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123.感动泪下

作者:飘逸居士    更新时间:2010-05-20 13:01:07    状态:已完结
  伍斌和莫不怪的相识,偶然得很,之所以要拜莫不怪为义父,不过是想学他的武功,从末当过真,自从受了刁精才的暗算后,见义父为了自已的安危焦急,真情流露,已不是原来的打打闹闹的样子了,心下惭愧万分,深觉自已如此欺负一个失疯症的老人,行为实在是十分低下。

  望着他满头银鬃白须,暗自惭愧,即将分别之际,心下百感交加,恋恋不舍。

  莫不怪道:“你就回去了吧,反正我们又不是没机会见面了,几时闲着,我会去找你玩的,到时我们爷儿俩好好地喝它几杯,不过那时你可不许耍赖,推三阻四的。”说罢,眨眼伸出舌头,作了个鬼脸。

  伍斌心下一阵感动:义父神志虽是迷糊,对我却是一片至诚,我真是对不起他。原来有许多话要说,即将分手之际,千言万语,一句也说不出来,目中含着激动的泪花,双腿跪下,叩了三个响头,道:“义父,几时有空,别忘了来看我。”

  莫不怪道:“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也就不送你了。”

  伍斌起身放开大步,一阵急奔,越上了对面山峰,回过头来,见莫不怪仍站在原处,举目相送,可见他心里也是恋恋难舍。伍斌叫道:“义父,斌儿有空时,也会来探你的。”声音送出,山呜谷应。

  只听得莫不怪笑道:“你再不走,天都快黑了,路上遇着了莫不服,那可大是不妙得很。”声音末歇,人影已是不见了。

  伍斌施展轻功,掠身腾越,疾如飞奔,行出数里之外,终忍不住回头来望了一下,隔了良久,轻声叹息,他的衣物银两掉在路上,原来欲在回来时找一找,是否还在路上,此际心绪郁郁寡欢,眉头不展,竟把这事给忘了。

  红日升高,奔上高山,举目望去,群山连绵,远际山天一色,一片迷糊。

  奔到路旁山下一看,正是那夜莫不怪与莫精通大战的那地方,触景生情,不觉想起相处的这段日子里的情景,正自沉吟,忽然空中数声鸟叫声传来,抬头一看,正是莫不怪那两只怪鸟,当即长声一啸,声震山应,久久不歇。

  两只怪鸟飞了下来,爪下抓着一物,朝伍斌扔下,它们仍在头顶上空盘转飞行,伍斌解开那包东西一看,不觉呆了一呆,里面是他留在峰上的衣裳,倘有五锭十两的银锭,他的包袱掉了,正自发愁如何解决途中食住的问题,不料莫不怪替他想到了,心里好生感激。

  伍斌把义父的衣服脱下,换上了自已的衣服,把义父的衣服朝空中的扔,两只怪鸟抓着便飞走了。伍斌急声大叫道:“喂喂,你们等等。”两只怪鸟那里听他的,飞得远了。

  下了山,举目环顾,一切都象一个月前所见,小溪流淌。一条长路曲曲弯弯,路旁的巨石竟是那样的显眼,一切恍如昨日,似梦似幻。路到巨石上,纵目远眺,前面山谷,一条曲折的大路长伸,格外显眼,与那晚所见,当然不能同日而言了。多日以来,神迷于技艺,此时抛开一切,纵目青山绿水中,脸怀开阔,心绪舒畅。

  正自出神,一阵紧急的马蹄声由山谷传来,在这四面环山的峡谷里听来,竟似数十匹骏马飞奔一般。

  伍斌心道:该不会是官兵吧?不便再站在巨石上,跃了下来,躲过一边的另一块大石后面。

  仅只一会儿功夫,两匹健马疾奔而来,由驿道间驰出,旋风般来到巨石前停下。只听得一人诧道:“怎的有这块石头挡在路边,记得我们俩个月已前经过这里的时候,那时似乎还没有这块大石。”

  另一个粗豪的声音道:“是呀,这块石头少说也有三四千斤,有谁能搬得动它,凭这份本事除非是神仙,常人如何能够作得到。”

  原先那人道:“神仙?这世上那有什么神仙,万事皆是人为的。”

  原先那人又道:“以我们的耳力,听得清清楚楚,那是错不了的,一路急赶过来,怎地不见一个人影。嗯,看来这人的功力比我们要深厚得多。”

  粗豪声音那汉子大怒道:“妈的。老八,你这家伙总爱灭自已自的威风,长他人之气,那人一定是遇到急难,拼命地大叫,这样我也能作得到。哼,你这人就是胆小怕事。”

  伍斌暗暗好笑:这人说话粗鲁,敢情是个十分爱面子的人,想必他们是绿林中的人了。

  那被称作“老八”的人道:“老七,你的脾气和老五一模一样,动不动便爱发这牛脾气,大话就象放屁一样,别人是好便是好,是坏便是坏,技不如人,何必逞这一时之快,须知祸从口中出,少说为妙。”

  伍斌听到这里,心念一动:难道这俩人便是抢白师父珠宝的同伙?这么一想,脑门里便现出了胡天霸、谢彪的形相,不知不觉中,又联想到了白梅:此时她一定已找到了大师伯,说不定正在练剑呢?

  那老七着恼道:“别说了,你这人就会唠唠叨叨,跟你在一起,算我倒霉。哼,你最好是跟老六在一起,这样你们就有得说了。”

  那老八不理他的话,道:“我们前番经过这里的时候,还没有这块大石,这块大石是从山上滚下来的,被撞裂的石块裂口还新,痕迹显目,看来是一个月里的事情。”

  那老七不耐烦道:“你到底有完没完,一块石头有会么好看的,值得你这样饶有趣的看个不够。老大令大伙儿今晚务必赶到,去迟了没咱们的份,还会挨他一顿臭骂。”见同伙亦自看个不休,不禁大怒,道:“喂,你听到我的话没有?”

  那老八牵着马走来起去,低头凝眸,道:“你瞧,地面上的足印非常凌乱,似乎这里有过一场搏杀。“

  那老七怒火愤愤,道:“奶奶的,你到底走是不走,要不我一人先走了。”

  那老八忽地笑道:“你想掉下我一人去捞好处,老大吩咐过,大伙儿不可分散,你敢违抗于他,只怕有苦头吃的。”

  那老七固然怒不可抑,但听他抬出了老大来,倒是不敢把他掉下,“哼”了一声,道:“要看就看个够吧,就算日头下山了,我也不会再管你了。”纵马走过一边,看也不再看同伴一下。

  原来这俩人正是胡天霸的同伴,那老七叫于吉祥,老八叫林书公,于吉祥武功虽高,却是一条粗汉,林书公处事精明干练,是个智星,胡天霸令他们在一起,一粗一精彼此有个照应,林书公见这巨石之大,虽说是从山上滚下来的,非是臂力异常惊人,如何能够作得到,心下微感骇然:莫非真是神仙所为不成?

  于吉祥见他瞧了老半天,非旦没有去意,反而下马来瞧来瞧去,又忍不住了,道:“喂,你倒底走是不走呀?”

  林书公招手道:“你过来瞧瞧,地上的脚印深入土中,这俩人好高深的功力呀。”

  于吉祥气得脸色发紫,道:“你再看,我可真要走了。”

  林书公道:“你来看,这大石头周围有许多脚印,这些都是象我们这样的好奇的人留下的。”

  于吉祥“哼”了一声,道:“好奇的只有你一个,别把我也扯了进去。”

  林书公忽地站起,道:“你听,我们的尾巴?”一阵马蹄声十分紧凑,由轻到响,犹如千军万,俩人相顾诧异。

  于吉祥忽地喜色满面,道:“是了,一定是绿林中人在作买卖。妈的,这几日穷得要命,成天吃素,嘴里都淡出了个鸟来。”言下要趁机打劫。

  林书公皱眉说道:“没事我们可以赶路了。”牵过马来,翻身上马欲行。只见于吉祥跳下马来,双手叉腰立在道中,踮脚高望,林书公大急道:“你又来劲了,还想惹事生非吗?快快上马赶路要紧。”

  于吉祥哈哈一笑,道:“你要是着急的话就先走吧,在前面等我,待会得手后有你一份就是了。”

  林书公很是不悦,道:“老七,你这么作末免太过份了吧?”



温馨提示:
潇雨惊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潇雨惊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潇雨惊龙全文阅读和潇雨惊龙txt全集下载。潇雨惊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潇雨惊龙 123.感动泪下 伍斌和莫不怪的相识,偶然得很,之所以要拜莫不怪为义父,不过是想学他的武功,从末当过真,自从受了刁精才的暗算后,见义父为了自已的安危焦急,真情流露,已不是原来的打打闹闹的样子了,心下惭愧万分,深觉自 2010-05-20 13:01:0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