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022.台上意外

作者:飘逸居士    更新时间:2010-03-19 08:36:14    状态:已完结
  叶奇飞道:“在下是后生小辈,虽有其心而力不足,前辈作下这等大事,自然会有人出头来讨回公道,在下带来书信一封,望前辈二月后务必君山一行。”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封信来,随手掷了出去,纸张份量极轻,竟给他掷了去,可见他功力极是了得,信封本是飘忽不定,“黑衣恶张”伸出手掌来,信封犹如水面上的漂叶,缓缓稳稳的落在他的手掌上,看也不看,便放进大袍袖内,他所露的这手功夫和叶奇飞相形比下,更是小巫见大巫,叶奇飞脸上变色,哼了一声,却不说话。

  擂台下观众睁大了眼睛,瞧得乍舌不已,那看过这等上剩高明的武功。白木每暗道:黑衣恶张的功力果然厉害,看来我不是他的对手,倒不宜鲁莽行事。

  叶奇飞将手一拱,道:“告辞了。”转身欲行。

  “黑衣恶张”跨前一步,怪眼连翻,道:“你就这么的走了吗?”

  叶奇飞回过身来,道:“不知前辈倘有何见教?”

  “黑衣恶张”冷笑道:“你来下战书也就罢了,却将老夫的爱徒打伤,,分明是要我的好看。嘿嘿,如果不在你身上留下一些记号来,你那盟主老爹岂不是要笑话我黑衣恶张这绰号是白叫了。”

  叶奇飞不禁一惊,知道他的厉害,自已万万不是对手,此老手段残辣,天下闻名,他既如此说,自已处境可是大大的不妙了,道:“前辈在此设擂,有人前来打擂,现在有所损伤,前辈也要似令徒那样无聊么?”

  “黑衣恶张”不住冷笑,道:“叶少侠亦是有心来打擂,那又何必要走得这么急呢?”

  叶奇飞大怒道:“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前辈这话不知是何意思?”

  “黑衣恶张”道:“想请叶少侠耍上几手紫宣刀法,让老夫开开眼界,几时找上你父亲,也就不至给他打得晕头转向。”心里想什到,到是直然不讳,毫不弄虚。

  叶奇飞怒极反笑,故作狂态,道:“在下只是后生小辈,前辈既是有意要伸量,也只有舍命陪前辈玩个痛快了。”“黑衣恶张”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邪派人物,知道自已一时大意打伤了王明杰,他此际要为难自已,知道无法幸免,他也是有骨气的人,明知不是对方的对手,口气上也不肯示弱。

  “黑衣恶张”道:“看你是小辈的份上,你有什么绝技尽管使了出来,只要能在十招之内立于不败之地,老夫就不再将你为难,这总不能说老夫欺负你后生小辈了吧?”

  叶奇飞哈哈一笑,道:“阁下是前辈高人,久闻阴阳掌无敌于天下,我们这些晚辈一直无缘得见,今天能得前辈亲自出手指点,最好不过了。”

  “黑衣恶张”冷笑道:“好个狂妄的小辈,居然要见识老夫的拿手绝技,放眼天下,能够要老夫出手教训指点的人也实在是不多了,今天算你动气好,便拿你来开刀,看看叶彬斌是否解得了老夫的阴阳掌之毒。”他知叶彬斌昔年曾打败了八怪之首的黄永争才夺得了绿林盟主,武功自是非凡了得,自已没有取胜把握,如是把他的独生爱子打伤了,势必于已大大有利。

  叶奇飞表面若无其事,心里万分紧张焦急。“黑衣恶张”的阴阳掌败过天下无数英雄豪杰,自已年轻功浅,那能是他的敌手,处于眼前的形势,进退不得,自已正是顾虑他阴阳怪气,反复无常,这才没敢带刀前来,松行派的勾手震脉功虽是厉害,自已功力倘浅,也唯有打一招算一招了。

  伍斌对白木每道:“这人好不霸道,叶大哥可能打他不过。贤弟,待会你可要帮叶大哥一帮。”白木每应了一声,他对“黑衣恶张”闻名于久,自已绝不是他的对手,可不想过早和他朝相结怨,坏了自已的报仇大事,听了伍斌的话,心里踌躇难决。

  叶奇飞将体内的真气凝聚掌心,亮势起步,凝视不动。“黑衣恶张”又嘿嘿了两声,道:“刚才你来的时候还不停的嘻皮笑脸,怎么?是不是害怕了?”

  叶奇飞哼了一声,道:“怕你也就不来了。”身形一晃,快似风飘,迎面三路分手探抓,尽是人身的要害。“黑衣恶张”的身形全都被他辣手罩住,眼看万难闪躲,那知就在此际,“黑衣恶张”怪叫一声,身形一飘,也不知他使的什么身法,蓦然窜出,即避过了一旁,叶奇飞指头连他衣裳都没沾着。眼见对方身法怪异了得,暗暗惊心。清啸一声,身形拨起,凌空悬身,左手连伸乱抓,同时变化了几种厉害的手法,都是胸前的要害,右手化掌,狠击天灵盖,快似闪电般的出掌,掌心的内家真气吐出,这正是松行派的勾手震脉功,他知“黑衣恶张”虽是怪邪,不出手则罢,一旦出掌,那可全是致残致命的打法,因此一出手便使出了松行派的绝技。

  “黑衣恶张”久闻松行派有两大绝技,第一是“紫宣刀法”,第二才是“勾手震脉功”,他见叶奇飞手法奇特,别致一格,与天下各门各派的擒拿手法大不相同,更见厉害,只是叶奇飞年轻功夫倘浅,手法虽精,倘欠火候,暗道:难怪叶彬斌能够打败黄与争,夺得了绿林盟主,紫宣门的绝技果然厉害。心念之间,纵低腾挪闪展,堪堪避开,叶奇飞身一着地,随即腾起跟踪追击,同一霎息,又使出了震脉,勾手的绝技,伸指朝眉心、鹊桥、咽喉、璇玑、紫宫、膻中等穴戮来,此招乃是勾手震脉功的七绝死穴式,最是厉害不过,本来他也不想自漏家底的,只因“黑衣恶张”的武功太过厉害,不使出绝技抢占机先,那便万难抵挡了。

  那知“黑衣恶张”并不出手还招,他早料到叶奇飞一出手后便会拼命,使出松行派的绝技,他正是有意要叶奇飞如此,好趁机瞧瞧松行派的武功奥秘,等到和叶彬斌比武时,就容易对付了。却见他仍是闪来躲去,叶奇飞别说是伤人,连他的衣角边都摸不到。

  叶奇飞不禁倒抽了一口寒气,知道他的武功厉害,自已说什么也不是他的敌手,猛喝了一声,不知何时手中忽多了一把铁扇,唰的展开,疾若利刀,嘶风疾响,连绵相至,忽绕展变精妙,迅速绝伦,对付身材高大的“黑衣恶张”犹如挥刀砍大树一般,相见形拙,便是台下围观的平常人众,也看出叶奇飞打不过这个黑衣蒙面人。叶奇飞当然更是清楚知道了,“黑衣恶张”想要伤已,易如反掌,把手中的铁扇挥舞得密密麻麻,护住自身的重要部位,恐他辣手伤人。

  “黑衣恶张”不住嘿嘿地怪笑,叶奇飞知道他便要出手了,手指一弹,手中铁扇脱手射出。“黑衣恶张”衣袖拂下,将铁扇卷住,正自得意,思量要如何处置叶奇飞,冷不提防扇骨里射出两根银针,不禁一惊,急忙缩手摔袖,两枚银针在衣袖上射穿,而他摔出的手劲极大铁扇恰好往伍斌这里打来。白木每大惊失色,拨剑来削铁扇已是不能够,急忙抓起剑鞘来一挡,随着尖响,剑鞘碎裂,虎口发麻,幸喜宝剑没被打断,陡觉一股阴寒之气贯臂穿身,登时鸡皮疙瘩,急忙运气化卸,不禁暗暗惊心:好在是把扇子,若是再稍大一些的暗器,伍大哥只怕便给他伤着了。

  “黑衣恶张”怪啸一声,也不见他躬腰,忽然平地腾起,犹如一鹤冲天,随着怪声一歇,身影倏地扑落,双臂大张,便似饿鹰扑小鸡一般,来势十分凶猛。叶奇飞三招末能占到半点便宜,见他突然出手,身形手法快得无法形容,那敢和他交手,急忙掠身一滚。“黑衣恶张”不仅身形手法快,两袖之下的道力也是十分凶猛,俨如汪洋巨浪,黄河急流一般,虽是躲过了他的厉害杀着,也难于躲过他那古怪厉害的掌风阴功,似乎突然之间掉进了冰窟里去了,冻得筋骨裂痛,浑身发抖,犹如雨打花枝一般。

  擂台下观众也觉严寒袭体,站在台前的都打冷战,不明所以,齐声骇叫,人潮涌动,纷纷退后,害怕的都跑了回去,受了寒气的都大病一场,数月后方始自愈。



温馨提示:
潇雨惊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潇雨惊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潇雨惊龙全文阅读和潇雨惊龙txt全集下载。潇雨惊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潇雨惊龙 022.台上意外 叶奇飞道:“在下是后生小辈,虽有其心而力不足,前辈作下这等大事,自然会有人出头来讨回公道,在下带来书信一封,望前辈二月后务必君山一行。”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封信来,随手掷了出去,纸张份量极轻,竟给他掷 2010-03-19 08:36:1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