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036.惊出冷汗

作者:飘逸居士    更新时间:2010-03-26 08:37:27    状态:已完结
  唐清才暗暗吃惊,心道:原来这王福忠兄弟和那户老儿也在打蓝色灵珠的主意,我师兄弟识人不辩,这番可是自投罗网来着。

  李成辉见他神色有异,不解问道:“唐兄可是不舒服?”转首间见张春张夏俩人的情态也是大大有异,这才知道自已一时多嘴,暗道:难道他们也在打蓝色灵珠的主意?

  唐清才强颜说道:“没什么,对了李兄,王大侠后来可是答应和户老儿联手了?”他本不想打探别人的隐秘,只因事关重大,“蓝色灵珠”又是金鸡派之物,自已又是被师父大大责怪,若非把“蓝色灵珠”弄丢了,自已此时也不会在此了,当此之际,明知不该相问,仍是出声探问。

  李成辉脸上微微一热,神态极是尴尬,强笑说道:“小弟一时胡说八道,唐兄莫往心上去。”说着给旁边的师弟使了个眼色,那人会意,转身便退了出去。

  唐清才见他们神色古怪,这人显是去通报给王福忠兄弟去了,暗道:在这里多待一会,便多了一分危险,如果不及早脱身的话,恐怕会把性命掉在这里的。当下饭也不吃了,起身说道:“在下师兄弟三人在贵府打搅了多日,王大侠俩位贵体欠安,我们这些后生小辈本该多多问安方是,无奈我们身有要事,不敢再行打搅了,这便告辞。”招呼张春兄弟一起往外走。

  李成辉极是着急,拦住说道:“唐兄就是要走,也得待小弟凛告家师,待家师和三位见了一面,这才走也还不迟呀。”

  唐清才暗道:等你师父出来,那我师兄弟三人还走得了么。知道处境凶险,那敢逗留,硬是闯了出去。李成辉不敢用强,那里拦得住,万分后悔,又恐师父责怪,心下极是惊惶。

  出了王家,三人连马都不要了,连续快步行了十余里,没见有人追来,心下稍宽,张夏低声嘀咕骂个不休。

  唐清才叹道:“唉,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这次真是救错了人,想不到侠名素著的神拳太保竟也是这样的人物。”

  张春道:“今后只怕还会有很多烦麻。”

  师兄弟三人一路上提心吊胆,前怕老三老四来报复,后怕王家的人追来,这些都是大有本领的人,自已三人无论如何不是他们的敌手,那可凶险得很。

  心中害怕,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取道南下,直到修水,在镇上遇着奉师命前来要他们回山的俩位师弟。原来他们走后的第三天,秦秉伟的一个仆人来到金鸡派,面见了白义侠,听说“蓝色灵珠”在路上丢失了,十分惋惜,不过他没多说什么,罗嗦了几句便走了。

  此后多日来,也没什么异事发生,白义侠知道是虚惊一场,心中挂念唐清才的安危,命几个弟子分别下山找唐清才三人回去,这二人不住地打探唐清才三人的音讯踪迹,一路上细心留意,终在这里遇着了。

  且说白梅看见了唐清才几人后,便留上了心来,靠近他们坐下,低垂着目光,手动筷子挟菜,品尝本地风味。

  唐清才和他的俩个师弟王大杰、李在全相遇,免不了聊述别后情,王李俩人听说师兄三人险历劫难,不禁惊心乍舌,唐清才道:“我们离山后,师父师娘可好。”

  李在全道:“师兄下山后,师娘很是着急,没过几天,秦前辈的弟子来到山上,他和师父师娘说了什么?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只是那人走后,师娘神情似乎轻松了许多,师父心情上也大好,就令我们下山来找师兄,要你回山。”“蓝色灵珠”这事始终是个迷,令人猜想不透,在事情没有弄清之前,这也只是猜测而已,白义侠当然不会轻易说了出来,本来师父有事,作弟子的应服其劳,有俩人进去探问被他大骂了出来,门下弟子只道他气恼唐清才把宝物掉了,那敢再去相问,是于此事除了白善和他妻子俩人外,并没人知道。

  唐清才道:“秦前辈也真是古怪,要是有心给咱们,叫他的弟子送过来就是了,用得着这样麻烦,弄得东西现在下落不明,欲觅难寻。”

  张夏道:“我看他这样作就没安什么好心。”

  王大杰道:“是呀,他如果有心把那东西送给我们那就罢了,用不着三番几次差人来,也不知在弄什么玄虚,搞得现在什么都捞不着,东西倒底落在谁的手里,查将起来,这事可棘手得很。”

  李在全道:“不错,那玩意儿现在究竟在何人之手,目下还是个迷,好在师父早有打算,请江湖上的朋友帮忙,看来不久就能水落石出了。”

  唐清才听说师父请江湖上的朋友帮忙,末免一喜一忧,心道:请人帮忙这是好事,如果请的人象王福忠那样,是个欺世盗名之辈,恐怕反会弄巧成拙,搬石头来砸自已的脚,问道:“不知师父都请了些什么人?”

  李在全道:“师父交游甚广,交情不错的几乎没有漏过贴子,师兄是我们金鸡汽的掌门大弟子,师父都有哪些朋友你岂有不知,这就无须我多说了。”

  唐清才喜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放心了。”

  王大杰道:“师父叫我们一边下贴子,一边寻找师兄的下落,想不到我们刚下完贴子,就遇上了师兄,这可真是太好了。”

  唐清才忽地问道:“我们走了之后,不知白师叔怎样了?”他所说的“白师叔”是白善,白善于他有传艺之恩,由于没有正式拜师,他又是师父的堂弟,因些称他为“师叔”。

  李在全道:“师兄走后不久,白大侠不是也跟着下山来找你们了吗?怎么?白大侠没找着你们么?”

  唐清才诧道:“白师叔也下山找我们?”

  王大杰道:“以白大侠这样的人物来说,就隔上十天半月,要找到师兄绝非难事,怎会没和你们遇着,这可令人不解了。”

  唐清才问道:“怎么?”

  王大杰道:“下山之前,我们听到同门师兄弟都在议论,说白大侠下山是为了保护师兄的安危,倒底是真是假,师父没说,我们也不敢问起,不过大家都是这样想,现在白大侠没和师兄遇着,看来大家是多心了。”

  几人都点头称是,张春忽问道:“师弟,你说白大侠是在我们走后不久下山的,不知他是怎样下的山?”众人都是一怔,不解他何于有此一问。

  王大杰道:“师兄这么一问,倒叫小弟不懂了,白大侠当然是大摇大摆的走下山的呀。”

  张春问唐清才道:“大师兄,白大侠下山之事,不知你可否知道?”

  唐清才摇头说道:“我回山之后,因为把东西给掉了,给师父训了一顿,话也没得和白师叔说一句,至于他到山上来,又因何而去,都是不得而知。”想到自已有辱师命,把“蓝色灵珠”给弄丢了,害得整个金鸡派为此劳师动众,心下甚是难过。

  张春道:“你们可曾想过,白大侠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你们就不觉得事情古怪么?”众人垂首沉呤,都是无语。

  唐清才道:“张师弟,你如何觉得这事古怪?”

  张春道:“此事本乃我派中密秘,你想他如何会知道,且又来得这样巧法,这就不能不叫人怀疑了。”

  唐清才素来敬重白善,听了张春之言,心下颇是不悦,道:“张师弟你别胡说八道了,白师叔的为人我是深知的,他不可能是这样的人,至于其中原委,你我毫不知情,岂可乱猜。”

  张春知他对白善敬重,既无实据,不论多说什么他都不会听得进去,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白梅暗道:原来“蓝色灵珠”在途中早就遗物,却不知落在何人之手,弄得金鸡派上下着急如焚,到处邀人查探,这次金鸡派栽得跟头可不小呀,继而又想:伍大哥倒底是不是深藏不露,目下倘难定论,至于那个暗中出手的人,又把伍大哥掳去了,他这么作不知是什么用意?他又是什么人?想来“蓝色灵珠”的遗失一定和他有关?



温馨提示:
潇雨惊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潇雨惊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潇雨惊龙全文阅读和潇雨惊龙txt全集下载。潇雨惊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潇雨惊龙 036.惊出冷汗 唐清才暗暗吃惊,心道:原来这王福忠兄弟和那户老儿也在打蓝色灵珠的主意,我师兄弟识人不辩,这番可是自投罗网来着。 李成辉见他神色有异,不解问道:“唐兄可是不舒服?”转首间见张春张夏俩人的情态也 2010-03-26 08:37:2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