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100.有人拜山

作者:飘逸居士    更新时间:2010-05-04 16:08:01    状态:已完结
  刘冰柳眉一竖,道:“他有这胆量就让他闯好了,我倒想会会这位闯山的高人。”她嗜武成迷,拳上剑上功夫颇有心得,听说有人敢来闯山,手脚登时发痒,忍不住要会会吃了豹子胆的人。

  岳秀枚和户永建心知有异,顾顾对望了一眼,各自心道:该不会是他跟踪来的吧?俩人心中的那个他,指的是白衣书生,这人浑身透着古怪的异举,不知到底有何用意?不住地跟踪而来。

  户铁锦问道:“来人是拜山还是闯山?有无拜帖?”“神丐门”创建于十年前,至今而来,门下人才济济,由于户铁锦与武林中各大门派,三教九流极少来往,所以朋友少,仇家更是少,今天却有人来闯山,不能不令他感到是件怪事。

  那弟子道:“这个就不清楚了,山下只是拉起了响铃,情况怎样过会方知。”正说话间,又有一个弟子健步如飞,奔了进来。

  刘冰大声问道:“又怎么了?”

  那弟子愕了愕,随即道:“有一个少年闯山,三师兄弟已经和他交上手。”心里暗暗诧异,不知如何得罪了师伯母,以致令她声大火发。

  户铁锦微笑道:“光椿已得我的真传,铁掌、绵掌都有很深的造诣,来人就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也不容易讨到便宜。”他素来自负,陆光椿已得他的真传,武功极是不弱,是于有这番说话,岂料事情会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只见那弟子神色极是尴尬,欲言还休,户铁锦奇道:“你怎么了?”

  那弟子硬着头皮,道:“陆师兄他……他只怕要输了。”怯生生地,唯恐师父不高兴。

  户铁锦大吃了一惊,他对大弟子成传,自已的儿子户永建,三弟子陆光椿三人期望很高,三人对本门内功心法领悟甚多,学艺多年,掌法上精要已是入门,功力日与精进,似他们这般年纪有此修习,已是胜过当年的自已,在江湖上已是罕逢敌手,陆光椿不过下去一会儿功夫便要落败,听那弟子说来人是个少年,更是感到奇异了。

  刘冰反客为主,把手一挥,道:“我们出去看看。”大步一跨,直径踏了出去,几人不再说话,跟在户铁锦后面,转过大石,群弟子全都候在场外,见师父出来,都让开了路来。

  刘冰与户铁锦俩人在前,来到石壁上立着,迎着海风,举目望去,只见半山腰一块大石上,“神丐门”几个弟子围成一个圈子,圈内有俩人正在剧斗,远远望去,不是很清楚,只见一个白衣裳的人与一个青色衣裳的人,绕来绕去,人影飘晃,众弟子都知青色衣裳的是陆光椿,白色衣裳的是闯山者。

  户永建与岳秀枚同时一凛,心道:果然是这个书生跟踪来的。

  便在此际,只见白衣裳那人一掌扫出,陆光椿闪避不迭,登时翻倒,在众人惊呼声中,白衣人身弹似箭,腾空越过众人的头顶,疾奔往山上来,轻功端得惊世骇俗。

  户铁锦与刘冰见他如此轻功,吃惊非小:这人看来没多少年纪,怎地有这等武功,莫非是在娘胎里就练功了不成?刘冰见白衣人武功好得出奇,手脚更是痒的厉害,如不是自顾身份,早冲下山去了。

  山上多是大石,没有宽阔之地,山上到山下也没有别的通道,要上得山来得有高明的轻功,白衣人几个起落,翩如巨雁,就要纵上山了。刘冰大怒,正欲掠身下去,只听得一声清啸,一人喝道:“朋友清留步。”随着声音,一条人影呼的扑下,轻功端得极佳。

  刘冰见是“神丐门”大弟子成传出手,登时方了心,她试过成传的武功,知他的“软绵硬铁掌”确是了得,料来定能应付得了,户铁锦面露喜色,微微点头,众弟子见大师哥出手,更是出声欢呼助威。

  成传这一掠之势,高居临下,迎着白衣人,双掌一拍一按,绵掌与铁掌齐施,他的掌力有八成火候,深得真传,功夫精堪,他见来人身手不凡,用了全力,即便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也接不下他双掌,满以为来人就是不受伤,也必能将他震翻,拦阻住他上山。只见四掌相接,逢地巨响,犹如巨木相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真气相撞,荡起了一股风飚,呼的溢散,顺着海风吹来,众人但觉热气喷面,刮得隐隐作痛,如此浑厚的掌力,极是骇人,相顾失色。

  众人只道成传这一击之势,十拿九稳占了优势,岂知四掌相接之后,随着掌声,成传的身子霍地呼的弹了回来。俩人较掌,击势快到极点,除了户铁锦与刘冰看出成传吃了个亏外,余人都当是他击退敌人,趁此借势掠身纵回,都是大声为他喝彩。

  白衣人的武功虽是高强,成传的软绵硬铁掌毕竟不凡,较掌之下,白衣人的身形冲势登时受阻,但他的轻身功夫惊世骇俗,极是罕见,半空中身子一个疾旋,竟然平平稳稳地落了下来,足尖轻轻一点,纵了上来。

  这么一来,山上众人看得清清楚楚,这人一身雪白儒饰,腰系佩玉,手持折扇,面上蒙着一块白色轻纱,只露出两只眼睛,眉宇清秀,举止斯文,不似不良之辈,此人看来顶多十来岁。

  刘冰大声道:“何方小子,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吃了豹子胆了敢来闯山,快快报上名来?”

  白衣人正是伍斌,他一阵迟疑,稍隔一会,开口问道:“这里是神丐门吧?不知门主的名字可是叫户铁锦户先生?”答非所问,竟直呼户铁锦的名字,户铁锦毕竟是有身份的人,就是当今名门大派,江湖上的成名人物见了他,也要尊称一声“户大侠”之类什么的?这人年纪看来倘小,如此这般直称其名,显得极是无礼,“神丐门”群弟子齐声喝斥,口沫横飞。

  刘冰大怒道:“你这小子是什么东西,敢对我的话不理不采,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伍斌道:“听说户先生的妻子张氏早年因难产而逝,这位大嫂敢情是他后来的继娶吧?”言下竟当刘冰是户铁锦的妻子,满腔杂谈,令人哭笑不得。

  不说刘冰火冒三丈,在旁的户永建已是七孔生烟,喝道:“姓伍的,这位侠女乃是在下的师伯母,你如此恶言及她,姓户的虽欠你一个人情,今日说什么也要与你较量一番。”正欲出场。

  户铁锦一把将他接住,诧异问道:“你识得此人?”

  户永建摇头说道:“不认识。”众人听了,大感诧异,他既知来人姓伍,却不识得对方,末免令人想不通此理。

  伍斌一听户永建之言,忙整冠抱拳,垂首道:“原来是神剑门的岳夫人,请恕晚辈眼拙,倘望见凉。”

  刘冰不理他,问户永建道:“你怎知这小子姓伍?”

  岳秀枚插嘴道:“是他自已说的,他……他还一路跟踪我们,看来他没安什么好心?”

  刘冰“哼”了一声,掉头横目一瞪,厉声喝问道:“姓伍的,你欲意为何,今日不说个清楚,上得山来,叫你永远也下不去。”

  伍斌仍是抱拳道:“这个……请恕晚辈有为难之处,今日此来只是会一会神丐门门主,不知哪位便是?”这话他已是说了两次了。

  户铁锦道:“我……”话刚出口,刘冰“哼”了一声,道:“你暂让一让,待我来审问这个小贼的来意。”她脾气粗暴,自尊为长,喧宾夺主。

  户铁锦听了,好生作难,须知他是“神丐门”的门主,有人冲上山来指名道姓找他,不能缩而不出,岂知刘冰的脾气实在暴躁,根本就不管这些,反客为主,强行出头,户铁锦敬她是师嫂,踌躇间她已是抢着说话了。

  刘冰道:“管你为难不为难,方便不方便,在我的面前从来没什么人敢说一个不字,你这小子听到没有,方才问你的话都给我依实道来,不然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她脾气暴躁,又是长辈,平时对门下弟子使气惯了,此际有人跟她词锋相对,叫她如何不火冒三丈。

  伍斌轻轻叹了一声,道:“小生已是说过,委实是有难言之隐,并非有心戏弄长辈,倘请岳夫人行个方便。”

  刘冰“哼”了一声,道:“我所说的话难道要我重复两遍吗?”大刺刺地老气横秋,不仅不容伍斌分说,而且,非要照她的话去作,半点不许违逆,这般神态,如是遇上相同脾气的人,不打得天昏地暗才怪呢?



温馨提示:
潇雨惊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潇雨惊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潇雨惊龙全文阅读和潇雨惊龙txt全集下载。潇雨惊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潇雨惊龙 100.有人拜山 刘冰柳眉一竖,道:“他有这胆量就让他闯好了,我倒想会会这位闯山的高人。”她嗜武成迷,拳上剑上功夫颇有心得,听说有人敢来闯山,手脚登时发痒,忍不住要会会吃了豹子胆的人。 岳秀枚和户永建心知有异 2010-05-04 16:08: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