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章 墨家矩子

作者:月色花前酒    更新时间:2007-06-11 10:42:36    状态:已完结
  月色见房儿并不回答,自顾自地凑进她儿的耳朵吹着气道:“当公兔被提着耳朵时就会胡乱地蹬大腿,而母兔就会象你一样眯起眼睛啊!”

  房儿被月色吹在耳边的热气弄的浑身酥软,心律加速,脸蛋亦是红扑扑的,害羞地低垂螓首偎在他的怀里,喃喃道:“月大哥好坏!哪里有这样比喻得呢!”

  月色感到自己的心脏亦是跳动的剧烈,再也忍不住,猛地在房儿的脸上亲了一口。房儿立时觉得天旋地转,浑身乏力,柔软的身躯整个都藏进了月色的怀里,心跳之声清晰可闻。月色本来也是少年心性,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也并不十分清晰,只是异性相吸的道理才会自然而然地对异性产生好感,却无半点情欲,不然怎会有“少年情怀总是诗”的佳句呢!两人就这样搂抱着,感受着彼此挚爱的气息,谁也不愿开口打破如此美好的时刻,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但愿这份美好可以天长地久呢!

  月色闻着房儿那清新的体香,极力压抑着自己蠢蠢欲动的心绪,终于道:“房儿,我发誓,我一定要去赚很多很多的钱,让我的房儿过上公主般最富有的生活呢!”

  房儿却用小手掩在月色的嘴巴上,陶醉地轻挑眼帘动情道:“房儿不要什么富有,只要月大哥不离开房儿,对房儿来说就是莫大的幸福呢!”

  月色心情激荡,想想在未来的二十一世纪,又到哪里去觅这样纯情善良的女孩子呢!正要说些海誓山盟般亲昵地话语时,房儿却如同受惊的小鹿般蹦跳了起来,既而欢快道:“白叔!”便奔跑过去。

  月色本来已经到了青春时期,而且刚刚真情萌动,倘若来得是房儿的父亲,他也许还会胆战心惊一些,毕竟才刚自己还搂着人家的女儿亲热呢!可是如今听了房儿的称呼,分明只是房儿父亲的朋友,因此对于其撞破自己的好事情而颇为反感。但是也因为这是他来到战国除房儿之外的又一个古人,所以亦不免好奇地对来人打量着,只不过神色间不免有些悻悻然吧!

  来人的相貌很普通,而且衣衫有些破旧,但这却依然遮掩不住他身上流露出的一种说不清楚的气度。尤为引起月色注意的是他得手中握着一把四尺长的大剑。剑鞘用灰色的布料箍成压格纹,剑柄为黄褐色,不知由什么材料铸成的。

  来人衣色亦是黄褐色,布料采用的亦是粗麻,赤足走在山路上却如履平地,使月色看来不免有些瞠目结舌。

  来人慈爱地对房儿笑笑,随即便转首盯着月色深思半晌,终于喟然叹道:“每枚果实都是一位怀孕的母亲!这种比喻实在发人深省呢!”既而郑重道:“你说世间万物皆有生命,是否是在强调人人应该平等地看待对方,无论对方是富贵贫穷。同时也要去爱所有得人,不管对方是富贵贫穷呢?”

  月色听了来人的问话险些笑出声来,这是什么和什么啊!尤其后面的话语,分明就是基督教堂婚礼上的问话吧!可是在这个时代里,基督教恐怕亦是和佛教一样,尚未问世吧!

  月色见此人手握巨剑,想来定是这个年代的侠客之流。否则如此千里大山,他又怎么敢独自前来呢!月色倏然震惊,一想此人敢独自入山,那么房儿和她的父亲是否也不是普通人呢!月色这时见对方紧盯着自己,神情异常郑重,又想到他方才定是看到了自己与房儿的亲热,倘若告之房儿的父亲恐怕亦会大大地不妥,正欲回话,房儿却抢先答道:“这是月大哥!”忽地停住,玉颊微红,想必也是才想起刚才两人的情形已被此人看到的缘故,所以片晌才微红着脸颊低声道:“月大哥!这是父亲的好友,白叔!”

  月色对于古代侠客向来神往,贾岛有诗“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月色作为来自于未来二十一世纪得人,虽然年纪尚小,但是受二十一世纪影视功利思想得熏陶,又比如今得人多出几千年的见识,因此知道在这样的冷兵器时代,高超的武技在这样的年代是何等地重要啊!所以自然而然对来人恭敬道:“白叔!”

  谁知来人却执著道:“刚才听你和房儿的话,感觉充满了平等祥和的爱意。白遗风受益非浅,还请小兄弟不另赐教!”

  房儿粉腮飞霞,眼波流转道:“月大哥不知道,白叔可是楚墨的矩子呢!”

  墨家是战国时期的重要学派。因创始人墨子而得名。墨家思想所崇尚的是:平等、博爱、大度、奋进、竞争、节俭、守纪律、注重自然科学。墨家与一般学派不同,它还是一个组织严密、纪律严明的政治性团体,首领称“矩子”,成员必须服从首领,必须积极施行墨家的主张,甚至为之牺牲生命。墨家成员大多来自社会的下层,过着极其简朴和艰苦的生活。

  月色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除了和许多网上的愤青一样痛斥儒家思想误己误国外,对于其他的学术团体也不甚了了。但是他却知道黄先生笔下[寻秦记]中的项少龙却是因为得到墨家矩子得传授,所以才会在这个时代演义出多姿多彩得传奇呢!莫不是黄先生的杜撰会在自己的身上重现吗?他压抑着激荡的情怀道:“人得生命便如同秋天里的落叶,虽然生于同一枝干,但是当秋风袭来纷纷洒洒,有得落于大地,有得落于水渠,也因而才会有不同得境遇。然而‘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所以人人皆应平等,既然平等,自然也应该人人怀有一颗爱心去面对同类了。”

  月色一番绞尽脑汁,搜索枯肠的话语竟然使白遗风怔愣了半晌方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遗风受教了。”

  说着白遗风居然施礼道:“敢问月先生是哪里人氏?怎会到这四国交界之地的大山呢?”

  房儿诧异道:“白叔?”

  白遗风却摆手道:“小兄弟绝对当得起先生这个称呼!”

  月色茫然地看看两人,却不知道白遗风为何会如此称呼。其实如今尚未有印刷术问世,识字之人本就不多,更何况还能说出如此另人深省得话语呢!而且此时蛮荒未久,战乱从未间断。各国为了富国强兵,均异常地重视人才。不论贫贱富贵,只要是有才能就会得到应有得尊重。门第权阀是在汉代独尊儒术以后方始形成,由此也可见儒家思想的确害人不浅呢!

  月色早已和房儿说过,自己从小就和父亲四处奔走作些小生意,从未有固定得居所。这次是和父亲遇到了强盗,走散了。为了逃避强盗,慌不择路才会逃进大山,方被房儿救下的。

  白遗风深思道:“这次我本来是去赵国参加五年一度的墨家矩子会盟,因为想念房儿的父亲,才会谴弟子们先行告知两位师兄,却没想到在此却能得遇先生,实在是三生有幸!墨家门徒甚广,赵、楚、齐三地尤为众多。如果月先生无事可随我前往赵国,但等会盟结束,发动三地子弟,定可寻到令尊,不知月先生意下如何呢?”说罢还有些紧张地看着月色。

  月色听后不由心中狂喜,因为怎么听白遗风说怎么像是去参加武林大会。再者自己这些日子早已经在这深山老林中待得腻烦,虽有房儿相伴,但是时日久了也会无聊,所以欣然应允。而且同时月色尚流露出欲拜其为师的意思,谁知却被白遗风推拒,声称月色大才,自己实在无力教导!不过其齐墨的师伯是当世大家,倘若愿意,到时到可收月色为徒的。月色无奈,只能随他。白遗风得心情其实也是激动莫名得,似乎已隐隐看到已月色之能,使墨家的光辉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扬!然而另他想象不到得却是,也正因为月色得存在,墨家几乎在中国历史上被除名,只不过如同流星划破长宇,璀璨片刻便烟消云散了。

  白遗风见房儿的父亲去山中采药未归,也不打算再做停留。月色只能和房儿告别,一番依依惜别自然是免不了的。房儿虽然异常留恋月色,不想他离开自己。但是因为知道他下山要去寻找失散的父亲,所以也不便挽留。房儿只是告诉月色,等她父亲这次采药回来,她一定要让她父亲随她到赵国去寻月色的。最后两人仍不免挥泪而别。只是他和房儿这一分开,再相见时已是若干年后,而且由还此引发了另人难以想象的历史纠纷,那实在是始料不及得呢!白遗风带着月色在山中走走停停,月色虽然吃了不少得苦头,但是一想到马上就可以去亲身体会见证这个时代,就不免有些心潮澎湃,恨不得立即融入到这个时代里去翻云覆雨一番。他也曾看过一些网络玄幻得作品,看着里边的主角一个个在里边驰骋纵横,称王成霸,左拥又抱的时候,就恨不得那个主角会换成自己。其实因为华夏五千年的璀璨历史,也促成了华夏男儿特有的野心。可以说凡是像点样的男人,就没有一个不想统领千军万马攻城掠地平夷四方的,即使是在和平的年代里,这些男人也是没有不想做大哥的。醉枕美人膝,醒握天下权。这恐怕亦是天下男人共有得梦想吧!只是月色是否能够得以实现,那就只能拭目以待了。

  月色之所以刚到这个时代里没有这种想法,那是因为作者们把主角描绘的都太完美了。他们总是能在简陋的时代里创造出只有现代文明里才具有器具,而且他们无不是坚韧聪敏,文成武就,所以才能统领四方的。但是月色却不认为自己同样具有他们那样的本事,至少如果学武的话自己就吃不消的,因为自己本身就不能吃苦,否则当初也就不会离家出走去过好逸恶劳的生活了。其次他也不认为凭借自己的初中水平,在这简陋的时代里就可以造出飞机大炮来。所以他给自己定的方向就是利用自己现代的知识,去成为这个时代里的富有者。因为毕竟异地而富这样浅显的道理并不是这个时代谁都懂得的。

  不过月色见到了白遗风后,心底潜藏的野心砰然而动了。项少龙不就是因为得到了墨家矩子得武功才会在这个时代里纵横驰骋得吗?可是他却忘记了,项少龙本身也不过是黄先生笔下杜撰得人物。而且黄先生为了让项少龙可以适应这个时代,把他塑造成了一个本身就具有坚强意志得人,而这些却都不是他所能具有得啊!不过在他听了白遗风忧虑得话语之后,他滂湃不已得心情却又有些冷却了。

  白遗风道:“赵国如今人丁稀薄,当年秦国大将白起坑杀赵国大军四十余万,至使赵国一蹶不振。倘若那时不是师兄率领赵墨抵抗,我和齐墨师兄率领弟子驰援的话,恐怕赵国已被秦国灭国了吧!”

  月色闻之不由一震,忽地想起千古一帝的秦始皇。华夏一统,正是由他开始,看来自己刚才所思完全是痴心妄想,自己又哪里会是他老人家的对手呢!不由脱口道:“我只想做个富贵闲人,国家的战事又岂是我辈所能左右的呢!”

  白遗风诧异地凝视着月色道:“富贵闲人!好精彩的比喻啊!但是‘非攻’才可和平啊!对于强国的这种欺凌弱国的兼并战争,又怎可熟视无睹呢?”

  月色不已为然道:“兼爱只能是一种理想!只要有人得地方就会有纷争。国家也是一样,除非天下一统,否则弱肉强食般的兼并战争便是在所难免的了。”

  月色说完心中忽动,未来的二十一世纪可以说天下一统已经不再能够成为可能。因为核武器得威慑摆在那里,并不是简单地依靠战略战术就可以达成的。但如今却又不同,倘若自己也像项少龙那样去寻找到秦始皇,然后利用自己超前的意识和思维,辅助他一统六国,到时候再集结全国精锐的兵马,完全可以象成吉思汗那样马踏欧洲,建立一个统一得帝国吧!但是他马上又否定了自己的梦想,原因无他。因为成吉思汗的铁骑也不过是走马观花,而不能长久地同治若长的统制地的。因为运输给养,在这冷兵器的时代里是根本不具备远徒征伐得,更何况通讯传递更是这个时代所不具备的呢!而蒙古大军不过是以战养战,这和开疆拓土完全是两个概念。他的心中不免感叹,这亦恐怕是为什么即使是具有超前的思维和意思的未来人到达古代,却也不能真正改变历史进程的悲哀吧!而且这同样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做出的最好的诠释呢!可是突然他又被自己得另一个想法震惊不已。如果倘若说世界可以统一的话,那么也许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才是一个最佳得契机吧!

  月色原先的衣服、鞋子早在醒来得时候就被房儿告之已经破烂不堪了,并且好奇的询问服装的样式好奇怪等等,结果均被月色搪塞了过去。现如今他身上是房儿父亲得粗布衣,脚上穿的是草鞋,而且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也没有理发,冷眼看去完全就是一个古代人,除了生得俊俏一些,哪里还有一丝现代人的气息呢!月色强挺着走完了这几天的山路,倘若不是因为想尽早地离开大山,恐怕他根本就没有如此坚强的毅力支撑下去呢!

  白遗风为了顾及月色的身体,总是要找些避风之地略做休息才继续下山。但是即使是这样,在几天之后的一个正午,在他们的耳朵里终于传来了马的嘶鸣声。



温馨提示:
至尊圣人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至尊圣人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至尊圣人全文阅读和至尊圣人txt全集下载。至尊圣人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至尊圣人 第二章 墨家矩子 月色见房儿并不回答,自顾自地凑进她儿的耳朵吹着气道:“当公兔被提着耳朵时就会胡乱地蹬大腿,而母兔就会象你一样眯起眼睛啊!” 房儿被月色吹在耳边的热气弄的浑身酥软,心律加速,脸蛋亦是红扑扑的, 2007-06-11 10:56:0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