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154.占尽便宜

作者:飘逸居士    更新时间:2010-05-28 14:53:02    状态:已完结
  冯观子喝了声,道:“来得好。”随手起剑,斜势反刺,迎着断剑推前一送,陡觉剑身剧震,虎口发麻,紧接着三股道力飒然贯至射往胸口“期门”、“璇玑”、“乳根”三处死穴,不禁大吃一惊,饶是见识广博,竟也不知这又是什么古怪的武功,好在她内功深厚,虽无闭穴的功夫,临危之际,体内自然产生护体神功,左手轻突突地推出,化解这三股道力,纵是如此,三处穴道仍是感觉到一阵酸麻,心中无比诧异:这小子倒底是哪一门派,武功怎地如此怪异?心中暗自数来数去,也想不起武林中哪些高人隐士有如此怪异的武功,又想:他的武功委实是太杂了,如能把几派武学融化一炉,大可自成一家,只可惜倘缺火候,但似他这般年纪有此武功,江湖上已是罕见了。

  伍斌一触她的宝剑,浑身剧震,身不由已倒翻而退,他知自已的剑短,易于近身搏斗,但对方剑长,倘末近得身来,已是受致了,只能就虚避实,利于游斗,冯观子是女子,她的内家功夫阴柔浑厚,远非伍斌可比,只因料所末及,作梦也想不到他武功如此怪异,这才稍吃了点亏,便连东首圣人等武学大行家也看不出其中奥妙,只知俩人斗的不是剑法,而是内功,至于输羸,不用猜测也知伍斌吃亏较大。

  莫抛遗诧异无比:这小子怎能有这般的武学修为?

  伍斌闷哼了一声,疾身猛扑,横挥断剑,一招“横冲直撞”,一道银光破空而出,剑势如电,威力极是凌厉,势不可挡,只见冯观子一声娇笑,一招“银蛇出洞”,剑尖刺往虎口,看起来剑势凌厉,其实乃是虚招,伍斌刺她不着,待要变招化解,她已是手腕一翻,剑势刹变,往上一挑,伍斌剑势登时受阻,刺不进去,陡觉虎口大震,断剑几乎脱手坠落,不禁抽了口凉气,连忙借势纵身一跃,凌空而起,疾身倒翻,一个“燕子穿林”之式,随手点下两剑,一招“蝴蝶恋花”,刺她双目,这招剑法本是刺敌天灵盖,他深得莫不怪的“魂剑”精要,此时临阵使出,加于变化,刺出两剑仍蕴藏厉害后着。

  冯观子虽不知这是什么剑法,但见他剑法变化精妙绝伦,不禁凛然,她毕竟修习不凡,仗着内功深厚,一招“横剑倒削”,反切过来,当的声响,火花飞溅,伍斌的断剑又给削去了少许,他的剑本就很短,这下就更短了,以他的剑法而论,按理说是在冯观子之上,只因经验不足,剑又太短,使得极不顺手,难于发挥其威力,末免大是受制,剑法的精妙之处施展不开,在座中的一流高手都看出这点,私下议论,都说一代剑魔冯观子占了这个便宜。

  冯观子气得脸色发紫,她自负身份,无意占这个便宜,只因伍斌攻得太紧,她连用上剩剑法削断伍斌的剑,这才化解了招数,纵是如此,穴道仍给剑气扫着,酸麻麻地,不由暗暗吃惊,心里连叫侥幸。

  不说群雄如何惊骇,其中最吃惊的人要数是白善了,他的堂兄令唐清才到一位武林异人那里取宝,那位异人怕唐清才武功低微,难于安全护宝,因此传授了他五招救命剑法,以在危难之际救命之用,由于白义侠怀疑劫宝的事另有别情,把徒弟赶下山去,让堂弟跟去暗中保护,唐清才在路上闲时曾习练这五招剑法,白善躲在暗处看见他使了这五招剑法,他知金鸡派没有这等厉害的剑法,因此也猜想到授他剑法的一定是那位异人,此时见伍斌也会这些剑法,比之唐清才还要高明许多倍,心里暗想:难道是我错怪了他,他该不会是那位异人的弟子吧?其实他猜对了一半,伍斌正是那位异人的门下,不过不是徒弟,而是徒孙,这些剑法并非是有人传授,而是偷学而来,凭着自已的悟性,加于变化,使这些剑法变得更加复杂了。

  东首圣人等都是一代剑匠,目光敏锐,却也不知这是什么剑法?但看他剑势,便知他倘有厉害杀着,实也搞不清楚,这人年纪青青,居然练成了几种上剩剑法,一时没人猜测得出他的来历。

  莫莉花满面堆欢,拍手格格娇笑,道:“好!好!好!妈妈赢了,白衣书生打输了,说过的话可不能不算,耍赖的是狗熊。”

  伍斌神情颓丧,黯然无语,事已如此,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冯观子冷若寒霜的脸孔,也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东首圣人等也不觉替他惋惜,群雄更是处于紧张气氛中,“白衣书生”心狠手辣,无恶不作,天下共知,如果他与莫抛遗这个魔头联手起来,如虎添翼,今后还有谁敢来动他一根毫毛,骂过“白衣书生”的人大是担心,深恐他趋势报复,此会散后,许多人从此隐居深山,隐姓埋名,不再在江湖上露面。

  连卒乔一直愁眉苦脸,忽地嘿嘿冷笑两声,道:“以红衣仙子的身份居然仗着一把宝剑来取胜一个小辈,当真是高明得很呀。”满面嘲叽之色,不住地冷笑。

  冯观子大怒,道:“小贱人,你的胆子倒是不小呀,当真要我对你不客气吗?”她是个老江湖,一眼就看出连卒乔是女儿之身,却气恼她不停地跟自已作对。

  伍斌不知就里,暗想这个妇人实在蛮不讲理,明明她自已理亏,却还要说话损人,与疯子一般无异。

  连卒乔满脸通红,同时显现愤怒之色,道:“难道我有说错了吗?”江湖中人比武打斗,不限双方使用任何兵器,冯观子是个三十多岁的美妇,但她丈夫莫抛遗在江湖上是前辈高人,身份不是常人所能相比,自然而然地她的身份也提高了,以伍斌的年纪而论,实是后辈中人单以“夜叉十招”的江湖规矩来取胜,已是有以大欺小之嫌,更何况伍斌手中的是柄断剑,冯观子如此取胜,实是胜之不武。

  伍斌正自沉吟,忽想起什么似的般,兴奋地叫道:“对了,是这样的,我有办法了,她手里的就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也末必能奈我何,我还有六招剑法,我们再来比过。”

  群雄不禁为之愕然,末明他嚷的是什么?

  冯观子气红了脸,莫莉花大急道:“刚才说得好好地,转眼就变卦,这样不是无赖么!不行!不行!说什么也不行,白衣书生,你再坏已后别想我理你了。”

  伍斌心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阿弥陀佛了。但想自已在众目之下食言背信,有失君子所为,脸上一阵热辣辣地,不过他委实不愿被她们缠着不放,只有硬着头皮不哼一声。

  冯观子可受不了这一激,听他所言,不仅是轻蔑自已,似乎他倘有什么古怪的武功还没施展出来,一来是受了刺激,二来是技痒,忍不住好奇心起,冷笑道:“不知抬举的东西,我就成全了你。”伸剑指着群雄中一人,喝道:“把你的剑拿出来。”

  此人酒气喷人,显是喝了不少,以致醉成这个样子,不过他给冯观子一喝,酒意登时清醒了过来,他是“八仙剑”的传人,绰号“烂泥醉”郭子驴,腰间佩剑虽非上好宝剑,却也是柄不可多得的好剑,他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在冯观子的冷目迫视下,不敢违逆,乖乖地把剑献上,自感羞愧,趁人不注意时,悄悄地溜出大殿走人了。

  冯观子接过郭子驴的剑,把自已的剑插回鞘内,对女儿道:“宝贝,把你的剑给他,让妈再教训他一下,看他还敢不敢逞强。”她受不了伍斌的话,女儿的是柄削铁如泥的宝剑,她从群雄中拿了柄剑,要伍斌输得心服口服。

  莫莉花顿足叫道:“你们都是骗子,不是好人,说过的话不算数,我不理你们了。”说着不觉又流下泪来。

  伍斌见她哭得甚是伤心,显是对自已倾情已深,虽是讨厌她的纠缠不放,此际也不觉颇是感动,但想自已乃清白人家,如何能与这种人人视为恶魔的人为伍,便收起了心猿马意。

  冯观子对女儿在群雄面前出丑,亦感不快,毕竟是母女情深,凡事不能不为她着想,“白衣书生”固然可恶,却也不能一剑料理而后快,走到女儿面前,附耳低声,过了一会,莫莉花这才转愁为快,笑容满面,摘下“如意宝剑”递给伍斌,道:“给你剑,快快接着。”不管他是否肯要,硬是往他手里塞。

  伍斌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神态甚为尴尬,连忙闪过一边,把她气得连连顿足,他也不理,走到白善跟前行了个大礼。

  白善抬头高视,理也不理。

  伍斌道:“师父,弟子身受嫌疑,此际难于向你老澄清经过,只求你老赐剑一柄,此间事了,弟子定向师父一一奉告。”



温馨提示:
潇雨惊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潇雨惊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潇雨惊龙全文阅读和潇雨惊龙txt全集下载。潇雨惊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潇雨惊龙 154.占尽便宜 冯观子喝了声,道:“来得好。”随手起剑,斜势反刺,迎着断剑推前一送,陡觉剑身剧震,虎口发麻,紧接着三股道力飒然贯至射往胸口“期门”、“璇玑”、“乳根”三处死穴,不禁大吃一惊,饶是见识广博,竟也不知 2010-05-28 14:53:0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