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071.愁眉苦脸

作者:飘逸居士    更新时间:2010-04-17 11:40:22    状态:已完结
  岳秀枚道:“这样说来,夏伯伯刚才真和韩大哥说了一些得体的话儿,却不想让我们知道,这是何故?”

  夏长峰搔了搔头皮,无言以对,不觉苦笑着道:“到底还是着了你的道儿了。唉,真拿你这妮子没法,既不想说,也不得不告诉你了,老钓今晚心情不愉,钓鱼绝技无法施展,晚宴只能请你吃煎咸鱼了。”

  岳秀枚“啊”的叫了一声,双眉直皱,不言也不语了。她闻过咸鱼的味道,别人吃得津津有味,她可受不了,现在夏长峰要拿咸鱼来招待她,今晚的晚餐可没什么胃口了。

  夏长峰哈哈一笑,道:“怎了?讨厌咸鱼的味道吗?好,实在是太好了,户叫化你这下可有杀手锏了,今后老婆要是对你不好,你就拿咸鱼塞进她嘴里,老婆就不敢不听话了。”

  户永建尴尬地笑了笑不答。夏长峰道:“这个绝妙的经验之谈,你不能不学上一学,将来任由老婆的欺负,掉泪流鼻涕来找朋友帮忙,那是惹笑话的,此举万万派不上用场去。”说着,哈哈大笑。

  韩振岐自幼跟随师父,于“神钓门”的武艺已是学全,所缺的只是火候,至于师父的钓鱼煮鱼之术也学到了家,他虽是身兼诸般技艺,只是与师父俩人共处相伴,从没得到一展技艺的机会,难得户永建俩人前来,大家是青年人,彼此间较容易说话合得来,这时师父要他掌厨,可是个大好机会,自然要卖弄一番了。

  仅仅一会儿功夫,九道小炒的鱼干已是上桌,夏长峰邀俩人坐下,户永建没有吃过感鱼,不知是何滋味?岳秀枚曾经尝过,一想起大翻胃口,看着桌上的几道菜发楞,那肯动筷。

  夏长峰瞅着她笑道:“咸鱼虽臭,却是用上好的材料作的,你难道没有听过?臭豆腐虽臭,吃在嘴里就变成香的了,再说这不就是咸鱼罢了,你怎地怕得这样厉害。”

  岳秀枚扁着嘴道:“任凭你施尽各种激将法,今晚就是不上这个大当。”

  夏长峰哈哈大笑,过了一会才止住了笑声,忽地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好不容易地为你准备了这桌宴席,聊表心意,你却拒不入口,岂不对我不住。”

  岳秀枚愁眉苦脸道:“腹下没有食欲,勉强下口,乃是糟踏食物,枚儿今晚望餐废食,夏伯伯的盛情只好有负了。”

  韩振岐摆下筷子,坐了下来,闻言一笑说道:“岳姑娘信我师父的鬼话,什么臭咸鱼不臭咸鱼的,全是骗你的,这些鱼干是采集山里的香料加工晒成,用豆油炒的,油炸的,味道比之活鱼的鱼汤虽有不及,却又别有一番滋味,要是你不信,先闻一闻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

  岳秀枚瞧着石卓上的几盘鱼干,脸上大有疑意,道:“咸鱼就是加盐加料晒干,久而不用,多少也必存异味,你们制料精工,臭咸鱼的本色难除,如何能……。”连坐都不敢坐近,背转过身去。

  三人不觉愕然,起先只当她在说笑,谁知她竟是不敢食咸鱼,韩振岐道:“岳姑娘,我师父逗着你玩的,连我的话都不相信么?”

  户永建斜过身来,伸手扯她衣袂,低声道:“枚妹,你也知道夏伯伯最是会与你瞎扯了,他既是说这鱼干是咸鱼,八成是骗你的话,这一定不是咸鱼。”

  岳秀枚那肯相信,连连摇头,道:“你们甭说了,总而言之,今晚的晚餐就免了,我宁愿饿着肚子睡觉,也不吃这顿饭了。”

  户永建道:“你这样子岂不是令夏伯伯难堪吗?”

  岳秀枚道:“这个我可不管,谁叫他拿这种东西招待客人,我不生气拨他一把胡子,已是饶了他,再要我吃这东西,那可不干。”

  夏长峰满脸笑意,甚是得意,坐在一旁不出一声,挟了一块鱼干放进嘴里轻嚼,吃得津津有味。

  户永建不觉大急,道:“你不吃饭,今晚饿着肚子如何入睡?”

  岳秀枚道:“这就得怪主人不懂得待客之道了。”

  户永建见她持意不吃晚饭,急得不知如何相劝,不禁“唉”地长叹了一声,垂下头来无语。

  岳秀枚斜着头来瞧他,道:“怎么?吃不着臭咸鱼,是不是觉得很可惜呀?你要是真的很想品尝的话,大可不必管我,只管自用便是。”

  户永建把头摇了摇无语,暗道:夫妻本是同命鸟,有福同享,有祸同当,你饿着肚子,我如何吃得下饭。

  岳秀枚道:“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生气了?”

  户永建道:“无原无故有啥事好生气的?”

  岳秀枚道:“你这样说,想来真是有事生气了?”户永建知说她不过,干脆闭嘴不作一声,只是傻笑。

  夏长峰伸手摸着肚皮,道:“你俩人的话还没说完么?老钓不懂得客气二字,肚皮可填得差不多了。”

  韩振岐极是尴尬,客人不肯入席,他也是不能动筷了,看着岳秀枚只是苦笑。

  夏长峰吃罢了饭,嘴里哼着小曲,便去林中的树上睡觉去了。

  岳秀枚看着他的背影,不觉笑着说道:“这下可好了。”

  韩振岐不解道:“什么好了?”

  岳秀枚道:“我要是不生气的话,夏伯伯一定会逼我吃这臭咸鱼,现在他生气走了,这顿美餐便能免去,大家谁都不吃这咸鱼,明儿说话的时候,嘴里就不会有异味。”眉开眼笑,神态颇是得意。

  户永建听她这么一说,更是不能吃这鱼干了,大不了陪她饿一个晚上,练武之人行功服气,腹内虽空,却也还耐得住。

  韩振岐本想去弄些野菜来,岳秀枚不允,作出一付疲倦的样子,便带她到洞里歇息,他与户永建也到林中的大树上睡觉。

  次日醒来,红日当头,日光照进林中。岳秀枚出洞一看,树下石桌上摆着铁锅,三人坐着不动,双手托腮,眼珠不眨不动地看着她。

  岳秀枚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心道:原来他们早就醒来了,饭也作好,一直在等我醒来。生平首次醒来给男人瞧见这般羞态,大是狼狈,忙跑到潭边洗脸梳理。

  回来见他们仍是在看着自已,怪不好意思地道:“你们早就醒来,怎不叫我?想害我再饿肚子么?”

  户永建道:“看你睡得那么香,想让你多睡一会。”

  岳秀枚笑吟吟地坐下,道:“今天吃什么?”

  夏长峰道:“你最喜欢的臭咸鱼呀。”

  岳秀枚“啊”地叫了一声,离座转身欲走,户永建忙把她给拉住,道:“夏伯伯骗你的,今天炖的是正宗的鲜鱼汤。”

  夏长峰笑骂道:“好个臭叫化,一心向着老婆,将来一定给她管得服服帖帖,大受泼妇的气。”

  户永建红着脸无语,只是笑了笑,原来夏长峰吩咐过,要逗她取乐一番,谁都不许说破,户永建心疼末婚妻,心急之下忘记了夏长峰的话,此时给他取笑一番,可算是自作自受。

  岳秀枚拿开锅盖,香气喷鼻,“啊”的一声欢叫,馋涎欲滴,肚子登时咕咕地叫了起来,咽了咽口水,道:“夏伯伯老不正经,总是在骗人。”也不和他们客气,亲自动手,直似饿了几天的人。

  夏长峰道:“你看你这付馋相,那有姑娘家的样子,如不是与户叫化订了亲,我看有谁敢娶你。”

  饭毕,四人坐着聊天,夏长峰谈及江湖上黑白两道的事迹,韩振岐从末听师父说起,听得入神,户永建与岳秀枚在江湖上行走,见没见过,听也听过,当说起俩人教训江西三霸的事,俩人这才知道这位伯伯早就注意自已俩人了。

  户永建大感羞愧,暗道:好在没有与枚妹有何亲热之举,不然给夏伯伯瞧去了,不免把我当作轻浮无行之徒。

  韩振岐诧道:“原来师父下山是去见了户大哥和岳姑娘,心里一高兴,连酒也忘了打。”

  夏长峰拈须沉吟,若有所思,半响才道:“这到不是。“



温馨提示:
潇雨惊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潇雨惊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潇雨惊龙全文阅读和潇雨惊龙txt全集下载。潇雨惊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潇雨惊龙 071.愁眉苦脸 岳秀枚道:“这样说来,夏伯伯刚才真和韩大哥说了一些得体的话儿,却不想让我们知道,这是何故?” 夏长峰搔了搔头皮,无言以对,不觉苦笑着道:“到底还是着了你的道儿了。唉,真拿你这妮子没法,既不想 2010-04-17 11:40:2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