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064.钓鱼神翁

作者:飘逸居士    更新时间:2010-04-13 20:19:08    状态:已完结
  岳秀枚较为沉着心细,暗想:此老定是隐居的高人,身怀绝技,难免寂寞,见自已俩人是武林中人,即技痒难搔,欲出手过过瘾头也是有的。当下道:“前辈要指点晚辈武学上的奥秘,那是作晚辈的福气,岂敢不尊。好,我二人斗胆向前辈请益。”走上前来,与户永建并肩站立一块。

  那老者哈哈一笑,拈须道:“到底是你这女娃子修养沉着。嘿,狂妄的小子,她是你的老婆吧,你的艳福可不浅呀。老婆既好看又聪明,不知你这莽小子用的是什么手段骗了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来作老婆?”

  户永建大怒,正欲发作,岳秀枚伸手轻扯他背后衣裳,抑止了他的冲动,低声道:“这位前辈开玩笑说的话,你又何必放在心上,还是留点心思来讨教吧。”暗自思附了一番,又低声对户永建道:“我们用掌剑分击术来对付吧。”

  户永建一凛,暗骂自已沉不住气,差点儿误了大事,幸得师妹提醒,不然即中了对方的激将法了。将手一拱,道:“请前辈赐教。”言毕,双脚弓步,沉称下盘,双掌一上一下,护胸守下盘,双目微举,此式乃硬铁掌中的“坐石观星”,岳秀枚在户永建的背后,左手捏剑诀,宝剑平置于户永建的头顶上,姿势颇似“仙人指路”的招数,实是“神剑门”的神剑招数。

  那老者微微点头,暗道:果然是神丐神剑两门的功夫。此老见识广博,对天下武学门派颇是清楚了解,尤其是对“神丐门”和“神剑门”的武功甚是清楚,他一看户永建和岳秀枚的姿势,即知俩人得于真传,功夫极是不低。他“嘿嘿”地冷笑了几声,道:“你们小心了。”手中鱼杆一挥,势如棍棒,途中忽然大变,唰唰数声,他竟把鱼杆当作枪法来使用,杆尾颤抖,竟又是刺穴的打法。

  俩人同时一分,左右闪避,杆尾横插在俩人中间,户永建朝前一冲,双掌齐出,即攻那老者的下盘,岳秀枚剑光刹起,唰唰连声,连环三剑,不料宝剑斩在鱼杆上,剑锋一滑,竟似鱼杆上涂了层油一般,斩它不断倒罢,当即滑掉。不觉“咦”了一声,心中惊奇不已,她用的是削铁如泥的宝剑,这老者手中的明明是条用竹子作的鱼杆,宝剑削它不断,显是那老者的功夫精堪。

  那老者哈哈一笑,道:“好剑法。”身形微晃,手中鱼杆朝下一插一推,户永建的双掌给竹杆在肘间一推,使用“四两拨千斤”的功夫,不仅化卸了掌力,户永建的身形也给他这一拨之势朝斜旁滑去,不禁一惊,幸喜他掌末使老,身形微微下沉,稳住了下盘,掌势一收奋力猛击,攻向胸口。那老者竹杆插回,也不知他用的是什么手法?户永建的攻势全被他化解掉了。户永建的掌法内功在江湖上独具罕有,岳秀枚的剑法也辛辣诡诧,那知这老者的手法也是诧异古怪,俩人竟是从末见过,心中大感惊奇。

  山潭峭石,奇花异草,在这仙境般的地方,居然有人打斗纠击,实是大煞风景,有一点不同的是,三人飘来晃去,进击掌风呼呼,剑声唰唰,鱼杆嘶风之声,居然听不到半点兵器交嘎之声。

  三招一过,那老者忽地一声怪笑道:“嘿嘿,老夫可要还招了。”鱼杆一抖,唰唰连声,势疾如电。

  户永建俩人暗暗吃惊,方知前三招是对方相让的,这老者武功怪异,功力深厚,一条鱼杆使来使去,招数奇精,竟迫得俩人连连后退,有些手慌脚乱,不禁倒抽了一口寒气,暗道:当真接不下他十招不成?

  户永建知对方武功委实太厉害了,那里还敢大意,打起了万分精神,尽施铁掌功夫,狠击猛劈,欲将他手中的鱼杆打断,令他自已出声认输,那老者招数奇精,身形灵活疾快得无法形容,户永建的“三脚错步法”固然精妙,这里尽是大小不一的圆形石头,无法展已之长,攻敌之短,大大地被那老者所制。岳秀枚仗着轻功非凡,剑术精妙,无虑无忌,翩起掠飘,剑光如缕,攻那老者的上身。

  那老者又是一声大笑道:“还有三招,娃儿可得留神了。”

  户永建趁他说话分神,大吼了一声,双臂一振,掌如奔雷,嘶风之声骇人。双掌一前一后推向那老者胸口。岳秀枚一招“仙女腾云”,拦住那老者的退路,一剑化成三道光缕,刹那间同时而出,一气呵成。

  那老者一声清啸,腰末弯,身末动,霍然平空拨起,几乎同一时间,鱼杆尾端抖了几下,看似不起眼,实是个极精妙的招数,平常人无论如何是看不出的,细看之下,就如鱼儿上钩,抖动鱼杆,举杆拨起之势。岳秀枚的一招辣式就给化解。

  户永建一阵急扑,掌势凶猛,那老者拨起之际,一个“鲤鱼跳龙门”之势,户永建双掌在他头顶下袭空,恰巧此时岳秀枚一剑刺来,若非他见机得早,手缩得快,手心差点儿给刺着,不由得吓出了一身冷汗。

  岳秀枚剑末使老,纤腰一扭,身轻如雁,剑光霍然展开,横削那老者双足,那老者又是一个翻身,掠身倏影扑落,户永建瞧准时机,三步踏前左掌使出铁掌功夫,右掌使绵掌,同时往他背上按下。那老者绝计料不到他俩人在最后一招配合得巧妙,好在他功夫高强深厚,绝非等闲之辈,百忙之中斜身推下一掌。岳秀枚一个翻身,一招“蝴蝶恋花”剑光削下,随着响声,鱼杆给削作两断,岳秀枚觉得虎口一震,手臂酸麻,手中的宝剑把持不住,脱手坠落。至于同一时间,“逢”的一声响,户永建足下踉跄,脚背勾住石头,身朝后翻倒,他就势一个翻身,单手在地上一按,跃起落地,稳住了身形。

  但听那老者大笑不止,他已是跃到树上,坐在横枝上,双脚摇呀摇,荡呀荡,道:“神丐神剑两门的绝技,老夫今日总算见识到了。”

  户永建心头有气,暗道:方才那一掌他若是稍加半分掌力,我便受伤了,看来他好象是手下留情?心念及此,隐忍不发。

  岳秀枚凝目详观那老者半响,上前深深一揖,施礼道:“敢问前辈可是钓鱼神翁夏长峰夏老前辈?”

  户永建闻言吃了一惊,眼睛睁得大大地,神态似乎不相信此老竟是“神钓门”的门主?

  那老者哈哈一笑,道:“神丐神剑两门的弟子手底下果然不同凡响,比我这个孤老垂钓清闲的老汉会教徒弟。唉,想是我钓鱼钓得太多,把功夫都荒废下来了。”展颜畅笑,老怀舒畅,言下直承自已便是夏长峰。

  户永建连忙施礼,道:“啊,原来是夏伯伯,侄子户永建岳秀枚这厢有礼了,方才莽撞多多,请伯伯恕罪。”“神钓门”门主夏长峰与户铁锦,岳疑影,袁自安三人是过命的交情,十年前不知何故夏长峰隐迹无踪,江湖上无人知晓他的下落,那知却是隐居在此。户永建想起方才的无礼顶撞,连忙赔礼。

  夏长峰“啊”的一声,从树上跃了下来,落在俩人面前,双目直把他俩人打量,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你俩个小鬼头,怪不得我一见到你们就觉得非常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在那儿见过这俩个少年英雄,心里头就忍不住想试试一番。哈哈,伯伯此举没把你们吓着了吧?现在一定骂我老不正经,专开小辈们的玩笑。哈哈。”

  岳秀枚笑着说道:“我正是想大骂夏伯伯一顿,开我们小辈的玩笑倒罢,却把我俩人吓了一大跳。现在夏伯伯先自开口说了这话,我再骂出声来,那就不好意思了,再说夏伯伯此举可令我俩受益非浅。”她幼小时曾与夏长峰相处一段时间,知此老十分风趣,与青年人极合得来,素是有话就说,不必拘于小节,再说夏长峰乃一门门主,武功高强,能与他交手一番,从中受益此话极是不假。

  户永建想起自已的傲态,甚感难为情,道:“夏伯伯,方才我们不知是你老,不然说什么也不敢与你老动手动脚,你不怪我们吧?”

  夏长峰大笑道:“看来你这个小气丐可没你媳妇儿开化,想你父亲户铁锦是何等般的英雄豪爽,和我老钓正是一对儿,那知你没有父风,却学你岳丈的那股儒气,很是令我讨厌,既然你要这么说,我只好这样讲,不知者无罪,是我老钓逼你动手的,要怪就怪我老钓好了,这样总可以了吧。”

  户永建惊惶道:“这个叫侄儿如何敢当。”



温馨提示:
潇雨惊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潇雨惊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潇雨惊龙全文阅读和潇雨惊龙txt全集下载。潇雨惊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潇雨惊龙 064.钓鱼神翁 岳秀枚较为沉着心细,暗想:此老定是隐居的高人,身怀绝技,难免寂寞,见自已俩人是武林中人,即技痒难搔,欲出手过过瘾头也是有的。当下道:“前辈要指点晚辈武学上的奥秘,那是作晚辈的福气,岂敢不尊。好,我 2010-04-13 20:19:0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