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079.大吃一惊

作者:飘逸居士    更新时间:2010-04-22 09:58:54    状态:已完结
  群雄遇上了这样的重大事情,自知以自已这等本事,根本无从插嘴,况且弄得不好,还有性命之忧,许多人都闪过一边,抱着张果老倒骑毛驴,拿着剧本看着走的心态,有的对其事深信不疑,有的一点都不信,各自念头复杂,嘴上不说,却是尽都泻溢于脸上。

  方贤亮忽地哈哈一笑,打破了场中紧张的气氛,道:“说来说去,王兄弟之所以不肯相信我的话,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听到我的话,如果你要是听去了,保管你不信也得相信。”

  王雷待要强辩驳,原先抑止他的那汉子此时又桶了他一下,低声说道:“暂听他胡说八道些什么,是与非难道我们都分辩不出来么?”

  王雷道:“像他这种欺人之谈,没的污了我们的耳朵,让他在此大泄张扬,弄嘴弄舌,叶盟主有恩于我们,遇上这种事情,怎可不加拦阻,那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叶盟主。”

  那汉子道:“好坏我们也得知他如何胡说八道呀,不然别人会说我们霸道欺人呢?”王雷见他说得有理,“哼”了一声,默不出声。

  方贤亮见他终于静了下来,稍为放松了一下心情,道:“这几年来境内发生的这几桩凶案,有些山寨被人血洗大屠杀,凶徒手段十分高明,几寨人马都有数百人之多,居然没有半个人逃得性命,这是近年来所没有的事,诸位都是境内的英雄好汉,对此事留意谨慎,心里不免都在想,像这样大的凶案,不知哪日也会轮到自已,作个无头冤鬼,这种凶讯诸位当然是不愿它发生的了,却也不愿武林同道遭此劫数,但许多事均非人愿,突然之间而发生,难于预料,这样的事有的是,为了大家的……。”

  王雷听他东扯西扯,话不正题,心下老大的狐疑,忍不住问道:“方大爷,刚才不让你说,你硬是要说,现在要你说,却在摇唇鼓舌,寻事生非,你肚子里的那堆鬼话倒底是什么?还是痛快的说了出来,绕什么弯子。”

  群雄也觉方贤亮谗言诋毁,凭空捏造,胡扯了一大堆的废话,让人迷惑,不知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方贤亮看了众人一眼,见大家都是一付不以为然的神色,强笑说道:“王兄弟的性子末免太急了点,待我把前因后果说个清楚,不也一样吗?”

  王雷不辞于色,冷冷地“哼”了一声,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尽是些鸡毛蒜皮,耽搁了大家的时间,还是痛快点吧。”

  方贤亮道:“既然如此,好话前头,我就不客气地说了,这几桩凶案真是叶彬斌作的无疑。”群雄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王雷强按怒火,大声道:“空口无凭,危言中伤。”

  方贤亮毫不理他,向群雄道:“你们还记得叶彬斌到省外去的这件事吗?”

  一个瘦汉子问道:“可是两月前到江南去的那件事吗?”

  方贤亮道:“不错,正是两月前那件事。”

  王雷道:“叶盟主到江南去,这是众所周知的,他是与江南兄弟会陈总舵主陈迷焕陈大侠相会,他们是有要事相商,这又碍得你方大爷什么了?”

  方贤亮道:“去江南兄弟会这个不假,不过那只不过是一种掩遮罢了,其实这样作起事来,更是显得周全密切,教人迷惑,认为事情真是如此。”

  王雷冷冷地说道:“方大爷大概又有什么不堪入耳的话要说了吧?”

  方贤亮道:“你这人别尽是打岔胡闹,如果实在不想听的话,可以远远的走开嘛。”群雄也不住价地催促,对王雷生了反感之心。

  方贤亮道:“真要想听,静了下来,我方好说得出口,这样你们也就清楚明白了。”

  王雷道:“量你也编不出什么好话来。”

  方贤亮心绪烦厌,道:“你这人的话末免太多了吧。”

  王雷道:“好话不在于多,却能扬人风采,坏话不在于少,便能令人身败名裂。”

  方贤亮稍起怒火,瞪着一双大眼,道:“喂,你到底是诚心来捣乱的?还是来听我诉说叶彬斌杀害武林同道的详情?”

  王雷不甘示弱,也瞪起一双怒目,大声说道:“造谣中伤,挑拨离间武林同道义气,听了陡能伤人,何益之有。”

  方贤亮这下也动了肝火,瞪着王雷欲势扑去,跨出了一步又忍了下来,道:“我半句话没有说出来,你怎能就断定我末说的全是假话?”

  王雷道;“平时你方贤亮可有半句真话过,现在要说的当然全是骗人的鬼话了。”语言间末免有些强辞夺理,一个人就算平时说的全是假话,今后要说的也不一定也是假话,叶彬武有恩于他,今日这种场面下,势非争夺占理不可。

  方贤亮怒极反笑,道:“诸位都来听听这番大道理,真是入情至理之极。”虽然迂怒于他,大有抽刀一斩方解心头之恨之意,无奈意气用事,陡惹笑话,还真是粗暴不得,只恨得暗骂王雷的祖宗八代,脸上又不能不强颜带欢,脸笑肉不笑,神态极不自然,显是强抑胸中怒火。

  群雄暗暗摇头:这是何苦呢?这又是怎么回事呀?

  王雷也冷笑了数声,斜目而视,道:“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第一号人物,大骗子方贤亮方大爷,搬弄是非,挑拨离间,意伤绿林同道间的义气,这番大言不惭,当真动听得很。”

  方贤亮圆瞪大眼,大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雷见他大着声音,也张大嘴巴,比他的声音更大了,道:“什么意思?意思最是明白不过,你方贤亮在江湖上厮混了几年,胆子到是不小啊,居然搬弄是非到叶盟主那里去了,你有胆量在背后搞鬼,为何不到叶盟主当前质问,我可要问你,你这样作又是什么意思?”

  方贤亮道:“姓王的,我敬你是条汉子,客气三分,就以为我怕了你,姓方的能够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这双拳头可也不是吃素的。”

  王雷瞪眼道:“姓王的自小就吃白米长大,也不知这怕字是啥写的,如想动武。嘿嘿,奉陪就是。”“嚓”的一声,白光耀眼,一道光缕圆划,杀那间凝止,手握长剑,神态凛然,威武不屈。

  方贤亮双眉倒竖,腰间佩剑,却不急着抽出,双掌一错,道:“斗嘴无益,让我们来较量较量,分个真章。”抡拳扑上,空手长伸,使出长拳十段绵的功夫,强攻抢剑。

  群雄齐是大惊,陡见人影,欲拦已是不及,空干着急。王雷大吼了一声,长剑抖了开来,剑势看似稳守,实是蕴藏了四式厉害的杀着,伺机以待。方贤亮扬拳欺进,王雷长剑笔指,同时刺出,朝着双肩要害和下盘膝盖盘骨,但见方贤亮闷“哼”了一声,微身一晃,倒退纵出,只听得“吱”的一声,肩头衣裳给刺穿。群雄见状,纷纷上来阻拦。

  方贤亮剑穿衣裳受辱,脸色极是难看,知道空手打他不过,拨出了佩剑,越过劝架群雄的头顶,高居临下,犹如泰压顶,一剑疾刺而下。王雷横剑一拦,竟是化解不掉,急忙身朝后倒,背躺在地上,方贤亮动了火气,竟不溜情,一招“拨草寻蛇”,剑光闪闪,剑锋直指小腹,身手剑式比之王雷还要疾快高明得多。王雷一个金蟒翻身,连连疾滚。方贤亮剑光霍霍,步步追杀。王雷身手没他快,避得极是狼狈,叫苦不迭,方贤亮得理不饶人,逼得更紧了,群雄纷纷叫道:“方大侠剑下留情。”

  眼看王雷就要伤在剑下,在此性命俄悬之际,不知何处飞来一块小石子,不偏不斜,正中方贤亮的剑身上,陡闻“呛啷”声响,剑断了两截。王雷趁此之机,手中的剑也不要了,疾快滚开。群雄见有人解围,都松了口气。

  方贤亮大吃了一惊,绝计料不到有人手劲如此之大,居然能以小小的一粒石子当作暗器弹来,打断了手中的青钢剑,手劲之大,平生末见,确是惊人。他为人极是精灵,一觉不妙,立即疾身后退,手持断剑护住前胸,环目游顾,只见对面一棵大树上的繁密枝叶两边分开,钻出四个人来,一个接一个地跃下,为首是位身材健壮,浓眉大眼的汉子,余下三个都是三十上下,白面文静,空着双手,有一人快步上来,把王雷扶起。



温馨提示:
潇雨惊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潇雨惊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潇雨惊龙全文阅读和潇雨惊龙txt全集下载。潇雨惊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潇雨惊龙 079.大吃一惊 群雄遇上了这样的重大事情,自知以自已这等本事,根本无从插嘴,况且弄得不好,还有性命之忧,许多人都闪过一边,抱着张果老倒骑毛驴,拿着剧本看着走的心态,有的对其事深信不疑,有的一点都不信,各自念头复杂 2010-04-22 09:58:5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