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062.怪异书生

作者:飘逸居士    更新时间:2010-04-12 20:00:41    状态:已完结
  与白衣书生厮斗那壮汉虽然大占了上风,然见他的师父们逃得狼狈,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心慌意乱之际,反给白衣书生一拳打在肩上,由于心慌站立不稳跌了一跤,连爬代滚地跟在三霸后面跑去,在旁边的那俩个壮汉更是早跑得不见人影了。

  户永建孤力大战“江西三霸”获胜,得意非凡,大笑不止。岳秀枚也是高兴,道:“三只没用的狗熊就这样溜走了,实在没趣。”

  白衣书生待强盗跑尽,一屁股坐在地上粗喘大气,见户永建兴高采烈,张口说道:“这位兄台武功卓绝,一人打跑了诸多强人,救下小弟一命,这里谢过了。”站起身来抱拳一抚。

  户永建见他一身白衫土沾汗污,不成模样,脸上尽是汗水,不觉道:“你这书生怎地一人孤行无伴,时下世事不平,盗匪猖狂,谋财害命,最是平常不过,你功夫低微,便不害怕么?”对这书生的来历委实揣测不透了。修水客栈中曾见过他,那晚白梅遇险有个蒙面人出手救下了她,看那蒙面人的身形隐约便似这书生,这书生如与白梅有何情愫,而对她隐瞒身负武功,这倒还说得过去,却无必要对自已俩人装模作样,一时猜疑难决。

  岳秀枚暗道:这书生方才使的竟似是白家的鹤形拳,难道他是白师妹家的亲人?

  那书生正是伍斌,闻得户永建之言,道:“男子汉大丈夫放胆游历天下,非是一定得找个女伴来呵护,如此岂不有辱男儿之名,看你功夫很是不错,怎地这等没出息。”

  岳秀枚一时也拿不准他就是救师妹的那个书生,正自思索,听他语言无礼,怒道:“你这书生真是毫无道理,别人救了你一命,连个谢字也没有,还在这儿胡说八道,真是不知好歹。”

  伍斌装模作样,斜目一眺,道:“所谓侠义者,施恩不望报,既有心救人一命,这谢之一字又值得半文么?再说了,小生与强盗闹着玩的,并没出声求援,是俩位多事把强盗给吓跑了,却来怪我没有谢过你俩位,这道理委实是说不通。”摇头摆脑,这番歪理直说得俩人大皱眉头。

  户永建好心出手救了他,反给他强辞夺理,一时怒随心起,道:“好你个酸丁,既然你那么喜欢玩,现在不妨来陪我耍弄一会,我想你不至于会害怕推辞吧?”

  伍斌退了一步,连连摇手,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何必强人所难,兄台相貌堂堂,仪表斯文,怎地性子如此粗鲁,你在女友面前失之常态,岂非大是不雅。”说着“嘿嘿”了两声,又道:“凡事要说也推不过一个理字,我看兄台暂息胸中火气,听我慢慢道来。”

  户永建气得双眼翻白,不过听他说得有理,倒是不好在末婚妻面前大发其火,显得行为脾气暴燥鲁莽,虽是着恼,却也无言反驳。

  岳秀枚道:“别人救了你,好言半句也没有,却是喋喋不休的一大串道理,实在是叫人纳闷,到想领教领教。”

  伍斌干“咳”了两声,一付斯条慢礼的样子,道:“说来惭愧,也不怕俩位笑话。唉。在下遇事伤怀,悲痛欲绝,但觉世事茫茫无可解塞,打算一死了之。”说着指了路旁的一棵树,树上分叉枝头处挂着一条白色打腰结,想是他身上解下挂上的。

  他续道:“小生正想了结此生,岂知这时来了几个强人,开口就向我要什么蓝色灵珠。唉,小生身无异物,寒酸潦倒,岂有这等事物,这帮强人也当真古怪,青天大白日之下作这等勾当,谋财害命,实在是太可恶了,好在小生新近拜得明师,习得几下拳脚,倒还不至于给人一出手便杀死。嗯,小生曾想过,上吊是死,给强人杀了也是死,不如在死前松松筋骨也是好的,那知兄台无端多事,将强人吓得跑了,害得小生寻死不成,你来评评这个道理,小生是感激还是埋怨大骂你几句呢?”

  户永建和岳秀枚瞧了瞧挂在树上的腰带,又看了看那书生,心中无比的诧异,一时作声不得,暗叹倒霉。

  岳秀枚较为心细,暗道:修水客栈中的蒙面人的身形极似这书生,怎地会不是他?难道我俩都走了眼?认错了人?“江西三霸”并非鲁莽之人,怎的向他打劫“蓝色灵珠”,这件事当真诧异古怪。问道:“我问你,你为何要寻死觅活的?是否能告诉我们?”

  户永建帮腔说道:“是呀,你说了出来,或许我们能够帮得上忙,那你就不用寻死了。”

  伍斌看着他俩人好一阵子,忽地叹道:“唉,什么人都帮不了我,你俩大言不惭,也不怕笑话么?嘿嘿,天已不早了,你们还是快快上路,莫耽误了你们的行程。”神情低落吁长叹短。

  户永建道:“什么事情你就说了出来,我们当真帮不上忙,给你出出主意也是好的。”眼见此人行径古怪,不觉大感兴趣,不知其厌地索问,那知这书生说了出来的话,出乎意料之外。

  伍斌一付无可奈何的神色,道:“既然你俩持意追问,那小可也就老实不客气地说了出来,天下唯一能帮得上我的忙的东西,想来就是那几个强人所说的什么蓝色灵珠了,只要得到这样的奇珍异宝,或许还能够帮得上忙的,俩位大英雄大侠女,可否能助我了此心愿?”

  户永建和岳秀枚呆了一呆,怎么也料不到这人如此怪异,强人打劫他就是为了“蓝色灵珠”,他不知就倒也罢了,此际反口向户永建索要心愿,如此反常怪异的人,俩人首次见着。户永建不知“蓝色灵珠”是何宝物,只是首次讲了大话,给他出了这样一个难题,神态末免极是尴尬,暗骂了一声:疯子。

  岳秀枚凝目注视着他,心中暗想:白师妹和一个酸儒在一起,对他情丝绵绵,不知何故俩人不能在一起,害得白师妹牵肠挂腹,伤心难过,那人想必就是这个白衣书生了,他如是那个蒙面人便无须对我俩隐瞒身负绝技的事,大家都是同出一源,彼此师兄弟姐妹的在一起岂不开心,此人虽懂这么一点丁儿的武功,显然不是武林中人,只是他来历一定有些古怪,与白师妹一家定有关系?

  户永建道:“你这书生到底是什么人?”这书生语言举止怪异反常,仔细想来,疑念重重,委实猜揣不透。

  伍斌似乎没有察觉到他俩人的疑意,亦自摇首长叹,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这样的事只有我自已才能帮得自已的忙,别人如何能够。哈哈,求人不如求已,我怎地图远舍近了,这可真是个大傻瓜。唉,还是不要再去寻死,开始我的长途远涉,历险探宝,宝物便是无法到手,给强人杀死了也胜于在这里吊在树上丢人。对,就是这样子了。”喃喃自语,不仅语言诧异,语气也极是古怪,竟似忘了户永建和岳秀枚俩人在旁,低头钻进长草丛中,牵出一匹小矮驴来,翻身跨上,“得儿”一声,拍驴扬长而去。

  户永建望着他的背影,低骂了声:“酸丁。”口出大言给他说住,眼见他走了也不好拦阻,恐他说出不中听的话,面子上就下不来了。

  岳秀枚没好气道:“我们真是自寻烦恼,无端惹事上身,遇上这么个人,可谓运气不顺之极。”

  户永建道:“这人极是古怪,不知是什么来头?到似是有意跟踪我们一般,如果让我再遇上他遇险,奉上万两黄金我也不会救他一救。嘿嘿,还是别唠叨个没完了,赶我们的路要紧,闲事少管就是了。”心气难平,只是在末婚妻面前把平日的莽燥脾气收敛起来,尽管如此,脸上泻溢无迹。

  岳秀枚虽觉那书生举止怪异,但她阅历倘浅,许多事情难于索明,有末婚夫在旁作伴,也就懒得去伤脑筋。

  俩人本是有事,久别难得相逢,婚期虽是不远,对这初遇的美好时光依恋留忘怀,实是舍不得就此回去。

  黄山拥有“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四绝,俩人羡慕以久,历居山至之不远,一商而定,绕道行来,险历爬峰,光明顶乃黄山第二高峰,发势高旷,为看山出,观云海最佳处,东部云海翻涌若浪,南部保峰尽收,“西海群峰”为黄山风景中最秀丽最邃部份,山峰挺立如无数利剑直插霄云,大峰磅礴,小峰重迭,每当云雾萦绕,层叠峰峦时隐时现,恰似大海群屿。“云以山为体,山以云为衣,”令人陶醉,“梦笔生花”于黄山东北部,一石挺出如平空耸立,下圆上尖如书法斗笔,峰尖石峰中,长一株奇巧古松,盘旋曲折,绿荫一团,宛若盛开的鲜花。峰下一巧石形如人卧,故称“梦笔生花”。



温馨提示:
潇雨惊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潇雨惊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潇雨惊龙全文阅读和潇雨惊龙txt全集下载。潇雨惊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潇雨惊龙 062.怪异书生 与白衣书生厮斗那壮汉虽然大占了上风,然见他的师父们逃得狼狈,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心慌意乱之际,反给白衣书生一拳打在肩上,由于心慌站立不稳跌了一跤,连爬代滚地跟在三霸后面跑去,在旁边的那俩个壮汉更是早 2010-04-12 20:00:4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