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117.狐山功法

作者:飘逸居士    更新时间:2010-05-15 19:17:02    状态:已完结
  伍斌擦了擦被敲痛的头,看着他道:“就算我练功出了偏,那也不能就说我练的就是邪派功夫吧?”

  莫不怪连连摇头,道:“你这人的脾气真是臭得可以,居然敢对我莫不怪的说话不相信。告诉你吧,正因你练的是邪派内功心法,我教你的却是正邪合一的内功心法,这两门内功路子不同,有相生相克,水火不容之势,你一练之下,当然要出问题了。”

  伍斌迷惑道:“我还是不懂。”

  莫不怪问道:“你发什么神经,不懂什么了?”

  伍斌道:“干嘛修炼内功的心法有正邪之分,难道不是一样的修炼内功的吗?”

  莫不怪“唉”地叹了一声,道:“你这脑袋一点儿都不开窃,正宗内功心法修练后天之气,循序渐进,根基纯正,不似邪派功内那样,练起来功力长得虽快,却反常规,走的是偏路,这样的练功方法长进快,却是容易走偏。好吧,现在我举一个列子来让你听听,就可明白什么是正邪之分了。”停了停,道:“有两条路到达一个地方,一条是条大路,须得走许多路,绕很多弯子才能到达,另一条是只须爬出一条悬崖,一会儿功夫就到,两条同是到达一个地方,一条漫长平稳,一条迅速危险,练内家功法也是这样,这就是为什么会有正邪之分,你现在可明白了?”

  伍斌垂首沉吟,神情困苦,看了莫不怪一眼,苦笑道:“我师父可是个好人,常常教我一些作人之道,可他教我的武功?叹,我也想不明白,义父,我练的真是邪派功夫吗?”尽管他已是明了莫不怪的话,仍是不敢就此相信。

  莫不怪瞪起双眼,道:“你这人真是要不得,说来说去,乱七八糟的,还是不相信我莫不怪的话,快回答我,你师父是不是叫秦秉伟?”

  伍斌道:“我师父姓袁,并不姓秦,你弄错了。”

  莫不怪皱着眉头,道:“你的内功路子和他的相同,这点是错不了的,怎的那老儿不是你师父,这可就奇。对了,你师父有多大年纪了?”

  伍斌道:“应该只有六十出头吧。”

  莫不怪连声道:“不对,不对。秦秉伟年纪和我相差不了多少,都是七十开外的人了,你师父只是个六十岁的人,他就不是我说的那个秦秉伟了,对了,你师父不会就是秦秉伟的徒弟吧?”

  伍斌道:“义父,我们别越扯越远了,我师祖是什么人?这个我可不大清楚。”心里暗暗起疑,不明师父为何连师祖的名字也不告诉自已,而且他曾经在“金鸡派”听白义侠和白善说起这个名字,而且知秦秉伟着唐清才前去取师父的遗物“蓝色灵珠”,便是到秦秉伟处取的,这个秦秉伟到底和他师父有何密秘?此时倘不得知,猜想其中一定会有重大关系,可惜师父已死,这些事情再也不能知道了。

  莫不怪轻声叹了口气,道:“唉,真是没劲,争辩了老半天也争不出一点儿什么来?实在是令人扫兴,看来我莫不怪气运不佳,多说也是没用,我们回屋里去吧。”迎着晨色,跨进寺门,穿进正堂,来到了后屋,刁精才不待吩咐,已泡了一壶龙井上来,斟上了两杯,便自退下。

  伍斌争执不下,心情也不是很好,坐下来喝闷茶,谁都不出一声,屋内静得出奇。

  过了良久,伍斌忍不住了问道:“义父,你练的是哪一派的武功?”

  莫不怪翻白着双眼,把头扭过一边,道:“你这小子尽给我胡闹,正经的话你不说,不该问的却要问个不休,你不是诚心为难我吗?”

  伍斌道:“我问你练的是哪门哪派的功夫,这有什么该不该的了,难道你硬要我承认自已练的是邪派功夫,你心中才会高兴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承认就是了,你也可以让我问话了吧?”心里甚是不悦,移身转过一边去。

  莫不怪忽然放声大笑,长须扬动,伍斌愕然转首,问道:“义父,你笑什么?”疑心他失心病又发了。

  莫不怪笑了良久,才道:“你生气的时候,背转的坐姿有点儿象莫不服生气时的样子,我一看见就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伍斌听了,不觉暗道:莫不服是个糟老头儿,我伍斌年纪倘轻,两人之间有何相似之处,义父末免异想天开了。

  莫不怪道:“不知你是否常常生气?你来我这里才不过过了一个夜,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生气的样子,当真有趣。”

  伍斌真是有点哭笑皆非,道:“你平时除了注意这些无关要紧的事,就没什么令你高兴的事了吗?”

  莫不怪止笑说道:“胡说,我平常最高兴的事,是与莫不服打架的时候,他输了给我,给我狠狠地羞他一番,就开心得不得了了。”

  伍斌暗暗摇头:看来义父确实是病得厉害,正经事放着不作,以打架来取乐,似个小孩童一般,天底下也只有他们俩个活宝这样子。

  莫不怪伸首过来注视着他,微笑道:“看你皱眉不高兴的样子,象是有心事似的,敢情又是不高兴了,说说看,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你不高兴了,让我来替你分忧解愁。”

  伍斌心道:义父虽有失心疯病,说话倒还善解人意,好象正常人一样,真是个古怪的老头儿。道:“其实也没什么了,我是在想你的话,心里有些事说不出口。唉,我也不知如何方能说得清楚。”

  莫不怪喝了口茶,道:“我说了好多话,到底说了些什么?你还是明明白白地说了出来,我才好记起,我曾经说过了什么话?”

  伍斌沉吟了一会,道:“我练的功夫,不知倒底是怎个邪门法?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了?对于这个问题,义父你得好好的说一说,不然这事让我闷在心里头,如果不想它明白了,一辈子我想我是不会开心起来的。”自小练功已来,从末有人对他说武功有正邪之分,此际乍然闻得莫不怪之言,知莫不怪虽是疯疯颠颠,然所说的每件事均非胡说八道,多是自有来处,他初涉江湖,遇事心境不稳,难免惶惶不安。

  莫不怪“唉”地长叹了口气,道:“我说过多少遍了,你还是不明白,头脑一点儿也不开窍,笨得要命,就象一个肥猪一样,现在叫我怎么说,有什么方法让你明白。”斟了杯茶,饮了一口,垂首沉吟。

  伍斌看着他的嘴唇,一动也不动,心里甚是焦急,盼他能大开金口,道理纷纭,解开自已心中的疑惑。

  莫不怪忽发抬首展颜一笑,道:“啊。有了,我再说说,讲讲谈谈,让你明明白白,别要老是缠着我没完,现在我来问你,可知道天下间修练内功的法门和外功的法门有多少种?”

  伍斌道:“我师父从没跟我讲过这样的事,他只教我练功,对于江湖上的事,也是半点也不告诉我,我不知他晓不晓得,还是不愿告诉我。义父,你这般相问,敢情是知道修练的法门有多少种?”

  莫不怪道:“天下间到底有多少种修练的法门,对于这个问题来说,没有人可以切确地说了出来,不过想来没有一千总得也有八九百吧?”

  伍斌吃惊道:“有这么多?”

  莫不怪道:“当然了,内家功,外家功,邪派中也有内外之分,当今邪派中最厉害的脚色有俩人,其中一个就是刚才我跟你讲的那个秦秉伟,另一个是他的弟弟秦秉宏,这俩人我年青时曾与他们打过架,结果都打输了。”

  伍斌道:“他们俩个打你一个,输了也不算丢脸,他们打蠃了也不见得有什么光彩。”

  莫不怪道:“倒不是他们俩个打我一人,当时我与莫不服联手对付他兄弟俩,这一架打得十分激烈,虽然是打输了,却输得心服口服,只有莫不服这家伙不服气,扬言要去找人家报仇,邀我几次我都没答应,他一个人也不敢去掉这脸,直到现在,他一直也没去找秦秉伟兄弟。”说着,放声哈哈大笑起来,他素来与莫精通作对,拒绝令他丢脸,那无可奈何叹气的样子,现在让他想起都觉得好笑。



温馨提示:
潇雨惊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潇雨惊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潇雨惊龙全文阅读和潇雨惊龙txt全集下载。潇雨惊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潇雨惊龙 117.狐山功法 伍斌擦了擦被敲痛的头,看着他道:“就算我练功出了偏,那也不能就说我练的就是邪派功夫吧?” 莫不怪连连摇头,道:“你这人的脾气真是臭得可以,居然敢对我莫不怪的说话不相信。告诉你吧,正因你练的是 2010-05-15 19:17:0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