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035.人心莫测

作者:飘逸居士    更新时间:2010-03-25 14:38:34    状态:已完结
  “黑衣恶张”吓退了户胡,正自得意,忽闻暗器破空之声凌厉,听暗器的方向,就知是户胡所为,铁莲子是户胡的成名暗器,且他的功夫十分精堪,“黑衣恶张”虽是无惧,也不敢大意,挥掌迫退了王福忠,掠身一翻,两道银光由肘间嗖然穿过,另两道银光由颈边横掠而过,他这么一躲不仅惊险,姿势美妙之极,横目一扫,喝道:“户老儿,你还有什么本事,快快使了出来,背后偷放暗器,老张便怕了你不成?”

  户胡知他武功高超,既已惹下这个煞星,如不趁机将他除去,只怕后患无穷,他身上带的暗器不少,双手连扬,暗器纷纷打出,满天飞舞,唰唰之声不绝于耳,“黑衣恶张”身手故然敏捷,此时也是手慌脚乱。

  就在这时,户胡猛喝了一声,长臂一扬,暗器疾响奇急,一霎息间,“黑衣恶张”倒翻而出,背上插着两枚暗器,虽没打中要害,受伤之后那敢再战,拨脚便逃,狠恶恶地大叫道:“户老儿,老张会来找你的。”背影没在山坡上,声音却久久才歇。

  户胡一时发狠出手打伤了“黑衣恶张”,知他是有恩不还,有仇必报的小人,自已冲动惹祸,今后的日子将大大不妙,一时紧皱着眉头,望着“黑衣恶张”的背影,久久说不出话来。

  王福忠俩兄弟都受了重伤,他俩人在十年前和“黑衣恶张”交过手,对他的阴阳掌颇有了解,早就琢磨了抵抗阴阳掌的法门,此时内服外贴,性命是能保得住,那少女王秋燕被劫吓晕,此时醒来,见大伯和父亲受伤不轻,登时哭出声来,王福忠的儿子和几个弟子也都受了伤,有二个葬命。唐清才师兄弟受了惊吓,却完好无损,只得帮忙抬死扶伤。

  王家就在安陆城西十几里外,王福忠先谢了唐清才师兄弟的相救之恩,邀他师兄弟一起到王家作客。唐清才早听师父说起“神拳太保”之名,此际遇上了这样的武林高人,有机会到他们家里作客,待如平辈一般,心中十分高兴。

  三人在王家一住数日,王福忠兄弟伤势不轻,不能出来相见,派他的弟子相陪谈话闲聊,户胡也见了他们一面,唐清才早知户胡之名,知他是黑道上有名的独脚大盗,奇异他怎会和王福忠兄弟这样的大侠称兄弟道弟,交情不浅。

  这日,王福忠伤势好了许多,着人相扶出来见唐清才师兄弟,感激他们仗义出手,道:“真真多亏了你们,不然我侄女早就被恶人掳去了,大恩不言谢,我王福忠记住了这个人情。”

  唐清才连连摇手,道:“王大侠这话可就折杀晚辈了,除恶悍道,行侠仗义,乃我辈中之人的品行,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王福忠点了点头,微笑道:“唐少侠救人舍已,真是我江湖中人的本色,令王某敬佩,不知唐少侠何门高弟?师尊哪一位高人?”其实他早猜到唐清才的来历,如此相问不过是要他自行说出来罢了。

  唐清才道:“不才乃金鸡派门下,师尊姓白,名义侠。”

  王福忠道:“啊,唐少侠是金鸡派白义侠的高徒,王某和令师虽不相识,却神交已久,只因路途遥远,英雄无缘相聚,那知今日在此得唐少侠援手,也是缘来福至。”

  唐清才道:“家师说起王大侠的神拳功夫,也是非常佩服,小可师兄弟三人能得王大侠垂见,深感荣幸。”

  王福忠道:“唐少侠,你施恩于我王家,客套的话就不必多说了。”说了这话,脸上闪过一丝忧色,心神不宁。

  唐清才只道王福成伤势有变,道:“不知王二侠的伤势怎样?”

  王福忠道:“他的伤势虽重,幸好施治得时,现在已无性命之忧,看来得卧床一个月。”

  张春问道:“黑衣恶张这魔头无恶不作,素来心狠手辣,十年前他在江湖上失去了踪迹,江湖中人都道他是被哪位英雄除去了,那知他会在这里出现,不知王大侠怎会惹上了他?”

  王福忠道:“这可是十年前的事了,我兄弟俩人素来洁身自爱,虽在江湖中打滚,也没与人结仇结怨,他莫名其妙的找上门来,要和我兄弟二人比武,当时他的阴阳掌还没现在这等厉害,被我一掌打伤了他,他受伤逃走,发誓要回来报仇,现在他找上门来,也是情理中的事。”

  张春道:“原来如此。”

  张夏道:“他现在又大败而逃,不知什么时候又会找来?王大侠不可不防。”

  唐清才道:“是呀,他现在伤得不轻,以他黑衣恶张的字号,恐怕还会再来的。”

  王福忠道:“这个不劳三位费心,他要是敢来,我兄弟的铁拳也不是好欺负的。”这话倒不是吹嘘之词,以他兄弟的神拳功夫,如果不是那老三老四出来搅场,纵不能打败“黑衣恶张”,也绝不能让他轻易得逞,这次双方都受伤不轻,猜想两个月内他不会找上来的,户胡惧怕“黑衣恶张”的手段,这次惹下了祸根,如把他留在王家,三人联手对付“黑衣恶张”,那可大大稳操胜券。

  王福忠闲陪一会,起身告退。唐清才知道他受伤着实不轻,那敢和他多费神,却由王福忠的两名弟子相陪饮茶聊天。

  午时用餐,王福忠的弟子道:“我师父和户大侠有事出去了,不能和三位共进午餐,失礼之处还望见凉。”

  唐清才知王福成的伤势严重,户胡不停地给他们聘请名医施治,王福忠的儿子也受了伤,王福成的女儿不便相伴,王家收的徒弟又不多,且死伤了几个,此时有俩人相陪,因事不算失礼,因此并不放在心上。

  唐清才见王福忠的两个弟子脸色不悦,眉头紧锁,不觉惴惴不安,问道:“李大哥,看你神情不好,可是府上有事?”

  那李大哥叫李成辉,是王福成的弟子,他道:“没什么,不过是心中不痛快罢了。”

  唐清才唉的叹了一声,道:“王大侠俩位受伤不轻,大家心里都不免为他们担心,这也是情理中的事,现在他们俩位已没性命之忧了,李兄不必过于担忧。”

  李成辉一脸气苦,烦燥说道:“小弟说的不是这个,唐兄误解小弟的意思了。”

  唐清才一笑说道:“不知李兄此话怎讲?若是方便的话,和小弟说说如何?”

  李成辉脸有迟疑之色,唐清才道:“李兄不方便,这话是小弟多嘴了。”

  李成辉心犹难决,隔了一会,才道:“其实也不是什么事,小弟心中的气不顺而以”停了一停,又道:“这事说起也是我过于多事了,不过姓户的也真他妈的不是东西。”猛觉失言,立即住口收声。

  唐清才微然一笑,道:“那位户爷是江湖中的前辈高人,他那手暗器功夫打得极是厉害。”

  李成辉显是对户胡成见极深,他左瞧右看,不见有闲杂的人,奏近低声说道:“唐兄想必早已知道了,这姓户的是绿林中的独脚大盗,十多年前他到我们这里来作案,结果被我师父和师伯抓住,因师伯敬他是条汉子,便将他放了,他感于恩德,经常到我们这里窜门,老厚着脸皮和我师父师伯称兄道弟。嘿嘿,这老小子安的并不是什么好心。”

  “十天前,托人来说有事请我师父师伯过去相商,没想到回来时遇上了黑衣恶张,把师父和师伯伤了,要不是他贪念心重,师父和师伯又怎会受伤。”

  唐清才暗道:原来是这样,你师父和他有交情,江湖中人套套交情,有事你来我往,这也是情理中的事,你又何必这么想不开呢?”

  李成辉继道:“唐兄可知道武林中发生了什么事吗?据说新近有一件宝物在江湖上出现,听说叫作什么的蓝色灵珠,我师父师伯隐居在此,并无出山之意,这户老儿却来硬拉我师父师伯下山,和他一起去抢那蓝色灵珠,这人也真是多事麻烦得很。”



温馨提示:
潇雨惊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潇雨惊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潇雨惊龙全文阅读和潇雨惊龙txt全集下载。潇雨惊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潇雨惊龙 035.人心莫测 “黑衣恶张”吓退了户胡,正自得意,忽闻暗器破空之声凌厉,听暗器的方向,就知是户胡所为,铁莲子是户胡的成名暗器,且他的功夫十分精堪,“黑衣恶张”虽是无惧,也不敢大意,挥掌迫退了王福忠,掠身一翻,两道 2010-03-25 14:38:3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