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章 初到战国

作者:月色花前酒    更新时间:2007-06-11 10:42:36    状态:已完结
  中午。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不要模仿)

  北方五月的天气已经开始炎热,火红的太阳缀在天空中滚烫滚烫的。

  此时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倚靠着一棵大杨树乘着阴凉。其中一个少年的模样着实招人喜爱,白里透红的脸蛋,秀眉细眼的很有几分俊气。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在他右眼眉上方的额角上,留有一道明显的疤痕。他的背部倚靠着杨树的树干,骨溜溜的眼睛瞧着那些从北山私立中学走出来的学生,有些羡慕地对另一个年龄和他相仿佛的少年道:“他妈的!小龙你瞧,那些孙子有多幸福呢!”

  被叫做小龙的少年身材高大,魁梧壮实,额头上同样有一道显然是刀砍留下的伤痕,鼻子底下是绺还没有变黑的、经过修饰的小胡子,他听到那俊秀少年的话后不屑地撇撇嘴道:“现在谁心够狠,谁拳头够硬,谁就是老大。读书有什么幸福的,他们见了咱们还不是跟孙子似的。”

  那少年白了小龙一眼,哂叱道:“你懂个屁!这些都是暂时的,等将来咱们大了怎么办?我看真到了那个时候,咱们除了去他妈的出苦力,就没有第二条道可以走了!”

  小龙瞪大了眼睛瞧着那俊秀的少年,很诧异地说道:“出什么苦力?咱们到时候可以去混黑社会啊!”

  那少年哑然失笑道:“你他妈的是香港影碟看多了,把脑子看糊涂了吧!你以为黑社会真的那么风光吗?你看看咱们市里都灭掉多少团伙了,而且他们还不是真正的黑社会,只是带点黑社会性质就给灭了。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就叫‘扼杀在摇篮里’!说白了,在咱们国家里,黑社会根本就没有赖以生存的空间与土壤!再说了,现在玩黑社会也得有钱。钱钱钱!明白吗你!哎!有钱人真好!我的梦想就是将来一定要做个有钱人呢!”那少年正有些兴奋地说着,却见一个漂亮的女学生从他旁边走过,便立即嬉笑着转头对着那个女孩子吹着口哨。那女孩子的脸蛋儿红红的,急忙低着头快步地走了过去,但是走不多远却又回过头来看看那少年,唇角上居然还带着些许笑意。

  小龙在旁见了嗤之以鼻道:“你还真色,看来你叫月色算是叫对了。”

  叫月色的少年没理小龙的茬,却对着远去的女孩子还在继续抛着飞吻。

  小龙也不已为忤道:“说真的月色,你爹妈怎么会给你起‘越瑟’这个名字呢?”

  月色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根向上一扔同时张开嘴巴把烟叼住,然后划着了一根比普通火柴要长一倍多的火柴将烟点燃,娴熟老练潇洒地喷吐了一个烟圈,瞅瞅小龙道:“我老爹没什么文化,而我奶奶却爱好古典音乐,因为‘瑟’是古代的一种象琴的弦乐器,现在的‘瑟’有两种:一种是二十五根弦;一种是十六根弦的。所以当时我奶奶就做主,让一出生没多久的我就叫越瑟(月色)了。不过现在被喊月色我也很满意,呵呵,你不觉得这个名字很浪漫吗?”

  小龙不屑地摇摇头,又闷哼了一声道“靠!娘们儿!”

  这时从北山私立中学的大门里慌慌张张地跑出来一个学生,长的肥肥胖胖的,他站在学校门前四处张望了一下,当看到倚立在学校对面树下的月色两人时,立即飞快地小跑过来。

  小龙看见那胖子出来微抬下颌示意道:“陶陶来了。”跟着对月色道:“对了,我就不明白,咱们找那些有钱的孙子是为了皮儿钱,可你干嘛一听谁爸当官就要打谁呢?”

  月色将烟扔在地上,并且狠狠地将其踩灭后,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精巧别致的弹簧刀,手指灵活地按在开关上,刀刃瞬间便从把手里弹了出来,刀锋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地闪烁着寒光。

  “我嫉妒!我生气!我喜欢!不行吗?”月色愠怒道:“他妈的那些当官的要不是狼狈为奸的话,我老爸也不会下岗。我老爸不下岗也就不会让十五岁的我就去帮他卖菜!不让我去卖菜我也就不会跑出来混了一年多还不回家。”说着竟然喟然道:“妈的,也不知道上辈子我究竟做了什么孽,你说当时怎么就没挑一个祖坟正冒着青烟的投胎呢!即使不做那些当官家的公子,总也该弄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吧!背啊!真是背啊!”说话间俨然带着股子沧桑感,一点也不象他这个年龄的孩子应该具有的。

  小龙在旁哈哈地讥笑道:“靠!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没有用。这辈子你就任命吧你!”

  月色的小脸蛋突然变的有些狰狞,咬牙切齿道:“滚他妈的天注定,我的人生我做主!妈的,老子我还就不信了,这辈子要像我老爸一样窝囊地活着。”

  小龙耸耸肩,不已为然地撇撇嘴道:“我可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对于目前的生活我感到很满意的。没意思了就帮人打架收点钱,有了钱就去上网玩游戏,困了在网吧沙发上睡一觉,没人管没人问的,生活的不知道有多惬意呢!”

  月色愤然地照着他的后脑勺打了一巴掌,笑骂道:“真他妈的没出息!”

  小龙正要辩解什么,那个学生模样的胖子已经一拽一拽地跑到了近前。他那一双不大的眼睛里透着惊恐,顾不得去擦他那胖嘟嘟脸上的汗水,就喘着粗气道:“月老大!你们快走吧!上次你们打的是咱们市一个副市长的儿子,刚才我接到信,一会他会带人来抓你们呢!”

  月色恶狠狠地盯着他看了片晌,叫做陶陶的胖子有些心虚地呐呐道:“月老大!我可没有骗你。”月色右手拿着弹簧刀在左手心里敲打着,叱骂道:“操你妈!你知道他是副市长的儿子怎么不早说呢?当时打他还不是为了挺你在这个学校做老大吗?打他是为了帮你,那平事的钱和跑路的钱当然是要由你来出啦!”

  那胖子瞧见月色手中寒光森森的弹簧刀,不敢辩解,急忙从身上掏出一卷子钱塞进月色的手里,苦着脸道:“老大!我现在就这么多了,等你们的事平了我再给你。”

  月色还想继续敲诈一些,却远远的看到二十几个身材高大的壮汉正向这边跑来。于是一把拉住小龙道:“快走小龙,他们人太多,我们不是对手。”说完也无暇再去理会胖子陶陶,扯着小龙顺着山道直奔后山,那里林木繁茂,应该可以躲过对方的追逐吧!……

  月色醒来得时候马上就感到有一种被人凝视或偷窥的感觉,心下不由得有些诧异,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样敏感呢!

  他努力睁开眼睛巡视时,首先进入眼帘的居然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月色用力眨眨眼睛,盯视着女孩子俊美的脸看了半晌,然后扫视了一眼房间后,猛地要坐起身来,谁知才勉力把头抬起来,可是抬到一半便感力不从心,又颓然地躺倒。

  月色急忙闭紧了眼睛,仔细回想和扑捉着每一丝记忆。他记得自己和小龙为了躲避那个副市长儿子的报复,慌不择路地一直攀爬到了北山的山顶,然后忽然之间竟然泛起了迷雾。自己一不留神脚下一滑,居然滚下了山坡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他之所以不敢睁开眼睛,是因为他发现那个女孩子身上穿着浅白色的麻布衣,头发挽起,上面还插着一枝碧色的发簪。而这个房间显然是土坯垒成的,墙壁上挂着草帽、葫芦以及一些类似锄头、铲子之类还有一些不认识的器具。而月色绝对不会愚蠢的以为自己这是在哪个排戏的剧组,他恐惧的是自己也许到了另一个自己并不熟悉的世界呢!

  最终,他还是抱有一丝侥幸地心理张开了眼睛,那个女孩子正紧张地注视着他,见他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脸上显出一丝欣喜道:“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啊!”

  月色也是心中一喜,因为毕竟还可以听懂她说的话啊!而且女孩子的声音如黄莺鸣柳,实在有如滋润心脾地甘露一般,闻之使人精神一震。那女孩子眼波流转,年纪虽小,却已自然流露出万种风情。月色只感觉耳目一新,勉力嬉笑道:“是你救的我吗?”

  女孩子听了月色的问话,开心道:“恩!父亲去山里采药了,这次也不知要几时回来。昨天我和小白到后山玩耍,结果就救了你回来。”接着抿着红润的小嘴笑道:“你好重啊!”

  月色讪讪一笑,岔开话题皱眉道:“小白?小白是谁呢?”

  女孩子突然眉飞色舞道:“小白是我的朋友啊!它是一只小白兔,好乖的,现在正在外面吃草呢!”然后突然哀怨道:“父亲一进山就要好久,平日里我也只有小白这么一个朋友能说话呢!”

  月色见了女孩说话时凄苦的样子,感到分外的爱怜!刹那间竟然热血沸腾,只想好好的疼惜她呢!因而努力笑道:“现在不是还有我吗!等我好了就陪你玩耍好不好呢?”

  女孩子欢快道:“当然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没事说说话了。”然后猛然记起什么,眨动着美丽的眼睛问道:“你是不是饿了呢?”

  她不说还要好些,经她这样一提,月色的饿感轰然而起,傻笑道:“恩,有吃的吗?”

  女孩子掩口轻笑,转身出去了。此时在月色心中却翻起了滔天巨浪,虽然只是和那女孩子简单地聊了几句,但是显然自己已经离开原来的世界是毫无疑问的了,只不过还不清楚是哪个年代而已。不容他多想,时间不大那女孩子一挑门帘,已经端了一个土陶碗来,月色方待起身,那女孩子却上前略扶住他的头儿,毫不忌讳地用小勺温柔地把流食送进他的嘴里。月色吃不出是什么食物,只觉得甘美香甜,一种难以形容的舒适透喉而入。同时鼻孔里嗅着女孩子身上的体香,另他生出一种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如此的感叹!

  待月色进食完毕,两人因为年龄相仿的缘故,女孩子又似乎对于男女之事不甚了了,总有一些小女儿家的亲昵举动弄得月色心猿意马,只是苦于不能行动,但也颇为享受,因此相谈甚欢。

  通过几日接触,月色知道女孩子名叫房儿!母亲早已亡故,一直随着父亲到各处的山中采药。如今的年代应该是战国,因为房儿说目前最强的几个国家是齐、楚、燕、韩、赵、魏、秦。而其中尤以秦国最为强盛。月色听了不由有些忧虑,因为虽然他只有初中毕业,但也知道这可绝对是一个战火纷飞的时代啊!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两个人也早已如漆似胶地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当然除了月色的来历之外!而此时月色的伤也基本好了,看来房儿父亲的药还是很有疗效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月色基本上每天吃的都是流食,原来这是房儿父亲用数十味草药配置的,这种食物不但可以解除饥饿,而且还有强身怯病的功效。月色私下想倘若还可以回到未来二十一世纪的话,那么光靠这种流食的配方,自己就完全可以成为有钱人吧!不过想归想,但是眼前他还只是想尽快地吃次肉来犒劳一下自己要淡出水来得嘴巴呢!因为显然房儿的爱心泛滥,是绝对不会去扑杀小动物的。

  好在离月色被房儿救回来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月色已然可以起身到外面活动了。房儿的居所是三间土石所垒砌的房屋,房间不甚高大,而且还可以说有些简陋,但是建立在群山环抱的林荫之中,却也颇有一番情趣呢!房儿和她的父亲各住一间,另一间则是堆放杂务和他父亲炼药的地方。月色目前住的就是她父亲的房间。

  月色在另外一间房里盯着那个非金非银,非铜非铁的鼎炉看了半晌,实在不知道它是由什么材料制成的。但是如果能拿回二十一世纪的话,百分之百的文物是跑不掉的。可是想想自己今生恐怕都不会再有回去的可能,心下里又不免觉得有些沮丧。

  他离开那间堆放杂务的房间,心里亦有些疑惑。虽然他所知不多,却也知道那应该是道士炼丹所用得器皿。可是战国就有道士了吗?而由此也让他对房儿的父亲在心理上产生了好奇。

  他和房儿离开居所,鼻孔里呼吸着山间清新的空气,不免有些心旷神怡。抬头可见洁白的云朵衬着碧蓝的天空,尤其显得纯净无暇。月色虽然年少,却也明白自己那个时代空气的污浊。此时处在青山碧水之间,仰观蓝天白云之静,那种天地如此美丽的感同身受,实是不足与外人道的。即使月色年纪尚小,却也能体会些生命如斯美好,一定不可辜负青春的感怀呢!而房儿从小到大,一直面对的都是只对草药情有独钟的父亲,所以从无快乐而言。而月色的到来,恰恰弥补了她童年所没有的情趣。这样一来,月色的友情便显得尤为珍贵了。所以她毫不避嫌地挽着正抱着小白兔的月色,随着月色的步伐轻快地走着,脸上一直都洋溢着甜美欢畅的笑容呢!

  两人在一处山间清泉旁乐此不彼地玩耍了多时,眼看午时将到,月色忽然想起心中的疑惑,道:“房儿!你的父亲是道士吗?”

  房儿不解地眨眨眼睛,反问道:“道士是什么呢?”

  月色无力道:“道士吗就是得道的高人了!”然后急忙差开话头道:“你父亲一去那么久,你一个人不会感到害怕吗?”想想也是,如今怎会有道士的称呼呢!

  谁知房儿却笑道:“得道的高人吗?恩,父亲治病很厉害的,很多难以诊治的疾病,父亲只需要一颗丹药就可病除呢!”接着又面露苦涩道:“开始害怕,后来也就习惯了。不过父亲每次采药的地方都是在千里大山之内,除了白叔从来也不见有人来过。只是一个人有时感到无聊的很呢!”既而又眉开眼笑道:“以后却好了,无论再去哪里,都会有你陪我,我就不会再感到寂寞了啊!”

  月色感到一阵头大,对她所说的白叔也不已为意,只是想自己既然来到这里,怎么也要实现在二十一世纪没有实现的成为富人的梦想,又怎么可能留下来整天陪着她们父女去钻深山老林呢!房儿固然可爱,却也没有另他放弃理想的魅力呢!所以急忙道:“房儿!你是不是应该回去准备食物了呢?”

  房儿将几个洗净的果子递给月色,甜笑道:“好啊!正要回去给你煮粥喝呢!”说着扬起红红的小脸蛋挽起月色道:“现在可以走了吗?”

  月色别有用意地嬉笑道:“我已好久没有洗澡,不如你先回去,我洗完正好赶上喝粥啊!”

  房儿面色羞红,虽然她对男女之事不甚了了,却也知道男女有别的道理,那是不可一起沐浴的。因而白了月色千娇百媚的一眼低声道:“那你就早些回来,不要让人家等急了,房儿先抱小白回去好了。”

  谁知月色却急忙跳过去再次抱起小白兔道:“小白也脏了,正好我也将它洗干净。”然后坏笑道:“要不你也不要回去,大家一起戏水岂不更好吗!”

  房儿听他这样一说,立即满面羞红,娇艳欲滴地一跺玉足,转身落荒地跑远了,身后却响起月色因奸计得逞而得意爽朗的笑声。其实月色早已经开始惦记这只肥嫩的大白兔了,这只大白兔似懂人语,就如同家中圈养的猪、狗、牛、羊一般从不乱跑,经常半闭着眼睛听他和房儿在那说一些有趣没趣的事情。这大概就是房儿为什么会拿它做朋友的缘故吧!本来月色也不想因为一只兔子让房儿伤心,但是当他提出打只野味改善下生活的时候,谁知却被一象温柔的房儿严词地拒绝了,并且说了一些要有爱心另他头大的话语。但是如果没有房儿的协助,月色却并不认为自己可以依靠自己的手脚扑捉到猎物的。

  算着时间房儿应该已经走远后,月色立即毫无人性,毫不犹豫地给小白放了血。于是小白就这么瞪着无助、惊恐的眼睛,在蹬哒了几下腿后,最终还是壮烈地付出了宝贵却脆弱的生命呢!

  月色在学校军训的时候参加过夏令营活动,虽然剥兔子、烤兔子的水平都很一般,但是毕竟还是知道一些方法的。

  那盒长支火柴是在一次吃烧烤的时候留下的,现在只剩下不到十根。口袋里的香烟已经干瘪了,好在在这一个多月养伤的期间里,他抽烟的习惯已经改掉了。唯一那把用来剥兔子的弹簧刀依旧是那么锋利。再有就是陶陶给自己的那几百元钱,可惜在这个时代里却没有丝毫的用处呢!

  此时小白在篝火上早已被烧烤的滋滋做响,散发着肉香。表面上程着焦黄的色泽,还不时地有油脂滴落在碳火上,劈啪做响地迸起几点火星。

  月色不时地翻烤着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小白,只是此时小白已经变的外焦里嫩,香气四溢,致使月色嘴里啧啧有声,两只眼球突起,险些砸在小白的身上呢!最终他猛地扯下一条小白的腿来,小心翼翼地吹吹气便一口咬下去,然后又猛地瞪大了眼睛,狼吞虎咽地大嚼起来,直吃的满嘴流油,唏嘘不已!。他到并不担心房儿问起小白的去处,大不了说不知道它跑去了哪去,来个死不认账!或者直接说它掉到水里淹死了,顺流漂走了事!只要自己毁尸灭迹,在把第一现场处理干净,房儿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小白了丝毫的踪迹了。

  当月色狼吞虎咽地吞噬掉了最后一块兔肉以后,方心得意满地打了一个饱嗝,正欲起身打扫战场的时候,却乎如被施了定身法咒一样呆立在那里惊愕半晌,因为就在离他的不远处,房儿正双眼含泪地盯视着他。原来房儿因为久等不见他回去,便又寻了回来,谁知却正见他在那大快剁颐,而不见了小白,惟有小白的凄惨的毛皮胡乱地丢在一旁,心下立即明了是怎样一回事情,不免泫然泪下。但是这些时日月色两人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建立了无法说清楚的情谊,同时也给她带来了从未曾有过的无限的欢娱。如果让她和月色翻脸,她是无论如何也做不来得,那无疑是在赶走刚刚得到的快乐啊!

  月色有些尴尬地用油手摸摸头发,讪笑道:“那个……房儿,你不知道受过伤得人是需要吃些肉来补身体的吗?这个……所以……”

  房儿也知道月色说得并非没有道理,因为她父亲珍病的时候有时也会叮嘱病人进些肉食的。同时房儿实在无法对自己这个新认识的朋友发火,所以只能拭了一下泪水,轻“哼”了一声后,便过去将小白的毛皮收拾好。只是其间一想起以往小白这个一直以来的最佳听众,眼圈一红,眼泪不由自主地又流了下来。

  月色见房儿还要哭泣,也不由童心大起道:“你这又是何必,不过是只野兔,明天再去捉一只回来就是了。”

  房儿一抹眼泪气道:“那怎么一样呢!难道你不知道小白是我的朋友吗?再说小兔那样可爱,那样乖,你还吃它,难道你就不觉得很残忍吗?”

  月色亦有些气恼道:“你要是这么说,那么每一枚果子还都是一位怀孕的母亲呢!房儿为什么还要吃它们呢?你吃它们,就不觉得残忍了吗?”

  房儿惊愕地看向月色,不解道:“那怎能一样呢?它们又没有生命的!”

  月色摇头晃脑道:“世上万物皆有生命,只不过生存的方式不同而已。每枚成熟果子里的果核都可以孕育出新的树苗,怎么能说它没有生命呢?小兔可爱,可是果子孕育出的花草树木难道就不美丽可爱吗?”

  他本来想说“佛说,世上万物皆有生命的”,可是一想到现在恐怕佛祖还没有降生能吧,恐怕说了也是白说。其实月色亦不过是偷吃了房儿的野兔,为了狡辩同时也为了能哄她开心才煞费苦心地想出用什么生命美丽之词汇来诠释自己的错误,其实即使吃了果实,难道里边的种子就不可以发芽生长了吗?只不过从生命的角度来说,果实也许的确算是母亲吧!

  月色也觉得自己的话很有道理,不由沾沾自喜道:“而且我们平日里吃的鱼啊!肉啊!米啊!面啊!哪一样又是没有生命的呢?可是我们不是还是要吃的吗?那么我们是否也是很残忍呢?”

  房儿被月色说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愕然不已,呆然半晌,才喃喃道:“那……那房儿以后都不再吃果子和肉了,还有……”

  “没有了。”月色吓的跳了起来,急忙过去伸手堵住了她要继续说下去的小嘴,因为如果按照他刚才的说法,什么米啊面的哪一样又是没有生命的呢!房儿如果统统不吃的话,那么恐怕就只能去练习传说中的“龟吸大法”了,否则岂不是只有被活活饿死的一徒吗?但像房儿这样美丽善良的女孩子,月色又怎么忍心让她饿死呢!

  房儿本来年纪尚小,还是少年心性,因此仿佛忘记了月色就是那个屠杀和吞噬自己小白的刽子手了,反而娇羞道:“月大哥!你真的好有学问呢!”

  月色听的心头一荡,继而温柔地摩挲起她的小脑袋,使房儿害羞地闭上眼睛,颇为享受的样子。月色的吃心刚过,色心又起道:“好房儿!你可知道如何分辨出公兔和母兔来吗?”



温馨提示:
至尊圣人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至尊圣人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至尊圣人全文阅读和至尊圣人txt全集下载。至尊圣人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至尊圣人 第一章 初到战国 中午。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不要模仿) 北方五月的天气已经开始炎热,火红的太阳缀在天空中滚烫滚烫的。 此时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倚靠着一棵大杨树乘着阴凉。其中一个少年的模样着实招 2007-06-11 10:54:2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