这是说什么也作不到的,呆了半响,才道:“一个十几岁的女娃子能有这样的武功,恐是传闻过实了吧?”心里头实在不能相信白衣怪道在几招内被人废了武功。

  那老大道:“我也不怎么相信这话,不过这是我派出去的人得到的讯息,想来他们还不至于有这个胆子来骗我。”

  那老二虽不相信,也不多言。那老大继道:“对于这些我知道你们不会相信,是于一直没有说了出来,已免大家心情不好,再说老三要是知道他哥哥被人杀死了,一定会喊着闹着要报仇,咱们此行隐秘,岂可分心把事情闹大,这可是前程的问题,怎能不谨惕行事。”

  那老大又道:“你和老三的交情大伙儿都知道,我现在对你说这些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那老二省悟道:“我明白了,老大你不愿太多的人知道这件事,这才隐瞒着不说,将来这件事传了出去,就由我来调解,如果事情成功了,那功劳就归你一个人的了。”

  那老大笑着说道:“不是我一个人的,这件事是大伙儿一起作的,便是要说这头功,那也应该是咱们俩人的才对呀,你说是不是的呢?”

  那老二道:“这个兄弟我如何敢当。”嘴里这么说,心里头却是暗暗欢喜。他们事情没有办成,先就论起功劳,欺店里的都是平常人,话无顾忌,旁若无人。

  白木每是江湖上的行家,听他们说话的口气古怪,极是诧异,知他们说的一定是唐清才身上的宝物无疑,一时也猜不到他们的来历,暗道:这俩人看来定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不知是什么来头,到了这时居然还想打“蓝色灵珠”的主意,极是好笑。江湖上盛传“蓝色灵珠”是个宝物,至于是如何的宝法?却是没人知道。他心下有事,装醉和伍斌相继回房歇息。

  次日起来,不便去叫醒伍斌,独自饮茶吃早点,闲闷之际,偶尔抬头,忽看见一个须发如银的老者走出,满脸诧异之色,正自打量着自已,不觉心下有气,便要发作,只见那老者太阳凸凹,十指如钩,显是功夫精堪,不由一凛,暗道:怎的会有这么多的武林高手云集此镇,莫非武林中出了什么大事不成?

  那老者正是白善,他瞧着白木每发呆了一会,心道:怎的这人的相貌这般相似我的妻子,真是古怪。原来他见白木每相貌似极了他已故的爱妻,不觉勾起他的心事,想起下落不明的女儿,一时思潮起伏,暗自伤感。

  白木每暗道:这老头真是古怪,看着我发呆一会,竟然哭将起来,难道是个疯子不成?他见白善面容慈善,不似屑小之辈,这才没有发怒。

  过了一会,伍斌起来,向白木每打了个招呼,就过来拜见白善,将昨晚和白木每结拜的事告诉了他,再请白木每过来相见,白木每听说此老就是他新拜的师父,不禁一凛,暗道:真是想不到这个傻书生拜了这等高人为师,我还道是那个江湖骗子骗人钱财的,这也难怪此人不肯收你这样的书生作徒弟传衣钵了。

  白善心下甚是纳罕,他也看出白木每身怀绝技,却不知他俩人如何就拜了把子?伍斌举止虽有古怪,倒还瞧不出什么来。当他听白木每的名字时,心念一动,暗道:这么巧,他也是姓白。沉思半响,不觉暗暗摇头:女儿失踪了多年,恐怕早已不在人世了,自已思念心切,一听说姓白的人就心跳,何况这个白木每又是男儿身,如何会是我的女儿。

  伍斌和白木每见他突然间神情显得凄苍,悲情神态尽露于表,都是诧异。白善忽然说道:“伍斌,为师有话要同你讲。”

  伍斌道:“师父请说,弟子伶听教诲。”

  白善道:“你我虽无师徒缘份,到底相交了一场,今日最后一面,也该是分手的时候了。”

  伍斌惊惶道:“这是为何,难道是弟子作错了什么?惹得师父生气了,才……。”

  白善叹道:“你莫要多心,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人缘相聚,有长有短,贵在相知,倒不必恋恋难舍,再说我还有要事待办,你出门在外游学,本来我是不怎么放心的,现在你有把兄弟朋友一起同行,我也就放心了。”

  伍斌道:“本来是想和师父在一起多聚几天,多学一些本事,现在师父有事,弟子不敢强留,但盼能有见面之期,多多领略师父的教训。”

  白善道:“你半道修练,难得上剩精要,只须依次炼那养神炼气之道,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便可足矣,于那打斗的功夫却不可贪得,于你有损无益。”在绿林中的人,若是不懂武艺倒也罢了,便是遇上打劫的强人,也不会伤你性命,如是学了拳脚上的功夫,别人怕你反击,往往会不利于你,白善只传了他一些修身炼气之道,拳脚上的功夫却没有授之,便是这个原故。

  伍斌斟了一杯酒,敬送师父,白善接过饮了,离座而起,道:“好,我去了。”伍斌起身相送,望着师父的背影,想起数日相伴,日短谊深,心底涌起一阵惆怅之情。



温馨提示:
潇雨惊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潇雨惊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潇雨惊龙全文阅读和潇雨惊龙txt全集下载。潇雨惊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潇雨惊龙 017.竖耳来听 那老大道:“话虽如此,不过凡事总得小心在意,莫叫坏了大事,你得吃不了兜着走了。”停了停,道:“这就说来让你也一同琢磨琢磨,说不定能想明其中原故,那也说不定。据细探得到的消息,和老三的弟弟所说的都是 2010-03-16 14:45:5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