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068.避仇避祸

作者:飘逸居士    更新时间:2010-04-15 14:55:12    状态:已完结
  岳秀枚抬头看他的脸色,暗道:夏伯伯与徐景藩交了手,被他掌力所伤,料定大魔头不日将至,在这当儿,为形势所迫,韩大哥是他唯一的传人,自是有许多话要和他讲,我与户大哥在这里可碍手碍脚,一些门户中的事他定是不便出口。想到这里,起身一抚,道:“夏伯伯,侄女一路长途跋涉,此时有些疲惫,想去歇息一会。”

  户永建闻言很是担心,温声道:“你的身体一向很好,这时有此状况,想是过于贪玩之故,以致力疲体劳,不过静养歇歇,过得明日,料来定无大碍。”

  韩振岐也道:“山里没有木床软被,就请岳姑娘到洞里躺一躺了。”

  夏长峰瞟了她一眼,见她并无疲倦之态,大眼显得极是精神,知她自小聪明伶俐,多半是自已言辞间不如于掩遮,给她瞧出了什么?当下笑了笑道:“好个古灵精怪的媳妇儿,老钓的心事居然给你瞧了出来,如果有话不说,便显得老钓不够风度了。”示意她坐下,道:“这些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你俩在旁听听也是好的。”户永建和韩振岐莫名其妙,不解地看着他俩人。

  岳秀枚坐了下来,心里暗笑,玉指掩嘴,微露得意欢喜之色,暗道:夏伯伯到底是忍不住了。

  夏长峰垂首拈须,沉吟良久,道:“此事与你们无关,说给你们听听,知道当年发生过啥事,也没什么打紧,只是此事往后莫要多谈,就当是你们从没听过一般,不管对方是谁,绝对不许说了出去。”看着三人点头,这才道:“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有俩位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人物,张冠东,刘葛,他们是我老钓的好朋友,有一天他们托人捎封信来给我,说有十分火急的事,请我过去帮忙。我接到信后,立即赶过去与他们会面,张家在湖北咸丰一带偏僻的山村里,入夜时分,我赶到了张家,却见整个山村静得出奇,我心里惴惴地不安,张家在这里是首富,楼高地大,门前的两尊石狮给人用重掌力击碎,我一时惊得发呆,是什么人有这样厉害的掌力?这人胆敢上门胡为,必然是张冠东,刘葛的仇家了,好朋友原来是遇上了这样的大事,难怪急急地把我叫来帮忙。”

  "借着月色,我纵身跃上了房顶,遥望四周,几幢房子外有火光,还有拳脚声传来,心想我总算赶得上来,没有来迟了,这人能够把石狮击碎,掌力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不敢大意,轻轻地掩了过去,往下一瞧,顿时大吃了一惊,你们猜猜看,我看见了什么人?”

  户永建和韩振岐相对茫然,摇了摇头,委实难于猜得出。

  岳秀枚道:“夏伯伯看见的这人,敢情就是雪山飞魔徐景藩这个魔头了。”

  夏长峰瞟了她一眼,脸上尽是赞许之意,道:“到底是媳妇儿聪明,一言猜中。”户永建和韩振岐伸指敲额,不知她如何猜得出来?

  夏长峰继道:“当时地上有好些人,张冠东和他的好几个徒弟,徐景藩这次上门来带了俩名弟子,场中打斗的是张冠东的弟子和徐景藩的弟子,只是风雪闪电掌太厉害了,张冠东那弟子身上中了几掌,寒气罩体,血脉冻僵,便即毙命。”

  “徐景藩的弟子得胜了,他得意地大笑,道:喂,老哥儿,你门下这些牛蛇神实在不怎么样了,不知还有没有高明的得意弟子,快快送上来打死完了,剩下得好轮到我俩人,你知道吗?我的拳头发痒得厉害,杀心大起了,总想找个人来打杀,不知老哥儿老朋友要我等到几时?”

  “张冠东一听,气得不得了,大声喝道:徐景藩,你既找上门来,那么就让我们旧账新仇一起来清算了结。我一听就觉得纳闷,什么旧账新仇的,此事直到后来才知道,原来徐景藩刚刚出道时,曾经败在张冠东,刘葛俩位的手底下,他怀恨在心,练成绝技后,趁刘葛外出一人孤单,出手将他杀了,便趁势而来,连张冠东也要一起打杀,张冠东自知一人力单势薄,不是他的对手,写信邀老钓前去助拳。”

  “他俩人这一交上手,当真是乖乖的不得了,徐景藩的掌法固是精妙,变化莫测,他的掌力更是怪异到了极点,比之神杀帮的阴阳掌还要厉害百倍,双方劈得了五十多掌,张冠东便被他的掌力制住,风雪闪电掌散发出的掌气,比之冰窟里的寒气还要冷得十倍百倍,我见张冠东转眼间便会被他毙于掌下,急忙现身,徐景藩这厮也真了得,他只是看了我现身时的身形,即知我是什么人了。我知徐景藩的武功实在厉害,纵是我俩人联手,也是打他不过的。”

  “果然,打得没有多久,我俩人陷入了困境,而在此时张冠东的弟子也被徐景藩的弟子杀死,我俩一看这样的形态,只道必死无疑,心下一慌,俩人同时被他击倒击伤,身上中了风雪闪电掌,体内的血液几乎快要冻结了。徐景藩站在地上乐得狂笑,不住出言羞辱我俩,我们但想今晚难逃厄运,那也没什么可怕的了,心中倒也坦然。”

  “那知就在这时,徐景藩忽然止住了笑声,大声喝道:什么人鬼鬼崇崇的,给我滚出来。我俩人正自奇异,大门缓缓给人推开,走进四个人来,我俩一见,当真惊喜交加。嗯,你们再猜猜,可知来的是什么人?”

  户永建和韩振岐又是相顾一眼,心里把武林中有身份有绝技的人数了又数,不敢出声便说。

  岳秀枚道:“敢情是袁师叔来了。”

  夏长峰笑了笑,瞧了她一眼,脸上有得意之色,道:“媳妇儿,你一向聪明伶俐,什么事情都瞒你不过,可这次却猜错了,来的并不是袁老三。”

  岳秀枚大感意外,她知袁自安曾与徐景藩较量过,且把他打得大败而逃,所以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袁自安,那知却是猜错了,急声问道:“那来的又是何人?”

  夏长峰道:“伍哂之这人想来你不会不知道吧?”

  岳秀枚“啊”的一声,道:“原来是神医国手伍大侠。”又道:“伍大侠也是张大侠请来助拳的么?”户永建识得医国手伍哂之之名,韩振岐却没听说过。

  夏长峰道:“这到不是,伍大侠侠名素著,是个血性汉子,和我们神交已久,只恨无缘识荆,想不到在我们危难之际,得他相助一把,才能有命活到现在。”接着继道:“这魔头也当真了得,伍大侠现身之后,他打量了一会,便识破了伍侠的身份。”

  “伍大侠并不急于与徐景藩斗嘴,他过来给我俩各自服用了药丸,减轻体内寒气的发作,他虽是擅长医道,降龙擒虎剑法是他的绝技,这一与徐景藩交上了手,加之他又是神医,自有克致风雪闪电掌之术,却是无惧,打得有守有攻,我与张冠东见状,机不可失,一起联手夹击。”

  “唉,我们这场搏斗当真是惊险到了极点,我们知道不拼那就死路一条,狠拼嘛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所以进击的全是拼命的招数,我们这么一来,居然凑起奇效,我俩人拼着再挨他一掌,紧紧地将他缠住,伍大侠趁机一剑伤了他的手臂,这一剑将他伤得不轻,风雪闪电掌的威力发挥不出来,他也害怕伍大侠的剑法了得,不敢再战便逃走了。”

  “尽管伍大侠伤了这个魔头,令他败逃,伍大侠自已也受了不轻的伤,本来以伍大侠的医术要救我和张冠东也不是不可能够,就因他也受了伤,不能及时给我俩疗治,只能以药物将寒气镇住,耽误了疗治的时机,虽然替我们把命给救了回来,却也落得一身伤病,每逢刮风下雨的时候伤势就会发作。”说到这里,长长地叹了口气。

  三人静静地坐在那里,不出一声,一齐望着夏长峰。

  过了良久,夏长峰忽地幽幽地叹了口气,暗道:此事过得这么多年了,今日说给他们知道,但愿今后不会有什么变故才好。

  夏长峰见他们都不出一声,不觉笑了笑道:“说着,说着,天色也都暗了下来,到现在你们肚子也快饿了。岐儿,你去弄些柴火,我到潭里钓几条鱼来款待媳妇儿和叫化子。”

  韩振岐道:“什么?师父要钓潭里的鱼?你有没有弄错了?”原来山潭里的鱼师徒俩养了好多年,平时舍不得钓,现在师父却要钓来下锅,举止极是反常,叫他一时无法理解。

  夏长峰催促道:“你傻呆什么?还不快点给我放水烧火。”

  韩振岐道:“潭里的鱼你养了好些年,平时连动也不给动一条半条,今晚却要大开杀戒。”

  夏长峰道:“媳妇儿和户叫化难得来一趟,要招待他们当然是用最好的材料。我平时是怎么教你作人之道的,和朋友在一起连条鱼也舍不得,岂不太也小气了,你不怕他们笑话么?”

  韩振岐满脸通红,讪讪地说道:“不是舍不得潭里的鱼,我只是觉得师父今天与平时大不一样,叫人捉摸不着你在作什么?”

  夏长峰大笑着说道:“你是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媳妇儿和户叫化是师父的多年老朋友,有十年没见面了,现在相聚得末免忘乎所以,那有什么好懂难懂的。”

  韩振岐道:“话是这么说,不过我还是觉得不太象。”

  夏长峰不悦道:“真是好没规矩,师父年老便管不住你了,嘴巴到挺硬的,改日我得好好地给你物色一个母老虎来作老婆,好好地把你管得服服帖帖地。”

  韩振岐满脸通红,神色极是尴尬,他与师父平时开开玩笑,乐上一乐,那也极是平常,此时当着户永建俩人面前给师父取笑,深感难为情。

  岳秀枚笑道:“这样岂不太委屈韩大哥了吗?”

  夏长峰也笑道:“不委屈,这小子敢顶嘴,真是无法无天,我管不了他,当然得请个管得了他的母老虎,这样我就能图得清静,少跟他罗嗦,胡子才会白得慢,头发掉得少。”

  岳秀枚忍住了笑,道:“这可不一定,娶到的是个母老虎倒也罢了,如果是个泼妇,她烦韩大哥也没什么,要是天天在你耳边唠叨个不休,胡子头发受损也就是了,你这耳根子可就惨了。”

  夏长峰闻言大急,倒真怕徒儿将来娶个泼妇来烦他,情急之下道:“要是这样的话,那他也只好跟我老钓一样,一辈子不娶老婆,孤独地过一生了。”

  岳秀枚道:“你一声令下,韩大哥岂不给你害惨。”

  夏长峰道:“谁叫他是我老钓的徒儿,师父有令,他敢不听话。”



温馨提示:
潇雨惊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潇雨惊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潇雨惊龙全文阅读和潇雨惊龙txt全集下载。潇雨惊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潇雨惊龙 068.避仇避祸 岳秀枚抬头看他的脸色,暗道:夏伯伯与徐景藩交了手,被他掌力所伤,料定大魔头不日将至,在这当儿,为形势所迫,韩大哥是他唯一的传人,自是有许多话要和他讲,我与户大哥在这里可碍手碍脚,一些门户中的事他定 2010-04-15 14:55:1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