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章 黄蜂公子

作者:月色花前酒    更新时间:2007-06-11 17:28:13    状态:已完结
  来得公子十六、七岁,虽然身材略显瘦弱,但是样貌颇为秀媚,而且神情暧昧,看的月色浑身都不舒服。他身上穿着丝袍锦带,华贵异常,但是却有着一股浓香芳烈的脂粉气味。

  李圆一见惶然道:“公子怎么来了,不是到野外狩猎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呢?”

  月色听那公子刚才的话语,知道自己分明就是被李园当鸭子给出卖了,哪里是什么帮助自己呢!心下不免异常气恼,这大概就是把自己卖了自己还帮他数钱呢吧!不免暗横了李圆一眼,内心已经开始对其产生了愤恨。所以虽然知道来得定然就是那个春申君的儿子黄蜂,但是也并不加以理会。而且他本身最为嫉恨的就是这些有钱的少爷和官家的公子,更何况这还是一个有着龙阳之好,断袖之僻的妙人呢!不过在他实在有些倒他的胃口的情况下,仍能自顾自地呷着茶,却也不能不说他胃口对于环境的抵抗力呢!至于得罪什么春申君的事情也被他丢到了脑后,妈的!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正所谓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不愁呢!

  黄蜂若无旁人地款款坐下,嘴角上带着耐人寻味的笑意,炯炯地盯着月色,回答李圆道:“若是再不回来,恐怕相国府都要被人家拆掉了呢!听说居然有人胆敢跑到相国府门前撒野,辱骂门人,胆子也着实不小啊!相国虽然不在,难道说相国府就不是相国府了吗?”

  月色见他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矛头却指向自己,仗着满腔的怒火拍案道:“要说就明着说,用不着这样吞吞吐吐地指桑骂槐。妈的!去相国府责骂狗眼看人低门人的就是小爷我,你又是谁?怎么是跑来为了那个看门狗出头的吗?”

  李圆在旁不由得暗暗叫苦,虽然他对月色很有好感,但却无论如何也不敢为了他得罪了眼前的这位公子呢!而且刚才黄蜂进门的话说的过于直白,以月色的聪明又怎能不知道呢!所以一时楞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呢!

  “哦?”谁知黄蜂听了却并不恼怒,反而轻笑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居然胆敢这样和本公子讲话呢?”

  月色嗤之以鼻道:“切!你很了不起吗?我却没有听说过。我只知道这楚国都城里的街头霸王是楚王最疼爱的小公主,好象跟阁下没有什么关系吧?”

  黄蜂的脸上首次出现尴尬的笑容,气骂道:“那熊冰还不是依仗着她的姐姐浴红衣给她撑腰吗,否则我怎会怕她呢!”

  李圆见他并不恼怒,知道一定也是对月色深有好感,心下也不知道是为月色该感到高兴还是苦恼了,但是好在自己总算和他搭上了关系,实在是为以后自己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呢!所以借机道:“要说这点贤弟你就不知道了,在这楚国都城里,所有的王孙公子都是要以黄蜂公子马首是瞻的,小公主无非是喜欢在街头玩乐,是称不得什么霸王的。”跟着对那黄蜂道:“相国大人前往南夷,李圆闲来无事才在家中和新结识的月兄闲聊几句,公子怎么会有闲暇来到寒舍呢?”

  黄蜂笑道:“一回来就听说王城里来了位了不起的人物,所以今天就是专程过来看看这个好有男人气概的公子。而且本公子也的确好奇,能被表妹看好的公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呢!呵呵,你还别说,你这小子长得的确漂亮、好看,而且还很有胆色,连本公子也是我见尤怜呢!依本公子看来,今后你光靠这张小脸蛋,在楚国便吃穿不愁了呢!”说着颇为玩味盯着月色猛看。

  月色被黄蜂只看得毛骨悚然,连浑身的汗毛都耸立了起来。但毕竟少年心性,也听他说的有趣,避开他咄咄逼人得眼神,有些啼笑皆非道:“他妈的!男人是应该靠脸蛋吃饭的吗?”

  李圆见黄蜂对月色甚为亲和,但也被黄蜂的话弄得鸡皮疙瘩猛起,但是为了自己的百年大计,亦在旁凑趣道:“谁说男人不能靠脸蛋吃饭呢!魏国的龙阳君不就是靠着脸蛋权倾朝野,弄得即使是信陵君的妹子如姬也无计可施的吗。”

  黄蜂被月色“他妈的”三字说的一愕,也不理会李圆,却自语道:“他妈的吗?好好好!”连说几个好字后,现学现卖道:“你他妈的还真有趣啊!难怪表妹那小丫头也会为你动心呢!”

  月色脸色徒然变色,黄蜂竟然似能够猜透他的心思,哂笑道:“是害怕舅父楚王杀你的头吗?”

  李园在旁解释道:“黄公子的生母闲筝公主既是楚国王上的亲妹妹呢!”

  月色轻皱眉头,实在没有想到,黄蜂和冰公主还有着这种关系。这样说来,自己目前和他也应该算是实在亲戚吧!同时虽然黄蜂有些阴阳怪气,但是自从进来自己便对他一直在冷嘲热讽,却也不见他生气。虽然自己和他并不同路,但是却也不该步步紧逼的。因为凡是在道上混的,总是讲究要给对方留有余地,否则无疑便是自撅坟墓。因而这时月色才尴尬地笑道:“恩,有点!”

  黄蜂见状心情大悦,眼放异彩道:“呦!凭你的胆色也会有怕得人吗?公子可知道,在整个楚国,不要说长公主浴红衣了,就是小公主也没有人敢动念头呢!你却能够住进长公主城里的住所,就是借给舅父个胆子,他也不敢难为你的。而且恐怕还会对你大加封赏呢!”

  月色云里雾里地问道:“这却是为什么呢?”

  黄蜂道:“红衣不来寻舅父的麻烦他就已经烧高香了,怎么还敢开罪她的客人呢!”

  “红衣?”月色大或不解道:“红衣是谁呢?”

  黄蜂诧异地看着月色问道:“你还没有见过她吗?”

  月色茫然道:“除了小公主,我住的那里就是一些身材魁梧的大妈啊!”

  黄蜂灼灼地看着月色,见他不是在说谎话,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月色被他笑的一头雾水,急道:“你快说说,红衣是谁?刚才听你的意思她是小公主的姐姐,也就是长公主。楚王到底有几个公主?楚王为什么会怕她呢?”

  面对月色一连串的问题,黄蜂忍着乐道:“难怪!难怪!一定是熊冰那个丫头趁红衣不在,又怕舅父知道了怪罪!所以才把你藏进她姐姐的居所,这样即使舅父知道了,暂时也不敢把你怎么样的。怕只怕红衣回来,即使因为熊冰那丫头的原因她不杀你,恐怕也会赶你出来,那时侯舅父对你的态度就很难说了啊!”

  月色越听越糊涂,怒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到说清楚了,怎么吞吞吐吐象个娘们呢!”话一出口便有些后悔,妈的!他可不就是象娘们吗!

  黄蜂从小到大,即使春申君黄歇,谁敢对他这样讲话呢!哪一个人不是对他百般奉承,千般讨好呢!本来他一回来便听下人说居然有个公子住进了长公主在城里的居所,不由大为好奇,同时李园也给他送信说为他物色了一个绝色美男,知道月色来了李圆的住所,便急着来探究竟。看到月色见了自己爱理不理,和那些唯唯诺诺地巴结自己得人迥然不同,不由大生好感,如今听了月色斥责的话语,竟然颇觉亲切,所以幸灾乐祸地嗔道:“这种事情还是让熊冰那个丫头自己对你说的好,本公子可不敢去招惹红衣那丫头。不过总之你记住了,她可是比舅父还要厉害的角色呢!你以后见到她时一看苗头不对,一定要快些逃跑,我敢说整个都城里是绝对不会有人笑话你的。”

  月色再三追问,黄蜂只是不说,月色便有些不耐,心道:“去他妈的!光一个楚王就已经让老子整天提心吊胆的了,然后是春申君,既而是这个人妖,这又来了一个比楚王更厉害的悍妇!老子来到楚国还真是多灾多难呢!说什么也不玩了,还是找机会闪人才是正途。”心下想开了,也不在想其他,这时李园已经吩咐下人上来了酒菜,月色自是放开肚子开始喝酒。

  黄蜂虽然喜好男风,但是暂时却也并不逼迫月色,所以到也相谈融洽。三人开怀畅饮一会,月色有意无意地问道:“如今诸国林立,就是不知道哪个国家最好玩呢?”

  李园今日能够和黄蜂象朋友一样坐在一起喝酒,颇有些受宠若惊的味道。虽然黄蜂颇好男风,但是为人却颇为仗义。同时在春申君和楚王那里亦是很有力度,那对自己的发展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助力。而且他也清楚这些完全要感谢月色这个愣头青,所以笑道:“现在要想风流快活的话,要说好玩,那么还得说是赵国呢!”

  “哦?”月色不解道:“为什么呢?”

  李圆得意道:“赵国刚被秦国坑杀了四十五万男丁,如今是女多男少,那些风骚的女人在这战争的年代里,谁不是只顾今朝的风流人物呢!据说赵国如今都在流行假凤虚凰的事情了,更何况月兄这样年少英姿,去了还不成为抢手货吗?那不是就有得玩乐了吗!”

  月色懵懂道:“什么是假凤虚凰呢?”

  李圆诧异地看了月色一眼,道:“不就是两个女人奈不住寂寞,在一起相互帮住对方得到快乐的事情吗!”

  月色失笑道:“操!那不就是同性恋吗?干吗非要弄得文绉绉的,说什么假凤虚凰呢!”说完看了黄蜂一眼,却见他并不恼怒,反倒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不由大感头疼。

  李圆听到月色“操”字出口,眉头不由一皱,但当听到“同性恋”时眼中又是一亮道:“同性恋?”然后摇头笑道:“同性恋!月兄真是言简意骇,用词之精妙,实在是匪夷所思啊!”

  月色心道:“这是他妈的多么普通的白话啊!在战国时代就变成言简意骇了。不过自己倘若离开楚国的话,看来赵国到真是个好去处呢!而且房儿曾说要去赵国寻找自己,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搂着自己心爱的小美人,去享受逍遥快活了。”心里有了定夺,所有的不快便一扫而光,频频地向李圆和黄蜂敬着酒呢!

  李圆虽然觉得月色经常愿意问候别人的母亲,但却仍不失为是一个饶有风趣得人。所以也乐得与他多饮几杯。

  黄蜂这时却突然不留情面地对李圆讥讽道:“李兄不就是赵国人吗?可是看你提到赵国被坑杀四十五万军队的时候却一点也不难过,反倒还拿那里的女人玩笑,这是不是数典忘祖呢?”

  李圆老脸一红,心下痛骂黄蜂不已。但是依旧有些尴尬地自我辩解道:“公子有所不知,赵王听信奸佞,使用赵括,才致使赵国百姓饱受灾难。我因此不齿为赵国人,所以才会远来楚国,如今既然我以投在相国大人门下,那自然便是楚国人了。”

  黄蜂颇有些不齿他的为人,不再理他,反倒对月色亲热道:“刚才虽然没有回答你关于红衣的事情,不过到时候你大可以跑来找我,我虽不敢惹她,但是也定会想办法帮你离开这里。只是不知道公子是哪里人呢?”

  月色在此之前早就想好了自己的身世,一听黄蜂可以帮助自己离开楚国,心怀大悦道:“小弟本来是周国人,随父亲做些小生意。不想前些时候和父亲走散了,恰巧遇到李兄,谁知和李兄刚一入城就遇到了小公主,剩下的事情黄兄想必是都是知道了。”

  黄蜂点头道:“后来的事情的确是听说了。那么你有什么打算呢?那天你去相国府,一定是小公主让你去找父亲要官职的吧?”

  月色点头道:“就是这样。”跟着欠然一笑道:“至于对门人的事情,还请黄兄不要怪罪!”

  黄蜂冷哼一声,道:“说的什么话呢!那些奴才也的确是越来越不象话了,依仗父亲的权势,一个个的眼睛都瞧到了天上,是应该受些教训的。”跟着蹙眉道:“不过你一做了楚国的官吏,舅父想动你可就要容易的多了。”

  月色心道:“哪个孙子才想做你楚国的官吏呢!”愁眉紧锁道:“我到不是非要做官,只是这样总比整日困在室内要强的多吧!”

  黄蜂哑然失笑道:“这点到是理解。以熊冰那丫头的秉性,兄弟一定也是包受摧残了!”哈哈地大笑几声,接着道:“不过你现在不是可以自由出入了吗,那又何必再受舅父的制约呢!”

  月色笑道:“说的也是,做官还是不如做作生意来得快活呢!”

  黄蜂好奇道:“不知要做什么生意呢?”

  月色故做莫测高深道:“自然是一本万利的生意才有得赚啊!”

  黄蜂大感兴趣,瞪着秀目问道:“哦?那是什么生意呢?”

  月色得意道:“到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

  显然黄蜂不想惹月色不快,见他执意不说,也不再追问。反倒轻皱眉头道:“不管你要做什么,依我看还是都应该先离开长公主那里才行,不然实在是为你担心呢!”

  月色虽然厌恶黄蜂喜好男风,但是这番交谈之后,觉得此人到也不是那么十分另人讨厌了。更何况他刚才公然宣称可以帮助自己离开楚国呢!所以言辞之间也有了些须收敛,颓然道:“怕只怕冰儿不同意我离开那里啊!”

  黄蜂见月色居然真有离开小公主的意思,不由欣喜道:“那到不难。你可以对冰儿说你在李兄这里得知舅父似乎发现了你们的关系,所以你要到李兄这里来下榻,以免让舅父抓住你们的把柄啊!”

  李园浑身一震道:“公子”

  黄蜂瞪他一眼道:“你不要说话,如果冰儿那丫头来为难你,你就说是本公子说的便可。”然后转脸再次灼灼地盯着月色,等待他的答复呢!



温馨提示:
至尊圣人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至尊圣人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至尊圣人全文阅读和至尊圣人txt全集下载。至尊圣人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至尊圣人 第十章 黄蜂公子 来得公子十六、七岁,虽然身材略显瘦弱,但是样貌颇为秀媚,而且神情暧昧,看的月色浑身都不舒服。他身上穿着丝袍锦带,华贵异常,但是却有着一股浓香芳烈的脂粉气味。 李圆一见惶然道:“公子怎么来了, 2007-06-11 17:28:1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