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046.丐儿马贼

作者:飘逸居士    更新时间:2010-03-31 09:29:06    状态:已完结
  胡天霸一喜,暗道:机会难得,说什么也要趁便牵它一两匹好马。他经常涉身在外,总是以马代力,多少懂些马相,此时天晚看不真确,只能用手在马背上轻按,看哪匹较为健壮有力,就选那匹。

  他一匹接着一匹地试,选好了两匹和潘得来俩人的马一起牵出,还没出来,忽然觉得腰间微风飒然,这股微风无故自起,十分古怪,若非他武功精堪,耳力灵敏,几乎察觉不出,不觉伸手往腰间一摸,禁不住一惊,系在腰间的钱兜已是不翼而飞,显是这瞬间有人对他作了手脚。

  他极是机警,一觉不妙,当即躬身蹲下,双目如电,动作虽是敏捷疾快,却哪有看见人影?不由惊疑不定:当今天下除了“神通圣手”段哈,妙手孙灵这俩个神偷外,居然还有人有这等身手。他掉了钱兜事小,如是给人知道堂堂的“铁棒门”高手作起盗马的勾当,那可大失面子了,何况他还疑心另有武林高手与他作对,可能就是“一阵风”的弟子白衣书生,他左右搜索,始终不见人影,心下更是微怵:难道真的是白衣书生?

  过了片刻,心头发怵,不敢久留,去牵马索正要出去,忽听草堆里有响声,转头看去,见有个黑影翻了个身,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口中呤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草房破烂,月光穿过照在那人的脸上。胡天霸不觉一呆,原来是个土灰满面,蓬头散发,衣衫褴褛的乞丐,一时难于看清他的面目,听声音年纪不大,似是二十左右的青年。

  胡天霸心中猜疑不定,拿不准偷自已钱兜的是不是这乞丐,看着他发楞一会,上前两步,低声喝道:“你这厮在这里作什么?”

  那乞丐扭头瞧他几下,仍是坐着不动,伸出一只满是污泥的手,道:“大财主行行好,望能多作善事,施舍几文钱给俺小丐儿。”虽是出语讨钱,声调大有嘲弄叽笑之意,更无乞丐那种可怜巴巴的神态。

  胡天霸心念一动,又再踏前一步,道:“你在这里作什么?莫不是想偷马不成?”

  那乞丐“嗳呀”一声,道:“大贵人不肯施舍也就罢了,俺小丐儿是个地地道道的好人呀,可不能乱冤枉人,这话要是给掌柜的听去了,小丐儿可就没了睡觉的地方,今后日晒雨淋,这可就惨了。还望大贵人收回这话,小丐儿感激不尽了。”

  胡天霸“哼”了一声,道:“你鬼鬼崇崇的躲在这儿,不是看中人家的马,想来偷盗,还会有何好事?”他在偷马,却怕那乞丐张扬起来,反口一咬,便说成是对方想偷马。

  那乞丐嘻嘻一笑,道:“你才鬼鬼崇崇呢?你不是店里的客人吧,半夜三更的跑到马房里来,是想要急着赶路也用不着这个时候,你方才乱摸人家的马屁股干嘛。哼,我看你才是想偷马的盗贼。”说到最后,声音不觉大了起来。

  胡天霸怕他张扬起来给人发觉多有不妥,佯作发怒道:“该死的叫化子,想偷人家的马反过来冤枉我,真是岂有其理,看我怎么打断你的狗腿。”作势欲打,那知那乞丐并不害怕,反倒躺了下来,一笑说道:“你想偷马不防多牵几匹走,何必吓唬俺小丐儿呢?”

  胡天霸吓他不走,一人装模作样举止反而有些滑稽,不觉反羞成怒道:“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怎知厉害,免得店里的马被你偷去了。”口口声声懒那乞丐偷马,却忘了自已才是真正的盗马贼。

  那乞丐又是嘻嘻一笑,道:“看你这般神态,我们是一条道上的同行了。朋友,不知你看中了几匹好马,不如我们一起捧着这碗水喝了?”胡天霸装模作懒他偷马,他反过来邀胡天霸与他合伙,他讲的是江湖上的切唇,这样看来,这乞丐一定是贼帮中的探子了。

  胡天霸一听反倒松了口气,不再装模作样,道:“阁下是在哪座山头开山立柜的?大当家姓咋名谁?”见这乞丐年纪青青,猜是马帮堆里的踩盘探道的伙计,却哪知这乞丐说出的话,令他大感意外。

  那乞丐道:“山高水长一枝花,走南闯北独自来。在下是个无伴无本的戏子。”意思是说没有开山立柜,独来独往,并没有同伙,是个独脚大盗,能够说出这样的话的人,不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就是帮会的首领。

  胡天霸微然一愕,不禁觉得好笑,道:“就凭你这付模样,也敢在我的面前讲大话,如果你是马帮里的人,不防多牵几匹马去,我不会为难你的。”见他年纪青青,那相信他的说话,只当是遇上江湖骗子,不想理采他,去牵那四匹马要走。

  那乞丐起身走到他面前伸手一拦,笑着说道:“朋友,你就这么走了,想让在下破坏行规吗?”

  胡天霸一怔问道:“怎么?”

  那乞丐道:“道有道行,家有家规,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在下在此踩盘多日了,今夜是个下手的大好时机,阁下横出蛮来插入一手,事先也不打个招呼,这岂不是令在下面颜无存。”江湖上确是有这么个规矩,绿林中人打劫抢舍,家常便饭,实在是最平常不过了,如是两帮人都看中了一件货物,要动手抢劫,那后到者得跟先到者权商分派,彼此协妥后才合伙动手。

  胡天霸知道确是有这样的规矩,听他把自已当作盗马贼,既好气又好笑,也懒得和他多作解释,将错就错道:“在下素来作事但凭心中高兴,到手的东西求精不务多,便要这四匹就够了,余下的小朋友爱怎样便怎样。”恐谢彪等人等得心急,不耐烦和他纠缠下去,牵马便走。那乞丐收敛笑脸,把手一拦,道:“慢着。”

  胡天霸只得停下,甚为气恼,那乞丐道:“朋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胡天霸不答,冷冷地瞪着他,手中仍牵着马索。

  那乞丐道:“大家都有规矩,但你这条规矩末免霸道欺人,实在不够朋友。”

  胡天霸“哦”了一声,道:“不知在下如何霸道欺人了?”

  那乞丐道:“既是道上同行,便不该黑吃黑,你把好的选去了,留下这些瘦得巴巴的,在下要来何用?”

  胡天霸道:“那你想怎样?”

  那乞丐道:“你手里那四匹我要两匹,至于马房里这些大家对半平分,两不吃亏,最是公道不过,你说是也不是。”

  胡天霸知道马房里十多二十匹,如果全都盗了出去,那还不闹翻了天,况且自已无意盗这么多的马,要来又没用处,心下实不愿张扬此事,道:“这样吧,我只要两匹,其余的全都给你,这总可以了吧?”心里虽是气恼,闹将起来必伤面颜,一时自叹倒霉,连选出的那两匹也不要了,把绳索松手,只牵两匹。

  那气丐翻起一双怪眼,阴声怪气地说道:“朋友,你敢瞧不起在下?”

  胡天霸微然一愕,不解其意,问道:“怎么了?”

  那乞丐道:“大家绿林中人义气为先,既是合伙干了这票,阁下岂能擅自作主,随意挑选,这分明是不把在下放在眼里。”

  胡天霸闻言勃然大怒,他只把老五老六的马牵走,刚才想盗的那两匹也不要了,马房里又有这许多好马,这对于一个平常的盗马贼来说是占尽了大便宜,然见这乞丐脾气古怪,不与他合作平分还不行,这种人这种性格,倒是首次遇见,“哼”了一声道:“那阁下说应该怎么办?”

  那乞丐道:“既是彼此合作,那买卖就要公平,不能短了任何一方,将马全都牵走,然后大家平分。”

  胡天霸这一气非同小可,暗道:这乞丐哪象盗马贼,这分明是有意缠着我,不知有何用意?心念之间,瞪着双眼,冷冷地说道:“如果我不照办,你想怎样?”

  那乞丐哈哈一笑,道:“那就对不住了,请。”摆了个手势,其意分明是说,你既不愿合作,便退出好了,至于马吧一匹也甭想要了。



温馨提示:
潇雨惊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潇雨惊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潇雨惊龙全文阅读和潇雨惊龙txt全集下载。潇雨惊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潇雨惊龙 046.丐儿马贼 胡天霸一喜,暗道:机会难得,说什么也要趁便牵它一两匹好马。他经常涉身在外,总是以马代力,多少懂些马相,此时天晚看不真确,只能用手在马背上轻按,看哪匹较为健壮有力,就选那匹。 他一匹接着一匹地 2010-03-31 09:29:0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