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040.激怒高人

作者:飘逸居士    更新时间:2010-03-28 12:34:59    状态:已完结
  在这黑夜之中,俩人举止凝重,犹如两尊石雕像般立在房顶上,轻风吹来,衣袂飘飘。隔了一会,俩人不约而同地喝了一声,刹那间纠缠斗在一起,剑光霍霍,唰唰嘶风,一阵金铁交嗄之声,兵器相撞连绵不断,有如繁音密凑,竟似有数十人聚在一起打斗一般。

  折了二三十来招,双方都讨不到一招半式的便宜,若以剑法而论,那人老到火候,比白梅要精堪得多,不过白梅剑法以诡诧辛辣见长,每发一招一式,都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方位,她知对方剑法内功远胜于已,轻功却是有所不如,便以已之长,克敌之短,剑法一变,以守为攻,伺机待发。

  那人老到火候,经验极是丰富,没出多少招,就明白了白梅的用意,心念一动,即有了主意,剑法霍然展开,变化灵妙,疾刺几处要害,只是情急间露出了老大个破绽。白梅不加思索,一剑刺下,那人脸露奸笑,甚是得意,陡然间剑法大变,化作无数剑虹光缕,将白梅罩在当中。那知就在这时,猛闻一声娇斥,在这剑光罩内,一缕寒光刹那间破出,兵器交嗄之声即止。那人倒纵而出,胸前衣裳给削去了一大片,虽末受伤,却也把他吓了一大跳,他是成名的剑客,在一个青年人手底下吃了个大亏,老脸不禁发热难堪。

  白梅虽是取巧占了点便宜,可已是用尽了她生平绝技,仅将敌人衣裳削去,心下吃惊异常,战得多时,末能瞧出对方的武功家数,对方所使的剑法之变化似在已上,不觉暗暗纳罕:这人倒底是谁?居然有这等身手,应该是江湖上的成名剑客才是呀?

  “闲事和尚”与孟奇焕各使绝技,斗得十分激烈,打得多时,谁都占不到便宜,心里都非常紧张,知道稍有不慎,就是不死也必被对方所伤。情急之际,汗流满背。听到白梅和那人比剑,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又抽不出空来看上几眼,不免暗暗憔急。

  激战中,“闲事和尚”双掌一捣,斜击胸口。孟奇焕双掌一错,迎前一封,硬接了下来,只听逢的巨响,如木头相撞击一般,掌风激荡,俩人都退了数步,虎口发麻生痛。“闲事和尚”吸进了不少腥气,胸口又开始发闷,呼吸急燥,身手大受影响。孟奇焕大喜,催运毒掌,攻得更狠了。许海龙和三个副手见此声势,那敢上来助战,在旁大声喝彩。

  “闲事和尚”面无惧色,虎吼了一声,闪展避过,转身起脚朝他命门踢来。孟奇焕哼了一声,道:“你会踢穴,难道我就不会点穴吗。”说话间探手伸指,即点足心涌泉穴。“闲事和尚”脚势一收,缩了回来,孟奇焕指头立即点上,“闲事和尚”飞脚呼的朝上踢去,动作不仅疾快,道力也极是奇大。孟奇焕不禁一惊:想不到这莽和尚身材肥胖,手脚上的功夫如此敏捷。不敢大意,急忙仰首避过,几粒沙粒落在脸上,隐隐作痛,登时勃然大怒,怪啸一声,掌法疾变,连连抢攻,劈了七八掌,使用连环掌法,每发出一掌,浓浓的腥臭之气激荡,掌风俨如汪洋巨涛,前浪末消,后浪随至而来,掌力不仅霸道,而且凶狠异常。

  “闲事和尚”挡了数掌,便觉一掌沉过一掌,心中一急,又吸进了不少腥臭之气,胃里难受,大有欲吐一畅之势,弄得心头烦燥,不能专心接战,一时怵然心惊:难道我“闲事和尚”就这么败给这个老儿不成?心念之间,勇气陡增,他的少林气功浑厚无比,为敌声势所迫,一股求生败敌之念涌起,挥拳虎啸,声震如雷,黑夜之中甚为响亮,啸声末歇,蓦然亮拳,施展少林长拳功夫,拳影如绵,排山倒海般的滚滚而上,顿时卷起阵阵风飚,吹得俩人衣裳随风鼓起,有如站立船头,乘风破浪,迎风而飘,只把许海龙几个瞧得瞠目结舌。

  就在此际,猛听一声巨响,俨如霹雳一般,震瓦塌落,掌风拳劲荡得几条柱子偏斜欲倒,瓦片纷纷落下,在房里的客人吓得失声尖叫,想跳窗而逃,只是双腿吓得发抖,怎么也站不起来。那店掌柜见此状,还当真是来了妖魔鬼怪,连金身大罗汉也降服不住,不觉叫苦不迭。

  劲风激荡之后,俩人同时落下楼来,都被对方所伤,仍不肯服输,站了起来,睁大着眼睛,犹如斗鸡,过得片刻,俩人不约而同时大喝,又扑而上,只是他们受伤之后,身手已不如刚开始那般敏捷凶猛,比之前番,只有更狠更猛了。眼看俩人这番接触将是一场殊死搏斗,却在这时不知在何处角落里飞出个事物来,分别打向俩人的章门穴。“闲事和尚”与孟奇焕同时一惊,料不到倘有高手伏窥在旁,转身反掌将那事物拍个粉碎,四面激飞,原来竟是两块瓦片。

  俩人击飞了瓦片,虎口给震得发麻,这下吃惊更甚了,又是愤怒,同时喝道:“何方鼠辈偷放暗器,有种的就站出来。”俩人愤怒之下,口气又快,几乎是同时开口,同时喊完,声音毕了,俩人都不禁愕住,本来认为是对手的同伴在旁暗算,那知竟然不是。

  许海龙和三个副手见状,一时不明其中原故,还当“闲事和尚”真有同伴在旁,孟奇焕是他们请来的高手,连他都敌不过,竟然还有这样厉害的高手相助,如不趁机取妙,恐要折羽损颜了。四人打了个眼色,举剑即向“闲事和尚”刺去。“闲事和尚”勃然大怒,还当暗器是他们所发,至于孟奇焕那块瓦片,想是误发过去的,念及于此,正待出手反击,忽闻唰唰声响,又有暗器打来,却是向许海龙四人打去。“闲事和尚”见了心中大奇。许海龙四人身末坠地,陡闻暗器之声,避以不及,给打中涌泉穴,落地无法站稳,摔得浑身疼痛,丑态百出,极是狼狈。

  “闲事和尚”哈哈大笑,道:“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了把米。”甚是高兴。

  孟奇焕大是震惊,他自持武功不凡,耳目敏捷,平常梅花针之类的暗器都能察觉得到,不想这人打暗器的手法高明之极,环目竖耳,仔细搜索,竟然不知这暗器由何处打出来。瞧着许海龙四人这付不堪入目的模样,对“闲事和尚”的叽笑也不放在心上,高声叫道:“朋友既然不肯露脸,在下也不好勉强,只是江湖上的规矩朋友想必懂得,好汉作事好汉当,岂能缩头畏尾,请亮出万儿。”那知隔了半响,没人答他。

  孟奇焕之所以叫喊,不过是圆场的场面话,打暗器那人的手法这样高明,想必武功不会太弱,如是出来动手的话,恐怕不会讨得到便宜,见那人并不睬他,虽是尴尬,心下也是暗暗松了口气,见许海龙四人慢慢爬起,不觉叹了口气,扶着他们出去,走到门口停下,回身说道:“闲事和尚,我们的帐还没完,改日相见,再跟你一一算过。”说着,走了出去。

  “闲事和尚”此时也知再战下去绝难讨到好处,见对方灰溜溜的走人了,自已反占了颜面,大笑说道:“好,看在这位高人的份上,今夜暂且放你一马。”待孟奇焕等人去远,回身望空施礼,道:“大恩不言谢,朋友既然不肯露脸,俺闲事和尚只有记在心中了。”抱拳一抚,找到他的木鱼提起,大步一迈,晃身消失在黑暗之中。

  唰唰唰,叮叮叮,当当当。阵阵的利器相撞之声绵绵不绝,在这黑暗之中甚是响亮,在店中的楼顶上,月色朦胧,人影飘来晃去,堕着两剑相接,火花飞溅。一个绵衣少年,一个江湖豪杰打扮的中年汉子,俩人手持宝剑,一挥洒出,剑光如绵,滚滚而上,煞是好看。

  这个绵衣少年正是女扮男装的白梅,她身处险境,自知脱困不易,只把剑法的最精妙诡诧的特点发挥出来,这才把这汉子的攻势拦阻住,暗道:从哪里钻出来的汉子,居然有这等非凡绝妙的剑法,再不快想办法脱身,只怕要给他困住了。



温馨提示:
潇雨惊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潇雨惊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潇雨惊龙全文阅读和潇雨惊龙txt全集下载。潇雨惊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潇雨惊龙 040.激怒高人 在这黑夜之中,俩人举止凝重,犹如两尊石雕像般立在房顶上,轻风吹来,衣袂飘飘。隔了一会,俩人不约而同地喝了一声,刹那间纠缠斗在一起,剑光霍霍,唰唰嘶风,一阵金铁交嗄之声,兵器相撞连绵不断,有如繁音密 2010-03-28 12:34:5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