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032.外遇高人

作者:飘逸居士    更新时间:2010-03-24 08:44:31    状态:已完结
  唐清才师兄弟方好此时赶到,目睹此状,也不禁心惊,他们平时称兄道弟,为了财宝竟起歹意,见白衣怪道已死,西门西和耿海受伤极重,眼看活命无望,叹了口气,将财宝分给附近的贫民,回来把他三人葬了,这才扬长而去。

  不一日,来到云梦,歇在客栈里,正午时分,来了俩个江湖豪客模样的人,举止甚为可疑,坐了一会,一个问道:“老三,你说能找到那话儿吗?”

  那个老三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多少回,只要找到我哥哥和白衣怪道,我敢担保,绝不成问题。”

  那人大碗喝酒,道:“不是我多心,我只是觉得有点儿不大对劲而以。”

  那老三怫然不悦,道:“怎么,你是信我不过,还是有别的原因,心里有话就直说了出来,不必吞吞吐吐。”说话间,不悦之色显现出来。

  那人忽笑着说道:“说那的话,我只是有点奇异而已。”停了停,道:“我们一直追了这么久,结果连个鬼影也没有,谁知真真假假了,何况就连你也束手无策,不过你莫要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是说恐怕这事早捅了出去,你老三被人利用了也不一定。”

  那老三哼了一声,神色显得更是不悦,道:“我哥哥和白衣怪道说好的,到时候就在此地会面,这事我连老大他们都瞒着不说,只告诉了你老四一人,你应该明白我的用心,只要咱们互相济力,此事定会操在掌握之中,何况约好的人是我的亲哥哥,难道他会骗了我不成。”

  那老四嘿嘿的干咳了两声,暗道:亲哥骗亲弟,这已是司空见惯了的事,不足为奇。终是顾全面子,没有说出不好听的话,他哈哈一笑,道:“老三,你说得不错,不过我实在是奇异他们为何失约,害得我们空等了这么久,到了这时还没露脸,会不会出了意外了?”

  那老三皱着眉头,心下也是纳罕万分,不能自解。那老四不住追问,也弄得他心情烦燥,道:“说好在这里碰头的,过时了却不见人影,可能是出了意外了。不过我们也不要太心急了,等等看情况再说也不迟,你认为呢?“

  那老四道:“我们虽有这个耐心来等,可老大们他只怕等不了这么久。“

  那老三甚是气恼,道:“那你说怎么办?“

  那老四笑着说道:“既然他们不来,我看我们也不必在这里空等,现在的情况恐怕有变,为了能够争取时间,还是我们去找他们更好一些。”

  那老三道:“主意虽是不错,只是我们走人了,他们来了找不到人,那又该怎么办?”

  那老四道:“没有关系,你就留下你们兄弟俩才看得懂的记号,让他们知道我们来找不到人,我们出去找他们,另约他们到别的地方会面,你看这样不是好过我们坐在这傻等的好?”

  那老三沉呤片刻,道:“好,就依你说的去作,就算找不到他们,也可多摸一些情况。”俩人商量好后,便谈起女人来,说到得意之处,放笑大笑不止。

  唐清才师兄弟听了他们的谈话,暗道:听他们的口气,这个老三似乎就是汪金山的弟弟,他们所说的显然就是“蓝色灵珠”,白衣怪道和汪金山约他们来这里,当然是抢了“蓝色灵珠”后在此会合。唐清才仔细想了路上发生的经过,汪金山和白衣怪道都没有机会抢到“蓝色灵珠”,至于白衣怪道为何要打死汪金山,这更是令他想不明白了,看这老三老四的举止气态,显然武功着实了得,见那老三果然与汪金山的相貌有些相似,猜想这人一定是汪金山的弟弟无疑,他给张春张夏俩人使了眼色,示意说话行事要万分小心。

  那老三和那老四大吃大喝,高声谈笑,无所顾忌。

  过不多时,店外进来了几个人,为首的是俩个锦衣中年汉子,相貌堂堂,这到没咋异处,引人注目的是这俩人相貌居然十分的相似,若非从衣着上看,很难辩认得出他们,在他俩身后有俩个少男少女,男的英俊,女的灵秀亮丽,还有几个英武矫健的青年跟在后面。

  除了那老三老四和唐清才师兄弟外,店里所有的人都认得这俩个锦衣汉子,一齐起身,神情恭敬,都道:“王员外来了。”店主更是跟在身旁,问这问那,罗嗦个不休。

  这俩个锦衣汉子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道:“泡壶茶来,没你们的事了。”找个位子坐下,那俩个少女少男也坐了下来,几位青年另坐一张桌子,店主不住催伙记泡上最好的茶,再添上一些点心。

  那俩个锦衣汉子相顾无语,脸色沉沉,显怀心事。

  那少女对着她对面那汉子道:“爹爹,事情已经过去了,何必再去想它,再说户老前辈又不是不知道,爹爹和大伯从不过问江湖中事,他居然来劝爹爹和大伯出山,这不是自烦烦人吗?”

  那少年也道:“户老伯也真是的,自已惹下的是非还不少么,自已胡天胡帝也就是了,还要把旁人拖下水去,真不知安的是什么心?”

  那少女哼了一声,道:“他自已找的事,可怪我们不得,下次再来,一口回绝了他,要他自知其趣,不要来烦我们。”

  那少女的父亲斥道:“大人的事,你们小孩子家懂什么,把你们的本事练好,将来在江湖上遇着强手,能够自保,就不冤我们苦教一场了。”

  那少女粉脸娇红,道:“谁说我们的本事不济了,大伯传我的拳术掌法天天在练,不过就是我们年纪还小,火候不足,振哥的功力比我深,不信过些时候试试就知道了。”她的武功比那少年稍弱,恐父亲责她不用功,便把话题推到那少年头上,如若那少年功夫不成,要骂也轮不到骂她,那少年事事依她,不敢违逆,听她这么一说,就是有事,也要厚起脸皮来顶着。

  她父亲笑骂道:“我和你大伯现在的武功,和练成两字还差半边天呢,你们小孩子家也敢言武,也不怕人听了笑话。”

  那少女赌气说道:“我们现在年少,练不到最高的境界,那也平常得很,将来长大了,功力自然水到渠成,那时就不需要你们的保护。”她左一句“我们”,右一句“我们”,听得那少年心花怒放。

  那少年的父亲道:“功力深了自然成,这话倒是不假,想自已功深得凭自已的悟性和修持,纵有空话,那也是虚谈,总之苦练和悟性是我们练武之人的大忌,比如说遇上个呆头笨脑的人,虽有苦练,对上剩内功心法要诀不能心领神会,就是练一辈子也练不出名堂来,所以你们不仅要苦练,且要凭自已的悟性去理解上剩内功心法要诀,这样才能内外兼修,达到登峰造诣的境界,但这世上真正练到这样的境界的人不多,凭你们这呆头木脑,要练那上剩武学,陡惹笑话。”

  那少女的父亲也道:“你大伯这番话你俩听了之后,回去自已闭门琢磨,不要在外面惹事生非,令我们心烦。”那少女给说得很不高兴,见父亲一本正经,不敢回嘴,嘟着嘴暗自生气。

  稍过片刻,那少年忽道:“爹爹,户老伯平时作事有些过份,爹和二叔平时不过问江湖中事,户老伯又不是不知道,他却巴巴的跑来罗里罗嗦,我看这样的人我们少交为妙。”

  那少女也道:“是呀,户伯伯那付德性我就看不顺眼,平时爱摆长辈的架子,令人讨厌,这次又为了什么捞子的蓝色灵珠……。”

  她父亲赶紧喝住了她,道:“小孩子人家懂什么,不要胡说八道了,大人的事你们最好少管,如果没事在家里练练拳,在这插嘴逞能,岂不丢人现眼。”那少女很不服气,怕父亲又再训她,不敢多说。

  隔了一会,那少年的父亲沉重的脸色,似乎越凝越阴,看了他兄弟一眼,道:“数日前我叫你打听的那桩事,你可打听出来了没有?”



温馨提示:
潇雨惊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潇雨惊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潇雨惊龙全文阅读和潇雨惊龙txt全集下载。潇雨惊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潇雨惊龙 032.外遇高人 唐清才师兄弟方好此时赶到,目睹此状,也不禁心惊,他们平时称兄道弟,为了财宝竟起歹意,见白衣怪道已死,西门西和耿海受伤极重,眼看活命无望,叹了口气,将财宝分给附近的贫民,回来把他三人葬了,这才扬长而 2010-03-24 08:44:3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